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魯保姆,幸福指數很高

Home / 旅游新聞 / 祕魯保姆,幸福指數很高

祕魯保姆,幸福指數很高

【環球時報駐祕魯特約記者 孟可心】9月的最後一天,祕魯總統比斯卡拉宣佈,《家政僱傭法》正式出臺,這是祕魯專門爲家政服務人員的權益立法,旨在防止他們在工作中被歧視,保障其基本權利,並承認其對國家和社會、經濟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統計,在拉丁美洲,14%的就業來自家政業,保姆是女性最主要的職業。祕魯大約有50萬家政工人,其中95%是女性,祕魯政府特別把3月30日定爲全國“家政工人節”(保姆節),以維護保姆的合法權益。

祕魯保姆,幸福指數很高

工作中的祕魯保姆。

祕魯保姆爲啥多

王剛跪地架炮巴坎布怒射空門 稀哲上帝式傳球再現

祕魯家政從業人員這麼多,和貧富差距大、城鄉差距大有關係。經濟不發達地區的農民到經濟發達的城市謀生,家政行業上手最快,因爲這個行業門檻低,工資也低,通常是國家規定的最低工資,目前大約是每月930索爾(約合人民幣1726元),一般城市工薪家庭都僱得起,所以幹保姆這一行的人就很多。另外,當地的西班牙殖民者的後裔傳統上喜歡僱保姆。

祕魯的保姆分爲洗衣、做飯的雜工和看孩子、照顧老人的看護保姆,後者工資要高一些,因爲需要有保育、衛生、護理常識,起到家庭教師和護工的作用。保姆工作中穿制服,由僱主提供,一般爲淺藍色短袖上衣、白色圍裙。特別有錢的僱主會爲自己家僱用的各個工種的家政人員統一製作制服。

祕魯的公寓和別墅在設計時都有工人房和洗衣房,高級一些的還有專門的保姆通道和電梯,與主人使用的分開。保姆不能和主人同桌吃飯。從事保姆工作的祕魯人很踏實,心態很平和,對自己的工作很認可,只要有穩定的收入和穩定的生活就很滿足,沒有奢望,幸福指數很高。

有的保姆把主人的孩子帶大,已經成爲家庭的一員,孩子跟保姆的感情甚至比和父母的感情還深。有的主人對保姆非常信任,把家交給保姆很放心。

極致團隊籃球!趙睿首節送出8助攻 李羣紀錄危險了

記者剛到祕魯時,住在祕魯人家裏,主人是一對退休夫婦,他們非常和藹,在祕魯屬於中等收入水平。家裏有一個住家保姆,起初是單身一個人,後來結婚生子,保姆一家人就住在屋後小花園的簡易房子裏,保姆在這家已經工作很長時間了,主人也很照顧保姆一家,相處非常融洽。每天保姆洗衣、做飯、打掃衛生後,回到小屋過着自己的小日子。

杜鋒眼神能吃人…嘲諷杜潤旺連續失誤:你導演啊?

我每天都是一早出門上班,保姆已經把早餐準備好,擺放在餐桌上,基本上每天是不同的新鮮果汁、麪包片、黃油、果醬、奶酪,還有新鮮的水果。我放在房間裏需要洗的衣服,第二天干乾淨淨、整整齊齊地碼放在椅子上,解決了不少後顧之憂。週末主人夫婦出門,保姆的丈夫還會幫忙給木地板打蠟、登梯子擦高處的吊燈。此外,筆者的鄰居長期住在美國,家裏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給在他家工作已經30多年的保姆,完全視保姆爲家人。

保姆小偷小摸的奇葩事

康希諾生物重組新冠疫苗在墨西哥開展Ⅲ期臨牀試驗

當地家政服務人員也是良莠不齊,有的還有小偷小摸的問題。筆者僱過臨時保姆,每週兩次來家裏打掃衛生。每次打掃完衛生,臨走前她都會主動把自己的書包打開讓你檢查一下,證明她沒有帶走你家的任何東西,筆者起初感覺不太適應,好像不相信人家,慢慢也就習慣了,因爲在祕魯聽了不少朋友講的不良保姆的奇葩事。

就是不舉!國安城牆級越位邊裁無視 進攻打完才舉旗

一位朋友的老婆不明白自己的洗髮水和化妝品爲什麼總是少,開始沒有太在意,後來發現保姆嫌疑最大,最後終於水落石出,原來保姆平時把洗髮水和化妝品取出一些,積少成多,用螞蟻搬家的方法,等休息回家時帶走。

還有一件更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女主人平時喜歡購買長筒襪,也不注意自己到底有多少襪子,後來發現總買,總少,最後問題還是在保姆身上,週末保姆回家前,女主人發現保姆身上套了幾件內衣,腳上穿了幾雙襪子。

保姆處境堪憂

過去雖有法律規定家政工人的工資和福利待遇,但是主人有不少空子可鑽。比如合同可以是口頭或書面形式,不足以維護家政工人的基本權益。許多家政工人的工資低於國家最低工資。

此外,還有很多家政員是未成年人,多爲女性,工資被拖欠、沒有完整休息日和無法上學,在工作中遭到性騷擾,是從事家政服務的未成年人遇到的最主要問題。這些未成年僱工多來自邊遠地區,文化程度低,社會經驗少,在受到不公正對待後,爲了生存只能忍氣吞聲,很少利用法律維護自己的權益。

9月份出臺的《家政僱傭法》重新明確了一些法律規定,比如,僱主與保姆要簽訂正式用工合同,從業者年齡必須滿18週歲,每天工作不能超過8小時或每週48小時。對每週的休息時間、節假日的帶薪休假、社會福利等也都有非常清楚的規定。與此同時,法律還要求僱主尊重保姆,禁止僱主要求保姆在公共場所必須穿工人制服等。

疑似小亞洲龍 一汽豐田全新轎車將廣州車展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