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t49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5 隱現迷蹤鑒賞-717pm

Home / 靈異小說 / 95t49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5 隱現迷蹤鑒賞-717pm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具体地址被遮盖,只说是庚午市的某个民居内近日总是发生下水道堵塞情况,而找人来修理的时候从出水口附近的地方挖出了已经聚集成团的长头发。这一户人家并没有这么夸张的脱发状况,而那个头发的长度哪怕是家里的女主人和女儿也没有留到那么长。
这位新闻记者便追查了这件事,并拿到了一些头发样本进行化验。
誅天武神 錦繡長歌
新闻看到这里,陆凝还觉得这位记者还有点专业素养,没想到他转头就向水管工和负责地下水的人打听有没有发现异常去了,并趁着晚上跟一群下水道公认一同进入城市地下,拍到了一张几乎看不清楚的画——大概就是在地下的一个旮旯里面,有一大片应该是头发形成的“巢”,而巢里面明显有什么东西压着,只是陆凝看了报道才知道这张照片表达了什么,猛一看估计就以为是个曝光过度的照片。
这种噱头式的新闻果不其然被底下的一堆评论声讨了。
至于后面四个倒是比这个更真实了一点。“鬼车”的拍摄同样是在黑天,是一辆正在行驶中的巴士照片,从图片上巴士的模糊和旁边景物的清晰度对比来看巴士的速度非常快,也只能隐约看到巴士里面没有司机,而后座的乘客全都是穿着一身如同丧服一样黑色的衣服。
当然也有人会提出质疑,毕竟这大黑天的只要不在光底下拍什么都是黑的,至于没拍到司机也是驾驶座实在看不太清楚的缘故……这些不太站得住脚的论调很快就引发了一场对喷。
第三则新闻是个案件,并非是鬼故事,不过三点半新闻也收录这些带有悬疑惊悚色彩的案子。开源县的警察局门口近日来早晨会发现有人将半腐烂的肢体放在门口,前两次是左臂和右臂,而这次是左腿,这种疑似分尸杀人的案件当然已经立案。而拍摄者作为证据传的则是一段视频,充满了灵异色彩——镜头在警察局对面的位置,而一辆货车经过这里之后,那只腐烂的左腿就已经放在了警察局的门口。这个记者显然更加专业,他表示已经查过了那个货车,是第一次来县里运货的,司机也是外地人,多半和这起案件无关。
看到这里之后,头发已经基本上吹干了,陆凝将剩下两个暂且放下,开始换上出门的装束。她和滕璇约定见面的时间是八点,穿戴整齐之后她还得下楼去买一些早餐。
七点半刚过,陆凝来到了学校门口,而滕璇已经站在那了,还是穿了之前的那一身衣服。
“诶嘿,我就知道有早点吃。”滕璇看到陆凝手里拎的东西顿时就乐了。
“高中那会你就是跟着我蹭早点的。”陆凝将一个塑料袋地给她,然后皱着眉看了一眼她和昨天一样的衣服:“你没别的衣服了?这穿着不冷?”
“还有一身夏天穿的。”滕璇从塑料袋里掏出一根油条,忙不迭地往嘴里塞。
……所以这破洞牛仔裤居然还是冬天的衣服?
