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92qe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笔趣-第三十一章 欲往長安熱推-kzed7

Home / 科幻小說 / d92qe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笔趣-第三十一章 欲往長安熱推-kzed7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骷髅马车气势来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车上的温凰可谓是万众瞩目。
城里城外,无论是曦凰宫的人,还是独孤阀的大军,包括寇仲这个徒弟在内,震惊的同时更感惶恐。
眼前这明晃晃的巨大骷髅马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
不管怎么看这也不像是阳间该有的东西!
在看到马车的第一眼,独孤策就骇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独孤凤娇俏的脸蛋亦是变得毫无血色。
尤楚红能明显感觉到孙女搀扶着自己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她看着在马车上单手叉腰,居高临下的温凰,强压下心中翻涌的思绪,冷哼道:“老身今次前来,乃是以一个祖母的身份为我这可怜的孙儿讨回一个公道。
做错事情就要付出代价,你若是以为凭这些歪门邪道的手段就能幸免于难,那就大错特错了。”
“公道?独孤策有今日之果,岂非也正是做错事而付出的代价,怪只怪你们这些当长辈的没把孩子教好。”
温凰哂然一笑,争锋相对,言语间寸步不让。
看着鹤发鸡皮,垂垂老矣的尤楚红,她险些都忘了,这人是和祝玉妍同辈的人物。
时间像一把无情的刻刀,将红颜少女变成了苍颜老妪。
只是这把刀似乎又对祝玉妍没什么作用,数十年的光阴过去,仍旧是风华绝艳,娇颜不改。
“岂有此理!”尤楚红闻言大怒,厉喝出声,以她的身份,何曾有人敢如此指摘于她。
“多言无益,想给你孙子报仇,先打赢我再说。”
温凰话音落下,身形已腾空而起,‘金仙大罗掌’凌空拍出。
金色气芒绽放。
霎时凝成一道磅礴掌劲,朝尤楚红当头罩下。
“轰!”
气劲翻涌,势如泰山压顶。
“退开!”尤楚红眼神一凛,左臂震开独孤阀。
接着,就见她原本佝偻的身体近乎奇迹的倏地挺直,满头浓密的白发无风拂扬。
脸上每道皱纹都似会放射粉红的异芒,眼帘半盖下的眸珠射出箭状的锐芒,形态诡异至极点。
掌劲临头的刹那间,尤楚红右臂轻轻一晃,绿玉杖向上点出,登时爆出漫天碧光莹莹。
“蓬!”
气劲交锋,杖影和掌劲爆散开来。
尤楚红这一招出手,无论速度还是劲道,均已达至惊世骇俗的地步,和祝玉妍相比也只相差仿佛。
趁着温凰人在半空,她当机立断,足下一点,整个人幽灵般疾速升起,绿玉杖挥动,犹如一道碧色闪电,向温凰飞射而去。
绿芒照眼。
温凰催运真气,凤舞九天身法展开,身形凌空再起七尺,右掌一翻,倏尔争锋上手,招起纵横。
飒沓如流星!
冷冽刀光亦快如电闪,迎着绿玉杖悍然劈斩而下。
“叮!”
刀杖交击,各自强横的真力碰撞,尤楚红心中顿时掀起一阵惊浪。
数月来,温凰崛起武林,已知的高手中,强如宇文化及也不是她一刀之敌。
先前尤楚红只道是传言夸大其词,不以为然,直到现在她才真正感受到温凰的功力,远比传闻中要厉害的多。
这一招之下,以她近八十年的修为,竟然没占到半分优势!
心思电转间,尤楚红身位略低,砰然一声,被压回了地面,只是仗着功力深厚,硬吃了这一招倒也不曾受伤。
不等温凰变招,她身形黑袍翻起,探出穿着绿色绣花鞋的右足,足尖直踢温凰小腹丹田。
这一脚迅疾无伦,但温凰的身法更快,倏忽间,人影闪动,下一瞬出现在尤楚红身后,挥刀斜砍。
尤楚红听声辨位,头也不回的将绿玉杖反手戳出,向争锋刀背点去,同时人随杖走,身形扭转。
又是“叮”的一声激鸣。
紧跟着便是面对面的交锋。
刀与杖,不断碰撞。
一时间,“叮叮当当”的撞击声,有如珠落玉盘,连绵不绝于耳。
劲气飞射之下,四周更是飞沙走石,烟尘弥漫,满目苍夷。
碧绿杖影夹杂着锋锐如利刃般的气劲,不但可刚可柔,软硬兼备,还可发挥出鞭、剑、刀、棍、矛等各类兵器的特色,端的是变化无方,层出不穷。
“披风杖法,果然名不虚传!”温凰轻笑一声,心中愉悦万分,争锋挥舞的愈发起劲。
不同于祝玉妍那诡异的天魔功,尤楚红的武学路数凌厉更显迅猛,实在是个难得能让温凰感到尽兴的好对手。
银色的刀光不断穿梭在碧绿的杖影中,见招拆招。
披风杖法招式虽精,尤楚红内力虽强,但却始终难以攻入温凰三尺之内。
“你的刀法也不差!”高手相惜,尤楚红亦对温凰心生赞叹。
她话音响起的同时,手中绿芒如电,画了个玄奥的轨迹,绕开纠缠不休的争锋,自下而上,反向温凰胸口檀中穴挑去。
“嗤!”
