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0n8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仙聲奪人 ptt-第861章 害臊分享-ty4ap

Home / 仙俠小說 / hi0n8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仙聲奪人 ptt-第861章 害臊分享-ty4ap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容国,乾京上空。
正在观看水幕的云九与玄虚子眉头一皱,侧头看去。
只见他们目光所在之地,虚空裂开一道缝隙打开。
一身锦衣华服、手执一柄折扇的英俊青年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黄色衫裙的女子。
随着他们的走出,裂缝迅速合上。
青年嘴角挂着一抹坏坏的笑容,虽看上去纨绔轻佻,那双眼睛却多情如水,气质优雅独特。
“咦,这么多人啊。”青年口中讶然的说道,脸上却看不出半点意外之色。
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移到了水幕上,看到里面惊天动地的打斗,意味不明地喟叹:“这姑娘真有气势。”
他扫了眼走过来的姒文宁,看向水幕中的女子,神色毫不掩饰的甜蜜与烦恼:“我对她一见钟情了,这可怎么办?她看起来太能打了。”
姜斐然略带忧愁,含含糊糊道:“我若是跟别的姑娘说话,她应该不会打死我,对吗”
他歪歪脑袋,刚好对上走过来站定的姒文宁。
姒文宁:“……”
虽然你花心、甜蜜、天真还很辣,但你眼神不好。
那是我堂侄女哇。
当年在下界就能搞风搞雨,手段狠辣心脏的不行,没想到你居然有勇气对她一见钟情!!
姒文宁努力绷住了表情,说:“那是煦帝,即便你是青龙尊的儿子,青龙城的少城主,但我猜,你若是敢对她不敬,她那么小心眼的定然不放过你。”
众人侧目,这还是第一个敢光明正大说煦帝小心眼的。
虽然她说的是实话没错了。
煦帝在北疆部洲的传言连姒文宁这个一直居住在东胜部洲深宫大内的人都听说了,可想而知名头有多响。
姒文宁不信以青龙城的谨慎没有收集过煦帝的情报。
“我这么有权有势还长得英俊非凡,她怎么舍得杀我?”少城主阁下向她甜蜜地眨眨眼睛,超大声的叭叭,“没人能拒绝青龙城少主。”
姒文宁内心尖叫,妈耶,他真的太可爱了,想日。
然理智死死拉着她:“你知道跟她打的是谁吗?那是她的皇夫……”
“是前皇夫。”少城主那双比桃花更温柔多情的眼眸注视着水幕里的容娴,舌头裹蜂蜜般吐出甜言蜜语,“她看起来真漂亮。她的眼里好似装着星辰日月,她每一次攻击里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好似沉浸了百年的酒酿,连头发丝都带着天山泉水般清泠惑人的味道。”
“我太喜欢她啦,小郡主可不能阻拦我哦。”少城主醇厚的嗓音将‘小郡主’的单词吐出来时,甜到发齁。
姒文宁:我死了。
老天,他真的太甜了。
可是,他看上了我的侄女。
饶是以姒文宁稳如老狗的心性都忍不住竖起中指想骂一声:贼老天。
不是,她就想不通了。
明明她这个大美女在这里杵着呢,怎么姜斐然就眼瞎的看上了容娴那个前面平后面也平的豆芽菜呢。
莫非他就好这一口?
可青龙城城主府里的清欢姑娘可是身材很好的,再往前那个鱼欢姑娘更是人间尤物啊。
想到最后,姒文宁只得承认一点,就是这位青龙城少城主喜新厌旧,喜好多变。
姒文宁轻咳一声,烦恼的说:“你就不能喜欢别人吗?”比如说我。
姜斐然语气轻佻而暧昧:“有啊,家里的清欢我很喜欢,毕竟她还怀着我的血脉。不过这不妨碍我追求煦帝,毕竟她真的让人很有征服欲不是吗?”
说着,他还调皮的眨了下左眼。
可以说渣的很理所当然了。
姒文宁:!!
活着不好吗?
周遭众势力之主:“……”
抱、抱歉,我们这种只知道宅在家里修炼的老家伙真的很不适应年轻人这么黏黏糊糊的模样。
而且,家中有怀孕的娇妻竟然还要出来猎艳?
这是何等要美色不要命的勇气?
众多大佬左思右想都想不通,特别是当这位惹上了天道赐名武王的煦帝时。
琢磨了片刻,有人提出一个怀疑。
莫非这位青龙城少城主其实修炼的道是关乎美色的?
不然无法解释他这种不要命的行为。
毕竟都是一方势力之主,收集周遭的情报是基本操作。
包括这位少城主死了五人未婚妻的事情。
每一任都是这位一见钟情的。
速度可以说是很快了。
只是每一次的一见钟情对象下场都不怎么好。
想到这里,众人眼睛一亮。
若非顾忌大佬身份,恐怕会亲自下场帮他去追求煦帝。
毕竟这位克妻的名头可是跟煦帝疯子的名声一样响亮,若他与煦帝在一起了……
也不知道煦帝能不能逃过啊哈哈哈。
想想就很让人期待。
‘轰’!
