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3szd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討論-第二十九章 好討厭的感覺—— (7200,求月票!)相伴-q6ase

Home / 其他小說 / k3szd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討論-第二十九章 好討厭的感覺—— (7200,求月票!)相伴-q6ase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苏昼张弓,射箭,大气激鸣。
一道明亮的青色流光,仿佛化作陨星,刹那之间,倾斜着朝着最初出手,发起争端的东部天龙贵族们射去。
用语言很难形容这一幕,但是,之前质疑男人究竟是谁的帝国军部代表却目瞪口呆地看见了。
璀璨的箭芒一闪而逝,而在那灼目的光华后,缓慢的声音才迟迟而来,伴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和剑士的怒吼,被巨弓射出的短矛轰击在卡提仓促抬起的剑上。
源能钢铸就的长剑当即从中断裂,可怖的冲击力余势不减撞击在剑士的铠甲,令其向内凹陷,然后崩碎出无数细小的碎片,带着卡提朝着不远处的拍卖大殿墙壁撞击而去。
虽然艰苦,但卡提的确挡住了这一箭,他受创颇重,箭矛的冲击波透过铠甲传遍他全身,令他肌肉撕裂,但至少他没有被直接扎船心脏被秒杀,这就是最大的好事。
可是无论是被视作目标的卡提,亦或是其他注视着这一幕,来不及反应的其他势力代表,全都没搞懂苏昼真正的目的。
他这一箭……可不是为了杀人而射,而射出的箭矢也不是普通的箭矢。
帝王專寵:黴女七公主 晨露嫣然
此乃和平之箭!
轰!
“什么?!”
伴随着雷鸣般的燃料爆破音,就在卡提自以为自己已经挡住那一箭的瞬间,宛如短矛般巨大的箭矢尾部突然爆发出了强劲无比的源能风暴,强化过的周天岚种正在急速搅动狂风,燃烧源能,施加动力——
霎时间,不可思议的纯粹冲击力令其化作火箭,令懵然的剑士在一声惨叫中被顶穿了墙壁,接连撞碎了五层地底结构,然后就像是倒飞的流星那般,在漫天灰尘中于拍卖所地表建筑的天花板上撞出一个大洞,然后……
然后,消失在天际,化作一颗星星。
“啊啊啊啊啊!!”
隐约还能听见,这位一路飞驰的神意阶剑士难以抵抗,无能狂怒的怒吼:“我会,我会回来的!!”
在场的其他势力众人全部都长大嘴巴,他们目光呆滞地看着那位天龙贵族,剑士卡提飞远化作星星的方向,然后又转过头,看向已经搭起第二根巨箭的苏昼。
“别让他继续射箭!”
宿世之敵 棄珠
登时,来自北地蛮族部落的神意阶强者,一位持斧勇士登时怒吼出声,紧接着向前跨步踏出:“他的目标是我们是所有人——近身!”
“近身和这个老头……打?”
带头冲锋的他声音从一开始的果断坚定,变得迷茫困惑:“啊?”
嘭!咔嚓——
衣物撕裂的声音响起,还有肌肉膨胀产生的血肉摩擦声,苏昼的身躯开始膨胀,变大,就像是有树根寄宿在血肉之中,又混杂了金属的铠甲那样,令他的躯体化作一台以肌肉和钢铁组装而成的战争机器。
“我不杀你们——”
狂暴的电流,狂风和火焰,在血液急速流动,仿佛海潮一般的声音中燃起,苏昼抬起头,发声,赤色的双瞳中流露出的是慈悲的光芒,他抬手,将手中的弓与箭扔到一旁,发出重岩落地的震鸣。
然后,他抓住了一把奇形怪状的十字长枪。
“但你们都应该好好学学礼貌。”
紧接着,苏昼朝前,对准那些正在冲锋,朝着自己靠近的众多职业者一挥。
明亮的枪芒横扫,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令所有企图近身者都停下脚步,举盾亦或是动用其他方法抵挡——但余波仍然扩散,拍卖大殿的墙壁即便是以钢铁铸就,也被切开了一条笔直无比的平滑切口,而随着这切口的扩散,土石和金属结构开始塌陷,整个大殿看上去即将被掩埋。
此时此刻,拍卖所周边,平民早已被疏散完毕,法尔塞斯的厄马斯正紧张地和家族长老团联络,申请援军,城卫军和其他执法大队正在赶来。
战斗对于埃安大陆上的人们并不少见,甚至战争都司空见惯,海滨之都每隔几年就要面对几次‘海盗’攻城,亦或是‘劫匪部队’,那都是试探,也是真正的战争,法尔塞斯家族早就做好了一群不讲道理的大爷在自己家里开战的准备。
但现在,先是璀璨的箭光夺走他们心神,而后便是核心城的大地剧烈的震荡,令本想要靠近的部队不得不停下脚步,震惊地注视着正在不断塌陷的拍卖所。
他们就真的在城里开战吗?!
