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cwl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道紀 起點-第699章 皆登場!(三更求月票)熱推-7w3jl

Home / 科幻小說 / 98cwl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道紀 起點-第699章 皆登場!(三更求月票)熱推-7w3jl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当~
晨钟划破长空,与晨辉一并破晓。
继而,滚滚紫气自动而来,如瀑如天河,垂流而下,偌大的万法山脉一时好似成了紫色的海洋。
沐浴紫气之中,无论是万法楼的弟子,还是鸟兽,甚至是草木,都自沉寂中复苏。
沐浴紫气一息,可比十日苦修!
呼~
紫气持续数息方才消失,炼气台之上的诸多万法楼弟子却仍闭着眼。
他们之中多有沐浴紫气数百年的,虽为自然不止是紫气之中蕴含的灵机,而是其中的法理。
许久之后,方才有弟子缓缓睁开眼。
炼法台是群山最高,云雾缭绕,此时漫天紫气皆散,却唯独有一处,紫气盎然,久久不散。
一人独坐其中,背对众人,紫气缭绕,白衣翻飞,有如降世之谪仙。
看着那白衣人,所有弟子心中皆有着崇敬。
“今日晨功毕,诸弟子各自散去吧。”
元独秀缓缓吐息,缭绕的紫气没入其口鼻,周身。
‘掌教今日不讲道传法了吗?’
有弟子心有疑惑,却也不敢开口询问,只能恭恭敬敬的行礼,缓缓退下。
离得远了,脚步声才敢稍微重一些。
“你心有波动。”
心头,穆龙城的声音缓缓响起:“类似的波动,上一次出现,应当有六百多年了。”
那一次气运波动之后,元独秀就突破瓶颈,晋升归一之境,洞天凝练完满,万法四劫心圣功,或者说‘败亡夺运经’修到了极高的境界。
时隔六百年,这波动又来了…….
“老师也有所察觉吗?”
元独秀远眺云海,眸光幽深,似蕴星辰:“当日袭击我的那神秘人,至今仍推演不出,哪怕我寻了冥月圣地大长老齐神谕,也是如此……
如今,终于察觉到他存在的痕迹了……”
早在千年之前,察觉到自身的变化之后,元独秀就一直在寻找当年那神秘人的下落。
虽然那变化对他来说是好事。
为此,这千年里,他从无到有的修成了推演之法,且修到了极为高深的地步。
因此,才能在气运波动之时捕捉到那人的痕迹。
“那人的存在对你来说或许是好事,你纵寻到他,又打算怎么做?”
穆龙城幽幽说着。
一千年的时间已算漫长,曾经捕捉不到,看不出的手段,此时已经有着察觉了。
但正如他所言,那未知神秘人的存在对与元独秀来说利大于弊。
气运玄虚,是天地演变的气息。
元独秀本来的资质只能说是百万里挑一,可说普通,哪怕由着自己传授,提升也不算巨大。
但自那神秘人施展手段,元独秀竟有着一飞冲天之势,气运之鼎盛,简直如日中天。
不但修为突飞猛进,突破封侯之时,大日金宫留下的封王灵宝‘大日轮’直接划破星海而来!
妥妥天命之子的节奏。
“天生万物,皆有定数!虽不知那人用了什么手段,逆转了我的命数,可有些东西,终究是逃不掉。”
元独秀收敛眸光,语气沉凝:“虽然不知他受我劫数是为了什么,但不寻他出来,我心难安!”
气运之道讲究有得必有失,运起乘风起,运去则陨,自己千多年来所得何其之多?
难以想象那人要付出何等巨大的代价来。
自己气运之鼎盛如同传言之中不曾被证实过的‘天命之子’,那人,又该倒霉到什么程度?
怎么活下来的?
这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元独秀很清楚,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一个人为自己付出这么多。
事有反常必有妖!
“你似乎很急迫?”
穆龙城反问。
没有人会愿意以自身气运却承担元独秀的劫数,只为了让后者一飞冲天。
他有着不小的把握相信,出手之人必与安奇生有着关系。
甚至,那人就是安奇生的化身,也未可知。
否则,掌握这般奇诡秘术的存在,根本没有道理对元独秀这般好。
“是啊……我很急迫。”
元独秀轻叹一声,语气有些复杂难明的味道:“虽然不知他是如何办到的,可自三天前开始…….
我就感知到了劫数的气息……封王之劫!”
“你是说封王之劫?!”
穆龙城这下真的有些吃惊了。
他很清楚,这一千年中,元独秀再无曾经那般急切修行,其随日升而起,日落而眠。
为的不是修行,而是稳固自己的根基。
在他预测之中,元独秀还有七百年才有可能触碰到那一道门槛。
那人施展的到底是什么秘术,竟然影响如此之深远?!
