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vf8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平民神探討論-第1938章 一招重創讀書-mql65

Home / 都市小說 / 4vf8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平民神探討論-第1938章 一招重創讀書-mql65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丁凡一路冲到天台上,却发现这个天台上面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或许刚刚丁凡上楼的时候,那个人刚好下去,前后也就是打了一个时间差,三分钟的时间,成了这前后的一个关键。
这个神秘人为了防止他提前赶到,甚至还叫了两个打手过来,给他闹出了一点幺蛾子。
这个时间被他控制的死死的,按说丁凡也不是傻子,这种手段其实他也不是看不出来,从那个短信出现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个背包对于那个神秘人应该根本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东西最后基本上不需要送到他的手上,很有可能他连看都不会看,就算是他跑到十八层的天台,八成也不会看到人。
但他依旧飞奔上天台,为他现在不敢保证,那个神秘人会不会将什么重要的东西留在天台上。
经过一翻查找之后,丁凡终于在天台上发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
丁凡的钱包和手机,在昨天案发的现场就已经上缴了,但是今天他只是在审讯室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可没有钱包在里面。
说明东西一直都在这个神秘人的手上,但是这东西明明对于这个神秘人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可这东西他为什么不还给自己,无疑又是神秘人隐藏的手段。
重生之全能贏家 華曉鷗
刚刚楼顶上飞下去的人影,警察一定会到这里做些检查,要是在天台上发现丁凡的钱包,加上他突然离开了警局,那么警局那边接手案子的人会怎么想?
测试了一下楼上的位置还有痕迹,很快就在天台上也找到了钱包,现在丁凡基本上可以确定一些事情了。
这个神秘人之所以将自己从派出所里逼出来,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想要给的的身上泼脏水。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现在一时间还看不出原因来。
但现在至少有一点问题,丁凡还能看的出来,短时间来看,他们还不会对自己身边的人动手。
因为这个一直在背后操纵自己的人,对于自己还算是有一点了解,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是什么样子,真的要是对自己身边的朋友动手,那他们才要面对真正的危险了。
跟丁凡比较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对于身边的朋友一向十分照顾,对他下手能侥幸赢了,丁凡只会怪自己,对于别人他说不出什么来。
天神下凡
可要是对他身边的朋友动手,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不管输赢,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他一定会用尽手段,非要将这个背后的人揪出来,将他撕得粉碎不可。
所以暂时对这个神秘人谜底虽然搞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他还知道,那就是这个人,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对自己身边的人动手。
调查了一下天台之后,确定了没有什么遗留下来的东西,丁凡也就准备离开了。
结果门还没有推开,一把雪亮的刀突然从外面对着他的胸口笔直的刺了过来。
丁凡一见到这把刀,顿时想起了之前在电梯里见到的那个人,下意识就往一边躲闪了半步,一巴掌拍在了门上。
大门一关,刚好夹在了这只手的手腕位置。
门后的男人顿时惨叫一声,随后用力的冲开了大门,一脸阴森的看向丁凡,急忙将地上的刀捡起来。
至尊少主 半瓶醋
不过他擅长的右手已经受伤了,现在只能左手持刀,脸色阴沉的看着丁凡,额头处还带着鲜血。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到是没想到,最后能捡到这个便宜的人竟然是我!”这男人手上拿着匕首,一步步往丁凡身边走了,可丁凡却听的有点发懵。
听他这个意思,好像自己成了他们眼中的猎物一样,好像遇到了自己,就是什么大便宜一样。
“听不懂你的意思,你抓到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吗?”丁凡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步,眼神却在寻找其他的路线,希望能找个机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离开。
九鼎藥神
因为丁凡要是没猜错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楼下的警员们就要上来了。
通过下面的尸体,寻找尸体从什么地方下来的并不是什么难事。
再見,我的總裁大人 秋,風吹過
所以到不是想躲开他,主要还是不想跟路队长等人在这里见面。
“少跟我装蒜,你要是不想死,现在就放下你身上的包,那才是我想要的东西!”大汉一步步的往前逼近,眼神中带着贪婪,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丁凡身后的包上,眯着眼睛说道:“所有参与到这件事里的人,现在想要的都是那个包,你要是不交出来,可就不要怪我了!”