这些海滨之都人脑海中首先闪过的是这个愤怒的念头,但很快,事实就让他们知晓真相。
的确,战斗开始了,但是却并非像他们想象的那样,是一场无底线的乱战。
而是单方面的碾压。
轰!又是一道青色流光,一个怒吼着挣扎,但仍然被一支十字长枪形状的火箭带着飞向远方的强者——那正是那位北方蛮族的勇士,他明明觉得苏昼的力量并不比他强,但是每一丝源能的运用都细致入微,简直就像是孩童的放大镜和扫描隧道显微镜的差别。
对比之下,他的源能就像是游兵散勇,而敌人却是全副武装的末日战甲机械化机甲军团,还有宇宙战舰的空中支援,自然在同等数量上,乃至于以多对少的情况下被打的溃不成军。
“圣日在上……”
注视着这一幕,厄马斯惊愕地摸了摸自己没有头发的头顶,他咽了口口水,这位中年贵族低声喃喃:“长老,我觉得,我们可能不用派援军来了……”
“请先祖吧,请先祖出山吧!”
一时之间没有答复,所以厄马斯只能看见,一道道接连不断地青色火箭依次点名,带着一个个神意阶的强者脱离战场。
说实话,论起绝对能级,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扫灭那火箭上的源能脱身,但就像是一个人的重量绝对比钢铁手铐要重,却很难挣脱对方的束缚一样,这些强者根本无法规避苏昼力量对他们的封锁,更别说影响岚种火箭了。
“滚吧。”
一声雷霆一般响亮,但却平静的声音从坍塌的地底响起:“我不说第二次。”
而后,便能看见一支支狼狈无比的队伍从地底飞窜而出,以最快的速度脱离海滨之都核心城,朝着各自首领飞走的方向急急而奔。
“那真的是斯维特雷教授?”
那位年轻的帝国军方代表现在还有些懵,他在跑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向那位身材已经变得正常,只是衣服碎裂的白发老者,这位代表心中除却匪夷所思外,还有一丝明悟:“原来如此,这就是叶莲娜少校失败的原因吗……我们都小看他了,远远地小看他了。”
“他将自己改造成了炼金器械,就和那些逐光教团的怪物一样!”
“长官,任务怎么办?”
此刻,随同的另外一位军官不安道:“无论是海滨之都初耀圣岩源能引擎的资料和位置,亦或是燃薪神木,我们都没带回去……”
“还有那些海蚯蚓和北方蛮族的勾结……”
“……等将军的指示吧。”
对此,年轻的代表微微摇头,他也无奈:“我们无能为力。”
就像是战斗开始那么迅速一样,战斗的结束也是如此迅速。
地底,坍塌了大半的拍卖大殿的安全区域,苏昼微微摇头:“乱世之象,诺大帝国中居然有如此多明里暗里的反贼。”
“如果不是我看了剧透,指不定还真的觉得阿斯莫代帝国药丸。”
说是这么说,但苏昼心中还是十分困惑。
他知道,那位太阳皇的实力堪称此世最强,以一打三同级都能将对方逐一击杀,更不用说日后开辟全新时代的壮举——只要他想,四海升平,天下安康都不过是一念之间而已。
如果不是帝国积弱已久,也没有表现出可以支配整个大陆的绝对中央实力,哪来那么多反贼?
“除非……他需要战争。”
“需要一个混乱的大陆。”
微微摇头,苏昼没有继续朝着这方面思考下去。
对方已经拦在自己身前,那就不用去想动机,只需要想如何解决对方。
转过头,苏昼看向自己身后,那位海滨之都执法总队长。
神意阶的魔化者队长此时仍然茫然震撼,虽然头被头盔盖住,但完全能想象那张口震惊的表情。
“你的名字?”
