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7fw精品都市小說 諸天苟仙 線上看-第二十五章死容易,反抗才難(1/2)看書-u8rdg

Home / 科幻小說 / 0w7fw精品都市小說 諸天苟仙 線上看-第二十五章死容易,反抗才難(1/2)看書-u8rdg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第二十四章404,剧情大幅度修改,作者苟一波】
“太平盛世究竟是何种模样?!”
涂山红红望天而问。
问自己,问天下,问故人。
小道士的遗愿是人妖共处,太平盛世。
但如今的世界,妖族内部纷争,人妖血仇万年。
这种天真的理念,有可能实现吗?!
星光照耀下,耳畔回想起,小道士的呢喃呓语。
“闻之者众,见之者少。”
涂山红红昂首而观。
但,不管如何,我都会去做。
死去,很容易,反抗,才需要大勇气!
身处星空之下,背朝苦情巨树,眺望山河。
涂山红红神色肃穆,宣言道:“小道士你的愿望,我接下来了,我涂山红红是一个有大勇气的妖怪!”
“你希望人妖和平共处的遗愿我接下来,太平盛世的憧憬我也接下来!”
狐妖世界没有大宏愿的法门,也没有大宏愿的说法,更没有大宏愿的前人。
但是涂山红红一席话,立于星空之下,宣言天地之间,毫无疑问符合了大宏愿的流程。
星空注目了,苍穹聆听了,大地听见了,古往今来,无数惨死,冤死在人妖对立战争中的魂灵听见了,苦情巨树为之见证。
生命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每一个生命的诞生都经历亿万次的选择与磨难,能成就生命的灵,徘徊了千万年,才能到这一次机会。
如此逝去,他们不甘心,不愿意,他们眷恋这个世界。
一点光辉跳跃虚空,环绕在涂山红红身侧,欢喜,鼓舞,跳动,穿越指尖发梢,在肩膀闪烁。
“这是?!”
涂山红红来不及错愕,紧接着更多的光辉涌现,一点两点三四点,五点六点七八点,九点十点十一点,点点汇聚光如星。
从最初的渺不可见,到后来的汇聚成球,再到围绕涂山,围绕苦情巨树舞动。
祂们是人道余留的光辉。
苦情巨树摇曳,粉红色的花瓣凋零,承载着一个又一个希望,腾升,汇聚,翻转,涌动,点点如光,丝丝如线。
粉红色的花瓣与人道光辉汇聚在一起,由点成线,由线成面,由面成体。
最终汇聚成一本红色的书籍,光泽如玉,信息纠缠,气运汇聚。
落入涂山红红手中,书面浮现四字——纯爱天书。
微风吹动,书页翻翻,记载人道生灵的一生,记录过往的岁月,记载昔日的信息,这是逝去的遗篇。
杀万人难活一人,对抗仇恨只有情感。
一桩桩,一幕幕,落入眼中。
“妈耶。”
“这挂开得也太离谱了吧。”
洛风神色诡异,停滞在半山腰,这场面,就算他也没见过啊。
引动人道众生,感悟天地生命,这种场面,你,涂山红红一个仙道果位都未触及的妖怪,这么干合适吗?!
代表人道众生,不是大罗者才有的权利吗?!
还有那牵动人道生灵的力量,塑造生灵信息的书籍,真得是关于爱恨情仇的纯爱天书吗?!
逝去,旧日,人道,生灵,情感,记忆……
一个又一个词语,众多信息融纳,形成集合,构建出一个概念。
洛风贵为先天五十真圣,诸天唯一大罗。
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吗?!
这他喵的哪里是纯爱天书,分明是地书生死簿。
而涂山狐妖,狐妖之力,源于至情。情之所至,力之所生。
司掌纯爱天书,擅长情欲,记忆,轮回。
放在地府当中,妥妥的孟婆人选,在努力一把,从奈何桥到冥王殿未尝不可。
那么问题来了,轮回是后土所化,按道理来说,也是巫族掌管,观狐妖什么事情?!
“生灵,轮回,造化,情欲。”
洛风喃喃一句,自家似乎,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再加上,那一只突然出现的猴子。
洛风猛然身体一颤,掐头去尾,平息念头。
大罗者诸天唯一,只要诵读其名,哪怕是在心中默念,大罗也会有感应。
如果是凡人默念,大罗者不会理会,因为每一秒诸天万界都有无量生灵在默念大罗之名,大罗基本会选择无视。
但如果是同级别的大罗者默念其名,一定会有目光垂下。
可以忽视蝼蚁,因为蝼蚁过于渺小,一尊真龙放在那里,一言一行都会让人揣摩,产生深意。
“一加一等于几,其实我也不知道。”
“就像,洛风不知道,后土与娲皇的关系一样。”
看破不说破,是大罗的基本准则。
天外天,混沌之外,洁白修长的手掌伸了回去,地风水火平息,波澜消散。
宫殿之内,手捧社稷图的金凤侍女,疑惑抬头,不禁问道:“娘娘,发生了何事。”
上位,娲皇只手撑脸,玩弄招妖幡,淡然一笑:“无事。”
“一个撞破花瓶的少年郎罢了。”
众所周知的秘密,也是秘密。
要是说出去,就准备笑摸狗头吧。
水府之中,玄元天尊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冷汗。
打又打不过,讲道理更是笑话,诸天万界真理之一,永远不要跟女人讲道理。
即便是大罗元君,大罗圣母也一样。
至于还手,想都不要想,不抵抗还好,最多被打一顿,一旦还手了,火云洞哪位估计第一个出手。
到时候,就不是单打,也不是混合双打了,而是家族群殴。
如今风波散去,玄元天尊松了一口气,洛风也松了一口气。
不管如何,总算摸清楚了娲皇的底线。
行事也就方便多了。
大罗者永恒自在,高居天外,神圣高贵,对于一界的得失,并不放在心上。
如果是普通穿越者,重生者搞事情,哪怕最后开后宫,甚至毁灭世界,娲皇都不会理睬一眼。
娲皇如此注视,因为洛风是大罗者。
同处一室,人不会在乎蝼蚁做什么,但一定会在乎另外一个人在做什么。
大罗者与大罗者是平等的。
即便洛风这个大罗新生薄弱,但也是有人权的,说话也是有分量的。
整理一下衣冠,洛风登山见狐,笑道:“年轻的狐妖哟,反抗,很简单,赢,才需要智慧。”
涂山红红沉吟一会儿道:“赢,很简单,宽恕,才需要器量。”
洛风神色一僵,你们涂山狐妖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
你们是杠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