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六十一章 銀騎士看書

Home / 遊戲小說 / 火熱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六十一章 銀騎士看書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但是,亚戈的算盘似乎打错了。
在他尝试勾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的时候,忽地,卷动的潮声响起。
悠长的音声,如同在耳畔回响。
他的力量,他尝试勾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准备沿着一条概率之线离开这个地方的动作,被直接打断。
更确切地说,是他原本打算使用的力量,在这股浪潮声的影响下,变得不稳定起来。
又或者说——
他“身体”内,是那些构筑成“神秘”的虚影纹路受到了影响,导致“污染”的运转出现问题。
从身体内汲取送往戏命师之牌内的“污染”,被这音声搅乱,让亚戈的行动戛然而止。
第一次,亚戈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况。
但是,他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对策——
随着潮响,一只形体诡怖的巨龙,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是的,一只巨龙。
亚戈曾经见到过的怪物。
大体轮廓和亚戈前世中,“现代”的奇幻作品里的西方巨龙形体类似,有着近似蜥蜴的外表和巨大的翅膀。
只不过,这只潮绿色的巨龙身形比较庞大,尤其是上半身。
而细看的话,这只潮绿色巨龙的体表满是无数扭曲纠缠的、仿佛血管但又像是触手般的事物,像是皮肤又像是鳞片。
它的尾巴上,除却无数鳍膜状的事物外,还有密集的血肉触须。
甚至,在这只前后肢爪间生着的膜状血肉,细看上去也是无数仿佛血管、仿佛触手般的畸形血肉组成的。
这只触手巨龙嘶吼着,激荡着连亚戈的怪盗感应都无法进行观察的浪潮冲出。
是的,连观察都极为勉强。
仿佛一切有方向,有目标的行动,在那触手巨龙身周激荡的潮声下,都会被扭曲方向、被搅乱失衡。
连“视线”也是一样。
这种变乱和搅动的感觉让亚戈极为不适。
但是,亚戈并未彻底失去观察的能力。
“怪盗感应”,概率途径的能力,还能够捕捉到部分的信息——
只不过,以并不直观的形式。
在他感知中,仿佛一团行走的漩涡,伏行的海啸,将所过之处的一切都搅乱、拍碎。
扭曲一切的漩涡,在亚戈连观察都做不到的痛苦音声回响耳畔时,向着天空中那大片大片的怪虫碾压而去。
只不过,亚戈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高兴。
因为引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逃离的行动被打断,他需要直面追击而来的一群怪虫。
有着近似告死鸟身形的怪虫,没有任何响动,仿佛一只只寂静的幽灵般从亚戈的侧后方袭来。
这些在刚才被亚戈刻意引导,利用概率草人甩开一段距离的怪虫,齐齐释放了概率风暴。
尽管自己构筑的所有悖论迷锁都对这些怪虫的力量有针对性的特化,但是,这些怪虫也的的确确是拥有超过序列5的强大力量。
无论是速度还是能力的规模,都比他要强。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銀鴉之主 起點-第八百六十一章 銀騎士看書
面对齐聚的概率风暴,亚戈再一次,模仿着一开始由自己给自己设置的悖论迷锁触发的轨迹,释放了概率风暴。
優秀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 ptt-第八百六十一章 銀騎士推薦
与此同时,他汇聚灵雾,死寂的雾气与银色的概率之线、与银之血纠缠,形成了一具无首骑士的模糊轮廓。
概率草人。
不仅仅是简单地利用捡骨师联动守墓人聚拢灵雾的能力塑造灵骸,稻草人分离概率之线形成概率草人的能力,也被利用上,再加上对银之血的控制……
操控自如,而且…..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銀鴉之主 愛下-第八百六十一章 銀騎士相伴
银色的无首骑士随着亚戈的意念,挥动手中的雾镰,模糊的、泛着死寂气息的斩击轨迹在袭来的概率风暴上绽放。
嗡嗡!!!
死寂感弥漫中,模糊的斩击轨迹上,极具破坏性的风暴肆虐而起——
天灾风暴!
就和概率草人一样,这银色的无首骑士能够使用概率途径的能力。
而且,也能够使用死灵途径的力量。
这是亚戈在既定之湖中耗费的长久时间中偶然想到的。
“拟造神秘”和“概率草人”的相似性自然不用说,悖论迷锁本来就是在概率草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
那么,将拟造神秘嵌在概率草人内,会怎么样?
一个能够通过拟造神秘来使用其他途径力量的概率草人。
只是,这个想法并没有那么容易实现。
在他长久的实验中,即使是以悖论迷锁拟造出的神秘,在解决了稳定存在这个问题后,还会像正常神秘一样,不同途径的神秘间,会发生冲突。
悖论学者的能力,最重要的特点,亚戈现在看来,应该描述为为“共存”和“调整”更加准确。
以被参照物为对象,构筑出和参照目标有“相悖”特性的事物,使其与被参照的本体共存,从而形成“悖论”。
“悖论”,是结果,两个具备相互冲突和矛盾特性的事物共存。
归根结底,其实质是“调整”,是与“概率学者”的“介入”近似但又不完全相同的能力。
在发展路线上分叉了,的确是偏移的序列。
只是,他在尝试让拟造神秘——拟造的死灵途径神秘与稻草人共存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他这个概率途径能够通过“概率草人”来使用能力,赌徒、怪盗、稻草人、天灾猎手、悖论学者等序列的能力都可以使用,这是他本身的能力。
但死灵途径无法通过灵骸来使用本来的力量。
所以,需要通过拟造神秘来实现。
但是,他最开始这么尝试时,失败了。
拟造死灵途径的神秘这个过程虽然麻烦,但因为既定之湖那段时间有丰富的经验,还是成功了。
问题出在了让拟造神秘嵌入概率草人这一环。
概率草人和拟造出的神秘产生了冲突,甚至拟造神秘、稻草人在这个过程中受损。
这个状况,亚戈开始非常不解。
但是……
很快,他想到了解决的办法——蓝血能够承载双途径。
到他的身上,就是银之血。
银之血能够作为双序列,能够作为双途径力量的载体。
比起自己本身,这个经由他手,以银之血作为载体,构筑概率草人和灵骸的能力制造出的“衍生物”,才更像是一个银骑士。
看着绽放出死寂感的概率风暴掀飞一只只怪虫,亚戈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