说着,大汉握紧手的刀,猛地对丁凡发起了攻击。
虽然丁凡现在还有很多东西想要问他。
但现在明显不是一个合适的时候,手上拿着背包对着他就丢了过去。
本来这一刀是要扎在丁凡的身上,这大汉也没有想到,丁凡会突然将包丢过来。
这会儿急忙将手上的刀撤回,可这包还没有落在他的手上,丁凡却已经冲到了近前,整个人一下冲进了他的怀里,一招铁山靠撞在了他的胸口位置。
持刀的男人被这一下撞在胸口,整个人都被撞飞了出去,人还没有落地嘴里的鲜血就已经喷出来了。
摔在地上的时候,明显已经起身不得了,可丁凡没有时间跟他们废话,走上前顺势将他身上的背包直接拿走。
对于他,丁凡已经懒得在跟他废话了,反正后面还有路队长等人会很快赶到,剩下的事情,会有他们去解决。
拿起他身上的手机,转身从另外一边的大门离开了大厦。
前脚丁凡才刚刚离开不久,路队长果然带着人赶了过来,冲上天台的一众民警明显是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人。
当时被倒在地上的大汉,着实吓了一跳,在加上地上还有一把刀,脸上都是伤口,额头也带着伤痕。
路队长急忙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势,揭开以他的衣服时,发现他的胸口凹进去好大一块。
当时路队长看到他身上的伤势,吓得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什么人,下手竟然这么狠?”路队长一边说着,一边还在检查整个人都伤势,最后确认了这个大汉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这也幸亏是身体好,不然这一下都足够要你命了!”
这大汉被丁凡一招打成了重伤,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只要一张嘴,嘴里喷出来的几乎都是血沫子。
另一个警员,看到这个情况,急忙拿出电话联系了楼下的医生,眼看着楼上的这个人,八成也要被送医院了。
“队长,楼下的救护车已经联系好了,他们马上就会上来了!”
路队长没有搭理身后的警员,伸手伸手简单的在这个人身上做了一点检查, 顺势从他的口袋里面翻出一个不大的证件,对比了一下他的样子,突然皱了一下眉头:“你是穆长山?”
大汉一听,神色顿时有点慌张,眼神慌乱的摇了一下头。
江山美人誌
可正是因为他的这个慌乱的眼神,路队长似乎一下认定了什么,急忙伸手掏出了手铐扣在了他的手上。
“我就说你看着眼熟,三年前金州的抢劫案中,你就是劫匪之一!”对于这个人的身份,路队长似乎一样那就看出来了,语气中十分笃定。
事实上这些派出所的民警,每天所负责的工作也是很多的,不只是要跟周围片区的人民众打好关系那么简单。
其实他们的工作还是很多的,比如上面下发的通缉令,他们都要将这些人的样子牢记于心,时刻做好准备,因为这些通缉犯的的通缉令只要没有撤销,很有可能在某一天,无意间就会在外面见到这些人。
尤其是路队长,对于这些通缉令,每一次看完之后,他都要时不时的翻看一下。
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人是天生记忆力好的,往往就是需要死记硬背,一天记不住,那就看十天,总有背下来的时候。
就他桌上的那些通缉令,他几乎是看了半辈子,虽不说全都看明白了,也没有在辖区之内见到过通缉犯,可他依旧每天乐此不疲。
这不是,今天碰上了这么一个。
“头儿,能确定吗?”身后的民警显然没有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但是看队长一脸笃定的样子,也有点怕他记错了。
谁知道,路队长手上拿着刚刚翻找出来的证件,对他说道:“我之前还真不是很确定这一点,看到这个我才确定了。”
“这个假身份证,虽然做的还不错,但是这上面的照片,跟他通缉令上面的一模一样。”
“所以我断定,这个人一定是穆长山!”
身后的警员伸手拿过证件,上下翻看了一眼,吃惊说道:“还真是啊,这头发剪短了,还真是有点看不出来了!”
韶光不負轉流年
“那刚刚从楼上丢下去的尸体,是不是他干的?”
路队长走到一边,趴在防护墙边上看了一眼,眯起了眼睛说道:“现在还不好说,但我现在好奇是,他怎么到这里来的,而且在我们上来之前,他在这里跟什么人交了手,竟然将他打成了这样!”
“看上去这个人的身手也十分了不起,这一下要是在用力一点,八成都能要他命了!”
跟上来的民警没有看出深浅,只是看到穆长山胸口的位置有点好奇。
好像被人一拳打出了一个凹陷进去的大坑,他也尝试过两下,对于这个伤势多少有点好奇。
反倒是路队长,似乎对于这种状况,算不上很在意。
“哎,我现在就是担心,这件事会不会跟丁处长有什么关联!”路队长站在天台边上,点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双眼出神的看着远方,无奈的说道:“前面丁处长刚刚从派出所跑出去,紧随其后就有人在这里被丢下去,等我们赶到这里,又发现这里有人重伤倒地,究竟发生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