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重寫科技格局-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利益共振展示

Home / 都市小說 / 火熱連載小說 重寫科技格局-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利益共振展示

重寫科技格局
小說推薦重寫科技格局重写科技格局
互相确认了对方的想法,接下去的沟通就变的越来越顺畅,虽然问题也变得很多,两人在一起足足聊了三个多小时,孟谦这才准备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从微软出来,守在门口的记者们又冲了上来,马上上前开始问两人都聊了些什么。
孟谦给了比尔盖茨一个你来搞定的眼神后便直接离开了现场。
“媒体的报道都出来了么。”进车后孟谦看向苏天悦问道。
“嗯,第一批该报道已经出来了。”
“都说了些什么?”
“就是瞎猜,孟总在机场没有透露任何信息,他们想瞎编也编不出什么东西,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报道,不知道一会儿微软这边的记者会写些什么。”
“他们应该也写不出来什么东西。”孟谦眼神深邃的看向窗外,“我果然没有猜错,比尔盖茨是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的,反倒是接下去要见的这群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离开微软后,孟谦的第二站就是硅谷。
下午三点,孟谦一行来到了位于硅谷中部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
此时在计算机历史博物馆门外等着孟谦的,有英特尔的科兹安尼克,IBM的罗密蒂,高通的莫伦科夫等10名硅谷企业的现任CEO。
当孟谦走下车,十人并排站立在孟谦的对面,孟谦一时并没有走上前,这一画面定格了大概有三秒的时间,被来自全球的媒体用相机记录了下来,并将其传播向了全世界。
这一场景在科兹安尼克的主动上前中被打破,孟谦跟科兹安尼克微笑着握手,并彼此问了声好。
之后,孟谦与其他九人一一握手,随后跟着他们一起进入了计算机历史博物馆。
不过除了这十一人之外,没有任何人跟着一起进去,随行人员和媒体都被拦在了门外,博物馆从今天下午开始也不再对外开放了。
“计算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类。”站在世界上第一台通用计算机“ENIAC”的介绍前,科兹安尼克有些感慨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这种感慨是不是做出来的。
孟谦认真的看了会儿眼前的文字记录,“计算机也是人类发明的,所以说,人类的历史一直都是人类自己推动的。”
几人对视一眼后,罗密蒂开口问道,“孟先生,这几年的科技发展速度越来越快了,但是遇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你真的认为一场科技大爆发要来了么?”
孟谦反问道,“你们好像并不这么认为?”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罗密蒂直言道,“基础科学始终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突破,尤其是应用数学几乎陷入停摆,人工智能,虚拟现实,量子技术也都还在初级阶段,我们很难想象会有一场怎么样的科技爆发。”
孟谦继续反问,“各位是否都还记得ENIAC诞生的背景?”
“当然,是为了计算新型火炮的弹道轨迹。”科兹安尼克确认的给出答案。
孟谦笑着示意大家继续往前走,“我大胆猜测一下,你们之所以在意这个问题,是因为你们还看不到我一直在强调的这场科技大爆发,所以你们很想搞明白这件事情。”
孟谦把话挑明了说,导致没有人把话接下去,孟谦笑着跟了一句,“各位,我既然愿意来米国,自然是抱着交流的心态来的,坦诚一点吧。”
孟谦都这么说了,罗密蒂马上接话,“孟先生的意思是,目的决定创造?可现在爆发科技的目的是什么?”
孟谦笑着摇了摇头,“我今天上午收到了很多来自米国年轻人的信,其中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大风集团为什么会这么成功。
各位愿意分享一下你们的看法么?”
节奏完全被孟谦掌控着,硅谷众人很想转变节奏,但又不知为何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罗密蒂最终还是顺着孟谦的节奏说道,“至少在我看来,大风集团成功的关键,就是总能选对方向。”
“什么方向?”
科兹安尼克把话接了下去,“当然是科技发展的方向,智能手机,人工智能,大风集团总是能在对的时间做出对的选择。”
孟谦听出科兹安尼克在说这话时透露出的一丝不悦,故意走到他的身边,给了他一个柔和的笑容,“我们常说,当个人利益和团队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要以团队利益为主,当团队利益和国家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要以国家利益为主,但是这个东西如果换个情景呢?
如果当个人利益和团队利益同步,又和国家利益同步,最终,甚至可以和世界利益同步,那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从这个角度来说,大风集团的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到2005年,我们把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同步,第二个阶段是2005年到2012年,我们把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以及国家利益同步,第三个阶段则是2012年到2019年,我们把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国家利益以及世界利益同步。
我印象中我从来没有在大众面前说过这件事情,但是既然来到米国,我也愿意分享更多真实的东西,我相信你们能听懂我这段话的意思。
你们常说我是重生来的,所以总能选对科技发展方向,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坚信重生也不会造就如今的大风集团。”
科兹安尼克的情绪似乎平缓了一些,“这算是一种,利益共振?”
孟谦用表情表示自己没有给这个东西取名,“现在的企业总说要站在用户的角度去设计生产产品,可是有多少企业真正明白大众消费者最需要的是什么呢?
我说个最现实的例子吧,就拿欧盟来说,欧盟很多国家之前特别喜欢做我们华夏的文章,喜欢造谣抹黑我们华夏,甚至不惜在一些事情上做出对立的态度,但是你去问问欧盟那些国家的老百姓,有几个关心华夏怎么样的?他们在意的是自己的就业,他们在意的是度假去哪里玩,他们在意的是手机的性价比。
哪怕有一天华夏成为了世界第一强国,对德国人来说,他们依然更愿意去八卦法国人的生活,而不是华夏人的生活。
为什么在西方现在老百姓对权威如此反感,为什么矛盾的凸显日益严重?
跨国集团的管理者是有特殊责任的,我们要真正的把视线落在世界上,而且要超越商业本身去看这个世界。”
十人均沉默深思,甚至都没意识到一直都是孟谦带着大家在往前走,在不知不觉间一点点掌控全局已经变成了孟谦此时的一种被动能力,不一会儿,大家来到了智能手机的展示区。
在这里,孟谦看到了第一代鸿蒙和第一代苹果。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驻足。
“智能手机大该是近十年来对这个世界影响最大的科技产品了。”
孟谦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我过去一直在想,到底是智能手机推动了交流,还是世界发展的需求逼出了智能手机?”
没有人回答孟谦这个问题,孟谦自问自答道,“我就是一个很喜欢去考虑这种问题的人,是不是很无聊。”
科兹安尼克盯着眼前的鸿蒙手机,“不能直接看到的需求,或许会比能直接看到的需求更有意义。”
科兹安尼克突然领悟,其他人也陆续明白了孟谦想要表达的意思。
孟谦这时转过身看向众人,“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各位,我经常选对技术方向,是有运气成分在的,但是我能把运气变成实力,是凭借着对世界的虔诚换来了。
所以这次来到米国,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和各位有一次真正有价值的沟通,一次站在全球视角的沟通,我相信大家都不想浪费时间。”
相比于比尔盖茨,一群职业经理人在孟谦的面前有一种天然的差异感,而且孟谦很清楚他们在此次双方的对话中的定位其实就是工具人,这十个人没有一个能决定未来,但又随时可能会成为未知因素,所以孟谦要在他们身上建立一个适合自己的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