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ywo好看的玄幻小說 《奪嫡》-第969章微妙平衡?推薦-seg7z

Home / 歷史小說 / klywo好看的玄幻小說 《奪嫡》-第969章微妙平衡?推薦-seg7z

奪嫡
小說推薦奪嫡
宋文松对淮南的第一次用兵失败,让他大为恼火,回来之后将手下的将领狠狠的训斥了一番,然后他再和狄青海两人商议此事。
狄青海道:“王爷,这一次用兵失败实在是挫了锐气,说到原因还是第一我们太轻敌,绝对淮南孙氏这些年衰败了,以为他们已经不堪一击了!实际上他们能够盘踞在淮南那么久,曾经连陆铮在内都觊觎过淮南,但最终孙氏还是能在那一带盘踞,是真的有自己的生存之道的,我们轻视他们了!
另外还有一点,陆铮在暗中给我们压力,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他让匡子乱动,让我们随时感到威胁,不费一兵一族就让王爷您吃了亏,嘿!”
宋文松也觉得十分的郁闷,道:“现在怎么办?我们本来就处境不好,现在又再遭遇了挫折,真是雪上加霜啊!为今之计,我们得给自己找一条活路啊!”
狄青海笑道:“王爷不要急,像孙氏这样所有人都认为是冢中枯骨的衰败豪门都这么难对付,我们山东拥有十万人马,陆铮倘若真要和我们山东撕破脸,要打垮我们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再说了天下大乱,我们山东居于一方,我们遭遇了进攻,其他的势力也唇亡齿寒,陆铮未必就能得逞啊!”
宋文松皱眉道:“话是那样说,但是心情是真的不舒坦啊,我们失去了最好的机会,现在我们还要第二次进攻么?”
“当然不行,现在我们要和龙兆桓联盟,让龙兆桓去取淮阳,如此我们才能彰显诚意啊!”
宋文松眉头一挑,道:“将淮阳让给龙兆桓?这……这对我们山东来说可丢不起这一块地方啊!淮阳是鱼米之乡,我山东就是缺粮,如果把淮阳让掉了,如何能……”
“哈哈!”狄青海哈哈大笑,道:“王爷你放心,我们都拿不下淮阳,就别说龙兆桓了!龙兆桓的南府军那也能算是军队?
他们和淮阳军作战,只怕下场比我们更惨,不仅拿不下淮阳,可能还要丢掉自己的地盘呢!”
狄青海道:“其实王爷您想过没有,真正在乎淮南的不是我们,而是陆铮!如果淮南丢了,我们和江南之间就连城了一片了!
我们在和龙兆桓结盟,尊龙兆桓为陛下,龙兆桓就算是名正言顺的大康皇帝了!陆铮成了乱臣贼子,在道义上他处在了弱势的地位,就算手中有强大的兵力又如何?
天下百姓不归心,回头终究可能失败,这才是陆铮心中的刺儿啊!所以龙兆桓如果进攻淮阳,他便可以用同样的方法,让人越过河南,在后面对江南造成威胁,如此江南军就不敢在淮阳作战了,淮阳又如何能拿下了呢?”
狄青海侃侃而谈,渐渐的说中了事情的关窍所在,宋文松深皱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了,说句实在话他蛰伏了这么久,这一次对淮南用兵是铆足了劲儿冲的,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亲自出马竟然没有拿下淮南,此时他内心的沮丧可想而知了。
不过好在狄青海现在给了他一个方案,让他稳住了阵脚,当即他毫不犹豫给江南修书,让江南龙兆桓取淮南道去。
话说江南这边,龙兆桓在金陵观战,本来他对淮南道让给山东有些耿耿于怀呢,毕竟他和山东结盟之后,他是希望依仗江南的资源对山东造成制约,让山东不能不听从他号令,从而他龙兆桓真正做到名副其实的陛下。
但是淮南道让给了山东之后,山东便可以减少对江南的依赖,而且江南和山东之间没有了缓冲,一旦宋文松觊觎江南,他可以随时出兵过江,那样江南也无险可守啊!
