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xqa超棒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7l9gx

Home / 歷史小說 / btxqa超棒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7l9gx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起来罢。”
养心殿内,黑着一张脸的隆安帝目光如鹰眼一般盯着贾蔷,叫起后,哼了声问道:“昨晚你又折腾甚么去了?”
贾蔷规规矩矩的将袖兜里的两份供书拿出来,戴权见了忙上前接过手后,转呈给隆安帝。
隆安帝拿到手里却没有先看,仍是看着贾蔷,等着解释。
贾蔷便简略的将昨日发生的事说了遍,甚至都没有替贾政做甚么掩饰,不过最后还是分辩了两句,道:“皇上,臣以为贾政和李守中,与常松、傅试、韦铭、李祐等人不同。这二人迂腐是迂腐了些,愚蠢也愚蠢许多,但这样的人,其实还是抱着一些公忠体国之心的。当然,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一个是非不明,对错不分的罪过。所以臣建议,免了他们的官职,永不录用为上。”
“你建议个屁!”
隆安帝出乎了尹皇后意料的骂了句粗口,这让尹皇后柳眉轻轻一扬,就听隆安帝又训斥道:“朕看你就是得意忘形,恃宠而骄。你还胆敢假公济私,徇私枉法?贾政和李守中是你们贾家的人,你就网开一面?”
这方面确实理亏,本也没指望瞒过隆安帝。
贾蔷干咳了声,道:“臣,这一次的确是有些假公济私。但皇上,不是臣狡辩,只是若此二人果真包藏了祸心,那臣绝对不会放过他们。道理很简单,臣早就和贾政出了五服之外,虽是同宗,但分家几辈子了,关系实在一般。当初臣被贾珍迫害时,也没见哪个出来帮臣。李守中就更不用说了,连话都没说过。所以,臣犯不着冒着担负悖逆大罪的风险,替他们藏匿罪过。
只是臣发现,这二人纯粹是读书读坏脑壳的愚人,所以才认为没必要和他们较真儿。当然,若想抓他们,随时都可以。
因为他们都是小角色,可以对付,但常松、傅试和他们背后之人,才是真正的阴险。
皇上,那韦铭如此做派,臣不意外,他本就是奸臣。可是忠顺亲王李祐,此人看似大忠,实则大奸大恶,又身居要位,皇上,不可不防啊!”
“说话小点声!”
隆安帝一宿未睡,这会儿再听到贾蔷慷慨激昂之声,只觉得震得脑仁疼的厉害,隆安帝捏了捏眉心,道:“贾蔷,朕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国丧。其他的事,暂时无法一一理会。所以此事,朕就交由你去处置,李祐、韦铭处你先别管,先将其他各处风声压下来,出手要果断,尤其是国子监绝不能乱,务必使监生们不受奸逆蒙骗,你明白了么?”
听起来,似是让他干脏活的样子……
呵呵,这怎么可能?
贾蔷眨了眨眼,轻声道:“皇上,臣是五城兵马司的主事,怎好办这样的大事?昨儿也是赶到跟前了,为防止那起子小人今日来捣乱,所以才提前动了手,已经是逾越了规矩。所以真不是臣不肯为皇上分忧,实在是臣,不合适啊。”
“大点声!蚊子一样嗡嗡叫,没吃饭么?”
隆安帝居然只听了个模糊,心里气了个半死!
让他小声点,却没让他学蚊子叫!
贾蔷也郁闷,这声音怎算是蚊子?敢情这位至尊耳背,身体有点虚啊……
念及此,他目光下意识的瞟向了一旁的尹后。
尹皇后见贾蔷脸都青了,忍不住笑出声来,安抚道:“贾蔷,皇上这两日事情太多,昨儿一宿都未合眼,对你已经算是和颜悦色了,方才李景、李暄他们才被骂的狠呢。只是你如今也大了,眼下形势也大不相同,昨儿个你能主动为皇上分忧,皇上心里也是高兴的。如今朝廷百废待兴,诸事方兴未艾,正是你们这些俊杰年轻人大展拳脚的好时候,怎好推脱差事?你可莫要辜负皇上对你的一片厚望呢。”
贾蔷道:“娘娘,臣虽然无颜和臣之先生相提并论,因为他老人家是真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贤名之臣,但臣也不是推诿皇差的无担当之人。只是臣确实没甚权责……”
尹后转身对隆安帝笑道:“皇上,可曾见过敢这样同您要权之人?”
