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2gr精华都市小说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救援,連環刺殺!(上)閲讀-htkej

Home / 歷史小說 / o92gr精华都市小说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救援,連環刺殺!(上)閲讀-htkej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大统领?大……大统领,不好了!不好了!昨日进城的独孤将军,在南巷被一伙黑衣蒙面刺客袭击了~!”
那名从独孤信与众黑衣刺客激战之地跑出来报信的王家暗卫,刚穿过两个民坊,就遇见了正押送着朱邪晟、康昌安准备回王家祖宅的王成武,他先是一阵错愕,随即连忙奔上前,抱拳道。
“什么?你是说有人在城中行刺独孤将军~?”
王成武闻言,面色一惊,连忙挥手示意后方队伍停下脚步,然后看向那名报信的暗卫,沉声问道。
那名暗卫气喘吁吁地说道:“是的!大统领!对方有二十余人,独孤将军只有一人,属下过来的时候,独孤将军好像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咱们要不要去……”
“胡大良、白庆,你们带十个弟兄将朱邪晟和康昌安带回祖宅,其余人跟我走~!”
不等那名护卫说完,王成武便大喝一声,冲左右命令道。
“是!大统领~!”
一个络腮胡子的圆脸大汉,以及白庆,连忙一齐出声应道。
说罢,他俩叫上十名王家暗卫,带着朱邪晟、康昌安朝着王家祖宅方向而去。
王成武挥了挥手,剩余的十余名王家暗卫,则是跟着他,在先前那名报信暗卫的带领下,朝着独孤信与黑衣人大战的方向纵马狂奔而去。
作为王裕的嫡系亲信,王成武当然明白如今王裕对于朝廷、对于皇室的态度,他也清楚昨日王家明面、暗面的力量为什么会倾巢出动、寻找两个跟王家无关的商人,正是因为如此,在听见独孤信被刺杀的一瞬间,王成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下决心要带人去救援!
先不说昨日王家所有力量倾巢出动主要是因为独孤信的弟弟独孤飞鹰亲自上门向王裕求援,就说如今王家与朝廷之间的关系,王裕也不可能坐视皇宫禁军统领在王家的大本营——太原城,被一伙身份不明的人给刺杀了!独孤信真要是以这种方式在太原城出事,那王家以及太原城内的官府,都将会迎来无尽的麻烦!
所以,这件事情根本不用向王裕禀告,王成武便能猜到王裕的态度!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情形,已经没时间给他回祖宅向王裕禀明情况了!
………………………………
另一边,驿馆。
李泰回来之后,立马召集书院众人,将早上在龙山上所见到的一切以及他打算将电报中继站的选址定在龙山童子寺的决定,详详细细地告知于书院众师生,在了解到龙山童子寺大致的地形情况后,包括墨垂在内的书院众师生一致同意将电报中继站建在龙山上。
当下,李泰便带着第五、第六组的成员,拿上测量工具,准备上山进行实地勘测,墨垂也跟了过来,他也想实地看看地形,顺便跟李泰讨论下后面的建设方案。
出驿馆门,李泰却没见到独孤信,门口只有独孤飞鹰以及把守的禁军,李泰不由眉头一皱,上前对独孤飞鹰问道:“飞鹰将军,独孤信将军呢?方才他不是和本王一同回来的吗?”
关于朱邪晟和康昌安的事情,昨日入城前独孤信已经跟李泰大致说过了,所以当下独孤飞鹰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而是实话实说道:“回殿下,方才收到消息,王家暗卫在城东南的烁仁坊发现了朱邪晟和康昌安的下落,正准备前去抓捕,兄长得知之后,一个人过去一探究竟了!估摸着一会儿就能回来!”
“朱邪晟?康昌安?本王听说昨日王家找这两个人找了将近整整一天,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今日怎么突然就找到了?”
闻言,李泰皱了皱眉,有些狐疑地自言自语道。
如今太原城的形势波澜诡谲,李泰也变得多疑了起来,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他一时间却说不出来。
独孤飞鹰耳力敏锐,自然能听到李泰的自言自语,但他却只能装作没听到,因为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
“你方才说独孤信将军是孤身一人前去的?”
忽然,李泰提高了音量,冲独孤飞鹰问道。
他的神情之中,隐隐有些紧张!