现在好了,宋文松兵败淮南道,龙兆桓心中真的是暗暗的高兴呢!现在他又等到了宋文松的两份折子,一份折子是宋文松尊龙兆桓为陛下的折子,他自己称臣,表示从此以后山东以龙兆桓为尊,尊龙兆桓为大康的皇帝陛下。
而且宋文松还同意将歆德帝的灵柩运送到金陵,在金陵帝陵安葬歆德帝,这个举动让龙兆桓非常高兴和满意。
然后宋文松的第二个折子便是让朝廷派兵去进攻淮南道,在折子中宋文松出言十分客气,他先是历数了淮南道孙氏的十几项罪状,然后他又说自己本来是准备取了淮南道替陛下分忧的,但是孙氏狡猾,更重要的是两河逆贼陆铮觊觎山东,让匡子在山东边境频频进攻,从而让他宋文松功亏一篑。
现在宋文松已经无力南顾,希望朝廷能派兵将淮南道扫平,如此山东和江南便能连城一体,从此以后大康将拥有了南北互通的便利,可以安稳无忧的对付陆铮逆贼了。
龙兆桓接到了宋文松的两份折子之后,对第一份折子龙兆桓大为赞赏,当即下旨封宋文松为山东王,赐其粮食五万石,黄金千两,并且邀请宋文松南下金陵。
对宋文松的第二份折子,龙兆桓召集六部官员商议,有人道:“陛下小心,淮南道其实一向都尊崇陛下,这个时候我们出兵剿灭他们没有由头!
我们和山东结盟,也可以和淮南道结盟,如此我大康何愁不兴旺?”
这个说法很快就遭到了同僚的驳斥,因为现在宋文松可不是和江南结盟,而是他尊江南龙兆桓为帝,龙兆桓也是山东百姓的皇帝呢!这种情况下,淮南道的孙氏不进金陵朝贡,如何能表明忠心呢?
还有,如果宋文松上了折子,龙兆桓又不出兵,宋文松如何看江南?莫非江南真没有实力,取不下怀淮南么?
淮南不可持久,今日龙兆桓不取,他日必然为别人取了。到那个时候无论是哪一方力量取了淮南道,对江南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啊!
一时大臣们对这个问题争执不下,实在是让龙兆桓觉得头疼,最后只能暂时搁置,然后他自顾回宫。
回宫之后他一直想这件事情,反复思忖之后还是觉得这事儿不能草率决定,当即又找了董永,让董永来参详此时怎么办。
董永没有在朝中任官,而是一直在内宫之中修道,他的身份特殊,平常深居简出从来不和陌生人交往,因此地位也颇为超然。
龙兆桓对他十分尊重,只有在要紧的事情上面才会请他出马,听他的意见。
董永听了龙兆桓的话,他反复思忖道:“宋文松手底下真的有高人,宋文松料定让陛下去取淮南道,必然也难以得到,所以才故意上折子给陛下,目的就是要让江南军也败一次!”
龙兆桓愣了一下,豁然道:“董先生何出此言?为什么朕就败不了淮南军?那孙氏现在已经伤了元气,我们再去取淮南道应该很稳啊!”
董永摇头道:“宋文松的折子不可信,此人狡诈,他肯定探得淮南军不好对付,要不然他为什么不一鼓作气的拿下淮南军,何必还这样假惺惺的请陛下出兵?
难不成陛下拿下淮南道之后,他还有利益不成?山东是个很局促的地方,宋文松这么多年不敢轻举妄动,这一次他是憋了劲儿要拿下淮南,因为拿下了淮南他就有了粮仓,对他来说不啻于是大旱之遇甘露啊!在这种情况下,他亲自率领人马进攻淮南道却兵败了,这个时候我们江南军前去淮南能成什么事情?”
龙兆桓一想董永所说的还真是那样,当即便问道:“那依照先生的计谋我们该怎么办?朕难道对宋文松的折子不回应么?宋文松刚刚对朕表示忠心,如果我不给予回应会不会寒了他的心,从而让天下人也觉得朕是个刻薄的人?”
董永哈哈一笑,道:“这有何难啊,陛下只需要派遣一使者去淮南道,给孙氏提出三个要求,第一个要求是称臣,第二个要求是纳贡,第三个要求是让孙氏派人来金陵!如果孙氏答应这三个要求,那淮南道从此就是我大康的领地,和山东是一样的,我们还怎么进攻淮南?”
龙兆桓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可是他又担心的问道:“先生这个计谋的确很高,但是如果孙氏不识抬举,驳了朕的面子怎么办呢?”
董永道:“淮南道孙氏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了,陛下您知道他们早就和陆铮交恶,在陆铮那边他们没有媾-和之路,现在他们又刚刚和山东大战,双方还是敌对的!
如果他们再不接受陛下您的招安,那他们便是三面皆是强敌环伺,孙氏这些年虽然很衰败了,但是他们这个家族却不是傻子家族,他们能够屹立这么多年不倒自然是有生存之道的!
所以啊,如果陛下能够主动对他们实施招安,他们就一定能遵从陛下号令,乖乖归顺……”
龙兆桓仔细品了品董永的这番话,他觉得董永的这个处理真是高妙之极,如此不仅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得到淮南道的认可,更重要的是还能让淮南道和山东保持微妙的平衡,如此以来,江山岂不是更加稳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