他听见了苏昼的询问,然后便咽了口口水,将自己的头盔摘下,露出一头火焰般的长发:“图里安,老先生……非常感谢,感谢您的帮助……”
图里安的脸上满是魔化病和历年征战产生的魔纹和伤疤,是一位硬朗的骑士,他浑身上下只有金绿色的瞳孔很是明亮。
这位队长恭敬地对苏昼鞠躬:“如若不是您,我们基本不可能镇压这些不法之徒,战斗将会扩散,半个核心城的表层街区将会毁于一旦。”
“我代表那些差点被波及的居民感谢您,先生。”
“嗯,图里安。”
但苏昼对此并不在意,他只是点点头,然后道:“为什么呢?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命当成消耗品——所有魔化者。”
说到这里,男人抬起头,他环视了所有正在紧张,崇拜,敬畏注视着自己的魔化者,然后平静道:“为什么你们如此拼命呢?”
“其他人先不谈,你明明已经是神意阶,心光更是地狱三头犬这样强大的具现,未来不可限量……你可以压制住魔化病的症状,如同正常人一样生活,为什么要如此拼命?”
心光体的强弱,一般看其显化心象的大小和强大程度,越是夸张,譬如说狮鹫,飞龙,大蛇,巨龙这种,其心光体转换源能,施展战技法术的能力也就越强,最强大的心光体甚至可以像是地球那边的法相神通那样,配合持有者一齐战斗,抵御天灾。
苏昼知道图里安的答案,他只是想要得到亲口回答。
“……先生,我理解您的困惑,外来者或许都无法理解……”
迟疑了一会,但是很快,图里安就想明白苏昼根本没有理由图谋什么,所以这位直爽正直的男人也便爽快道:“我是神意阶,我可以正常生活——我自己是没问题,但是我的孩子呢?他有一对魔化者父母,他也是魔化者啊。”
“我终归是要死的,魔化病神意阶虽然可以和正常人一样,但是之前损耗的寿命可是没办法恢复的,我必然早衰,而我的孩子却未必能成神意。”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看向自己身后的队员。
所有魔化者的眼神,都是一样的坚定,图里安笑了起来,紧接着转过头,看向苏昼,他的目光明亮清澈:“所以,我们必须倾尽全力,去保护这个整个埃安大陆上,唯一一座会对魔化者平等相待,给予我们尊严的城市。”
“即便是生命?”苏昼问。
“孩子们的尊严胜过我的所有。”图里安答。
“我大概理解了。”
微微点头,苏昼没有多语,他伸出手,递给对方一本小册子:“修行一下这个引导术吧,对你的魔化病有好处。”
“觉得好,就分享给其他人,这个城市的魔化者需要这本修法,不要私藏。”
“啊这……”
廢後靈心
伸手,紧张地接住苏昼递来的图册,图里安本还想说些什么,但苏昼已经转过头。
他朝着拍卖大殿的广场走去。
埃安大陆上,魔化者是一种常见于固定村庄居民,工厂区域还有贫民窟等穷苦地带的疾病,它本质上是高浓度源能对肉体侵蚀,令细胞意识产生灵魂,进而催生患者产生灵魂,导致灵魂浑浊,容易失去理智的‘过量灵气病’。
它的效果有好有坏,总的来说,在埃安世界弊大于利,而魔化者的灵魂更是最廉价的源能炉心燃料,为此,每个城市都会‘圈养’一批魔化者在工厂区,外城区和贫民窟周边,以帮派,亦或是贵族直接出手,定时收割作为燃料添加剂。
这个世界的贵族苏昼虽然接触的不多,但的确透露出一股经典人上人的味道,他们根本不把魔化者,甚至不把整个城市的公民当人看,而是视作自己怀中的血肉财富——他们有这个实力,甚至有一套完善的收割和剥削方法,统治结构相当稳定。
海滨之都,或许是因为创造者的善良,以及他们硬条件的确不怎么需要魔化者的灵魂,所以初始政策对魔化者较为平等,这直接导致了他们的特殊政策极其吸引魔化者,令他们隐隐成为了整个大陆魔化者心中的应许之地。
魔化者收获了家园和尊重,而海滨之都也获得了忠心耿耿的打手下属。
公平交易。
“海滨之都已经是一群烂人中少见的好地方了。”
微微摇头,苏昼来到了仍然位于广场中心,被锁在水晶柜中的燃薪神木前,他叹息:“归根结底,还是整个世界四十多倍正常密度的灵气的原因……究竟是怎么回事?哪怕是原初世界,灵气也不应该这么浓厚才对!”
