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xqw好看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平庸-681音樂會(三)分享-nv75r

Home / 都市小說 / g2xqw好看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平庸-681音樂會(三)分享-nv75r

重生之平庸
小說推薦重生之平庸
可这些本来是凑人数打酱油的记者,到了现场傻眼了,来的都是法兰西社会名流,虽然绝大多数来的他们都不认识,可是法兰西副总统来了,法兰西足协主席来了,法兰西国宝级歌唱家来了,法兰西著名导演来了,这些人他们这些记者可是认识的,而别的来宾与这些人谈笑风生,来的还能差了?
“我靠!那是法兰西第一夫人吧?我是不是眼花了!”
“朋友,副总统都来了,第一夫人算个毛!”
“法兰西最有名的可不是这些总统什么的!那个人看见没?法兰西富豪!欧洲贵族!真正的贵族,这些人的财富可不是金钱来衡量的,这个富豪可是几百年的家族,财富不计其数,无法衡量!靠!没想到能见到他!”
“那个是我最喜欢的明星!”
“你们只看见了这些人,为什么不想想是谁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而且这是一个中国人!”
这些记者沉默了,是啊!谁这么大影响力,他们知道这是萤火虫文化举办的一场音乐会,听说是他们最低调的老板的音乐会,只是现在他们不敢肯定了,因为来的这些人真的太名流了,让他们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胡总,这里情况有所变化,是不是可以申请直播!”后浪的记者,给胡文静打了电话,告诉他现在法兰西的情况,出乎他们的意料,如果直播可能会引起轰动!
“直播不行了!时间来不及,实时发回图片吧,我安排一下!今天开始宣传,两天后我们平台发布全程录像!”
直播的要求很高,而且需要准备太多的设备,而这次采访录像,没有带那么多设备,只能无奈放弃。
“来了这么多名流,有没有成就感?”陈梅内心很震撼,没想到赵彬丞在法兰西影响力这么大。
“成就感?如何他们都是买票的话,可能我会有点,踏马的这些人都是没花钱来的,穿的那那么复古,只是心疼,估计都是有钱人!”赵彬丞笑道,这次音乐会是托马斯一手操作的,可是后来的情形脱离了托马斯的规划范畴,亏本了,亏大了,赵彬丞无奈,托马斯只是院长,哪来那么多钱,所以赵彬丞给图卢兹球队一个机会,赞助了这次音乐会,填窟窿。
当然对于文化输出,赵彬丞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亏点钱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国家把孔子学院开遍全球,亏的那是更多,可惜后来渐渐都关闭了,没办法,经济不强,汉语的吸引力怎么会强。
在文化输出方面,赵彬丞很羡慕倭国的做法,他们几家财团跑到好莱坞,告诉他们有个好剧本,还有大量金钱,电影上映了,由他们保底发型,这样的好事好莱坞怎么会拒绝,于是有了倭国文化输出最成功的电影《最后的武士》。
这个片子上映后,甚至有很多国人为他的内容叫好,只看见艺术方面都东西,从来没有看见隐藏的东西。
而且欧洲已好,米国也好,他们的人民了解倭国,但是了解我们,这与他们的封锁有关,更主要的是我们的文化输出问题。
“开始吧!”赵彬丞看了一下手表的时间,站起来说道。
一开始是托马斯的讲话,原本没有这个环节的,可是来了这么多社会名流,有了这个环节,托马斯讲话很短,三分钟不到,就下台了,而不像国内一些人,一旦有这样的机会,不讲个半小时好像读不起自己的身份。
陈奎生今天一身唐装,头发也打理的整整齐齐,手中一把有些年代的二胡,显的整个人很精神。
他一直在后台闭眼休息,刚刚有人告诉他,今天来的都是法兰西社会名流,搞的陈奎生有点紧张,当然不是对自己技艺的紧张,只是对场面的紧张。
直到刚刚看见那个年轻人,一脸无所谓的态度,并且跟他说,也不知道这些人听不听懂我的东西,管他呢,爱听不听,陈奎生忽然不紧张了,是啊,爱听不听。
“陈先生,您可以上场了!”有人提醒陈奎生。
陈奎生站起来,大步走上台去。
“嗯?怎么来了一个老头,赵,不是很年轻的,手中拿的这是个什么东西?弓箭么?”
“难道钢琴还需要配合乐器?我孤陋寡闻了?”
“什么情况,我走错地方了?”
八百多双眼睛显的很诧异,说好的赵表演钢琴曲的呢?怎么上来一个老头?这是什么操作。
当然托马斯是大概知道一点,不过具体的他也没有询问,别人可是不知道的。
“我没眼花吧?陈老怎么来了?”国内很多记着还是认识陈奎生的,只是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
陈奎生上台后并没有介绍自己,而是坐到了椅子上,他身后的大屏幕上,显示出陈奎生的法语介绍,还顺便介绍一下二胡的由来与作用。
有了这个说明,现场社会名流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有点不满,我们只是来欣赏赵彬丞的钢琴曲,而不是来听所谓的他们不知道到二胡。
不过随着陈奎生手中的二胡发出第一个音弧的时候,整个音乐厅都安静了下来。
“这是什么音乐,真好听!”
“原来这个像弓箭的乐器,也能发出这样优美的声音,世界真奇特,中国传统文化真棒!”
“音乐都是想通的,我甚至能听见美好的画面!”
“这个乐器很棒,我也想学习一下!”
陈奎生不愧是这方面的顶级,音乐响起就震撼了许多人。
赵彬丞在后台听见二胡声音响起的时候,甚至有些激动,紧紧的握了一下拳头。
林淼很激动,眼睛之中甚至有泪水,他的父亲林山也是一个二胡表演者,小时候,林淼是跟着父亲学习二胡的,只是父亲后来不给他学习了,说学习二胡没有前途,他后来发奋学习,来了法兰西,只是没有想到,今天,二胡登上了法兰西音乐厅,他很感慨。
“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只要方式方法对,一切都有可能!”林淼用力挥了一下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