隆安帝眯着眼侧眸审视了贾蔷两眼后,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你还是绣衣卫千户么?正好先前被你杀掉的那个千户还没补上去,你去领了这个差事罢。”
贾蔷心里一惊,忙道:“皇上,臣真不是在要官,只是一个兵马司都指挥,臣已经着实忙不过来了……”这可是干脏活的差事,借名头行些便利使得,却坐实不得。
“你就整天忙着带一群丫头去洗温汤?”
不等他说完,隆安帝就冷冷说道。
贾蔷:“……”
见贾蔷楞在那,似很有些出乎意料,尹后掩口笑了起来,道:“旁人只嫌官小,你还嫌官大?正如你所说,你先生林如海真真是为了皇上为了朝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皇上也看在眼里,所以才拿你当自家子侄一般对待。你若是一心偷懒,不想为皇上办差事,那不仅辜负了皇上的厚望,也会让你先生失望。”
这话倒也在理,隆安帝能拿贾蔷当子侄般随意相待,而不只是冷冰冰的君臣规矩,的确是看在林如海的面子上,和贾家关系,不算很大……
贾蔷点点头,表示明白,他想了想后,禀道:“这差事,既然皇上已经吩咐了下来,臣自然责无旁贷。只是臣真不是推诿,原本确实没许多功夫,臣打算近来,将整个神京东城大清扫一遍。”
隆安帝闻言,皱起眉头道:“你还没把东城清扫利落?你还想怎么折腾?”
就他所知,都中旁处倒也则罢了,独这东城,真没甚么帮派恶霸存在了。
让兵马司和金沙帮一明一暗,经营的很是密实……
再清扫下去,莫不是该想刮地皮了?
贾蔷闻言面色却有些不大自然,解释道:“皇上,臣说的清扫,就是清扫……”
他做了个扫地的动作。
隆安帝:“……”
尹皇后:“……”
隆安帝眉头紧皱,总觉得和这小子说话愈发费劲,思路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清扫东城是这个意思?
该不是头脑有毛病,缺心眼罢……
不等隆安帝和尹后发问,贾蔷就解释道:“皇上,城里除了几条主街道铺的是青石板路外,其余大部分街道,仍是黄土铺路。尤其是外城民坊内,许多胡同都是污秽不堪。就是东市里面,也有许多商铺将污水肆意乱倒,臭不可闻。冬时不要紧,可眼下春来,若是不注意,必有时疫发生。
皇上既然委命臣为五城兵马司都指挥,臣就想做的称职妥当些,所以准备让所有的五城兵马司丁勇并帮闲,在东城进行为时一个月的大清扫。谁不动手,谁不愿为百姓做事,就脱下衣裳走人。
另外,还准备对东城各商铺每月收取少量的卫生银子,用来雇佣一些贫困百姓,一起进行清扫。
东西二城洒扫完,再清扫南北二城,因为南北二城要更脏更难许多,此为先易后难之谋也。”
“哼哼哼!”
隆安帝生生被这厮给逗得笑出来,这也叫谋?
虽然今时今日,他绝不该有分毫笑脸,好在随即隆安帝就反应过来,敛起笑容后,瞪了贾蔷一眼,不过心里对贾蔷却是真的满意,道:“朕原以为,你只会一味的好勇斗狠,少年气盛。没想到,竟有此安民之心。罢了,那绣衣卫千户……你仍挂个名,便于行事。你还年轻,过早掺和其中,原也非好事。你就好好清扫你的街道罢!等国丧结束,朕要看你的成效,若只是一味的扰民,朕不饶你!”
