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b5z寓意深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160.肢體、惡靈與潛伏者分享-dj3p0

Home / 其他小說 / g3b5z寓意深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160.肢體、惡靈與潛伏者分享-dj3p0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嚓!”
拖痕沿着木质的地板,渗入缝隙,一路蔓延到不远处的浴室之中。
已经干涸略微发黑的血迹,诉说着这一夜曾经发生过的癫狂和恐惧。
戀上黑道MM
“嚓!硌啦……”
浴室中一片漆黑,正如外面那些被拉死的窗帘和紧闭的门窗一般,被黑色的脚步遮挡的严严实实。
灯光并没有打开,反而只有一只手电筒,散发着微弱的光,照亮了在黑暗中活动的人的身体。
那个人脸色惨白,金色的头发暗淡无光,浑身淋满了鲜血,不再复昔日的阳光和积极。
查尔斯不停的喘着粗气,想用深呼吸来压抑下自己内心的恐惧和身上抑制不住的颤抖。
但是沾满了鲜血的双手犹自颤抖不已,却依然紧紧的握住菜刀柄,随后猛地朝其中的尸体扎下去。
那菜刀早已不堪使用,溅在刀柄上的鲜血和油脂让刀柄滑腻不已,所幸刀刃比刀柄宽出许多,并没有伤及自身。
松开已经发僵的手,看着菜刀落入这一堆烂肉之中,发出铁与骨轻轻的碰撞声。
肉堆晃动了一下,像是装满了水的袋子。
只不过里面不是水,而是组织和鲜血。
查尔斯意识到自己真的累了,将手放了下来,看着填满了整整一个浴缸的残肢断臂。
自己的“家人”都在这里了,爸爸、妈妈、妹妹……三个人,一个浴缸刚好能装得下。
一条大腿僵硬的倚靠在鱼缸边缘,露出了一只脚,血渍从浴缸边缘溢出,顺着水流流入了下水道中。
手电筒的灯光散发着惨淡的白色。
站在浴缸前,查尔斯看着肋排一堆内脏中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他的心也开始抽痛起来,但是他却没有理会这种来自本人体内悲痛欲绝的心情。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查尔斯满脸茫然的自言自语,“他们为什么会察觉到我不是‘查尔斯’?还要把我送回去?”
想了许久,他都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曾经本体一向牵挂的家人,竟然会一眼认出自己不是他们的家人。
作为一头占据了人类身体的怪物,他无法容忍这件事。
再度被送回去,再度被束缚起来严加看管……刚刚才从link vrains那样的虚拟世界中逃出来的他绝对不愿意再面临那样的处境。
终于,僵硬的手指停止了颤抖,查尔斯再度举起了菜刀,猛地朝一根腿骨砍去。
“嗡——”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无比的嗡鸣声自脑海中传来,霎时间让查尔斯丢掉了手中的菜刀。
“什……什么东西!?”
嗡鸣声越来越强烈,似乎有什么东西循着查尔斯的位置而来。
猎犬嗅到了目标,顺着血腥味,于是乎天敌到来了。
“额……”
查尔斯倒在了地上,溅起了一身血渍。
那刺耳的声音似乎要穿破耳膜,刺入脑海,让他疼得在地上抽搐起来。
然而这是无稽之谈,因为那声音本就是来自于脑海之中,根本不可能扎穿耳膜,反而像是脚印,一步一个波纹,自门外而门内,朝着浴室的方向走来。
终于,那声音寻找到了目标,在一个固定的位置停了下来,一道令人恐惧的目光扫过,声音渐渐熄灭。
手电筒的灯光闪烁了一下,查尔斯的痛苦才堪堪止住,那阵嗡鸣声消失了,但是一阵无名的恐惧感却用了上来。
从地上心惊胆战的站起身,握住散发着惨白光芒的手电筒,此物虽在手,却不能给他片刻的安心。
武神空間 傅嘯塵
他谨慎的四处打量,那阵令人心悸的危机感来源,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整个浴室里静悄悄的,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类”的踪迹,准确的说是没有任何活着的人的踪迹。
浴室只有这么大而已,藏不了人……
刚刚的恐惧感,大概只是人类除了bug而已,那阵令人心悸的耳鸣,也应该是过度的疲劳所导致的幻觉……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手电筒惨白的灯光忽然间扫到了浴室的玻璃,他忽然间愣住了,拿着手电筒,朝着玻璃的方向照去。
在镜子中,倒映着他的影子,而他的身后,此刻正站着一名全身白色的人影。
“!”
