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脈支架集採平均降價93%說明了什麼?

Home / 金融新聞 / 冠脈支架集採平均降價93%說明了什麼?

冠脈支架集採平均降價93%說明了什麼?

(原標題:工人日報:冠脈支架集採平均降價93%說明了什麼)

杜蘭特髮型引羣嘲 網友:這是打工人不是超級巨星

新華社發 朱慧卿 作

【閱讀提示】

支架價格被國家醫保局強勢壓低後,另一種聲音冒了出來。在醫保局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有媒體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這麼便宜的支架,質量有保證嗎?”

類似問題其實在前幾輪藥品國家帶量採購中就出現過。“0.07元一片的降壓藥還靠不靠譜?”“進口降糖藥降到0.6元一片,質量還會一樣嗎?”事實上,這些疑問在已經開始執行的帶量採購中都被一一解答。

11月5日,國家第一次高值醫療耗材集中採購。場上報出最低價的是山東吉威,原價1.3萬多元的支架,山東吉威開出了最低價只要469元。與2019年相比,相同企業的相同產品平均降幅93%。

當天,網上最熱門的一個段子說的是“昨天一個支架可以買6瓶茅臺,今天一瓶茅臺可以買6個支架”。

支架價格被國家醫保局強勢壓低後,另一種聲音冒了出來。在醫保局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有媒體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這麼便宜的支架,質量有保證嗎?”

名記:甜瓜渴望回到尼克斯 前提是紐約交易來保羅

類似問題其實在前幾輪藥品國家帶量採購中就出現過。“0.07元一片的降壓藥還靠不靠譜?”“進口降糖藥降到0.6元一片,質量還會一樣嗎?”事實上,這些疑問在已經開始執行的帶量採購中都被一一解答。

多數企業報出了700多元價格

就支架來說,其生產成本其實很低。上市公司賽諾醫療曾披露過國內主要支架企業的毛利率水平:樂普醫療79.28%、柏盛國際83.46%、微創醫療70.21%。一款出廠價3000元左右的支架,實際生產成本也就不到600元。

郭艾倫迴應找裁判理論一事:別不明真相就臆想

本次集採中,多數企業報出了700多元的價格,實際上已經充分考慮了企業的成本和利潤水平。很多企業採取的是代理銷售制度,出廠價格遠低於終端售價,這中間的差價就是各路經銷商“從中活動”的空間。

唐嫣工作室疑迴應新劇摳圖 80後花旦被尬黑太冤

如今,這部分空間被完全擠壓,就連企業的出廠價也要大幅壓減,無法保證擁有80%的淨利潤。企業讓利,患者受益,這本身就是國家帶量採購的初衷。

支架價格高的原因

2010年前後是外資品牌血管支架最後的黃金時代。

中國價格協會曾在當年做過一個分析,支架等高端醫療器械價格昂貴,主要是因爲“中間環節多”,支架從出廠或進口開始,到最終由醫院銷售給患者,平均加價2.28倍。

其實,中國價格協會並沒有把話說透:所謂“中間環節”,只是經銷商爲了規避單筆利潤過高刻意製造出來的,因爲每道發票加價率如果超過一定比例,可能會遭遇執法部門調查。爲了把價錢擡高,只有多設置中間環節才行。

阿的江:周琦缺席導致體系崩潰 我們打得像青年隊

儘可能壓低進貨價格、鼓動醫生私下推銷,這是那個年代醫療器械企業典型的“推廣”方式。

2011年的一次心血管病學術會議上,國內心臟病專家胡大一炮轟支架濫用:12%的患者被過度治療,38%的支架屬於可放可不放。這場會議上,支架的成本被一一拆解。

一個出廠價3000元的心臟支架,賣到醫院的價格爲1.15萬元,醫院售給患者翻倍至2.7萬元;而同類的進口支架,到岸價6000元,到醫院就成了2.3萬元,醫院售出則在3.8萬元上下。

當時高值耗材並沒有省級招標採購,更不要說全國集中採購了。醫院是支架等高值耗材採購的主體。用哪家不用哪家,基本是各家醫院負責採購的副院長和器材科主任說了算。

加上經銷商的利潤,可以想象,患者裝一個接近4萬元的進口支架,真正花在“支架”這個產品上的錢有多少。

郭艾倫迴應找裁判理論一事:別不明真相就臆想

這種看似不合理的情況,背後有着其“合理”的內在邏輯。在很多發達國家,支架價格便宜,但醫生的手術費用高。有統計顯示2006年的時候,美國做一臺支架植入手術平均的費用是1.5萬美元。而在2020年,國內安裝支架所需的心臟造影、支架植入、術後6天ICU病房、7天普通病房,這些費用加上手術、住院期間的藥費,加起來總共大約是2萬元人民幣。

醫生的勞動價值、各種監護設備的使用成本、醫護的服務成本以及藥費,這些統統加起來,尚不及一個支架的錢。醫生沒能在醫療服務中獲得其應有的價值體現,可能就會從別的渠道上尋求彌補。

熱門中概股漲跌不一 陸金所大漲近18%

中國醫療行業需要風清氣正

支架集採結束後,國家醫保局醫藥價格和招標採購司司長鍾東波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在經過了前期大量的調研分析後,醫保局預期此次最低價可能在500元至600元。這個價格是經過全面的成本調查的,是有根據的。而且醫保局還參考了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最終得出的結論。”

結算賬戶交易監測不到位 工行合計被罰沒超700萬

讓醫療技術體現出它應有的價值,纔是下一步公立醫院建設和管理改革的核心要義。

醫療的本質是醫生通過設備、器械和藥品實現治療患者的目的,離開了醫生的智慧,設備和藥品只是一堆擺設。現在正在做的,就是讓智慧的價值迴歸。

年內多地推新能源汽車消費新政:買車、充電送補貼

正在推行的按病種付費(DRGs)或許是實現醫生智慧價值的最合適方式。鍾東波明確提到:“已經實行DRG付費的地區,不下調支付標準,結餘留給醫療機構,鼓勵優先使用中標產品;沒有實行DRG改革的地方,把醫保結餘的部分,拿出50%,給醫療機構進行績效獎勵。”

雙語:英國富人逃離二次封鎖 私人飛機預定量激增

這意味着,醫保對支架手術總的支付總額還會固定的,支架費用降下來了,多出來的部分可以以獎金形式分配給醫生。醫生拿着陽光的合理收入,當然會好過私底下的灰色交易。

注意這28家A股公司 大基金已入股了!

郭艾倫迴應找裁判理論一事:別不明真相就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