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52v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六百九十四章 投鼠忌器閲讀-ea39z

Home / 歷史小說 / m052v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六百九十四章 投鼠忌器閲讀-ea39z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副会首回头努了努嘴,账房们连忙来到隔壁,挪开靠墙的木架,他们用凿子将墙上的木板起掉,露出里面的密室,地面上摆放着四五个大箱子。
“抬出来!”
众人七手八脚将这些箱子抬到账房中央,箱盖打开里面全是一叠叠的账册。萧华眯着双眼踱步来到箱子前,抓起其中一册随手翻了几页,才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这才是真账册。”
他命商会诸人将假账清走,与元载盘膝坐在地上左手账册,右手算盘细细验算,副会首索性垂手站在一旁,随时准备答疑解惑。
他用拇指在嘴边蘸湿,将账册一页页地翻起来,眉头始终舒展嘴角含笑,看到关键处还用手指着账簿给别人瞧:“这是你们商会去年三月的盈利,其中十五万缗解运到了庭州,十万缗解送到了武威城。这些钱最终都到了谁的手上?”
副会首捅着双手立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
“不说?还是不敢说?”他淡然笑道:“我就说嘛,天下还有谁有这个能耐把商路驿站铺到印度去?你们就算不说,最终到了大明宫紫宸殿上,圣人心里面可是清清楚楚。”
他又底下头仔细翻阅,又讥诮翘起了嘴角:“哟,这是解送给小勃律的归仁军的钱财,这是拨给护密国主的丝帛,这是在发放俸禄酬劳吧?想不到你们把整个西域都买通了,果然是大手笔,大手笔!”
元载眉心突然凝聚到了一块,握着账簿的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他快走几步挪到萧华身边,指着其中一个条目悄声说道:“六万缗折换黄金五千两,驮运至进奏院差使曹安定转运至开化坊锦绣华庭。”
極品天尊
極品秘書風流情
他握着账册瞪大了眼:“锦绣华庭是什么地方?”
元载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杨氏虢国夫人的府邸。”
萧华的眼角垂了下来,手掌紧攥着账册的书脊犹豫半晌,才缓慢地说道:“先把这一页折住,稍后再说。”
周氏三國 朝蓋
从瞧见这一条糟心的账册条目开始,萧郎中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他时而抬头看看站在一旁表情逐渐倨傲欠揍的商会副会首,时而低头颤抖着手指轻轻摇头,账册上皆是触目惊心的内容,让他双眼似火辣辣的烧灼,心中仿佛被掀起了惊涛骇浪。
“天宝十一载,元正,送胡椒一石檀香四十斤至开化坊杨国忠府邸。”
“初五,送胡椒五斗,檀香案几一架至十六王宅永王府。”
……
接下来还有延王李玢、盛王李琦、济王李环,信王李瑝……玄宗诸子但凡活着的都送了个遍,最可恨的是他们连太子都没有漏下,朔方灵武城的太子别业分两次共运送了三万贯。杨家三姐妹春夏两季都能获得三两的龙脑香,其价格在东市上是一钱四百三十贯,其总价位达两万贯。
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天宝十二载六月到如今,每月都有六百多斤的紫檀木被送至会昌华清宫,用于修建贵妃檀香木汤,而从天宝十二载九月开始,又有大量的檀香木被送进了长安城兴庆宫的交泰殿。
怪不得他们有恃无恐,原来整个长安城的上层建筑都被小小的胡椒给绑架了啊。
萧华气血攻心,瞬间眼前一黑,慌忙用手扶住了案几。商会副会首假惺惺地走到他的身边将他扶住,叹气说道:“我说不让尊使看吧,你偏要看,如今受不了哇。现在补救还有机会,我就当两位尊使没有看见,重新将这些账册封在暗室板墙的背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住口!”萧华大口地喘息怒声说道:“尔等诡诈!以暴利贿赂宫廷、百官、以为这样就能够阻吓我?明日就将这些账册装车,星夜兼程运回长安,我必敲响登闻鼓,抬棺上殿死谏陛下,定要将西域商会胡椒贸易这颗毒瘤连根拔起!”
大宋官家 理想鄉鄉長
楼梯上传来一个幽暗阴沉的声音:“你都说它是瘤了,长在身体里与五脏密不可分,人不摘它或许还能活很长时间,可一旦要摘掉它,就免不了开肠破肚,到时候不但摘掉了瘤,还害死了人。那么你就是一个庸医,你就是祸乱天下的罪魁祸首。”
“谁在说话!”萧华和元载从案几前站起来,转身往这边望去。
却见一名戴着银色面具身穿玄色缺胯袍的男子从楼梯上走下来,他在穿廊间站定,有不怒自威的气场远远传播过来,站在穿廊间和账房中的副会首和先生们宛若向日葵一般朝向他躬身叉手。
萧华已经猜出了来人的身份,但他还是背负双手挺胸问道:“阁下是什么身份,敢跟朝廷命官这样讲话。”
对方叉起双手在胸前,面具后方发出了笑声:“在下戴望,凉州户曹参军,也是西域商会的会长。”
邪王的廢材狂妃
“原来是李大夫的身边的善财童子,阁下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戴望听到这话并不生气,坦然笑道:“箫郎中,你是否还记得昨夜在敦煌城垂月坊慕庄馆中说过的话,你空有一腔热血,欲报效圣人,还要上殿死谏,虽刀斧相加而不变其志。而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把这些账册带走送到长安去,给杨国忠和安禄山看看他们要查的是谁。要么你就当做没有看过这些账册,我会给你假的账册和替罪羊,你回到长安之后一样能够立功受赏。前者关系到你的身家性命,后者关系到你的官途前程,请箫郎中,哦,还有元司直详加思虑。”
元载感觉自己的后背汗毛直竖,四肢冰冷发凉,这简直就是在地狱入口和人间做选择。他目光担忧地望向了萧华,怕他因为清官的尊严而一时产生冲动,把天给捅出一个窟窿。查出真相不但得不到任何升赏,还会把朝廷上下全得罪了,而这些账册不仅仅是烫手的山芋,而是真正的洪水猛兽。
趁着这紧张的关头,元载开口笑道:“这些分明是假账册,刚刚的才是真账册,还请各位把真账册给取上来,我们详细查验后好回去交差。”
“元载!”萧华怒声喝道:“发生了的事情怎么能当它没发生?我做不到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我要把这些账册运到长安面程陛下,细数西域商会之罪恶。告知圣人它身后的这些人居心叵测,企图以财货来掌控朝廷!”
元载苦口相劝道:“你拿着这些账册根本进不了长安,进了长安也见不了陛下,杨国忠会善罢甘休吗?太子殿下和诸王会甘心吗?就连陛下和贵妃娘娘……他们喜欢的是檀香木,而不是你这个言语刺耳的忠诚义士。”
“我意已决,尔莫再相劝。”萧华将目光冷冷地投向戴望:“我便是要教你们知道,我大唐不缺忠义之士。”
戴望再度朝萧华叉手行礼:“虽然你的忠义没有用对地方,戴望依然深感佩服。”
箫郎中哆嗦着嘴唇咬紧了牙关,从齿缝中吐出声音:“把账册给我全部装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