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poq精品都市小說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陳瑞-第一百八十四章 新希臘聯盟的建立(二)相伴-uu1kj

Home / 歷史小說 / w2poq精品都市小說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陳瑞-第一百八十四章 新希臘聯盟的建立(二)相伴-uu1kj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小說推薦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1月5日,新希腊联盟会议正式召开,由克洛托卡塔克斯负责主持,希洛斯协助,近200名城邦使者参会,在大的联盟协议框架已经确立的情况下,使者们依旧对一些小的细节进行了激烈的争论。
到了1月11日,最终的联盟协议确立下来,其主要内容是:
首先第1条就是戴奥尼亚、雅典、斯巴达、底比斯、阿哥斯……希腊诸城邦自愿成立新希腊联盟,并自愿推选戴奥尼亚为该联盟的永久主导者;
成立新希腊联盟议会之后,由各城邦推荐本城邦的一名公民成为联盟议员,三年一换,但戴奥尼亚的议员将一直担任联盟的主席;
联盟内的成员不得相互发动战争,否则联盟将组建军队,由戴奥尼亚领导,对战争发起者进行讨伐;
联盟内的成员发生矛盾冲突,必须提交联盟议会,由戴奥尼亚负责组成调查组,进行商讨解决;
联盟的成员如果遭遇外敌入侵,联盟将组建军队,由戴奥尼亚率领,直至将外敌击退,以保障联盟各成员的安全;
联盟的成员如果要对外发动战争,可以向联盟议会提出要求,如果联盟讨论通过,将对其提供帮助,如果没通过、还要强行发动战争,联盟将不保障其领地的安全,而且戴奥尼亚具有一票的否决权;
如果有其他城邦想要加入联盟,必须经过议会讨论同意,但戴奥尼亚拥有一票否决权;
……
此外在戴奥尼亚的威慑和强硬坚持之下,新希腊联盟还对联盟主要成员的势力范围进行了确认:
承认雅典的领地为整个阿提卡半岛,还包括埃伊纳、萨拉米斯岛;
承认斯巴达的领地为拉格尼亚,包括基西拉岛(由于在希腊战争末期,阿格斯及时投降,并且积极派遣军队协助戴奥尼亚军队,戴奥尼亚将斯巴达占领了上百年的泰提亚还给了阿哥斯,当时还在忧心自己命运的斯巴达人根本无心反对);
确认底比斯建立以底比斯为主导的皮奥夏联盟,该联盟囊括整个皮奥夏地区,也包括了奥罗浦斯;
(底比斯作为在希腊战争中唯一未反对戴奥尼亚的希腊强邦、并且在战争后期支持戴奥尼亚,导致胜利更快的到来,戴奥尼亚当然要给盟邦以回报,全力满足了佩洛皮达斯、伊帕密隆达等底比斯高层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梦想。
但对于将奥罗浦斯划给底比斯管辖,卡利斯特拉图斯领导的雅典使者团坚决反对,他们认为奥罗浦斯人一直以来都与雅典亲近,视底比斯为仇敌,奥罗浦斯也一直被认为是阿提卡的一部分,应该将其划归阿提卡,而不是皮奥夏……
由于佩洛皮达斯同样也进行强烈的争辩,结果导致这个问题在拟定盟约的过程中争论不休,最后克洛托卡塔克斯进行调解,他提出将戴奥尼亚占领的埃伊纳交还给雅典,而奥罗浦斯则划归皮奥夏联盟。埃伊纳对于雅典明显要比奥罗浦斯重要,卡利斯特拉图斯最终表示了同意,佩洛皮达斯也圆满地达成了心愿。
而对于戴奥尼亚而言,既然雅典已成了盟邦,埃伊纳归还雅典本就是理所当然,这正好是一举两得。)
确认曼丁尼亚建立以曼丁尼亚为主的阿卡狄亚联盟,并且原泰格亚的领地归属曼丁尼亚所有(这是克洛托卡塔克斯给予在战争中始终坚定支持戴奥尼亚的曼丁尼亚的最大回报,也履行了他之前所做出的承诺。希洛斯甚至还威胁在这个问题上表示反对的其他阿卡狄亚城邦,声称“如果他们不同意,那么戴奥尼亚就来跟他们算一算在战争中背叛戴奥尼亚的那笔账,泰格亚将是他们的榜样”。阿卡狄亚各城邦使者最终不敢再反对);
确认奥林匹亚归属爱利斯管辖,但爱利斯没有权利阻止新希腊联盟的城邦民众来祭祀宙斯,或者取消其参与运动会的权利(可以说爱利斯最后能够重新获得奥林匹亚的掌控权,得归功于已经加入美塞尼亚的伊奥尼库斯等其他原爱利斯公民的说情,以及克洛托卡塔克斯派兵包围奥林匹亚、以威胁其祭司时,爱利斯人的全力配合);
……
1月12日,各城邦使者相继在盟约上署名,接着由希腊著名的雕刻师将盟约及其署名全部铭刻在一根三米高、直径一米的铜柱之上,然后各城邦使者将依次面对这根刻满文字的铜柱,以希腊十二主神之名郑重起誓:其城邦将遵守盟约、绝不背叛!