大惊失色之下,查尔斯倒吸一口冷气,拿起手中的菜刀猛地朝身后挥砍下去。
然而,菜刀却劈了个空。
他的身后空无一人。
一只手拿着手电筒照着身后一只手拿着菜刀的查尔斯身体不由得僵在了那里。
怎么回事!?出现错觉了吗?
那阵窥视的感觉又出现了!紧跟着是更加强烈的刺耳嗡鸣声,让查尔斯不由自动松开手,手电筒和菜刀同时不受控制的落到了地上。
“额啊啊啊!!!”查尔斯挣扎着惨叫起来。
那不是幻觉,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子里乱撞,人类的身体无比脆弱,但同样脆弱的还有怪物们的意志。
手电筒被查尔斯踢了一脚,在浴室中乱转,惨白的光芒扫到了镜子。
查尔斯不由得朝镜子看去。
镜子中,查尔斯的身后站着一个人,伸出手猛地抓住查尔斯的脑袋,将他朝着镜子里按去。
随着一声惨叫,屋子里再没了声息,只留下了令人类作呕的气味在屋子里徘徊。
都市貴公子 星躍沈浮
稻草人将查尔斯扔到了远处,看着在地上打滚挣扎着试图站起来的查尔斯,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过那笑意看起来,怎么样都有些狰狞和冰冷。
查尔斯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看着四周豁然开朗的环境,目光陷入了迷茫,“这里是……link vrains?不可能的!强制召唤!?这怎么可能……”
忽然间,查尔斯察觉到了四周飘起了气泡一样的白色颗粒,低下头,他却发现自身像是泡腾片一样在link vrains中溶解。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登出!要想办法登出才行!”
然而呼唤了半天,菜单界面却无论如何都呼唤不出来。
一种危机感涌上了查尔斯的心中。
作为怪物的本能,他能了解作为人类外壳的数据正在溶解,只要人类的外壳消失,那么作为怪物的内在是无法抵挡这种恐怖的侵蚀的。
就在这时,脚下忽然间传来一阵失重的扭曲感。
查尔斯不等大脑反应,身体迅速反应过来,侧方向滚到了一边。
随后他刚刚停留的那一部分空间被彻底扭曲,如果他还在那里的话,恐怕人类的外表就会被当场撕毁只剩下脆弱的怪物内在了吧?
“哦……不错的危机意识啊,不愧是青冈武夫记忆中整合异常数据最多的那一个。”
直到这个时候,查尔斯才发现他身后站着一个人。
那个在浴室镜子中看到的白色身影。
“你……你是稻草人!?”从身体的主人那里得到了这个记忆,查尔斯向身后退了一步,“为什么要来找我!?”
“为什么要来找我,你自己不清楚吗?”
稻草人打了个响指,在查尔斯面前展开了一道大屏幕。
正好是从浴室镜子的视角看到的浴缸中的景象,那一缸的残臂断肢和鲜血淋漓的内脏让人无法直视。
“能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还是对自己的家人……你本就不是人类了吧?”
稻草人啧啧称奇的说道,“你这是在储备粮食吗?”
“……”查尔斯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眼睛盯着稻草人看。
逃妻不乖:爹地,快去追
按道理来讲,作为怪物,做这种事情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作为人类被察觉到做了这种罪恶的事情,除了接受正义的审判之外,没有别的可能了吧?
