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wek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3499章 審美閲讀-aolbx

Home / 遊戲小說 / 7zwek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第3499章 審美閲讀-aolbx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冷面肃然的冒险家,并没有理会告状的冒险家,也没有看胖子店主及卖场工作人员一眼,甚至都没有理会围观路人,而是齐刷刷迈步来到我面前,整齐划一的微微躬身,为首冒险家沉声道:“普雷大人麾下侍卫长,恭请大人。”
此言一出,整个卖场刹那间落针可闻。
所有人齐齐变色。
不同的是,围观群众或惊讶,或震惊,或惊骇,或惊疑,颜色表情各有不同,但负责执法的冒险家和胖子店主,以及卖场一众工作人员,却是齐刷刷面若死灰,更有甚者,一声不吭晕厥过去。
朝着侍卫长微微颔首,我道:“走吧,去普雷的府邸。”
“是。”
侍卫长回应一声,转过身,踏步走到队伍前头,其他微微躬身的侍卫则齐刷刷直起身来,来了个原地一百八十度转身,跟随侍卫长缓步朝门外走去。
特工邪妃 影落月心
路过领队冒险家和胖子店主的时候,我伸出手,道:“机车不买了,把钱还我。”
此刻,这俩人哪里还敢忤逆我的话,连忙双手将金币奉上,并恭恭敬敬递交到我的手上。
看着他俩诚惶诚恐的态度,我心道:若是一开始就跟我好好交易的话,岂会发展成这般境地?
不过,我也并不打算把他们怎样,毕竟我在和风大陆也算是半个商人,我的义父及未婚妻,更是现任的和风大陆第一商人和未来的和风大陆知名商人,所以对商人的谨慎及贪婪都有所了解。
重生之星光路 飄著的白火
重生之花哥逆襲 洛蓉
还有就是和商人有着密切关系的庇护者,这种庇护者往往分为两类,一类是掌权者,能够给商人的一些隐晦的生意打掩护,另一类就是执法者,可以直接给商人们提供服务,譬如说,解决麻烦,又或者均分‘赃款’。
显然,我的钱,就被当成了赃款。
而这些,恰恰都是最正常的社会现象。
收好钱,从自动分成两列的围观群众中间走过,感受着纷纷注视过来的或敬畏,或害怕,或好奇的目光,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动物园里的珍稀凶猛动物。
离开卖场,在侍卫的护送下,来到普雷的府邸。
这座城镇的普雷的府邸还挺壮观的。
壮观的原因,并非是奢华,也并非占地面积有多大,而是高,很高,非常高。
甚至用直上云霄来形容也不为过。
“请问,这是有多高啊?”揉了揉仰酸的脖子,我好奇道。
“千米。”
侍卫长恭恭敬敬回答了我的问题。
“这要一阶一阶往上爬,得爬多久啊!”
侍卫长摇摇头:“在下不知。”
“哦?”我好奇道:“你们平时都是如何上楼的?”
“乘坐自动浮梯。”
汗……还以为是爬楼梯或者飞上去呢。
美國牧場的小生活
得知真相的我,在失望的同时,微微松了口气。
如果是一阶一阶楼梯爬上去的话,估摸着没几个小时,我都爬不到最高点。
乘坐浮梯,上了最高层,随侍卫长进入普雷的办公室,来到床边,视线透窗而过,俯视大地,视野一片开朗。
“嚯哦~这和在魔法飞艇上俯视大地时的景色近乎一模一样。”
我不禁惊呼出声。
“不,应该说,比从魔法飞艇上俯视世界更为壮观!”
大太刀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响起。
“瞧啊!那只鸟,多大,简直和塞仑差不多……啊啊啊!”我陡然一惊:“卧了个槽!塞仑!我竟然把他给忘了!”
“塞仑!”双手合成喇叭状,我对着窗外大吼起来。
一瞬间,大半个城里,都回荡起了‘塞——仑’的呼喊声。
“我在这里。”
一个略显低调且疲惫的声音响起。
转身望去,就见一全身红中带灰的翼龙,收敛双翼,扶着门框,一脸疲态。
“你跑哪儿去了?”我率先发问道。
“本来寻思趁着你买机车的时候,找个水池洗个澡,结果什么也没找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你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估计是遇上麻烦了。”
民國佳媛
“你怎么没进来帮忙圆个场?”我满头黑线道。
“我这不是也怕沾上麻烦嘛”塞仑道:“再说了,一个人的麻烦,总比两个人的麻烦要容易处理得多,所以想一想,我还是不给你添麻烦的好。”
捏着下巴,我喃喃道:“总觉得你这话好像是歪理,却又莫名有点道理的样子。”
“不过——算啦,反正你也已经回来了,话说,你现在脏的好像刚从泥里爬出来似的,快去洗个澡吧。”
“你才是更需要洗澡的吧”塞仑嘲讽我道:“如今的你,跟个泥猴子也相差不大。”
“竟然说我是泥猴子……”
话音戛然而止,因为我看到,此刻的自己,不仅身上脏,而且衣服也破破烂烂的。
洗漱过后。
“啊!神清气爽!”抻了个懒腰,只觉百骸舒畅,我不禁呻吟出声:“舒服!”
“噗!”一旁,塞仑忍耐不住,笑出声来:“你这是什么服装啊,看着够古怪的。”
“古怪吗?”上下瞅了几眼自己的衣服,我不以为然道:“我看着还不错啊,蛮有高手味道的,再说了,这可是地地道道的魔界本土时装,之前那身衣服才叫奇怪吧?”
塞仑不敢苟同,只是呵呵一声。
说实话,我觉得魔界本土时装挺帅的。
内有短衫夹克,短裤绑腿,外有大衣过膝,看起来还是满酷炫的。
而且魔界本土时装的大衣外观,并不像和风大陆的服装那般顺滑,而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小毛球,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有沧桑味道。
有点像是行走在沙漠戈壁的侠客的一身配置,若气质再能维持高冷一些,势必会给人一种成熟忧郁高冷酷帅的感觉。
“嗯”捏着下巴,我满意的点点头,喃喃道:“穿这套出门,势必会被称作少女杀手。”
“可得了吧”塞仑啧啧道:“就你这身邋遢的衣服,不被当做流浪汉已经算是万幸了,还敢指望成为什么少女杀手,也不怕贻笑大方。”
“嗤”审美被吐槽,我有点不爽,道:“好好的气氛被你毁的一干二净。”
“我只是实话实说”塞仑不以为然:“否则你真把这套衣服当成了审美标准,等回了和风大陆,还不被你的那群未婚妻锤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