锐风破空,如刀如剑。
温凰随机应变,身形后撤半步,手腕一旋,刀锋变转,横挡在胸前,“铛”的一声,绿玉杖止步于胸前七寸,再难寸进分毫。
就在这时。
尤楚红的气息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绿玉杖上的力道也随之减弱三分。
温凰目光一闪,不等尤楚红撤招,右手争锋一震,运劲将绿玉杖格开,同时左手骈指成剑,‘残雪封桥’疾刺而出,凛冽剑气沛然直取对方眉心印堂。
招为至,尤楚红已感额头一阵刺痛,肌骨生寒。
间不容发之际,她左手扬起,尖锐的指甲,干枯的皮肤,宛若鹰爪一般急抓而出。
“砰!”
指掌交接一瞬,真力激荡,发出了如山石碰撞的声音。
残雪封桥绵柔的剑劲似绣针穿孔,摧枯拉朽的冲破了尤楚红的真气,透出了她的经脉之中,令她神情剧变。
惊愕间,人已身在数丈之外。
胜负,也已见分晓!
独孤阀的人无不一脸难以置信,尤楚红竟然输了。
独孤策愣然失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独孤凤却是一脸忿忿不平的看着温凰,恼怒道:“要不是奶奶的喘病犯了,你未必就是她老人家的对手。”
温凰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目光看向尤楚红,意味深长道:“怎么样,感觉如何?”
尤楚红闻言,登时身躯一震,眼中爆出一阵精光。
“这么说,刚才是你有意为之……”
适才剑气入体,尤楚红猛然发觉自己非但没有受伤,还反而被那些剑气将喘病给压了下去。
对方那至精至纯,且充满无穷生机的真气,她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如此玄奇之事,简直闻所未闻,由不得她不震惊。
温凰悠悠笑道:“没错,你那练功走火入魔导致的喘病,我能治,这天下大概也只有我能治。
或许鲁妙子前辈也可以,不过我跟他关系还算不错,你猜他愿不愿意帮你?”
独孤阀第一高手,武功名镇天下,但更出名的是尤楚红的喘病。
温凰一开始就准备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尤楚红冷哼道:“你待如何?”
温凰挑眉道:“简单,退兵,然后独孤家再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帮你疗伤。”
“什么条件?”尤楚红一脸警惕之色。
温凰耸了耸肩道:“现在还没想到,不过你放心,绝对不会很过分就是了。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对吧。”
她顿了顿,又道:对了,好心再提醒你一句,你老人家终归是年纪大了,这内伤若是继续拖下去,可就不妙了。
到时候,任你功力通天也回天乏术了。”
尤楚红沉默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后,沉声喝道:“退兵。”
独孤策顿时面露焦色,急道:“奶奶……”
“住口。”不等尤楚红开口,独孤凤便出言将他打断,厉声道:“耽误了奶奶的身体,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独孤策满脸不甘之色,悻悻看了温凰一眼,但终究没敢再多言。
尤楚红缓声道:“条件我答应了,你准备何时履行承诺?”
温凰笑道:“前辈且先行一步,带我处理过宫中事务,不日便启程前往长安。”
得到答复后,独孤阀当即撤兵,来得快,去得也快。
一场战祸,就这样被消弭于无形,曦凰宫的人和城里的百姓纷纷都送了口气。
曦凰宫中。
寇仲围着幽灵马车左转了三圈,右转了三圈,脸上写满了好奇之色。
眼前这一动不动的大家伙,宛如死物一般。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这东西能动。
寇仲忍不住问道:“师父,这宝贝您是哪里弄来的?难不成飞马牧场还能将死马也当活马卖?”
虚行之和沈落雁等人也是一脸好奇之色。
温凰淡淡道:“马的确是飞马牧场的,至于死马为什么能动,别问,问就是法术。”
也的确的法术。
温凰如今的灵力修为日渐深厚,已经达到了一定境界,算是登堂入室,可以运用更多,更复杂的术法了。
当日黑风中午身亡,温凰灵机一动,以操纵亡灵的术法将黑风的灵识炼入了它的骨架中。
再加上鲁妙子巧夺天工的双手,打造的马车,最终盗版出了这辆幽灵马车。
否则的话,她现在应该还在赶回来的路上。
温凰不让问,寇仲便也不再追问,只是咋舌道:“可惜陵少没这个眼福,下次一定吓他一跳。”
温凰道:“所以,子陵去哪里了?”
寇仲道:“师父,徒儿先问一句,您是不是知道邪帝舍利的下落。”
温凰点头道:“我一直都知道,傅姑娘能查到,别人当然也可以。”
寇仲叹息道:“不愧是师父,徒儿佩服,之前接到您传回来的消息,陵少猜测便是如此。
为了安全起见,他决定亲自带人去长安,先把娘说得宝库里那些财宝兵器取出来。
然后,等师父回来咱们去跟他回合,再合力把邪帝舍利取出来。”
温凰笑道:“子陵的想法正和我意,唉,本来为师是想弄个假宝库的消息来个声东击西,咱们再赶渡陈仓。
只可惜,计划有变,鲁妙子为了救她女儿把真正的位置告诉了祝玉妍。
咱们也得加快脚步了,必须尽快去长安和子陵汇合,不然他一个人可对付不了阴癸派,乃至整个魔门的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