谁料贾蔷却又道:“皇上,臣虽不用担负绣衣卫千户的实职,但臣保证,京城百姓的民心,绝不会让奸邪之人给带歪了。市井坊间,绝不会出现污蔑皇上之言。”
隆安帝闻言眉尖轻轻一挑,问道:“你有甚么法子?贾蔷,你不要胡来。”
果真让这小子抓几个衣紫大员来,朝廷非得乱了套不可。
对于来势汹汹的非议,连他都只是准备借着贾蔷提供的供书,派人去狠狠敲打警告荆朝云、罗荣、何振一番,让他们适可而止。
隆安帝却不信,贾蔷还能有甚么法子。
尹后也微微眯起好看的凤眸,眸光明亮的打量着贾蔷。
贾蔷神情肃穆道:“皇上,臣干的这个差事,要和许多市井青皮,乃至百姓家的大娘接触,五城兵马司从前的帮闲,甚至丁勇兵卒,原就是各街坊胡同里的青皮。他们虽然混账,但其实在坊间还是颇有些话语权的。只要让他们将太上皇驾崩之事,描述成大行皇帝在龙虎山天师的辅助下,回归上天,再造一些吸引耳目功德圆满的神话传说来,那么那些包藏祸心之人的谣言,就一定传不开。
相比于无端的阴谋诡计,这类鬼神志异才更吸引百姓。况且,天子,本就是昊天上帝之子,如今造福苍生,大功告成,飞升回天,原是正经的道理。那些谣言,才上不得台面。”
“怎么上不得台面?”
隆安帝面色不见喜怒,淡淡问道。
贾蔷皱眉道:“皇上,这不明摆着么?皇上都把所有涉案人员全部交给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去审,如此磊落,那些人不是造谣生事,又是甚么?”
隆安帝闻言,竟然轻轻叹息了一声,面上不无惊疑和震怒的喃喃自语了句:“这里面,其实还是有问题的。太上皇怎会连赤符和紫朱都认不出……”
“皇上!”
尹后精致无暇的俏脸微微色变,似有些不安的提醒了隆安帝一声。
隆安帝也是熬狠了,有些失神,再加上对贾蔷不似对那些大臣那般有防备心,因此,一时失言。
却不想就听到贾蔷理所当然道:“既然连陛下也觉得有问题,那让刑部他们去查就是了。”
“小孩子家家的,你懂甚么?”
尹后呵斥了句后,正要同隆安帝说些甚么,却见殿外黄门进来,通传道:“皇上、娘娘,四位皇子来了。”
隆安帝闻言,面色一沉,道了声:“传。”
内侍退下,未几,就见大皇子宝郡王李景、三皇子恪怀郡王李晓、四皇子恪荣郡王李时和五皇子恪和郡王李暄依次进殿,跪下行礼问安。
看了看四人,贾蔷不得不承认,朝野上下内外皆以为隆安五子,小五最废是有道理的。
可几个哥哥并列在一起,李暄的气场真的被秒成渣渣了。
在御前,居然还敢悄悄对他挤眉弄眼了番,要知道他皇祖父刚死……
隆安帝心里也骂了声小畜生,只是眼下实没心思拾掇李暄,他问李景三人道:“太后怎么样了?”
隆安帝自忖没甚么牌面了,田太后更是连尹后的面子也不怎么给了,尹后便出主意,让几个皇孙前去相劝。
可惜眼下看起来,效果似乎并不怎样好。
李景当着隆安帝的面,亦是不苟言笑的模样,道:“回父皇的话,太后娘娘依旧不愿进水米,也一言不发,似不认得我们。”
隆安帝闻言眉头紧紧皱起,脸色愈发难看。
昨夜太后非要给他跪下磕头,让他惊怒之下,清洗了整个九华宫,更直接生殉了太后身边的昭容、彩嫔。
可太后对付他也有办法,水米不进,一言不发。
果真生生饿死了太后,国丧大礼上也缺少太后,隆安帝不觉得他这个皇帝还能做下去。
更何况,那终究是他亲娘!!