独孤信是这支禁军中的最强战力,而且也是这支禁军的“大脑”,他如果出事的话,书院这一行人想要完成任务并平安回到书院,几乎没有可能!所以事关独孤信的安危,由不得李泰不紧张!
独孤飞鹰却是轻笑一声,道:“殿下不必担心,家兄如今已是宗师级高手,这太原城内没有什么宵小能够伤得了他!”
作为独孤信的弟弟,独孤飞鹰对于独孤信的个人实力当然有着十足的信心。
事实也的确如此。独孤信作为宗师境高手,其本身还身怀孤风剑法以及独孤九剑这样的绝世剑法,综合实力已经远超寻常的宗师初期的武者了,除非是遇到宗师后期的“老妖怪”,要不然独孤信根本很难会受伤!
而宗师后期的“老妖怪”,整个天下也才几个?怎么会就这么巧刚好在太原城?而且刚好要找独孤信的麻烦?
所以独孤飞鹰这句“在这太原城内没有什么宵小能够伤得了他”,并没有什么毛病!
但独孤飞鹰却没有料到,一个专门精于刺杀、而且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宗师初期高手,却比普通的宗师后期高手更加难缠,如今的太原城,却恰好有这么一个人,正在对独孤信进行着亡命刺杀!
听独孤飞鹰这么说,李泰不由心中稍安,想了想,他开口道:“既然如此,那飞鹰将军你带人随我们去一趟龙山吧!”
以前的李泰,出门时从来都不会带护卫,护卫要跟着,他有时还会发脾气,让护卫滚蛋、不要跟着他。如今他却主动要求独孤信带领一队禁军跟着他,这前后态度的巨大转变,正是因为李泰意识到了自己肩上的责任!
“末将遵命!”
独孤飞鹰神情一肃,抱拳领命道。
………………………………
太原城南。
独孤信这边的战斗,此时已然接近尾声,独孤信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与求生意识,拼命地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调动着体内的真气,全力闪躲着敌人的袭击。但奈何药力太强,敌人的数量太多、攻击手段太过繁多,纵使独孤家的独门步法精妙无比,但仍然难以让独孤信在这场战斗中独善其身!
从方才那名报信的王家暗卫离开,到现在不过短短半盏茶的工夫,独孤信身上已经受了一处剑伤、两处暗器划伤,虽然这几处伤都没有伤到要害部位,但对方的兵刃和暗器似乎都涂抹有剧毒,独孤信能够感觉到自己受伤的三个部位正在逐渐失去知觉,而且失去知觉的部位正在逐渐扩大,这意味着毒素正在他体内蔓延!
他不得不动手封锁住自己伤口处的经脉,减缓毒素蔓延,但这样一来,他的反应速度势必会受到影响。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独孤信心里清楚,自己顶多也就只能再撑半盏茶的时间了,若是还没有援兵到来,他今日必死无疑!
中间,独孤信不是没想过逃,但对方的人在进攻的同时,还暗中占据着各个出口,他不可能畅通无阻地从某一个出口逃出去,只要那个出口的人阻拦他片刻,另外的人都会赶过来对他毫不留情地进行一阵狂劈乱砍!
这一刻,独孤信有些暗暗后悔自己太过于大意,先前他口口声声跟李泰说太原城不太平,要注意安全、出门要带护卫,可轮到他自己,他不仅出门不带任何护卫,就连传递求救信号的焰火也没有带,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如此孤立无援、身陷绝境!
究其原因,还是自身强大的武道实力,让独孤信放松了警惕。有句俗话说的好,打死都是会拳的,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人很可能会在自己的擅长的方面栽跟头,因为会武术才不在乎跟别人比武,然后被打死了。因为会水所以觉得往深了游没事,然后被淹死了!
独孤信如今身陷绝境,就是因为这么个原因!
巷道尽头,倒是聚集了三三两两胆大的百姓,趴在墙头,偷偷留意着这边的厮杀,虽然独孤信此刻身形有些狼狈,但仍旧有百姓认出了他,可是却没有人敢上前插手,因为这些黑衣蒙面人明显不是善茬,百姓们又不会武功,就算上来了,估计也会被黑衣人瞬间击杀!
“这些黑衣人是什么来头?竟敢在太原城公然行凶!”
