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l1j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只想搞錢 起點-第三百四十章 軍訓推薦-z50fo

Home / 都市小說 / 3gl1j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只想搞錢 起點-第三百四十章 軍訓推薦-z50fo

重生只想搞錢
小說推薦重生只想搞錢
“人不在?军训中午要查寝不知道么。”一名戴着眼镜的学生会学长问道。
“没说啊,谁知道你们要查寝。”朱立伟说道。
“别说那些没用的,你们寝室不合格,要扣学分的。”学长说道。
“寝室不合格就扣学分,那还考个屁试。”朱立伟不服气道。
学长没好气的喝道:“说这些都没用,寝室不合格,扣分。”
说完就跟着同伴一块儿离开了。
朱立伟跑了两步来到寝室门口,看到学生会的几个人并没有去其他寝室检查,而是直接离开了。
于是他回头冲着两个室友吐槽道:“妈的,肯定是在搞我们。哪有查寝室不合格直接扣学分的啊?”
“先给苏澈打个电话,告诉苏澈一声吧。”王开弱弱的说道。
朱立伟想了想,而后拿起电话拨通了苏澈的号码。
…………
…………
苏澈挂掉了电话,纳闷的向秦洛洛问道:“查寝室不合格,还要扣学分么?”
“不会吧,寝室有寝室的分数,那个是用来评优秀寝室的,分高了可以加学分,但从来没听说过分低的要减学分的。”秦洛洛说道。
“谁告诉你的这些?”苏澈问道。
秦洛洛说:“就办入学的时候,刘景礼学长告诉我的。”
“哦,是他啊,那看来这次就是有人要搞我们寝室了,不过话说回来。学生会有那么大权利么?说扣学分就扣学分。”苏澈问道。
秦洛洛摇了摇头,表示这个事情就不在自己知道的范围内了。
苏澈也没再追问,毕竟也问不出个结果。他倒是没急着回寝室,跟秦洛洛一块儿吃完了午饭,就直接回到军训场地了。
场地这边来的人很少,有同学三三两两的聚集在树荫下,男生和女生之间有说有笑的,到处充斥着青春荷尔蒙的气息,就像开了春的动物世界。
除去少数家长严格限制自己的孩子,大学不让谈恋爱之外,大多数学生在步入大学之后,都能获得自由恋爱的机会。
大学之前的十二年学习生涯,恋爱这方面被管的很死,有些学生甚至从来都没跟异性有过接触。现在好不容易到了大学,有了自由,这些被压抑了十二年的情绪终于在此刻爆发出来。从入学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一定要痛痛快快的谈一场恋爱。
被压制了十二年,终于到了自己大展身手的时候。
所以现在的新生们好多都在跃跃欲试,摩拳擦掌的准备大战一番。这样的热情或许会在找到另一半之后很快消退,也或许会一直持续到大三大四,眼看着快要实习的时候才痛苦的发现。自己高中时候没出过对象,跟老师和家长都没有关系,原来是自己找不到。
找不到对象,这个残酷的现实要花费大学整整四年才能学会…………
苏澈带着秦洛洛来到场地的位置,看到了早早到来的几个室友,于是迎了上去,问道:“寝室什么情况?”