水幕疯狂的震动了下,里面的轰动声音好似能将秘境给打的破碎。
辛苦支撑的云九三人神色无比凝重。
周遭众人除了姜斐然和姒文宁,都神色难看了起来。
煦帝竟然这么强了。
他们无不庆幸的想,幸好煦帝与魔主去了秘境打,若在外界,恐怕会将北疆部洲打碎。
这种程度上的伤害会伤害地灵,地灵一伤便会引来天罚。
说起天罚,众人神色都十分古怪。
这煦帝貌似对天罚十分轻车驾熟了啊。
秘境内,容娴与同舟二人身上都染了血,周身的气势更是凶唳非常。
容娴正在趁此机会寻找自身弱点,无论是同舟的能力还是她本尊使用的能力,很少与人对战的结果便是有弱点而不自知,强大却处处是破绽。
不过突破自我的前提便是先解决碍眼的存在。
谁都没有资格将她当成好戏看。
心神转动间,外界的姜斐然用折扇敲了敲掌心,神色是毫不掩饰的不高兴:“你们在干什么?”
他超大声的说:“像个偷窥狂一声偷看姑娘家,她跟人打斗衣服都破了,你们都没有半点避讳的,不害臊。”
他十分任性的又一次重复的叭叭道:“不害臊。”
→→这一看就是在蜜罐里被宠爱着长大的。
势力之主们:“!!”
修士之间打斗谁关注衣服破没破啊,都冲着#我能打死她或者她能打死我#而去的,而且煦帝衣服不就破了一角吗?
哪里都没露好么?
且修士世界没有那么多规矩。
本来他们就习惯了,觉得没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被姜斐然这么一说,他们的#尴尬症#就犯了,眼神都不敢朝着水幕上瞟了。
黎教主黑着脸捂住胸口有些无法接受,一把年纪了突然给他来了这一出,那种窘迫的心情简直稀奇的想让他打死姜斐然这个小混账。
而姜斐然突然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有点错愕,随后喟叹:“莫非你们北疆部洲的强者都有同一个小爱好?”
众位大佬:相信他们,他们一点儿都不想知道这个小爱好是什么。
而且,那‘不害臊’喊得太大声了。
有些大佬觉得手痒痒,若非这小年轻是青龙城的少城主,青龙尊的独子,他们恨不得上去捶两下。
见无人出声,姜斐然将矛头对准了云九三人。
“他们偷看就算了,您三人居然还是主动提供渠道的。”姜斐然满脸不可置信,愕然又失望道,“没想到北疆部洲的强者都是这样,真是世风日下。”
说罢,不等三人开口辩解,姜斐然折扇朝着三人一点,淡淡道:“人伦在上,偷窥是罪,我判定你们有罪,此乃真理。”
话音落下,云九三人敏锐的察觉到一丝道的痕迹。
三人对视一眼,满是诧异。
云九眸中飞出一缕剑气,将碾压过来的道痕斩碎。
玄虚子以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着姜斐然:“没想到你小子走的是本源之道。”
本源之道,为真。
真实,真理。
凡是本源认定的真理,便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是为规则之根本。
如今的小孩子真是不得了啊。
若非姜斐然看上去不满三十,他还以为是那里来的老怪物。
如今这是怎么了,净世雷劫还没有出现,这大争之世就已经有苗头了。
魔主的无情道,煦帝的命运道,傅羽凰的红尘道,还有如今姜斐然的本源之道……
了不得啊。
若非他修为低,今日在座的各位都可能栽了。
星辰阁主叹息道:“不愧是青龙尊的儿子。”
当初青龙尊不也让人惊艳吗?
只是后来退居在青龙城宅着,只专心治理着青龙城。
姒文宁这会儿已经认命了,她觉得自己就是来收拾烂摊子的。
到底谁照顾谁啊。
姒文宁有些暴躁。
可瞄了眼姜斐然衣服下的身体,心里还是没忍住高呼好辣。
她轻咳一声问:“少城主,你想做甚?”
姜斐然的目光落在水镜上,眼睛蒙着一层忧伤,朦朦胧胧,好像迷雾笼罩下的深山:“我想要去拯救被坏叔叔偷窥的小女孩。”
‘坏叔叔们’:……
第一次碰到这种眼瞎心盲的人。
别问,问就是很操蛋。
姒文宁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
不要生气,千万不要生气,少城主只是被青龙尊养的有些不谙世事罢了,不是什么大事。
她淡定的说:“首先,在座的都不是‘坏叔叔’,而是品德高尚、维护天下安定的强者。其次……”
她咬牙切齿道:“煦帝也不是什么‘小女孩’,记得吗?她是可以将人杀上三天三夜的,以一己之力干倒了地榜的武王!”
PS:感谢沐秋浅小天使的打赏,非常感谢,啾么么,(*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