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hun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生活系大佬 鶴bar-第一百二十二章 涼涼分享-rqsly

Home / 都市小說 / zyhun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生活系大佬 鶴bar-第一百二十二章 涼涼分享-rqsly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腐国,威斯特领,童话镇。
静立街边的孙凌宇,怔怔的看着过往的路人。
本该淡却的记忆,因为一次偶遇,迟迟挥散不去。
忘了是谁说过,真正的高贵,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忘了打哪听得,忍住顷刻回望,就忍过恓惶。
“过往仍是过往,过不去最后的惆怅。”
揉了揉发酸的眼角,看了眼手机界面上与白白的合照,回过神的孙凌宇,洒然一笑,不得不说,妹妹孙诗雨的QQ签名,真不怎么样。
一张长椅,一杯咖啡,一部手机。
不知道是为什么,孙凌宇的视线里,爱人的微信界面,越发模糊起来。
“说好不骗你的,对不起,我食言了。。。”
一条微信,编了删,删了编。
想到爱人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小家伙,孙凌宇默默叹了口气,必须承认,人,果然都是自私的。
“没那么简单,可以找到聊得来的伴,尤其是在,看过了那麼多的背叛。。。”
咖啡馆的背景音乐,讽刺,应景。
听进心里的孙凌宇,攥了攥手中的咖啡杯,天知道腐国的咖啡馆,为什么要放华语金曲。
“白白:你这条微信,还准备输入多久!”
怕什么来什么,一首歌将将放了一半,手机里,爱人白白的微信,突兀至极。
“孙凌宇:什么微信?怎么起来这么早?”
看了眼手腕上的江诗丹顿复杂系列腕表,孙凌宇皱了皱眉,如果没算错的话,爱人那边,应该差不多凌晨5点才对。
“白白:做了个噩梦,本来想跟你吐槽下,结果你的微信,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
“孙凌宇:哦,可能是微信的后台卡了,乖,再睡会儿吧。”
“白白:当老娘三岁小孩呢?老娘足足等了你快半个小时,你居然给老娘说微信卡了!老实交代,愤怒(表情)。”
“孙凌宇:服你了,我真没输入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夸张,明明十分钟不到,硬是被爱人说成了半小时。
长椅上的孙凌宇,无奈的摇了摇头,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事儿,真没道理可讲。
“白白:不说拉倒,我打你儿子去。”
“孙凌宇:好啦,我交待就是。”
“白白:这还差不多,说。”
“孙凌宇:小视频(咖啡馆)。”
“白白:哇塞,粉色的?”
“白白:不对,别想岔开话题,到底怎么回事儿。”
“孙凌宇:记得刚约会那会儿,你最大的梦想是开家有故事的咖啡馆,记录年华,雕刻时光。。。结果嫁给了我,成了包租婆。”
“白白:德性,你这是触景生情了?还是又犯文青病了?”
“孙凌宇:白白,如果你的梦想还在的话,这次回去,我们就开一家。”
“白白:无聊,老娘补觉去了。”
“白白:对了,注意安全,早点回家,你儿子说他想你了,你老婆也是。”
“。。。”
千言万语,不如一句回家,初恋再美,也只是野花。
心中的骚动,随着爱人最后一条微信,烟消云散。
狠狠扇了自己一把,孙凌宇猛地坐起身,咖啡丢掉,订票回家。
。。。。。
深夜,明月,威斯庄园。
林凝到家的时候,已近凌晨。
之所以弃美人不顾,自然是因为那不可捉摸的梦。
记忆里的莎莎,睡觉可不怎么老实,真要在关键时刻被这姑娘弄醒,可没地儿后悔的。
真丝睡裙,羊绒披肩,长发,赤脚,红色美甲。
看着窗边女装打扮的林凝,林红轻叹了口气,动作轻柔的给林凝斟了杯甜酒。
“喝点甜的吧,心情能好点。”
“怎么突然这么说?”