“这不是昨日从长安那边过来的独孤将军吗?听说是皇宫的禁军统领!”
“咦?看着的确有些像!这些黑衣人竟然敢袭击禁军统领,反了反了,快去报官啊!”
“呵!刚刚有人已经去报官了,估摸着一会儿巡街衙役就会过来!这些穷凶极恶的刺客,定会插翅难逃!”
“可是这独孤将军好像撑不了多久了啊!”
百姓们远远地看着场中厮杀的双方,有人跑去报官,有人在心中暗暗着急,但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大伙儿的心都是向着独孤信这一边的。
太原城毕竟是龙兴之地,如今大唐海清河宴、百姓安居乐业、国力蒸蒸日上,太原城的百姓对于朝廷的认同感还是非常强烈的,见到有人当街刺杀朝廷将领,百姓们自然会不可避免地义愤填膺!
“哼!我劝你还是莫做无畏的抵抗了,或许我还能为你留一个全尸!”
场中,黑衣人首领一个闪身,用长剑再次在独孤信的后背上留下一道伤口后,对独孤信冷然一笑道。
“呸!我乃大唐禁军统领,即便是死,也只能站着死!尔等堂堂汉人,不为国效力,竟去当突厥人的走狗,简直给你们祖上蒙羞!”
独孤信此时很想闭上眼睛,他之所以还能站在这里与这些黑衣人对战,完全就是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在苦苦支撑,另外,身上每多一道伤口,受伤部位起初那火辣辣的疼痛也会让他清醒几分,但这种效果也只能持续一会儿罢了,因为随着时间流逝,毒素发挥作用,他受伤的部位会变得麻木、变得失去知觉!此时后背上又被黑衣首领砍了一剑,独孤信稍微提了提神,他用手中长剑支撑着身体不倒,看向黑衣首领,放声怒斥道。
他这饱含愤怒的斥骂,传遍了整个街头巷尾,那些在远处围观的百姓,见独孤信身受重伤,却仍然傲声怒斥敌酋,心头不由闪过了一丝英雄末路的悲凉!
“你,找死~!”
黑衣人首领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他身形一动,下一刻便手持长剑出现在了独孤信身前三尺处,之前他都是独孤信的后背或者身侧发动袭击,那是出自于他刺客的“职业习惯”,但现在独孤信已然处于垂死边缘,他自然不需要从后面或者侧身去搞偷袭,他要从正面将这个对自己口出狂言的家伙给彻底击杀!
这是必杀一招,长剑上炽烈的真气划破空气,还未到独孤信跟前,独孤信便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已经被锁定,无法动弹,黑衣人首领的必杀一剑,直接朝着他的脖颈而来!
这主要是他如今身受重伤,且身中剧毒,要不然黑衣人首领的这一剑,他绝对有把握躲开!
但这个世上没有如果,独孤信深知,就凭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纵然拼尽全力,也无法躲开这必杀一剑,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打算坐以待毙,就见他费力地提起手中长剑,一招独孤九剑——破剑式,开始施展开来。
以独孤九剑——破剑式的精妙,想要破解黑衣人首领这毫无花哨的一剑,完全没有任何难度,但是以独孤信现在的状态,连独孤九剑——破剑式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如何能够抵挡这一剑?
但正如他先前所说,他是大唐禁军统领,即便是死,也只能站着死!他要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不可能去向一个藏头露尾、卖祖求荣的小人屈服!
黑衣人首领的长剑距离独孤信的脖颈越来越近,独孤信手中的剑势也已经凝成,不过却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黑衣人的长剑只要一碰到,他的剑势就会瞬间瓦解,他本人也会身首异处!
独孤信在心中哀叹一声,心道看来自己今日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就在双剑即将相交的时候,一声怒斥从北面巷尾传来:“住手!何方鼠辈,敢在太原城行凶~!”
突闻大喝,黑衣人首领忍不住身形一顿,但接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冷然,他手中的长剑以更快的速度,朝着独孤信刺去!
他知道独孤信的援军来了,但他要赶在对方援军到来之前,杀掉独孤信!
“哼!尔敢!”
黑衣人首领身后的那个声音的主人,再度发出一声大喝,声音却是越来越近,然后便见一个人从马背上腾空而起,挥刀直接斩向黑衣人首领的后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