“应当错不了。”
元独秀长身而起:“只是,却又不仅仅是天劫了,是我的劫数终归还是我的,不会消失……”
元独秀心头叹息。
自己应当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即将突破封王,却不喜反忧的人了吧?
“你到底是谁……”
他低语一声,却没有解释更多,随手一指,虚空随之裂开。
继而一步踏出,消失在万法群山之中。
……
瑞霞蒸腾,如龙奔走。
群山蔓延,草木葱郁不知几多山精树怪,野兽奔走。
呼~
某一刻,一道灰白法舟自虚空之中一闪而过,降临群山。
嗡~
法舟降临,刹那而已,一股森寒冷酷的气息就如同隆冬最酷烈的寒流吹遍群山。
所过之处万物凋零,满目青翠尽数枯黄,更有无数山石都为之碎裂。
山林之中有鸟兽惊慌,似感知到恐怖降临,但不及奔逃,已然在这寒流之中化作齑粉,点滴血液都不存在。
“呼~”
法舟之上,一道轻微的吸气之声,蔓延不知几千几万里群山的寒流已然逆流而回,没入其口鼻之中。
“到底是灵机不曾复苏的末法之时,精气委实太差,不过,比之路过的那几颗星辰之上的生灵还是要强上许多……”
木讷呆板的脸上泛着一丝奇诡笑意,漠然而冷酷的眸光扫过一片枯寂荒凉,绝无半点生机的山脉:
“血海幽冥道?不愧是来自天外的神通,吞血噬精,演化血神,这才是适合我的修行法门!”
“邪祗,不要忘了,这里是皇极大陆!”
灰白色的法舟之上,一个面容俊美的少年淡淡的看了一眼面色木讷的邪祗,冷然道:
“哪怕你是最早投靠的,但要是坏了血泉大人的大计,你也要死!”
“烛空,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
邪祗心头一禀,面上却森然一笑:“你不要忘了,此来皇极,要以我为首!需要做什么,我比你更清楚!”
“哼。”
俊美少年烛空冷哼一声,下了飞舟,扫了一眼四周,顿时皱起眉头:“若是有高手前来,你我行迹必会暴露无疑!”
自从修了‘血海幽冥道’,这邪祗行事越发的癫狂,有种让他都心惊的乖戾。
分明已经说好来到皇极大陆不准擅自动手,却还是……
“不过是一山牲畜罢了,也值得大惊小怪?”
邪祗不耐的看了一眼烛空,道:“你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这些牲畜,迟早都是一死罢了。”
“邪祗,你需得告诉我,此行真正的目的!”
烛空脸色一沉。
“不是告诉你了,为大人布一个法阵,杀那元阳王……”
“不要诓我。”
烛空脸色很是不好看:“血泉大人实力何其之强横?若要对付那元阳王,又哪里需要千年谋划?”
他不信邪祗的话,不但是因为他之前坑杀了魔龙神祗念。
也是因为,不合理。
血泉横空出世,短短千余年,已然彻底压下了星海之中的诸多大势力,实力之强惊天动地。
隐隐间已然超越了通天的范畴。
其为人更是凶戾无比,面对永恒星的毁灭舰队,都直接迎上去,哪怕这元阳王比魔龙更强。
也不至于耗费千年时间来对付他吧?
“我根本无需骗你,血泉大人派你我前来,就只有这一个目的。”
邪祗有些不耐,却还是回答道:“或许,是血泉大人在魔龙的记忆之中得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他心中也有着疑虑。
千年前,血泉吞魔龙神祗念而降临,其后短短时间已然收服了诸多大势力,其中甚至不乏一些有着至尊灵宝的传承。
要知道,至尊灵宝虽然只有在至尊手中才能发挥真正的威力,但至尊至宝何等恐怖?
几分力量已经足以屠杀归一,震慑封王强者了。
但在这位血泉大人的手下,强横如永恒星,都被轻易覆灭。
而这位血泉大人在谋划皇极,亦或者说元阳王这件事上,所耗费的时间,比之统一星海诸多势力的时间。
还要漫长数倍!
“你果真没有骗我?”烛空心中狐疑,却也有些相信了。
“法阵如何布置,只有我一人知晓,就算告诉你目的是什么,没有法阵,你敢靠近大始山不成?”
烛空脸色不好看,却也不再多说什么。
“走吧,大始山距离此处还极远,不能暴露身份,要走不短的时间……”
收起法舟,正要离去之时,邪祗的眉头突然也是一皱:“真被你说对了,果真是有着高手来了…….”
烛空也发现了,强大的神念腾空,却已然看到了极远处拉扯出大片虚空潮汐的人影:
“佛门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