一手接过酒杯,一手捋了把头发。
回过神的林凝,莞尔一笑,给这个普通的夜晚,加了道绝美的颜。
“你是在担心梦境吧,一路都闷闷不乐的。”
离开莎莎居所有段时间,林凝说过的话却屈指可数。
青春有毒 逐夢
想到那个诡异的梦境世界,林红勉强的笑了笑,一边说,一边行至林凝身侧。
“顺境淡然,逆境泰然,这么容易就被你猜到,我还是太嫩了。”
轻抿了口杯中酒,林凝说罢,重心偏移,像往常一般,整个人,顺势倚在了林红的肩上。
“成长是需要时间的,你还年轻,等你到叶玲菲那个年纪,一定比她还优秀。”
“就你会说话,十年后的我,还指不定是谁呢。”
不着痕迹瞄了眼系统,林凝轻舒了口气,如果可以重来,那该多好。
“都说了,你就是想太多,她如果真想对你不利,需要这么麻烦吗?”
“所以才叫无事生非嘛,要不是太闲,哪有功夫去胡思乱想。”
林红的言外之意不难理解,林凝弹了弹酒杯,连个梦想都没有的人生,真是无聊透顶。
“那就找点事儿做,让自己忙起来。”
“说得轻巧,顶着这张脸,我能做什么,谁敢让我做什么?”
“也对,认识林老板的人,挺多的。”
“所以嘛,顺其自然吧。”
“不对,你还可以男装呀,男装做你想做的事儿,女装做她安排的事儿,这两者之间有没冲突吧。”
林凝身上的落寞,一眼可见,想到自己看的那本小萌新的书,林红眼珠子一转,连忙提议道。
“。。。”
一语惊醒梦中人,瞬间反应过来的林凝,眼睛睁得老大,总算找到自己的问题出在了哪。“怎么啦?我有说错吗?你的那个她应该没有强制你只能女装吧?”
林凝的状态明显有问题,看在眼里的林红,挠了挠头,弱弱道。
“你说的没错,不瞒你说,我之前一直觉得差点意思,搞了半天,问题是出在这儿。”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很快便想明白的林凝,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
“嘿嘿,能帮到你就好。”
“我现在是真的对你刮目相看了,话说你看的那些书里,连这个都有吗?”
“有呢,那个小萌新虽说凉了,但还挺坚持。。。”
“打住,我对那个扑街小萌新没兴趣。”
“好吧,那孙凌宇呢?他你有没有兴趣?”
似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林红眨了眨眼,一手捂着嘴,特意装出一副说悄悄话的样子。
“这个可以有,实话实说,我真挺好奇他是怎么就进了保险库的。”
“嘿嘿,零那位去收拾现场的时候发现了段录像,内容很劲爆,要看吗?”
“录像?内容还很劲爆?”
“嗯。”
“呵呵,算了吧,我对动作片不感兴趣,更何况主演还是认识的。”
“呀,不是你想的那种。”
林凝一脸嫌弃的样子,明显是误会了什么。
有只狐仙萌萌噠
回想起先前看到的视频,林红接着说道。
“我直接给你说吧,我们去的钱庄,是那伙儿劫匪的大本营。。。”
“说重点,这事儿我知道,约翰给的资料我看过。”
“孙凌宇不是现场直播了劫案现场嘛,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就被人家的同伙抓去了。”
“我知道,白杨的Ins上现在还有那帮同伙的留言。不过这帮劫匪的脑子应该是有坑,第一次见报复人是这么报复的。”
保险库的画面仍在,想到孙凌宇当时的样子,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也算是涨世面了。
“不是劫匪脑子有坑,是孙凌宇命大。那个保险库的出纳,是个华国女人,那女人,是孙凌宇的初恋,还是青梅竹马那种。”
“哈?真的假的,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真的,视频我都看了。”
“好吧,就当它是真的,可那么重要的地儿,为什么要找个华国女人当出纳?”
“重点来了,那个女人是钱庄的合伙人,专门帮国内那些需要转移资产的人做事儿那种。”
“我去,这么牛?长的怎么样?”
“很性感,身材很棒,很特别,差不多1米八的样子,腿老长了。”
似是为了增加画面感,林红说腿的时候,特意伸着胳膊,看起来就很萌那种。
“很特别?什么意思?”