隆安帝心中绞痛之时,李景却皱起眉头,模样看起来倒和隆安帝有六分像,他偏过头,看了看垂着眼帘装透明人的贾蔷一眼,不解此时此地,一个外臣为何会在这里。
就听四皇子恪荣郡王李时对隆安帝举荐道:“父皇,何不请国舅田傅进宫相劝?他为太后亲弟,素得太后亲近倚重……”
太后孙子一大堆,根本不稀罕,可是弟弟却只有一个,素来重视。
隆安帝闻言,眼睛一亮,看着李时赞许的点点头,道:“你速去寻田傅进宫,劝说太后,将其中利害关系,与他说明白。”
李时忙应下,而后又对尹后笑道:“父皇和母后劳累一天一宿未曾合眼了,是不是歇息一会儿?今儿还有许多事要操劳,父皇和母后,务必保证身子骨啊!”
尹后赞许的看着李时,道:“四皇儿愈发懂事,也有心了!”又对隆安帝道:“皇上,孩子们担心您龙体呢,如今四皇儿愈发能为,有勇有谋,已经可以为皇上分忧许多。大皇儿和三皇儿亦都是好的,总比五儿、贾蔷这样的惫赖小子强。要不,您还是歇一歇罢。许多事,且先让他们代劳?”
隆安帝闻言,目光深不可测的在李时面上凝了凝,不过又想到先前李时护着李暄的样子,面色和缓稍许,摆摆手道:“都先下去罢,朕自有分寸。”
四位皇子和贾蔷一起行礼告辞,出了养心殿,面色清冷不苟言笑的李景最先离去,前往兵部。
李晓与李时、李暄点了点头后,亦是转身离去,前往工部。
李时倒是面带微笑,目光温润,令人如沐春风般,看着贾蔷问道:“良臣今日可是有事禀奏皇上?怎这早晚就被喊来?”
贾蔷还未答话,李暄就嘎嘎一笑,道:“四哥,你没听母后说,这小子和我一样,在父皇母后眼里都是惫赖不成器的。我先前才得了信儿,四哥你知道前儿他干吗去了?他压根儿就不在京里,带了一群贾家女眷,还有他的那些房里人,跑出汤山洗温汤去了!嘎嘎,贾蔷,挨骂了罢?”
贾蔷狐疑的看向李暄问道:“王爷是怎么知道的?”
李暄愈发得意,眉飞色舞笑道:“好你个贾蔷,你在汤山弄了那么大一片桃园,还圈了温汤,你竟不告诉我?等忙完这一阵,我也非去那边弄块地,也弄些温汤来。贾蔷,你那里还有甚么好顽的?”
贾蔷嘿的一笑,倒也没瞒他,压低声音笑道:“钓鱼啊!王爷没钓过鱼罢,好顽着呢!还能撵兔子,王爷府上,可有好狗没有?”
等二人胡扯一会儿后,再抬头,李时已经消失不见了。
贾蔷眼睛微微眯了眯,却没多说甚么,转过头对李暄提醒道:“王爷想在我庄子旁边买山头?恐怕迟了,周围能买的山头都被我买完了。”
李暄倒吸一口凉气,怒道:“你还有没有人性?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匀我两块地,本王就不和你计较了。”见贾蔷不为所动后,又瞪了贾蔷一眼,李暄坏笑一声道:“不给?嘿,等我亲自去那边看看,若是便宜,我准备在那一块给父皇、母后修一处行宫,到时候,我看你还得不得逍遥自在!”
贾蔷闻言面色一变,还想说甚么,可李暄却好似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负手扬长而去。
贾蔷气笑了声,道:“果真如此,我谢你!天子行宫设在那,王公大臣少不了往那边扎堆,到时候光卖地,我都能发一笔!”
话虽如此,他却还是遗憾。
桃园那处出城的中转站,怕是真不能再用了。
定了定心神,贾蔷往西华门行去。
昨儿答应了贾母、王夫人,要领宝玉去兵马司衙门歇歇。
却不想,还未至西华门,就遥遥听到门外一阵嘈杂喧闹惨叫声。
那小公鸭子嗓子发出的惨叫声,隐隐有些耳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