陆凝也没办法,毕竟校门口车站的公交车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小城镇当然没那么准时准点,早晚五分钟都是正常现象。就如这次两人站在那里刚过两分钟就看到了公交车拐了个弯开了过来。
“还挺快。”滕璇咽下嘴里的东西,“我记得当年我上学迟到就是说车坐晚了。”
“你就不会换个理由,老师都知道了。”陆凝嘴角抽了抽,车到站后便走了上去,将硬币扔进车前面的投币箱里,然后往后面看了一眼。
七点半高中都已经开始早读了,工作的倒还没有多少出门,车上除了一对夫妻和一个打着瞌睡的中年人以外没有别人,而且都在前排。陆凝后面要和滕璇说话不准备被人听见,于是径直往后座走了过去。
二人坐稳之后,车就再次出发了。
趁着滕璇狼吞虎咽的时候,陆凝拿出了手机查看早上没看完的部分。
接龙的故事内容当然是第一要紧的,不过这次第三棒是接着之前卢江洋的行动进行的续写,也就是关于苇叶村的故事。
=
單翼天使不孤單 黑暗的天使
尋墓記
经过了一段令人腰酸背痛的土路之后,卢江洋和杨采来到了苇叶村。
苇叶村的地理位置很偏僻,附近还有很多条小河沟,两人下车之后还不得不徒步走了一公里多的路,农村道路难走,他们已经走得气喘吁吁了。
幸好这里的人还都算热情,卢江洋和杨采之前也调查了一下,苇叶村是有一两家农家乐的,在这里吃饭住宿都很便宜——不对,是相当便宜。来到村子之后之前联系的农家乐老板已经过来迎接了,是个四十多岁皮肤黝黑,看上去平时肯定做过很多农活的人。他带着憨厚朴实的笑容领着两个人走进了村子。
苇叶村没有传闻得那样糟糕,山清水秀至少在这里占了一半。这里的水确实很不错。村子里和周围也能看到大片的耕田,也引入了一些机械化的农耕,一路上有鸡鸣狗吠,很是祥和。
来到主人家里,两人在一张热炕上坐下,顿时感到了一阵慵懒袭来。外面的天气虽然还不到最冷的时节,可是暖融融的炕头总是让人不太想起来。而饭菜也很快就端了上来,全都是用农家自产的那些东西做的,却也有八个菜,根本吃不完的程度。
重生之我的彪悍人生 一騎絕塵去
“江洋,你觉得这地方真的会有什么好考察的?要是修修路估计都能发展成一个休闲景点了。”
三國之呂布天下 妖惑天下
饱餐一顿,两人就开始闲聊了。
“就当出来旅游散心也可以,话说冬天农田还种东西吗?我怎么之前还看着有些田地里还有东西?这不就冻死了?”
“你个农盲……”杨采吐槽。
“不过咱们要问的这事不太好跟当地人打听吧?我们要是直接问老板就……挺没礼貌的。”
“傻啊?咱们过来玩的,你就不会旁敲侧击一下?”杨采翻了个白眼。
于是等到老板来收碗碟的时候,杨采先很是客套的称赞了一下菜肴和住宿条件,和老板扯起了闲话,很快就把话题引到了两人来这里旅游的部分。
“我们是趁着放寒假过年之前出来好好玩玩,尤其是去人少的地方。老板,苇叶村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或者是有意思的故事,给我们说说呗。”
“俺们这里就是种地的,嘿嘿,也没啥故事。”老板回答,“冬天没事做,弄了个活计赚赚小钱。俺们村的传说……也都是吓唬小孩的,大灰狼啊大老虎啥的,不新鲜。”
不死劍神
“这里的河流很不错。”
“都水沟,鱼倒是不少。桌上这鱼就是早晨打的,鲜,鲜着咧。”老板连连点头。
“水深吗?不深的话我们想去近处看看。”
“三米,也就三米吧。会点水就淹不着。”老板结结巴巴地说,“只是晚上,小心落水。”
“哦,好,我们一会就去看看,保证晚上之前回来。”杨采笑嘻嘻地说道。
稍微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两人就再次出门了。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取材,只要了解了这里的状况对写作也更有好处,至于什么溺生妇当然最好没有。
从已经近城市化的地方来到了乡村,那种新奇感缠绕着卢江洋。他是典型的城市孩子,平时游山玩水也是去一些旅游景点,从来没到过这种地方。来到河流旁边,看到水里隐隐有游鱼,他更加兴奋了,甚至忘记了这次来的正事。
異世明皇 半介過客
虽然是个小村子,可沿着河道走也有很远,走着走着便消磨了很多时间。天色也开始微微昏暗下来。杨采倒是仔细留意着那些可能作为素材的东西,仔细看着周围的地理结构。
忽然,杨采看到在一丛芦苇荡里面有一堆白花花的东西。他的神经微微一紧,脑门上也开始有点出汗了。看着前面一无所知跑得高兴的卢江洋,杨采只能摇了摇头,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稍微压低了那片芦苇。
只是一些鸭蛋而已。
杨采长出了一口气,甚至有些高兴地过去将那几个鸭蛋捡了起来,他知道这地方没有养鸭塘痕迹,那么鸭蛋一定是野鸭子下的,这算是意外收获了。
不过就在他将鸭蛋捡起来的时候,目光也落在了附近的水面上。粼粼水光之下,却仿佛有一双眼睛正在死死盯着他。杨采心里一慌,退后两步猛然坐在了地上,也惊动了前面的卢江洋。
“怎么了?”
