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r7t精品都市异能 最強紈絝系統 txt-第三千二百九十五章 不滿展示-ztlyk

Home / 玄幻小說 / cfr7t精品都市异能 最強紈絝系統 txt-第三千二百九十五章 不滿展示-ztlyk

最強紈絝系統
小說推薦最強紈絝系統
两道破风之声,从寂静的峡谷之外传来,皎洁月光照耀下,姬尧和须屠,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渐渐从高空悬浮而下,落在了悬崖畔。
姬尧目光向下一扫,就知道豹头躲在夹缝之中,可他此时没心思理会豹头,完全将他无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须屠站在姬尧身边,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半空,渐渐凝重了起来。
他说道:“待会如果一言不合的话,该怎么办?”
姬尧笑道:“没办法,此事事关重大,也关系着我姬家老祖的教诲,不能让给天宗!”
须屠道:“那就等于和天宗开战了!”
姬尧摇头道:“你放心吧,天宗在九州的势力极大,但在彼岸星空的界域之中,顶多算是芝麻大小,我们还是有和他抗衡的本事的,况且,先礼后兵,也不算不敬!”
须屠点头,静静地等待着。
某一刻。
“对了,许白衣那边怎么办,你布下了杀域磁场,一旦叶君林赶到,亦或是叶云轩赶到,他们便会堕入其中,到时候叶漱冥那家伙问起来,我们不好说辞。”
姬尧说道。
须屠摇头道:“没办法,我也不知为何,一见到许白衣,心底的心魔就会膨胀……”
姬尧突然伸手,道:“行了,别说了,他们来了!”
天空中,乌鸦啼血,甚至有几只乌鸦发出恐怖的叫声,然后扑闪翅膀,哗啦啦地向远方飞走了。
飞走以后,半空现出两道冷漠的黑衣身影来。
这两个黑影隐匿在夜风之中,仿佛与夜风浑如一体,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清二人,更别提看清二人的容貌和年纪了。
不过,姬尧和须屠都是圣境大高手,根本不会害怕这种杀手。
这两个一品夜公弟子,一个叫夜一,一个叫夜绝,夜绝年龄小一些,脸庞稚嫩很多。
他腰间悬着一柄红色刀鞘。而夜一,则悬着一柄冰蓝色刀鞘。
姬尧翻遍了脑海中的记忆,才认出二者,淡淡一笑道:“原来是天麟殿两位一品夜公大人,这么晚了,你们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说话的人是夜绝,也是有名的一品夜公:“奉命行事,将那偷学大化天佛宗功法的妖豹拿回天麟殿!”
言简意赅,而且话语中透着一丝丝杀意,透着一丝丝冰冷。
姬尧想了想,说道:“我祖上与大化天佛宗颇有渊源,还请两位公子给我姬尧一个面子,不要为难我,你们觉得呢,如果你们愿意,我姬家会对您们,乃至天麟殿惠于报酬,我敢保证,漱冥公一定会满意的!”
说着,姬尧拱手,弯腰抱拳,礼仪非常到位。
可惜了。
夜绝根本不为所动,淡淡说道:“我们是奉命行事,您也知道,夜厂只对漱冥公负责,其他人,我们无权干涉,其他人,也无权调派我们!”
“如果姬世子一定要违背漱冥公的意愿,那我们只好得罪了!”
夜绝一脸冷淡:“现在,我数到三,三个数后,如过您和身边这位朋友还不肯就此离去的话,那我们只好得罪了。”
这个夜绝,非常冷漠,甚至说话的时候,眼底尽是杀意。
他已经动了杀心。
别人害怕姬尧的身份,他可不怕。
别人担心须屠的战力,他可不担心。
夜一也是如此,跟在夜绝身旁,手,慢慢的抚摸着腰间的冰蓝色刀鞘,随时准备出手。
姬尧想了想,又道:“那这样好不好,这个豹头,我们一起擒获,但是信息要共享!”
夜绝摇头。
“那这样呢?这次先交由我们处理,下一次……”
夜绝忽然喝道:“还请姬世子行个方便!!”
姬尧无语了,这次,他深吸口气,呵呵一笑:“那便,对不住了!”
说完!
姬尧原地消失,须屠原地消失。
夜绝,夜一也如鬼魅一般,在半空中突然消失了身影!
旋即。
轰轰轰轰轰!
一股股凶悍的气浪,在半空到处席卷,电光石火,风起云涌!
四位高手连忙战斗在一起。
“得罪了!”
姬尧说话了,同时冷笑了一声,长拳轰出,这拳芒,电光飞旋,砂石俱起,形成了两道偌大拳罡,翻江倒海,甚至震碎了岩壁。
须屠也是如此,手中金刚降魔杵,就如一杆长枪一般,呼啸来,呼啸去。
夜绝和夜一也了解二者的手段和修为,当下发动最强组合武决。
便见到,夜绝手中赤红色的刀鞘闪烁着,那柄赤色长刀陡然出鞘,犹若带火,卷起岩浆一般恐怖的热浪,顺着天际滚滚袭去。
夜一手中冰蓝色的刀,也出鞘了,竟融合神雷和冰玄,一出手,便挥出了两种颜色的刀罡,和半空中那赤色的刀芒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数百丈巨大的三色刀芒,顺着天际,劈斩而下!
姬尧一个翻身,根本躲不过去,长拳已经淹没在了刀罡之中,就在此时,须屠一飞冲天,身后,竟出现了一个青面獠牙的佛魔虚影,手拳连动,打击刀罡!
大战,竟然十分精彩。
吓得那个躲在裂缝中的豹头,抱着头,生怕被这一股股恐怖的余威给震死!
……
而此时,神凡房间之中。
废墟之上,许白衣已经逃了。
叶君林赶到的时候,却发现二师弟叶云轩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
“你不说你不来吗!”叶琅琊见到大师兄来了,上来便是兴师问罪。
“我也不想来,但是我和师傅他老人家都听到了这边传来的爆炸,担心你和云轩出事,所以特意赶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是不让你到处乱跑的吗,你怎么还跑来了?”
叶君林颇有点责难的口气。
叶琅琊不满道:“大师兄啊,你这个木鱼脑袋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你知道多少人觊觎这个许白衣吗,那个姬世子和那个黑衣和尚就提前来趁火打劫了,我险些被他们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