“左胳膊是花臂,大腿根纹了一圈图腾,满背的玫瑰,下腹。。。”
“打住,还说不是动作片,你这都把人看遍了。”
“额,好吧,是有点违禁。”
“继续,他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把孙凌宇带去大本营?如果只是为了报复,为什么不在路上直接弄死?”
“那帮人应该是想把孙凌宇的钱榨干再处理,所以才带到了大本营,毕竟那女的是华国人,做事儿能方便的。”
“得,这女的看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应该吧,反正孙凌宇被她救了,作为报酬,那女的把他睡了。”
“特喵的,这都行。”
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要不是确定林红不会骗自己,林凝差点以为是在听小说。
一口饮尽杯中酒,似是想到了什么,林凝接着问道。
“那帮劫匪同伙这么好说话的吗?就这么轻易把孙凌宇放了?”
“这就不清楚了,你要好奇的话,我们可以把那女的抓来问问。”
“抓来?那女的没死吗?”
“没有,在我们过去之前,那女的接了个电话,然后就开了辆兰博基尼走了。”
“你怎么知道?”
“我黑了他们的监控,对比了时间。”
“行吧,算她命大。”
“需要抓她回来吗?我黑进监控的时候,有看到后台的记录,通过追踪,想找到那女的不难。”
“记录?”
“他们的安保等级很高,监控画面是分段发送指定地点那种。”
“照你这么说,那女的手里也有视频咯?”
“有,但只有我们去之前的。”
“那就好。”
“那女的还抓吗?”
“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救了孙凌宇一命,算了吧。”
林红看起来还挺八卦,林凝轻哼了声,接着说道。
消失女神
“没事儿别惦记人的私事儿,都是朋友,这么做,不合适。”
“嘿嘿,你难道就不好奇孙凌宇是怎么说服那女人的吗?”
“这有什么好奇的,无聊。”
“那女人可是混黑帮圈子的,应该没那么容易说话才对。”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婆了?”
“我。。。”
“闭嘴,去睡觉。”
“好吧。我记得孙凌宇结婚了的,你说那女人会不会拿视频。。。”
“滚。”
“好哒。”
“。。。”
一夜无话,天空泛白。
这一晚,林凝有做梦,却不是那个梦境。
这一晚,林凝在梦里成了学霸不说,梦中的荼荼,居然会说人话。
“滚蛋。”
脚边的触感毛茸茸一片,睡眼惺忪的林凝,没好气儿的蹬了脚正扒拉着自己脚趾的荼荼,整个人的状态,说不上来的烦躁。
“怎么啦,大早上的这么大气儿,是那边出问题了吗?”
闻声赶来的林红,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温水,放在了老地方。
“别提了,又没梦到。”
“晕死,你说,会不会是她发现了,所以你才梦不到。”
“发现什么?”
“你先前不是想杀她吗,她会不会是感觉到了,所以不让你梦到她?”
“这。。。”
林红的话,品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林凝微眯了眯眼,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我,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当不得真。”
“呵呵,你这一随便,还真了不得,行啦,这事儿先放一边,我直播的事儿,你那边都通知到了吗?”
“除了飞零叶,我都通知到了,我当时问飞零叶要联系方式的时候,她没给。”
“刚夸你聪明,你就犯傻,飞零叶不就是叶玲菲吗?就在隔壁住着呢,需要拿手机通知吗?”
“。。。”
總裁前妻不下堂
我的末日堡壘 飛貓鼠
“还傻愣着干嘛,去通知,晚上就指望她出大头了。”
“那个,恕我直言,我觉得你这样应该完成不了任务。”
“什么意思?”
“通知他们给你直播打赏,这和要钱有什么区别?如果这都算的话,我直接给你打赏不行吗。。。”
“等下,你给他们发的信息是林老板直播?”
“不然呢?”
“呵呵,挺好的,你出去吧,我再睡会儿。”
闭眼,摆手,待一脸茫然的林红离开后,扶着额头的林凝,默默叹了口气,总算理解叶玲菲先前说猪队友时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