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303 春蘭秋菊看書

Home / 言情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303 春蘭秋菊看書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乔墨儿也挺惊讶的,她也不知韩云熙会来耿王府这般护她。
耿逸怀听完韩云熙的话,自然是不可能接话的,他若是接话了,就是变相承认他们一群人在欺负乔墨儿。
于是耿逸怀只能闭紧嘴巴,不言语。
“夫人,你没事吧。”韩云熙扶住乔墨儿,“这些人有我在,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韩云熙你在我府上,说话还这么不客气,真当我耿逸怀是吃素的吗?”
好看的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303 春蘭秋菊展示
耿逸怀原本是不言语的但是听见韩云熙这般目中无人的样子,他难免不说上一两句。
“我不管你是吃素还是不吃素,耿逸怀,本公主现在过来告诉你,休书我已经写好了,只不过不是你休我,而是本公主休你。”
三公主也来到了耿王府,带着一批人马冲进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乔墨儿惊讶的看向韩云熙。
“嘘嘘。”韩云熙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乔墨儿不要说话。
“环儿,你还嫌现在不够乱吗?”
耿逸怀以为三公主只是耍小性子,过一会儿就好了,没想到她会这般想不开,一回来竟想要休了他。
“耿世子请与本公主保持距离,否则本公主的近身侍卫会对耿世子不客气。”
三公主阻止耿逸怀凑近自己的身边,还特意让她身边的侍卫站在了前面。
“环儿,你认为就凭这几个人能拦的住我吗?”
“我知道世子你武艺高强,这些人自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有我父皇的庇佑,也有我母后的光环,纵使我再不堪,也不能容忍你和那个小贱人来侮辱我。”
三公主此话一出,让乔墨儿笑出了声,一向出口成章的三公主,竟然也会出口成脏。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303 春蘭秋菊熱推
三公主说出这些话,也觉得特别的舒服,好像自从嫁给耿逸怀之后,她就失去了自我,刚刚听完韩云熙的一翻话后茅塞顿开,觉得人生就是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为谁而活。
“耿逸怀,这些是我父皇在我出嫁的时候送我的一直兵队,我从没有想过拿出来对付你,因为我觉得我们是一家人,所以不会刀剑相对,但现在却不同了,你护着一个伤害我母后的人,叫我如何还能隐忍下去,你是可以因为婉娘跟我发脾气决裂,但为什么轮到是我母后,你就是另一套标准了,耿逸怀,你太让我心寒了。”
三公主越说越气,“当初你说我算计你,我堂堂三公主不好好做,为了一个面都没见到的婉娘来算计你,那好啊,我来告诉你,如果我三公主需要算计你,根本不需要那些不入流的手法,现在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来算计算计你。”
三公主拍拍手,便有一群小厮带着一个丫鬟来了院内。
“三公主,人已经带上来了。”
“你来告诉耿世子,你所看见,还有听见的吧!”
带上来的丫鬟不是别人,而是耿老太爷生前麾下的丫头。
“拜见世子,三公主,小女秋菊,是耿老太爷麾下的丫鬟,也是侧妃贴身侍女春兰的姐姐。”
秋菊跪在地上,向大家介绍自己的身份,抬眼间看见乔涵儿正恶狠狠的瞪着她。
“侧妃你无需这般盯着秋菊看,若不是侧妃和春兰妹妹想要灭我的口,秋菊也绝对不会此时出现在世子还有众人面前。”秋菊毫不畏惧的说道。
“三年前,侧妃被耿老太爷邀请去书房的前一天,我看见耿侧妃从乔府拿了包东西,鬼鬼祟祟的下进了耿王府的井里。当时我没有在意是什么东西,后来听耿老太爷让我传耿侧妃去他的书房,我撞见春兰,她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多多关照耿侧妃,我想着她当时是耿王妃,多护着她对自己也好,就假装在耿老太爷面前对她不冷不热,待出了书房之后,就在外面帮她打点着附近的丫鬟小厮离开,以免耿侧妃被教训让他人隔墙听了笑话。”
秋菊回忆着,“而我不知耿老太爷找耿侧妃无非就是来聊和离的事情,我等了许久也不见耿侧妃出来,于是我怕惹人嫌疑,偷偷的推开一窗户,看见了耿侧妃对耿老太爷口出狂言,甚至还诅咒耿老太爷。”
“你胡说。”
乔涵儿冲上前去要撕烂秋菊的嘴。
“耿侧妃不需要这么激动,是不是奴婢我胡说八道,我这儿的碎银可都是带有字的,若是拼在一起是耿侧妃您的,您自然也脱不了干系,而我就是因为知道这件事,被出门的乔涵儿给撞见了,她当时愣了一下,又假装若无其事的离开了,后来放心不下还特意让春兰找到了我,她要春兰带我到了耿王府的井边,将我推进了井里,想要来个毁尸灭迹,好让耿老太爷的死无人作证,而当时要不是小庆去柴火房救韩庄主,恰巧路过此处,将我救起来,当时的秋菊确实早已不在世上了。”
提到小庆,乔墨儿还是有点儿难过,如果不是乔涵儿怂恿耿逸怀赶走自己,此时此刻的小庆,兴许还活着,是她没有保护好小庆,是她这个小姐没有做好。
“碎银呢?”乔墨儿问秋菊要到。
秋菊把随意递给耿逸怀,耿逸怀果然拼出了一个乔字,耿王府的月银俸禄底下都会备注好每个人的姓,以防俸禄没有发出去。
“假的,全都是假的,我怎么可能会随意的让自己的人拿着自己的银两给别人呢,我要是真的有心害人,我应该是拿别人的银两去找她,而不是我自己的银两,更不会让自己的贴身侍婢来操办这件事,还让别人抓自己的把柄。”
乔涵儿抓住耿逸怀的衣服,让他不要相信他们的话,“世子,他们都是一伙儿的,他们都是看我怀了你的孩子,特意过来羞辱我的,你可千万不要上了他们的当啊,世子。”
乔墨儿首当其冲,将春兰从一旁拎了起来,春兰原本是被打晕的,但醒来看见这么一群人围在院子里,自己的主子还跪在那儿哭哭啼啼的。
再匆匆扫一眼,她看见了秋菊,那个她不是已经推进井里毫无生机的姐姐,居然还活着。
春兰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以为是秋菊找她来索命的,但看看她被人包围着,想必还是活着的。
春兰想,难道这群人是为了秋菊而来?也并不是,难道是为了耿老太爷,她又看了一眼乔涵儿,乔涵儿摇摇头让她不要乱说话,接着又开始不停的哭起来。
“世子,主儿,这都是什么情况啊?奴婢头有点晕,还是早点儿退下比较好。”
“您别着急离开,我这儿就给你好好顺顺。”乔墨儿拦住想要逃走的春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