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宋煦 官笙-第四百二十五章 慌亂讀書

Home / 歷史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宋煦 官笙-第四百二十五章 慌亂讀書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李乾顺,目送察哥带着大军离去,转身回到皇宫,就召开了秘密会意。
梁太后留下唯一还手握大权的嵬名阿山已经被打发去了凉州,兴庆府,无人可以抗衡李乾顺了。
是以,兴庆府街面上,出现了众多的士兵,四处抓人,兴庆府的大佬很快就被填满了!
要知道,梁太后这才亲征大宋,带去了兴庆府相当大一部分的勋贵、高官,这些人高达八成要么被宋军俘获,要么就死了!
由此可见,李乾顺清洗程度!
就在李乾顺忙着清洗,巩固权力的时候,种建中与嵬名阿埋已经越过长城岭,带着军队,快速向着灵州进发。
经过前不久的一战,西夏的版图急速缩减,灵州已是最难屏障。
离灵州不过五十里,种建中与嵬名阿埋停了下来,一边整顿军队,一边谋划下一步进军计划。
嵬名阿埋曾是西夏重臣,名将,在灵州城有不少故部,他一边派人刺探,一边训练刚刚掌握的七千‘番军’。
这七千人,大部分是刚刚降宋,打乱重组后,训练不过半个月。
嵬名阿山寄望这七千人给他立功,递交投名状!
到了晚间,更多的情报汇聚,种建中与嵬名阿埋两人,盯着地图,细细的商讨。
嵬名阿埋不敢小觑种建中,仔细审视半晌,道:“种帅,不如这样,您围住灵州,末将进攻兴庆府,迫使察哥回军,您乘机拿下灵州!”
宋军的目的,就是拿下灵州,迫使西夏回军,不能协助辽国平叛!
这是一箭双雕之策!
种建中盯着地图,道:“你围灵州,我去兴庆府,十天之内,必须拿下灵州,做不到,军法处置!”
嵬名阿埋神色立变,继而就单膝跪地,沉声道:“末将领命!”
他这么说,其实有他的顾忌。
作为新降之人,又手握七千人,宋人必然对他们严加戒备。种建中率领两万骑兵奔赴兴庆府,他这般要是复叛回西夏,那种建中的两万骑兵就被关门打狗了!
但种建中仿佛没有考虑到这一层?
种建中审视了好一阵子,嗡声道:“灵州守军,最多万人,以你的能力与关系,拿下来没有什么问题,而后,我们可能要面对察哥的反扑,你觉得,在哪里设伏比较稳妥?”
嵬名阿埋立刻起身,指着灵州往西三十里处,道:“这里名叫葫芦谷,是必经要道,最适合伏击。”
宋军最喜欢就是伏击战了,尤其是章楶,向来不喜欢硬碰硬,前一次环庆路之战,章楶就是坚壁清野,诱敌深入。这一次,是深入夏军腹地,深夜伏击袭营。
种建中看着那一处,沉默良久,沉声道:“我知道了,命士兵休息一下,明天昼伏夜出,赶到灵州附近,你抓紧刺探,灵州必须拿下!”
“是!”嵬名阿埋道。
于是乎,西夏的主力忙着去帮辽国平叛,快速离开兴庆府,而宋军静悄悄的,摸向灵州,也就是西夏称呼的西平府,南方门户。
时间,慢慢过去,在九月十六号。
兴庆府突然一片大乱,有人‘谋逆’,率兵在兴庆府内外作乱。
李乾顺手腕非常高明,这些人只是刚刚起事,兴庆府就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了五千精兵,迅速将这些叛乱给镇压下去,并且抓获了嵬名、李姓叛乱者数十人,公开处决!
同时,兴庆府以及四周重要城池里,也有不少人被抓或者被杀。
灵州城外,二十里处的一处山谷。
嵬名阿埋综合各种情报,与种建中禀报道:“种帅,现在灵州城人心惶惶,都害怕被牵累,正是好机会!”
种建中坐在一块石头上,眺望着灵州城,道:“继续说。”
嵬名阿埋认真思索片刻,道:“灵州城的守将名叫仁多保忠,是梁太后的党羽,之所以留着他,顺诚王应该是为了缓和,等他在兴庆府清理差不多,仁多保忠也必然不保,他现在肯定彷徨恐惧,若是派一有力之人去劝降,加之大军围城,末将有七成把握,可以兵不血刃拿下灵州!”
种建中神色不动,小眼睛闪动,道:“谁是有力之人?”
嵬名阿埋猛的单膝跪地,沉声道:“末将愿往!”
种建中盯着他审视,过了许久,道:“好。明日发兵,我直接去兴庆府,,你拿下灵州,此战记你第一大功!”
“末将谢种帅!”嵬名阿埋没有客套,他需要这份功劳在大宋立足!
种建中一脸憨厚,似乎是没个心机的大汉。
第二天,种建中与嵬名阿埋的两万七千人,突然从山谷里冲出来,直奔二十里外的灵州城。
二十里,太近了!
灵州城的守军还不足一万人,一见这么多军队袭来,顿时一片慌乱。
仁多保忠更是慌乱的来到城头,表情都是惊悸之色。
上一次,他差点被宋军俘获,只身逃走,谁能想到,宋军居然杀了个回马枪!
仁多保忠战战兢兢的道:“宋军,有多少?”
身边的偏将比他还慌乱,道:“监军,怕是,有三万人!”
仁多保忠嘴角抽搐了下,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上次一战,西夏的家底基本上耗尽了,剩下的精锐也都被察哥带走。
这里都是老弱残兵,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仁多保忠头上渗出点点冷汗,明显还是在后怕,左思右想,道:“传信给陛下,另外,所有人准备守城!”
偏将没敢应,犹豫着,道:“监军,西平府,怕是守不住了,我们没有援兵的。”
兴庆府最多也只有一万人,其他的,都被察哥带走了,要返回西平府,一来一回起码要半个到一个月时间!
仁多保忠比偏将更清楚,心里已经在考虑着怎么逃跑又能减轻罪责了。
他一时间也想不到,看着渐渐逼近的宋军,他心烦意乱,直接喝道:“快去!”
偏将不敢再说,连忙应着。
仁多保忠站在城头,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眺望着其实看不见的宋军。
大军相对整齐严整,快速向前这里突进,或许最多半个时辰,就能抵达!
仁多保忠心头忐忑,又没有其他办法,连忙道:“快去,差谈清楚,看清楚是什么人领军,多少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宋军去而复返,肯定有理由的,只要查清楚理由,或许能解决,保住西平府,以及他的小命!
“是!”
灵州城头上一片慌乱,不知道多少人来来去去,吵吵嚷嚷。
毕竟,西夏前所未有的大败,就是前不久的事情,他们都还在恐惧之中!
仁多保忠不管他们,双眼直直的看着东南方。
至于手底下的人,这些人哪怕不这样,也守不住西平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