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c0i精华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799章 子債父償閲讀-zlakz

Home / 都市小說 / 5nc0i精华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799章 子債父償閲讀-zlakz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白子健的整个案子当中,丁凡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找上了他的妻子李景慧。
之前丁凡也没有想过要找她帮忙,不过是想到了白子健这个人,本身也十分狡诈,就算是人被抓回来了,也不一定会配合调查。
毕竟之前已经有过接触的张文赫跟徐文东丁凡已经见过了,这两个人可都是十分难搞的人,一门心思都想着有叶鹏飞作为靠山,只要他们咬紧了牙关,就算是落在了警察的手上,他们依旧能安然无样。
对于他们这种心理,丁凡也只能想点应对的方法了,毕竟这一次案子的事情,上面给的时间本身也不是很充裕,不从侧面凿出一点豁口来,这个案子想要顺利的进行下去,恐怕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所以丁凡专成叫人,从泗水乡派出所调出了白子健从小生长的所有信息,顺便也将他父母的情况都打听了一下。
只是出乎意料的消息,叫丁凡有点好奇,白子健的父母已经过世了,死亡时间是一年多之前,这一点跟燕京这边所掌握的消息核对之后,基本上可以确认准确无误了。
按说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能引起丁凡注意的,当时帮忙查调这些档案资料的警员,无意见说了一句:实在对不住,白明伟夫妻俩的档案实在有点厚,我也才刚到派出所半年多一点,这份档案我刚刚找出来,稍等我整理一下。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话,丁凡也就是随口问了一句而已,竟然听说这档案有点厚。
要知道,白子健这种家庭,祖上三代加在一起的档案正常情况之下也不会有多少,都是一些面朝过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庭,哪里来的厚重档案?
要是工人家庭或许勉强也就说的过去了,但白明伟这一辈子唯一做出的大事,就是将儿子培养成了大学生,他的档案十分厚重,这本身就有点叫人心中存疑。
所以丁凡等了半个小时,再一次将电话打了过去,而当地的派出所警员这会儿也简单的翻看了一下白明伟的生前记录,除了确定已经死亡之外,就是他的死亡似乎有点疑点,之前怀疑是自杀,所以档案会相比之下厚重一些。
人都死了,里面竟然还牵扯出一个案子,丁凡一下就来了兴致,赶忙叫人跑一趟泗水乡,将派出所封存的档案暂时调了过来。
等他翻看了一遍档案之后,才终于明白这里面究竟才隐藏着什么东西。
正常人的档案,确实没有他们的档案这么厚重,这老夫妻两个之所以会比别人的档案要厚重一些,主要是因为这档案袋里面,多了一份详细的尸检报告。
白明伟和他老婆都不是自然死亡,而是服用了含有剧毒的药物引起的食物中毒暴毙身亡。
乡下出现这种食物中毒的情况其实还真不少,尤其是乡下种地常用的农药总是灌在一些家里的酒瓶子或者饮料瓶里,稍不留神就灌了一口下去,发现的时候往往都来不及了。
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当时报案的人就是白子健一直不愿意承认的老婆,她是亲眼看着白明伟夫妇两个毒发的热播,也就是说,白明伟夫妻两个当时确实属于是自杀。
派出所调查这件事的时候,甚至想过这件事会不会有别的可能,有没有可能是白子健的媳妇儿跟婆家闹了什么矛盾,毒杀这两个老人。
可民警当时在村子里都走遍了,得到的结果却跟他们想象中完全相反。
李景慧在整个临浦村那是出了名的好媳妇儿,虽然白子健一直没有回过家,李景慧就好像在家里守了活寡一样,但是对于这对老夫妻可是好的就跟亲爹娘一样。
一个人顾两家,这边的活干完在干那一家,家里家外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忙活,就算是明知道白子健看不上她,在城里当了陈世美,她也没有半句怨言,对两个老人依旧孝敬。
说她下毒害死两个老人,全村上下谁都不信,就连白子健的舅舅家都替她鸣不平。
可当时两个老人死前,她是唯一的当事人,对于这件事她却一直什么都不说,只是说那天,药是公公婆婆自己吃的。
就这一句话,剩下的就什么都不说了,当地的警方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将人放了,案子也就按照自杀结案了。
可不是丁凡没事找事,这个案子他只是在法医报告上面扫了一眼,马上就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随后马上就叫人将李景慧带回来,将法医报告放在了她的面前:“我相信你不是杀害白明伟夫妇俩的凶手,但是他们的自杀也实在说不通吧!”
“在他们死前,有个人去过你家对吧!”