苏昼还记得,哪怕是当初的完美世界,天元大陆灵气浓度也就比地球多一些,天地清光和灵性和灵气密度无关,它在这方面是正常的。
毕竟地球宇宙本质上,应该是所有伟大存在原初世界碎片的几何体,伟大封印的中枢所在。
打开水晶柜柜门,在众多执法队队员以及图里安不知如何是好的目光中,苏昼伸出手。
不过,和所有人想象的不一样——苏昼并没有打算拿走燃薪神木,他可是好人,做不出偷鸡摸狗挟恩图报的事情。
他只是在再次涌现出的青色云雾中,摸了摸燃薪神木树芯的表面,然后以大道之树给予的气息感应。
青色的十二芒星印记闪烁,伟大存在的气息在灵魂中闪动分析,很快,就如同苏昼当初凭借它迅速找到符合条件的埃安世界那样,大道树精心准备的印记很快就找到了世界树世界群落的位置所在。
雲英花嫁
但结果,却令苏昼感到震惊困惑。
“……怎么回事?”
退后一步,在众多执法队长吁一口气的目光中,苏昼将水晶柜门关上。
他困惑地环视整个拍卖大殿,乃至于整个埃安世界,红色的魔鬼之瞳中,源能的光芒熊熊燃烧:“是搞错了吗?”
“这里……就是世界树的世界群落?!”
苏昼的灵魂中,同样感知到这信息的蛇灵也一怔:“怎么可能?完全重叠?”
“世界树的世界群落和黄昏世界群落叠加在一起?但这怎么可能,伟大封印哪怕是错乱了也不会将两个伟大存在同时聚在一起——祂们几乎必定打起来,对整个封印产生动荡!”
雅拉此刻尾巴甩动的像是电风扇,祂冥思苦想:“黄昏做的?不可能,这屌人自闭到封印门开了都懒得走,泛多元宇宙中唯独它不可能搞什么阴谋诡计,就像是大象吃草只需要卷鼻子就行——难不成是世界树自己?”
“那也不可能啊!自杀和存在完全是背道而驰的,祂失心疯了才会让自己一个人和黄昏打……等等。”
突然地,雅拉反应了过来:“对啊,世界树失心疯了才会一个人和黄昏打,哪怕是死敌,祂在一个伟大存在的情况下,也会绕着黄昏走,起码也要拉上大道树才会去对阵。”
“除非,祂一苏醒,就面临不得不战斗的情况,甚至就连求援都被阻截……这背后绝对有其他伟大存在在搞鬼,但是为什么?”
蛇灵一时之间也想不出答案,祂开始冥思一切的条件,思考这些可能。
“总之先传递回去。”
雅拉都想不明白,苏昼更不可能明白,他在困惑之余,先直接将这些信息传递回大道之树那边:“大道树对世界树了解更深一些,祂得到这消息后,或许会有些新的线索。”
“接下来,假如有机会,再去问问寂主先驱,还有完美,祂们肯定也会想要知道为什么。”
“而我们,就继续在这个世界,寻觅这个问题的答案。”
苏昼转头离开了拍卖大殿,让那价值连城的神木树芯留在原地。
与此同时,海滨之都的善后部队也赶到此处,他们开始整理坍塌了大半的拍卖所,开始修复核心城的结构。
所有人都知晓苏昼之前的举动,故而即便是脸色最不好看的厄马斯在看见苏昼后也露出了真挚地感谢目光。
他本想要向前套个近乎,但是苏昼没有给他机会,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令这位大几率要受罚的拍卖所负责人捶胸顿足,懊恼无比。
而在消失之后,苏昼出现在了海滨之都核心城的最高点,一座位于沿海核心城的瞭望灯塔顶端。
近两千米高的瞭望灯塔就像是信标,指引着周边海域的所有舰船行动,它释放出的源能光辉宛如太阳,高热和辐射足以瞬间杀死一位不到心光阶的职业者。
但是苏昼坐在塔楼顶部,就像是沐浴日光,体内的神木根须开始微微成长,令他感觉浑身酥麻,异常舒适。
但男人只是俯视这座城市,俯视这个世界。
黄昏,神木。以及其他的伟大存在。
魔化病,燃灵秘术,薪王,还有太阳皇。
终末之日,黄昏之龙,注定到来的毁灭,即将熄灭的圣日与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纪元的重生。
多元宇宙也不例外。
“为什么就不能有个安生地方,可以让人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苏昼叹息,他站立起身:“为什么众生就不能幸福,让想要获得试炼的人去试炼,想要战斗的人去战斗,让那些只是想要活着的人好好活着呢?”