最后,这根神圣的铜柱将会被运送到图里伊,竖立在正在修建的新希腊联盟议会的大门前。
3月1日,在戴奥尼亚神圣王国的首都图里伊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
当“征服希腊本土”的消息传到戴奥尼亚的领地后,希腊裔的民众们欢喜若狂,要知道他们绝大多数要么是来自东地中海的流民,要么是希腊本土城邦的移民后裔,即使现在已经国富民强,内心深处依然存在那么一丝殖民地的卑微,而如今那些曾经被他们视为母邦的希腊城邦纷纷向戴奥尼亚俯首称臣,因此扬眉吐气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他们遍撒鲜花、载歌载舞来迎接已经等待了这个凯旋式好几个月的参战将士们。
在大议事堂前的平台上,戴弗斯和民众一样欢喜之色溢于言表,尤其是看到大步走上来的儿子,那一双眼睛就一直没有停止打量。
当克洛托卡塔克斯来到他的近前,双脚“砰的一碰,异常有力的行了一个军礼,声音洪亮的喊道:“陛下,希腊远征军指挥官克洛托卡塔克斯,向您致敬!”
那一刻,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在位20多年的哈迪斯.戴弗斯竟然有些激动,他的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孩子……你瘦了很多,但是更显得有精神!你干的好,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父亲亲切的话语化去了克洛托卡塔克斯征战半年多锻炼出的坚毅,他突然红了眼圈,愧疚的轻声说道:“父亲,请原谅我,我没有照顾好大哥!”
戴弗斯柔声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你母亲和我没有怪你,辛西娅和爱杜伊也没有怪你!等凯旋式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回家,到阿多里斯的坟前拜祭!”
他用力拍了拍克洛托卡塔克斯的肩膀,将黄金权杖交到他手中,勉励的说道:“但现在你必须打起精神,和王国的民众一起,欢庆这由无数士兵的鲜血换来的伟大胜利!”
克洛托卡塔克斯点了点头,努力的挤出笑容,和戴弗斯一起转身面向广场成千上万的士兵和民众,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权杖。
欢呼声顿时如汹涌的海潮一样一浪高过一浪。
一个月后,戴弗斯任命克洛托卡塔克斯为戴奥尼亚神圣王国的执政官,与6位辅政大臣一起共同处理国政。
…………………………………………………………
…………………………………………………………
在雅典的阿提卡领地内有一座埃加琉斯山,它的东面是雅典城,西面的山麓下有一个小镇,叫色莱西亚,由于附近河岸拥有优质的陶土,因此以制陶业闻名全希腊。
小镇里拥有很多的陶房和窑炉,每一天这里都会升起无数的烟柱,昼夜不息,将整个小镇都笼罩在烟尘之中。外来者见此情形往往会为小镇居民感到担心,而每到此时雅典人都会平静的告诉他们:这是好事,这意味着雅典制陶业的兴旺!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即使是在新希腊联盟建立、戴奥尼亚成为希腊的新霸主之后,雅典陶器商人们的担心并没有出现,雅典制陶业不但没有衰落,反而订单远胜以往。
一大早,赫斯克劳斯就带着一只驮队从雅典的郊区出发,赶到了色莱西亚。
小镇西区靠镇门的一个大宅院是他的陶场,他刚一进院,负责整个陶厂的工头就立刻来向他汇报:最后一批陶器马上就要出窑了。
他立刻赶到了窑炉前,窑炉刚刚打开,在充满黑灰的灼热空气中,一件件被烧得通红的陶器展现在众人的眼前:它们的形状各式各样,但都不同于传统的雅典陶器的式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对此习以为常,因为这些陶器是买家定制的,这些式样也是由买家提供的,而买家是图里伊商人。
要知道在最初赫斯克劳斯将买家提供的新图样交给专门负责制作胚体和塑形的陶工时,这些技艺高超的雅典陶工却拒绝制作,认为这些式样都是离经叛道、胡乱设计。赫斯克劳斯为此解雇了一个又一个陶工,陶工们的集体抵制一度让他的刚刚开始的陶器生意陷入绝境,但到后来整个色莱西亚一半以上的陶场都收到了来自戴奥尼亚的订单,而且价格可观,要穿衣吃饭的陶工们也最终选择了屈服。
在等待陶器温度降下来的时间里,赫斯克劳斯去了旁边的瓶画房,他要给这批陶器作品画图案的画家奥尼希摩斯及其助手们表示感谢,并且给予丰厚的酬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