李景慧是个藏不住事的人,一听丁凡这么说,当时就愣住了,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丁凡,差点就问出声来了。
好在是最后收住了嘴,用力的摇了摇头,重新低下头去。
可她不知道,就是她刚刚的动作,已经不用多问也叫丁凡看出来她在撒谎了。
“这个人应该是从城里来的,你没见过,是个小伙子,年纪不大,毒药也是他带过去的!”
几句话下来,李景慧那吃惊的眼神已经彻底将她出卖了。
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却不知道丁凡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就好像他当时亲眼看到了一样。
“你不是犯人,我也不是审问你,你可以放轻松一点。”这李景慧只是一个普通的妇女,没有违法犯罪,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丁凡也没有必要对她太严厉,语气相对委婉的说道:“白明伟夫妇死于四亚甲基二砜四胺,我们管这种药叫四二四,你们那边一般管这东西叫三步倒对吧!”
这种药虽然毒性强劲,但是想买到这种药一点都不难,很多走街串巷的小贩手上就有,一般的人家都用这东西毒老鼠用,所以也叫毒 鼠 强,只有警局才将这种药物称之为‘四二四’,民间的叫法就五花八门了。
这几年这种药已经不多见了,因为误食中毒的案例太多,国家已经明令禁止使用了。
也正是因为这种药的出现,叫丁凡发现了问题。
他以前在东北生活过,很清楚在乡间生活的人家,根本就不会在家里用老鼠药,田里多少会用一点农药清理虫害,但是家里基本上都是靠老猫抓耗子,谁家也不会花钱买这东西在家里用。
至于说年纪不大这些信息,都是之前警员到村里走访之后得到的消息,只可惜这些消息,最后并没有对这个案子起到多少帮助。
“你们两家人,对于白子健可是用了所有的心思,就不说他父母了,单说你这辈子对他也是仁至义尽了,可他对你都做了什么,不觉得寒心吗?”李景慧明显是被他说动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其实对于一个心思单纯的女人,丁凡自己都有点张不开这个嘴,说这些也是迫于无奈:“白明伟夫妇俩在村子口碑不错,但尸体被人挖出来砍成了一堆碎肉,这件事你没跟白子健说过对吧,而且当时执勤的警员回忆,你跟那个男人明显是见过的,送去毒药,和最后挖开棺木的都是同一个人对吧!”
“别说了,我求你了,别再说了。”一向十分坚强的李景慧,终于扛不住心中的压力,大声的哭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按在耳朵上,似乎丁凡说话的声音,对于她来说就是魔音一样刺耳。
丁凡坐在她的对面,拿出纸巾递给她,任由她放声哭完。
不过李景慧到是没有哭太长时间,似乎是强行将眼泪压了回去,只是这会儿双眼红的好像兔子一样,看着丁凡。
其实丁凡觉得这个时候,放声哭出来,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发泄,一直憋在心里,对于她也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想想她刚刚进门的时候,走路的姿势,还有她现在身体明显有种非正常的浮肿,八成也猜到了一些原因。
“几个月了……他知道吗?”丁凡小声的问道。
可他这一问,李景慧着实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最后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个身体情况,这件事我回头叫人问问何然吧!”丁凡深吸了一口气,顺手掏出了香烟,可香烟才叼在嘴上,又想起来对面坐着的李景慧,苦笑着又将香烟收了起来。
可坐在他对面的李景慧却并没有介意这些,反倒是对他说道:“想抽就抽吧,俺们乡下人,没有那么娇气。”
人家大气,但是丁凡也不能太随意了,香烟还是没有在拿出来,甚至打算叫人将李景慧送回去。
可李景慧似乎哭了一会儿,很多事情也想通了,端起桌上的水杯狠狠灌了一大口说道:“其实俺公公婆婆的事情,俺知道的不多,那天忙完家里的事情,就去公公家里,可我刚进门,就看到公公婆婆躺在地上,嘴里吐着沫子,那个城里的娃吓得躲在墙角,俺当时真的慌了,可公公吊着最后一口气对俺说,这事不怪那孩子,他俩这是在偿命,子债父偿!”
“俺没上过几天学,不明白这个子债父偿是啥意思,但是俺看的出来,那娃当时也吓坏了,当时也没管那么多,找了车就送公公婆婆去了医院,但是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孩子叫何然,你也别找他了,那娃看着我公公吃下了三步倒,当时就吓疯了,俺听村里人都说了,那娃从屋里出来的时候,魂儿都丢了,嘴里也不知道念叨着啥,一个人直奔乱葬岗就去了,然后挨个坟头儿的磕头,足足闹了好几天的时间……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白子健自以为写了一些不尽不实的新闻报道,不杀人也不算是害人,算不上什么大奸大恶,可他不知道,自己的老父亲帮他抗下了多少,又有多少人因为他的几篇报道,最后闹得家破人亡。
本来知道这一切的丁凡,也是一肚子气,可看到面前的李景慧,最后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