但是再让查尔斯被关起来或是接受随时都可能丧命的命运,他做不到。
已经从那样的命运中跳出来了,谁有那个资格让他再跳回去。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放我出去!”查尔斯恳求道,“放我出去的话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连这种乞活的话都能说出来了,果然,这里的AI一个比一个不能小觑。
“我要什么你都肯给?”盯着忙不迭点头的查尔斯,稻草人说道,“那么,我现在就让你去死,你能做到吗?”
查尔斯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在这时,他的胸前忽然间也传来了扭曲的撕裂感。
重生之棋逢對手 殷無射
迅速闪到一边,但是却还是慢了半步,他的手臂被撕裂,顿时血如泉涌。
“啊啊!!!”查尔斯跌坐在地惨叫起来。
“你这种有人形没人心的怪物,哪怕是披上人类的外壳也没有活着的资格。”稻草人抬起手,随后扭曲空间的力量在他的手中聚集。
“啊啊啊啊!!”查尔斯的惨叫忽然间变成了尖锐的嚎叫,他忽然间抓住了被撕裂的伤口,然后猛地一拽。
人类的手臂外壳被他猛地拽开,像是剥开果壳露出其中的果肉一样,露出了一只白色的粘液构成的手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能本能的感觉到,只有这么做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决斗!!!”
白色的粘液猛地聚拢到了一起,比之前稻草人对付的那些粘液怪物更快,在查尔斯断裂的手臂上凝聚出新的手臂。
只是这只新的手臂上,有一个决斗盘的光环亮起。
稻草人观察了一阵,手上扭曲的力量消失了,在心中点点头。
原来如此,只要本体保留智慧提出决斗的话,凝聚的速度会更快一些。
一阵黑暗能量的感觉涌了上来,当然是link vrains中伪造的,稻草人知道,决斗的申请被link vrains的自动处理器请求通过了。
作为最高意志的决定方式,决斗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先权,这样的话,就无法用决斗以外的方式来消灭这小子。
至于他手腕上的决斗盘……那些融合在一起的垃圾们数据可不只是有AI的三观和常识,具现化的产物能在link vrains中表现出来。
“决斗……”查尔斯从地上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最初时的慌张与无助。
“向我提出决斗申请吗?”
“我要打败你然后活下去!”这与实力的差距无关,是一头怪物察觉到死亡威胁的时候,在丧命的边缘进行的最后挣扎。
如果能让我省点力气该多好……还有一大群怪物等着我处理。
“Duel!!!”查尔斯几乎是以全身的力气在吼。
“先攻归我!!”查尔斯拍了一下半空,“我发动永续魔法卡!被诅咒的黄金国度!通过支付800点生命值从卡组将一张黄金国巫妖或是黄金乡魔法卡、陷阱卡加入手卡!”
【查尔斯LP:4000→3200】
“我将黄金乡的征服者加入手卡!”查尔斯从决斗的光环拿起一张被推出来的卡,随后在空中用力一拍,“接着发动魔法卡!黑化觉醒之黄金国的永生药!”
稻草人拉开了空中的面板,看着这些被发动后的卡。
“根据黑化觉醒之黄金国的永生药的效果!从手卡、卡组将一只不死族怪兽特殊召唤!当场上没有黄金国巫妖时,只能将黄金卿黄金国巫妖特殊召唤!出来吧!黄金卿!”
一滴黑色的凝固液块化作不死药,落入金色的水池中,金色的液体自水池飞起,在空中变幻出不同的形状,随后逐渐扩大化作了一身金色的盔甲。
金缕玉衣……
稻草人在脑海中想到了这个词。
所以才是不死族吗?
重生之大漫畫家 楓霜
“接着通常召唤齐唱殭尸!”
肩并肩的缺腿殭尸唱着不忍倾听的惨调从墓地中爬起,落到了查尔斯的场地上。
“发动齐唱殭尸的效果!选择齐唱殭尸自身为对象!从卡组将一只不死族怪兽送去墓地,让自身的等级上升一!我将卡组中尸界的班西送去墓地!让齐唱殭尸等级上升1!”
