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從戰神歸來開始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八章 那你只能執行推薦

Home / 都市小說 / 精彩都市小说 從戰神歸來開始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八章 那你只能執行推薦

從戰神歸來開始
小說推薦從戰神歸來開始从战神归来开始
陈渊轻笑一声:“哦?这么说我们应该还要感谢你了。”
刘振声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刘子升,如今他只想快点把这件事解决后离开这里,没空再和陈渊继续扯皮下去。
刘振声看着刘子升继续问道:“开个价吧,要多少钱。”
这陈渊费尽心机的把自己找来,不就是想要获得应有的赔偿款吗。
钱这东西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人来说完全就和纸没什么区别。
但这是相对于他自己而言,对于别人他自然就不会这么想,他可是把利益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想要从他的手上拿到钱是很难的。
但眼下因为陈渊的关系他不得不把钱给拿出来摆平此事。
只不过有一点让他很不爽,刘子升要是有这样的关系早拿出来不就行了吗,非要等到这个时候才说出来。
向他这种级别的人每天的行程基本上都排满了,如今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却要大老远的跑一趟,实在是可恶至极。
想到这,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下来。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刘子升却给了他一个很意外的回答。
刘子升回答道:“我不需要什么赔偿,只要你把该给的赔偿款给我,然后给我赔礼道歉就行。”
刘振声:“……”
李二狗:“……”
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个回答,弄这么大的动静,就为了那一句话,谁相信啊。
李二狗同样疑惑的看着刘子升,既然刘振声不想闹下去,赔偿款的事情是肯定要负责的。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刘子升居然没有提任何其他的条件,仅仅只需要一句道歉。
这估计是脑子有病才会说出这种话。
李二狗嘲讽道:“刘子升,你糊弄谁呢,你为了钱不惜去杨家跑一趟,难道不是为了钱吗?”
当时刘子升在杨家门口不止一次的提到了赔偿款,可见也是个利益之徒,然而今天却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估计只有白痴才会相信刘子升的话。
“我的确是为了钱,可那是我应得的,你们给出的价格比原价低了将近三分之一,换做谁也不可能轻易的接受。”
刘子升怒骂一声,这李二狗居然连这种事都能挑出理,真是岂有此理。
刘子升继续说道:“请问我这么做有错吗。”
李二狗一时无语,他没想到这贱民居然还挺能说会道的。
“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谁知道你会不会在事情结束以后又去告黑状,说我们老板钱给少了,从而给他带来麻烦呢。”
李二狗想了想冷哼一声,他始终都不相信刘子升真的会就这么揭过此事,很有可能是憋着什么坏。
那天在杨家的门口,刘子升被欺负的那么惨,肯定是想找个机会报仇。
而他自己却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只能借势,而在苏城有能力镇压刘振声的人其实加起来也就那么几位。其中一位正是军方的那位。
所以刘子升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只要刘振声的钱没给够,刘子升完全可以借题发挥,把这事捅上去,然后再让陈渊添油加醋一番。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戰神歸來開始-第七百五十八章 那你只能執行看書
到时候军方的那位想必脸上也挂不住,毕竟他亲自打电话给刘振声,结果刘振声依然没当回事,这分明是在挑选他的权威啊。
刘振声本来还没往那个方向上想,此时一听也觉得不对劲。
这上流社会的人向来最看重的就是面子,自己的做法如果没让那位满意,还真有可能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刘振声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就被刘振声给坑了,想不到这小子居然狼子野心,想把他往死里整。
刘子升:“……”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李二狗的想象力会这么丰富,居然会把想象成一个如此险恶的人,如果不是他本人的话,他都有点相信这李二狗的说法。
刘子升辩解道:“你们这是血口喷人,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想法。”
刘振声淡淡道:“刘子升,我承认这件事做的有欠考虑,但你不应该如此害我啊,只要你答应不在追击此事,要什么赔偿你尽管开口便是。”
刘子升:“……”
他感觉此刻都要崩溃了,自己只不过是想要一个公道罢了,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陈渊对于刘子升的话却是深信不疑,刘子升当年在战场上缴获的财物就从来没有留下过,全都交了上去,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为了钱做出这种事呢。
更别说因此去和刘振声玩阴谋诡计呢,他们上战场向来都是真刀真枪的和敌人死磕到底,从来就不知道算计是什么东西。
陈渊笑道:“你们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老实说,我都没想过居然还能这么做。”
刘振声看着陈渊:“小子,多说无益,既然他不好意思收,那就由你来替他做主吧。”
他看的出来事情能不能最终拍板,其实最终还要看陈渊的意思,毕竟军方那边的关系是陈渊拉来的。
既然如此也就不必非要把时间浪费在刘子升的身上了,只要说服了陈渊就等于说服了刘子升。
陈渊淡淡道:“这是子升的意愿,我不能替他做主,既然他希望你接受道歉,那你只能执行。”
这刘振声还真是搞笑,说服不了刘子升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刘振声:“……”
这两人还是他见过的最奇怪的人,给钱居然都不要,非要想把他往死里整。
刘振声没想到陈渊居然也这么说话,脸色一冷:“你们别太过分,就算把我整倒你们又能获得什么好处呢,拿着足够的钱一笔勾销不是很好吗。”
陈渊冷眼看着刘振声:“你张口闭口都是钱,不会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吧。”
“当然,钱这东西对于你们这样的平民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东西。”
“你们这些人每天起早贪黑的不就是为了那可怜的工资吗。”
“可你们这点可怜的工资加起来也不过是我一天的零头。”
刘振声缓缓的说道,众人闻言脸色都不是很好,刘振声说的话虽然难听,但的确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