“妈的那几个学生会的搞我们,说是要扣学分。我都没听说中午要来检查的,而且他们只检查了我们一个寝室。”朱立伟没好气的吐槽道。
苏澈本来只是怀疑有人要搞自己,毕竟这种手段太低端了,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在用计谋去陷害一个大学生一样。计谋还是特别简单直接,十分幼稚,一眼就能看穿的那种。
所以他其实是不太相信的。
不过现在朱立伟说了这么多,他稍微思考一下就能够确定下来,这是有人在搞自己了。而且大概率是刘景礼在搞,毕竟自己得罪的学生会成员就那么一个。看样子是之前潘若玉没能成功对付自己和洛洛,使得刘景礼恼羞成怒,开始不折手段了。
利用直接学生会部长的身份,给大一新生使绊子。如果这招用在普通学生身上,或许还真的有效。学分,寝室分,军训分……对于什么都不懂的大一新生来说,这些都无比重要。甚至这些新生连逃课都不敢,军训站队列都站的特别卖力。
因为这些人还保留着高中时候班集体的荣誉感,思考问题还是以班级为单位的,对班级仍然存有一定的归属感。
所以为班级争光,不给班级拖后腿这些话,对大一新生都是非常管用的。
况且这些新生也是不懂规矩,遇到事情也只能小心翼翼的摸索,自己一点点的累积经验。
之前不论是班长还是班主任都郑重其事的传达过,学校里的各种分数都非常的重要,关乎于期末成绩,关乎于毕业证书。
可能其他的倒还好说,但毕业证书这件事,不仅是大一新生,它对于在校的任何一名同学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学生会和老师们稍微一虎,不懂规矩的新生就都害怕了。这也才造就了军训时候,同学们都铆足了劲的画面。
这要是放在大大三大四的学长身上,什么班集体荣誉,什么军训成绩?
自己都马上要毕业了,即将面临工作和租房的压力。在这些事情面前,成绩算个屁啊。
所以苏澈才会觉得,刘景礼的手段有些幼稚,但也非常的合情合理。
幼稚是因为自己站在成年人的角度来看,这些事情就像过家家一样。合情合理是因为站在刘景礼的角度,不管自己是不是被人包养的小白脸,都摆脱不了大一新生的身份,对分数之类的肯定很看重。
“那怎么办啊?”秦洛洛问道:“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室友?”
“有空的时候我去问问院长,学生会到底有没有权利扣学分吧。”苏澈说道:“时间快到了,咱们先正常军训。”
…………
…………
一下午的军训结束,天色还很早,之后吃完晚饭,还要晚训一波。不过晚训基本上没什么训练的内容,主要就是教官带着各自的连队互相玩闹了。
其中做的最多的游戏就是拉歌,毕竟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见,动作看不到,就只能听声了。
听声的话,基本也就离不开唱歌了,除非有人厉害能说段相声。
等晚训之后,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回到寝室,每一个人都处在一个很疲惫的状态,但不是身心俱疲的那种,而是有些酣畅淋漓的感觉。
白天一天的辛苦不仅消耗掉了同学们大多数的体力,连带着同学们的内心也都会因为各种情绪而变得疲惫不堪。
这也是有晚训的原因。
晚训虽然也会让学生感到累,但这种累却是在玩的尽兴之后的累,心理上的压力得到了纾解,绝大部分人都是带着笑脸回到寝室的。
就算一些不常笑的同学,也会不停的念叨着刚刚自己连战果如何,哪个连在拉歌游戏中败下阵了。
这些欢快的余味,甚至能持续到同学们闭上眼睛睡觉之后,才缓慢的消散。
如此一来,哪怕第二天的军训再累,同学们也都能重新获得一些动力了…………
只不过,苏澈的寝室一切都似乎进行的不太顺利。
晚上会例行检查寝室,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由学生会来负责。而今天是第一天,不仅要查寝,教官还会挨个寝室教叠豆腐块。
之后白天同学们军训的时候,就会有人来寝室检查叠的被子是否合格。
当然了,检查的人都是学生会的,叠的好不好基本也都由学生会说的算,主观性很强。这样一来,也就给了学生会很大的权利。
其实不止这一个方面,在学校里的其他很多地方,只要跟德育分挂钩的事情,学生会都有一定的处置权。这也是为什么,新闻经常爆出学生会干部耍官威的事情了。
手里握着权利,本身就容易膨胀,然后更过分的是,底下的人还愿意配合,那在学生会当干部的学生不飘起来才怪呢。
说什么学生会男干部潜规则女干事,这种事情当干部的本身有问题,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但被潜规则的女干事也是有问题的。
就是一个学生会而已,不加入不会影响成绩,不影响成绩就奖学金问题就不大,至于说毕业……不好意思,只要成绩分数达标,谁都阻止不了你拿到毕业证书。
所以说,学生会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地方,它的作用不是雪中送炭,有必要为了在这里面混出点名堂,就那样牺牲自己的身体么?