帝少的心尖寵
杨采起身看向水里,没有眼睛,倒是有两颗被水流冲得光华的石头在夕阳下反射着光。
“没……没什么。”
他希望是自己看错了。
【上传者,我是哥哥】
為動畫制作獻上美好祝福 獻歌
=
“你看的这是什么?”滕璇已经吃完了早饭,顺着便探头往陆凝这里看了一眼。
“算是我为什么忽然要前往青树藤的原因。”陆凝将手机递给滕璇,“你也看看吧。”
“这啥啊?”
“故事接龙,虽然还没开始展开,但是里面有一种莫名诡异的部分。”
“嗯?知道不对你还要参与?我说李文玥,你以前可不是这种傻大胆吧?”
“要是真有不对你觉得有拒绝的资格吗?最好能证明我的预感是错的,否则就有大麻烦了,你退出来看看页面最下面的三个APP。”
滕璇依言做了,搬家客这个也就是有点迷信色彩,但三点半新闻和庚午志怪就真是鬼故事合集了,饶是胆大如她点了几个进去也看得头上冒汗。
“嘿……李文玥,这是真的?后面那个小说一样的还能当乐子看,前面这个新闻……图片不是P的吧?”
“看起来你之前也不知道这个。”
“打架斗殴的事情我没少做,可是这个图片……”滕璇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都是刑事案件吧?我以前可不知道庚午市周围这么危险。”
“也就是因为这个我才会感觉到一些不妙的。实际上社长给我们的推荐列表还有很多APP,我下载的这还算是比较和谐的。”
“这还算和谐的?”
陆凝将手机拿了回来,打开了那份社长共享的文件:“喏,你自己看。”
滕璇越看眉毛皱得越紧。在现在的时代下,这种充满猎奇感和感官刺激的地下APP确实会有那么一些人会喜欢,但是令她不解的是有一些已经逼近玩命的东西居然会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去给别人寻求乐子?
“能对这件事重视一些了吗?无论是真是假,我们也得有些心理准备。你知道我这人有点多疑,社长能一下子掏出这么一堆古怪的APP加上有些微妙的故事接龙,我不验证一下心里不踏实。”
“啧……”滕璇慢慢呼出一口气,似乎在下决心。
“没问题的话我分给你一些装备,我不是什么专业的捉鬼大师,只是买了一些可能用得上……”
吱嘎!!!
话音未落,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摩擦声,两人不由自主地往旁边一栽,整辆公交车在路上拐了一个曲线,所有人都被甩离了座位。有人高声骂了一句,而司机也急忙拿起对讲机喊道:“各位没事吧?刚刚路上好像有个人影,雾有点大没看太清楚,绕过去了。如果谁伤到了什么地方请尽快告诉我,往前面是有医院的。”
“雾天行车倒是小心点啊……”
“我这边没事,不过师傅你开车还是慢点吧,都到这里了就没几个人赶时间了。”
乘客们倒是还算通情达理,公交车缓缓继续前行。
但陆凝却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窗外。
“早上起雾了?”她问滕璇。
“冬天有雾在咱们这片也是正常的,不过今天可没那么浓重……”滕璇也有点惊讶,身手抹了两下玻璃,“嚯!这雾气怎么这么重?山路吗?”
回龙堡到青树藤一路都是荒郊野地,哪来的山路。
就在这一瞬间,陆凝陡然感到了一阵恶寒,她的目光越过滕璇,看向刚刚被擦过的玻璃。天气阴沉加上雾气,使得玻璃隐隐能照出人影,她能看到滕璇和自己都在望向玻璃,但不光是她们,在陆凝右手边应该是空着的座位上,也有一双嵌在惨白面孔中的眼睛正在凝视着玻璃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