污浊的血池散开道道涟漪,一身惨白犹如尸体的精灵睁开同样惨白的眼睛,自血池中坐起,又于墓地中沉睡。
“接着盖上三张卡!回合结束!”
“这个瞬间!手卡中机巧蛇丛云远吕智的效果发动!”
就在这时,稻草人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手卡中卡片的效果。
“当这张卡手卡、墓地中存在时,通过将卡组最上方的八张卡里侧表示除外,这张卡特殊召唤!出来吧!机巧蛇丛云远吕智!”
终于被叫对了名字的机巧蛇庞大的金色身躯自召唤的光芒中飞出,落到了稻草人的场地上。
“这个效果可以在对手的回合发动!”
然而查尔斯却对此熟视无睹,反倒让稻草人高看了一眼。
“这个瞬间才是我的回合,”稻草人从卡组中抽出一张卡,“抽卡。”
回合进入了准备阶段,这个瞬间,查尔斯动了。
“打开盖卡!红化血染之黄金国永生药!”就在此时,盖卡打开,红色的光芒从金色的液体中飞出,诡异的红光笼罩整片区域。
“根据这张卡的效果!从自己的卡组、墓地中选一只不死族怪兽特殊召唤!”
红色的光芒大盛,仿佛有一只怪兽应召而来。
“当场上没有黄金卿黄金国巫妖的时候,只能特殊召唤黄金卿,因此,我将卡组中的死灵王恶眼特殊召唤!”
一只头部披着白色骷髅盔甲的大蛇,手持权杖,背生幽蓝火焰的双翼自红色的诡异光芒中应邀而来。
“这个瞬间!发动墓地中尸界的班西的效果!将场上、墓地中的这张卡除外,选卡组、手卡中的一张不死世界发动!这个效果可以在对手的回合发动!”
刚刚才炫耀了一波机巧蛇,现在又被对手炫回来了。
稻草人撇了撇嘴。
如果不是因为场景过于严肃,那么自己应该嘲笑自己一下。
“这个瞬间!连锁尸界的班西的效果,发动场上死灵王恶眼的效果!当场上、墓地有不死族怪兽效果发动时,选以下一个效果适用,一,让那个效果无效化!二,选场上、墓地一只怪兽除外!”
“我选择二效果!将你场上的机巧蛇除外!”
机巧蛇如果在墓地或是手卡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会再次跳上来。
无论如何,在连接召唤大行其道的规则下,让对手场上存在一只以上的怪兽都是愚蠢的。
死灵王恶眼举起权杖对准了机巧蛇,一道散发着死灵般幽蓝的火焰升腾,机巧蛇顿时化作了虚无。
“接着是尸界的班西的效果!从卡组将一张不死世界发动!”
场地顿时改变,从一片荒原变成了丛林,不过是白骨为林,腐肉为丛,半死的不死族怪物隐匿于其中。
稻草人的眼角跳了跳,在不死世界之下,场上、墓地的所有怪兽全部变为不死族。
兄弟,拽起來 田恒
那么接下来,只要自己发动卡片的效果,必然会遭到来自死灵王的针对。
稻草人拿起了另一张量子卡片,“通常召唤终末之骑士!”
一身暗色调的骑士出现在稻草人的场地上,在不死世界的毒沼作用下,终末之骑士身上的皮肤开始一点点溃烂,从骨骼上剥离。
最终整个人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站在了场地上。

当然,不死世界除了变化种族之外,却没有对怪兽有其他功效。
“终末之骑士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卡组将一只暗属性怪兽送去墓地!”
终末之殭尸身上散发出一阵漆黑色的力场。
“死灵王恶眼的效果发动!”
果不其然,见到检索效果,对手第一时间发动了死灵王恶眼的效果,“发动其第一连锁效果!让变为不死族的终末之骑士效果发动无效!”
死灵王恶眼举起权杖,幽蓝的林火再度爆发,顿时将终末之殭尸的黑色力场压制。
见到这一幕,稻草人不慌反而笑了起来,之前对付其他的怪物都像是在虐菜,这个……
“有点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