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3in精彩都市异能 浮雲列車 起點-第五百零一章 條件熱推-iuues

Home / 玄幻小說 / rf3in精彩都市异能 浮雲列車 起點-第五百零一章 條件熱推-iuues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
“你得出结论的过程很难用反应快来糊弄过去了。”圣骑士长盯着他,“代行者不会告诉你这些东西。”
换成阿加莎小姐在这里,她可能会将自己的推理过程口若悬河地说上两个小时。尤利尔省略她拐弯抹角的引导词和增添悬念的反问句,拿出了对方绝对无法证伪的理由:“我来自克洛伊塔,阁下,并且还曾是‘银十字星’奥斯维德先生的学徒。他教导我的占星术奥妙无穷。”就在这时,他突然意识到莱蒙斯的指控没冤枉他。
“是卡德尔,他在恶魔袭击后趁机刺杀了玛格达莱娜大人。”莱蒙斯的语气听起来仍抱有怀疑。“玛格达莱娜大人是议会成员,她在两百年前预见了亡灵之灾。有关白之预言……是你的导师告诉你的?”
是你们的代行者冕下。尤利尔昨天初次见到露西亚女神的代言人,他就提到了白之预言。他对他的每个字印象深刻。“差不多是这样。但他可没教我怎么应付恶魔。”对抗水银领主那样的疯子就算了,尤利尔可不想跟着圣骑士团挨家挨户搜索藏起来过日子的普通人。威尼华兹的教训还不够么?经常与检测的神术接触还容易引火烧身。
“圣城的内部问题不劳你费心,异教徒。”莱蒙斯冷冷地说,“我来找你是有别的原因。玛格达莱娜大人是个竖琴座女巫,她在遇刺前就预料到了自己的死期,但我没能阻止谋杀的发生。也许这也在她的预料之内……总之,她给我留下了遗言,里面提到你。”
“我?”
“来自凡人无法触及的云端之上,苍穹之塔的信使。不是你,莫非是那个卓尔?”多尔顿闻言迷惑地抬头。
“好吧,就是我。她知道我会来赞格威尔。”因为先知的命令。“这位玛格达莱娜大人还提到什么?”
“没有了。她说讯息是你带给我们的。”
尤利尔惊奇地瞧了他一眼,不是因为预言的没头没尾,而是他发现莱蒙斯说了谎。“那我也可以告诉您,阁下,得到先知的命令时我正在伊士曼。他吩咐我立刻赶来圣城,没有捎带任何的信件。”
“真有趣。”约克咕哝,“他把你当成一封信寄过来了。”
莱蒙斯审视着学徒:“代行者冕下不会弄错,玛格达莱娜大人的预言也确实应验了。问题只可能在你身上。”
“弄错的是你,圣骑士长大人。”尤利尔指出,“代行者冕下与你的目的不同,他希望我解决问题——目前来看,是玛格达莱娜大人遗留下来的,有关未来预言的难题。”
“你到底是占星师,还是神职者?玛格达莱娜大人生前没解决的谜团又是什么?”
“我一无所知,阁下,只能靠猜。”
“我看你猜得挺准。”莱蒙斯说,“连圣城出现了恶魔刺客、谁遇难了都能猜到。预言事关秩序存亡,尤利尔,你最好不要感情用事。恶魔防不胜防,我有理由相信玛格达莱娜大人的预言和他们有关。”
终于说到重点了?秩序的存亡是个吓人一跳的大命题,尤利尔觉得这位圣骑士长多半在暗示他们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不论先知大人与代行者达成了怎样的协议,他们眼下都身在神圣光辉议会的大本营。“为了安全着想,我们没法离开房间太远。当然,我们的安全无法与秩序的安危相比。”严肃地说出这种话让他颇感有趣,“可就算我用占星术预言,得到的信息也未必准确。毕竟,大人,我对预知到的未来毫无准备。”
莱蒙斯拧紧眉毛:“你想去哪儿?侦测站?”