已经走过太多世界的年轻男人感慨,也只是感慨,他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活着本身就要有倾向和欲望,而有倾向和欲望就自然会承受苦难和折磨,作为向往和憧憬的代价。
选择自己前进的方向。选择就是倾向。
渴望前往远方的先驱探索者,需要付出难回故乡的代价;渴望超越轮回的超越者,需要付出与轮回抗争,一世又一世重复的代价。
有欲望的人,想要前进,就要付出力量和代价。
但苏昼认为,代价自己一个人付出就够了。
将其他与自己无关的人,将其他无辜人,作为自己的代价燃烧,牺牲……这样的家伙,他会亲手将对方烧的干干净净。
“是不是,法尔塞斯家族的先祖?”
如此说道,苏昼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身侧:“罗泽利亚先生?”
那是一位面色愁苦的俊美金发少年。
他的头顶有着一轮翼人的光环,而手臂处的龙鳞也非常明显,法尔塞斯家族的混血特征是如此的清晰,令这位身穿笔挺正装的‘少年’身份是如此明显。
“您很善良,先生。”
这位金发少年的声音却很衰老,如同一位早已衰亡的老者:“但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夺取与被夺取……法尔塞斯家族已经做得很好,我们在东南的无主之地打造出了一片乐土。”
“但是现在,战争即将再次开启,乱世马上就要到来,乐土……乐土也只能选边而站,自此之后,再难选择自己前进的方向,就连想要支付代价,都不能自己说了算。”
“就像是魔化者那样吗?”
“我们对魔化者已经很好了,甚至可以说是爱护他们。”
“但爱是可以杀人的。”
苏昼提醒道:“甚至比憎恨更加简单,因为仇恨强迫一个人献出自己的生命非常困难,爱却可以,且常见的多。”
即便是面对一位货真价实的灾境强者,男人依然毫无波动,他转过头,俯视这个城市中千千万的魔化者,以及众多普通人。
——如果,真的讨厌魔化者,就尝试去爱他们吧。
特種宗師 點燃太陽
设计一些会消耗掉他们的职业,开出最高价的工资,最完善的培训,给予最体贴的关怀,告诉他们这是荣耀,奉献和牺牲。
让他们的妻子儿女都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也让他们自己觉得,这对自己的妻子儿女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将会成为所有人的烈士,所有人的一部分,并且,永远无法占据统治地位,永远无法影响到高层的权利——他们无法聚合在一起,高额的福利令所有人都有饭吃,都有努力的动力,都有一丝希望,活下去和幸福的希望。
这样,他们就会在外界更差的环境下,安逸于此,不再愿意前进,选择方向。
而是停滞。
忘记了革新,前进,所有人类理所应当,‘变得更好’这一愿望。
“用最好的选择,让他们找不到反抗的理由,找不到其他的选择,只能成为你们的燃料,你们发展进步的动力……”
苏昼喃喃道:“你们当然会给他们更好的福利,因为你们从他们身上获得的,远胜于给予他们的千百倍。”
“这就是,远比,一切恨要可怕的,爱与希望啊。”
神醫解情蠱
“……你讨厌这样吗?”沉默了一会,金发哀愁的少年转过头,罗泽利亚碧绿的眸子中闪动着一丝光泽:“讨厌这样的海滨之都?”
而苏昼摇头回答:“即便如此,你们也是我见过,我记忆中,对魔化者最好的一个地方了。”
“都是吃人,你们的吃相更好一点,魔化者也更幸福。”
他叹气道:“我讨厌的,是这个世界。”
“斯维特雷教授。”
听到这里,罗泽利亚·法尔塞斯点了点头:“或许有些突兀,但是看在现在的情况的份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点共识。”
“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的确如此。”
而苏昼如此说道,他也侧过头,看向对方:“我也想要知道你们真正的想法。”
“所以,让我们好好谈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