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dbe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蘇廚 txt-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正間反間讀書-v21mw

Home / 歷史小說 / 4bdbe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蘇廚 txt-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正間反間讀書-v21mw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正间反间
接下来的数日里,苏油和巢谷依旧带着各自的部下谈判,但是进展让人绝望。
不过每日里倒是好酒好菜不绝,尤其是一道回锅肉,几乎是每天都有。
所有人都知道,战争即将到来,只是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开始而已。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宋夏两国的谈判还没有正式结束,苏油便安排了一次酒会,请夏国使团吃月饼,赏月。
就在酒酣耳热之际,王厚匆匆闯入酒会,递给苏油一封急报。
苏油将急报看过,对家梁拱手道:“家先生,宋夏间的谈判磋商,正式结束了。”
家梁又惊又怒:“这是什么话,两国商议还没有结果,就算要驱逐使团,也得有个理由吧?”
苏油叹了一口气:“就在刚刚,梁永能兴兵寇我临川堡,临川堡守将柜戬飞鸽求援。战争已经开始了。”
“绝无可能!”家梁跳了起来:“国公休得欺诳!”
苏油说道:“不仅仅如此,除了萧关异动,环州又见贵朝骑军,焉知不是梁永能声东击西之计,见我秋熟,意图入寇?”
说完阴恻恻地道:“家先生,如今看来,西夏梁氏,并没有将先生当做重要人物,梁永能的行动,你事先没有预料到吧?”
“哈哈哈哈……原来夏人对待你,不过如此。”苏油忍不住开怀大笑:“要不先生就继续在宁夏城留饮,待我启奏陛下,高官厚禄,任君所择?”
夏国使团众人都吓得面如土色,家梁却夷然不惧:“我不信我朝会在此时挑衅生事,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
“苏明润,你就算骗得过天下人,须知骗不了我,甚至……这一整出戏,都是你捏造的吧?”
苏油神色一变,将手一挥,无数刀斧手涌出,墙头上也全是鹤胫弩手,将箭矢对准了场中一众夏人。
苏油笑道:“家先生,我没有骗你,梁永能真的已经开战了。形势所格,先生就算此刻降宋,也非无由,又何必与夏人一道毁灭呢。”
家梁蹡踉一声拔出长剑,横在自己脖子上:“想设计欺诳我等投宋,然后大肆宣扬,毁我军心士气?须知天下只有死节的家梁,没有活降的夏朝枢密副使!”
“涪国公,便请以家梁人头,献与宋皇。看看你逼死夏国和谈使节,还能再得什么封赏!”
“岂慢!”苏油赶紧制止,然后又叹了一口气:“我真的是一片好心,奈何……罢了罢了,既然家先生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这个……那就暂时回驿馆休息,明日我礼送先生出城?”
“不用!”家梁丝毫不为所动:“就请涪国公将我们的马匹牵来,今夜月光大明,我们连夜出城!”
“好好好你别激动……”苏油只好安抚住家梁,然后对副将吩咐:“去,将夏人使团的马匹都牵过来。”
等到使团的马匹都牵到院门之外,家梁与众人飞身上了马,待使团将自己团团围住后,家梁方才还剑入鞘,拱手冷笑道:“国公好心机,只希望你在战阵之上,还有这份诡谲之心!我们走!”
夏人使团打马朝榷市外奔去,宋人没有苏油发话,也不敢留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朝萧关而去。
狂奔出十数里,在快要经过临川堡的时候,家梁勒住缰绳:“下马,割下袍子包裹马蹄,填塞銮铃。”
众人不知家梁何意,待到整束完毕,家梁才重新上马:“一会儿经过临川堡的时候,务必保持安静,如若弄出一丝声响,军法从事!”
众人都是胆战心惊地点头,悄悄摸到临川堡下,果然寂静无声,丝毫没有战争迹象。
等到队伍离开临川堡下的山路,副使才松了一口气,匪夷所思地问道:“使相如何知道益西威舍有诈?”
家梁冷笑道:“夏国使团尚在城中,梁公与我相交莫逆,岂能陷我于死地?”
“宁夏城精兵云聚,梁公乃我朝名将,岂有不知临川堡乃宁夏城前哨之理?”
“就算拿下临川堡,面对宁夏坚城,又岂能有寸功可得?”
“我提出异议之后,苏明润立即招出埋伏,若非事前精心准备,又岂能如此周密?”
副使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事发如电光火石,让人智塞神昏,若非枢相忠肝赤胆,睿智过人,此刻吾等皆入益西威舍彀中矣!”
“可惜未能完成国家使命。”家梁猛一打马:“此处断非久留之地,赶紧走,还得赶到萧关告诉梁公,苏明润如此处心积虑逼走我们,必有后手!”
然后随意指了两名从员:“你,还有你,再此悄悄潜伏,观察山上临川堡是否有异动,如果没有,天明赶回萧关。”
使团很快就遇到了夏军的夜哨斥候,得知是家使相连夜奔回,也不敢怠慢,一边集结护卫一边命快使传信。
等来到萧关之下,关墙上已是灯火通明,梁永能并没有开城门,而是让使团城下安歇,只放下吊篮,接了家梁上去。
梁永能见到家梁就惊问:“先生如何夤夜而回?”
待到家梁和梁永能将情况一说,梁永能顿时忧虑起来:“苏油这是要决心挑起战端了……”
家梁点头:“论天时,山南已然麦熟归仓,丁力也闲了了下来,可以参与转运;论地利,除了环庆,整个宋夏边境,宋军已然居高临下;论人和,宋朝如今,更是上下一心。”
“苏油这次来渭州,是朝堂各派共同推举,他在六路军政两道,声望极高,旧部故交多若牛毛。手里还拿着陛下的衣带诏,以及禹藏花麻和李文钊的请兵文书……”
梁永能大怒道:“鬻国昏君,你还叫他陛下?!”
家梁正色说道:“不然呢?太后可还没有废帝。”
“你呀……”梁永能不禁抱怨:“你若不是如此古板,国家用人之际,何至于叫大相摆布到河西?你我二人联手,怕他苏明润何来?”
解下腰间水囊递过去:“对了,你说苏明润他为何将你放了回来?”
家梁仰着脖子惯了几口水:“二十年不见此子,他的心计,早已深不可测。”
“他早就认出了我,初次见面我故意激怒试探他,他却不动声色,可又日日以眉山菜式相待。”
“之后邀我上城楼,除了夸饰宁夏城坚固,宋朝大军强悍之外,还劝说我归投。”
“见我心意难转,又故设疑计想要逼降。”
“虽然一切看来,都是想要我投诚,但是按照此子的心机,我认为不是表面这么简单。”
梁永能说道:“那他还有什么更深的意思?”
“不清楚,他自小就会操弄人心,以给别人设置陷阱为乐趣……”家梁看向城头的火炬:“或者……他早就知道我心不可转,因而故意放我回来……”
“反间!”梁永能一拍垛墙:“他是要先生带回错误的军情!”
家梁跟着反应过来:“那宁夏城中物资军器堆积如山,军帐连营,说不定是假象?!”
“马呢?”梁永能立即问道:“宁夏城里,马匹多吗?”
“对了!城中马匹明显不是太多……嗯,虽然轮番饮水,但是总有一些只在水边转悠,并不低头……”
梁永能点头:“还是先生心细,苏油这是将已经饮过的马匹混入未饮过的马匹里边充数,宋军主力,决计不在宁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