我更想去穿梭站。“不,离开圣堂很不安全。这里有图书室吗?我必须弄清你们在担心什么,还有玛格达莱娜大人被恶魔刺杀的原因。”圣骑士长都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其他人了解真相的可能性恐怕没有。自然,那女巫本人绝对清楚缘由,关键在于死的是她。
要是站在这里的是其他人,尤利尔的条件决不可能被接受,但圣骑士长有权力放松对客人们的部分限制。“圣堂的部分书籍的确对外开放。”莱蒙斯缓缓开口,“但愿你们能从中找到所需的资料。如果你在信口开河,尤利尔。”他的手掌在阴影中搭上腰间的剑柄。“只要圣骑士团还存在,那你们的生命安全就依然会有保障。但我个人很乐意与你再分胜负。”
神秘度沉重地压在脊柱上,尤利尔几乎抬不起头。他意识到自己与空境之间的差距远比想象中要大,没有乔伊,卡玛瑞娅的奇迹不会重演。在他身后,西塔约克下意识地拔出一截剑刃,又被多尔顿推回去。
“没有如果,阁下。”
圣骑士长哼了一声,拉下面甲。“最好没有。”他雷厉风行地转身带路。圣剑杜兰达尔的银色锋刃转入日光下,在黎明中闪耀。
……
队伍已经集合完毕,莱蒙斯差点迟到。亚莉克希亚在矩梯前等他,芬格站和一名骑士站在她身后,当那人闻声转过身,莱蒙斯才想起自己先前命令何塞取代卡德尔的位置。阿拉贝拉·瑞茜另有任务,不管她怎么试图摆脱,身份上她依然是代行者的门徒。
“你来晚了,长官。”亚莉淘气地说。
“事实上,距离预定时间还有三分钟。”何塞替莱蒙斯辩解。他先前在认真研究手里的羊皮纸。露西亚女神的旨意需写在经过洗礼的古老卷轴上,以免破损玷污。根据边缘的纹章来看,这多半又是圣裁判所清剿魔怪的指示通告。
“有意外情况,长官?”他的爱人挑起一边眉毛。她看上去神采飞扬,让整个圣骑士团都黯然失色。阿拉贝拉神官长的缺席本来意味着部分力量的损失,但她自以为是圣骑士团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莱蒙斯无法狠下心将她扯回现实,他们都知道那段时光不会再来。“不,只是耽误了。走吧。”他驱赶坐骑,迈入穿梭站。何塞和芬格立刻跟上。
亚莉克希亚在原地停留片刻,也跟上了队伍。
索德里亚的边境是一片沙海,起伏峦丘下隐藏着数之不尽的魔怪。这些东西是神秘衍生的异常生物,它们拥有火种却没有智慧,德鲁伊也难以沟通。神秘领域囊括了绝大多数与神秘相关的生命,但即便是守誓者联盟——这个由异族组成的神秘支点也不肯承认魔怪其中一员。它们确实是秩序的神秘生物,这是光辉议会还容忍它们在沙漠生活的唯一原因。
倘若魔怪里也有恶魔,莱蒙斯心想,恐怕沙漠早就被清洗一空了。它们的繁殖能力在神秘度的差距面前没有丝毫意义,连邪龙温瑟斯庞的大军都在秩序同盟面前溃败。魔怪与深渊的侵略者相较,就像枯树枝对比铁器。莱蒙斯当然希望贯彻女神的正义,可他也宁愿对付前者。
“莱蒙斯。”亚莉不知什么时候走在他身侧。他们正沿着城市前方的大路前行,太阳高挂,道路上除了圣骑士外别无他人。神官芬格正卷起羊皮纸,先前通过哨卡时他解开了束带。何塞带着一名年轻骑士到周围警戒,权当没看见亚莉克希亚的动作。“昨晚你没来找我。”
“抱歉,亚莉,玛格达莱娜死了,还有卡德尔的事……我忙不过来。”
“我去看过卡德尔,但柯西恩主教禁止任何人与他交流。”她忧虑地说,“他会离开圣骑士团吗?”
“不会。”莱蒙斯说,“柯西恩主教会为他祛除恶魔的影响。卡德尔只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所有人都是,他们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要相信你的导师,亚莉。”
“当然。所以玛格达莱娜大人的预言才是主要问题?”亚莉克希亚扶了扶被风吹歪的帽子,她并不像阿拉贝拉一样注重仪态到在衣服上施加神术。“那种东西我们帮不上忙。”
“她给我留下遗言。”
“我们照做了。”由代行者亲自点燃火焰,将女巫的尸体烧成灰烬。
“问题没有解决。她认为高塔信使带来的讯息会决定秩序的命运,但那学徒什么也不知道。”
她的脸色骤然变冷。“你今天早上是去找他们了?”
“预言这类东西他们帮得上忙。”
“光辉议会不需要一个异教徒来影响代行者的意志,莱蒙斯,况且他是白之使的学徒,根本不可能懂占星术。”
“尤利尔也是‘银十字星’的学徒。亚莉,你不能因为白之使敌视他……好吧,起码不能让这种敌视干扰你的判断。他在圣者之战后才出生,成为白之使的学徒还不到一年。”
“他曾让你受了伤。”亚莉克希亚的眼神冷漠得就像在看陌生人,“白之使是我,不,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敌。你不该帮他们。”
“女神教导我们自身的情感不值一提,亚莉,预言关乎秩序。”
她突然抓住他的手臂。“如果我为正义宰了那小子,白之使会大度的原谅我吗?”莱蒙斯试图抽出手安抚她,但亚莉克希亚加重了力道。“你以为我们回到了过去,以为我忘记了修道院里的日子?还是说阿拉贝拉·瑞茜让你觉得他带给我们的创伤是幻影?”
“这不是一回事。”圣骑士长皱着眉。
“世界上的每件事都是相互关联的,莱蒙斯。别以为我会像你一样软弱。白之使会付出代价,他会的。我们等着瞧。”亚莉克希亚松开手,驱使坐骑向前飞奔,远远甩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