在这里被潜规则,都不如到外面500块钱一次,大学生还受欢迎呢…………
扯得远了。
晚上教官来教过叠豆腐块之后,学生会来检查寝室了。
让苏澈一脸懵逼的是,学生会检查的标准竟然是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床上不能躺人…………书桌上物品摆放整齐倒是可以理解,也没什么毛病。
可问题是,前两项是什么鬼啊?
是不是学生会搞错了?
苏澈之前没住过校,不知道检查寝室的时候还会有这样的要求,也算是大开眼界了。他估计现在整个寝室楼里,就自己是躺在床上的,垃圾桶里是有垃圾的。
不好意思,又给寝室拖后腿了。
苏澈抱歉道:“之前没住过校,不太了解这些事情。”
“草,我们也不知道啊。”朱立伟没好气的骂道:“学生会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做着些面子工程有啥用?垃圾桶里不放垃圾放他们啊?我看他们倒是挺像垃圾的。”
“先别纠结这个了,中午说的扣学分,咱们还没搞清楚呢。”王开担忧的说道。
李政摆了摆手说:“没事儿,我问了,老师都没权利随便扣我们学分,学生会吓唬我们呢。”
“那就好,别到时候扣学分,那可惨了。”王开说道:“小心毕不了业啊。”
苏澈看了看三个室友,不自觉的笑了笑。
寝室的三个人也都不是傻子,如果发现寝室被针对了,肯能马上就能联想到是刘景礼干的。而刘景礼要对付的人能有谁?肯定不是他们三个,自能是自己。
也就是说,是因为自己连累了寝室。
结果这三个人丝毫没有埋怨自己的意思,反而还在帮自己抱不平。尤其是朱立伟,这货从一开始好像就很挺自己,从来都是跟自己同一阵线的。
王开胆子小了些,一直担心学分的问题,但也没有把矛头指向自己。
最后是大个子李政……他好像想的不是很多,也完全不在乎,属于心特别大的那种人。
大学之前是班级为单位,如果班里的一个同学出了事情,哪怕平时大家也会内斗,但关键时刻也会一致对外。
这种关系到了大学以后,就会从班级的单位缩小到寝室的单位。因为班级不再是同学们活动时间最久的场所,寝室的室友才是朝夕相处的人。
室友,就是兄弟。
“对了苏澈,你跟那个刘景礼现在啥情况啊?不行的话就找老师说一下吧。”王开关心道。
苏澈笑着说:“好,我明天就去说。”
“要不我们陪你一块儿去吧,咱们人多,说话还能有分量点。”王开主动提议道。
“不用了。”苏澈说:“咱们四个加在一起也不如人刘景礼一个组织部部长来的有分量。可能咱们一个班都不如人家。所以去的人多没用,这事儿我自己去就能搞定了。”
“那行,到时候有需要帮忙的给我们打电话啊。”王开叮嘱道。
“行了你别墨迹了,说不明白就去干刘景礼一顿,怕啥啊。”朱立伟像个二愣子似的嚷道。
结果他这一嚷,把寝室另外三个人都嚷笑了。
…………
…………
第二天上午,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带着宽大遮阳帽的美女大步流星的走出机场。
那一瞬间,阳光散落在皮肤上面,把原本就白皙晶莹的皮肤衬托的熠熠生辉,仿佛整个人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她四周看了一眼,没有发现来接自己的车子,于是问身边的秘书:“怎么还没到?”
“对不起何总,我马上联系他们。”秘书满脸紧张,急忙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