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mbuo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長子 線上看-第六百三六章 李安大鬧王家府邸展示-6kw13

Home / 歷史小說 / 5mbuo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長子 線上看-第六百三六章 李安大鬧王家府邸展示-6kw13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大哥…我们来了。”
最后过来的是李承乾和李泰,看着两人满头大汗的样子,李战点头道:“你们辛苦了,不过,还要再辛苦一下,我们要披甲…!”
愛上大師兄 冬蟲
掌門十二歲 秀峰挺立
“披甲?”所有的王爷们一愣。
跟着就见李义等将步人甲给拿了出来,李战慢慢的走到了步人甲的前面,在影老的帮助下,将步人甲给一一的披到了身上道:“我曾经和你们说过,你们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迫害百姓,因为我们是制定规矩的人,制定规矩的人,就要守着自己的制定的规矩。
但是我也和你们说了,如果有人敢无缘无故的欺侮你们,那么我李战也会和对方拼命。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的一位姐妹就在对面王家府邸中被欺侮,是的…我家遂安是二嫁的女人,可是如果你不想要二嫁的女人你可以不娶她。
我李战即使砸锅卖铁也会养着我的妹妹。
可是你娶了我的妹妹,却不珍惜,一家全部都在欺侮我妹妹和她的孩子,现在我妹妹怀孕十月就要临盆,王家的那位老太太居然不给遂安妹妹找稳婆,其心可诛呀。
王家老太太说这些都是家中事情,我们要是动用手中的军队,那就是滥权,好…我们不用手中的军队,我们就以遂安兄弟的身份去接遂安回家。
来…随我披甲,救回遂安…!”
“遵命…!”所有的王爷们眼神一凛,就连李泰双眼中都露出了愤恨的表情。
“着甲…!”
哗啦啦…所有的王爷一起在王府面前披甲,那场面立即被王家的仆人给传了进去,王大逸知道后,立即来到自己母亲的面前惊慌的道:“不好了,不好了,母亲…外面那些王爷们闹起来了,此时就在我们门前披甲,准备杀进来。”
“他们敢…!”那位杜老太太眼神一狠:“要是他们敢进来,我立即就去杜家求我大哥,说皇室李家欺辱杜家,滥权对付权贵。”
只是就在这位杜老太太说完之后,王大逸却苦涩的道:“娘…对方没有滥权,那些王爷们没有带兵过来,他们是自己在着甲,然后以遂安公主兄弟的身份,亲自冲杀进来。”
“啊…?”终于,那位杜老太太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眼神有些惊骇的问道:“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会这样?”
“谁知道呀…这些王爷从来也没有真齐心过呀,而且还经常的勾心斗角,这次怎么会变成这样?”
就在王大逸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外面突然爆发出‘轰’的一声。
跟着就听外面有仆人喊道:“不好了…王爷们撞门了。”
“怎么办,怎么办…娘,这些王爷我们碰都不能碰,要是被这些人给撞进来,我们就完了。”王大逸惊慌的大声喊道。
“慌什么…!”杜老太太将拐杖重重的一砸喊道:“走后门…将你的舅父杜楚客和你的表哥杜构找来,有他们在…谅这些王爷也不敢胡闹。”
“好…好…!”王大逸忙不迭的冲出了杜老太太的房间。
这位杜老太太还是很厉害的,杜楚客就是杜如晦的亲弟弟,现在是工部尚书,不过,这个人感觉很怪异,杜楚客少崇奇节,颇有才名。
贞观四年(630年),起家给事中,擢左卫中郎将,出任蒲瀛二州刺史,后迁工部尚书。
这个人有一件事情很有意思,当年当王世充在洛阳自称郑帝,与李世民对战时,杜楚客与其叔父杜淹,被王世充所捕。杜淹曾经与杜如晦有过节嫌怨,杜淹为了报怨,便在王世充面前,谗言害死了如晦之兄,又囚禁杜楚客,不给饮食,致使杜楚客几将饿死。
王世充平定后,论罪杜淹当受诛杀,杜楚客请求兄长杜如晦,设法营救叔父杜淹,如晦因杜淹有杀兄之仇,心中怀有芥蒂,楚客再三劝谏说:从前叔父残害咱家胞兄,而今兄长您又舍弃叔父,不肯相救,我们杜家一门之内,不幸骨肉互相残杀而尽,岂不是令人悲痛的事吗?这一席话,深深地感动如晦,如晦醒悟了,于是到唐太宗面前,请求赦免杜淹之罪,杜淹因此获得释罪免死。
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这个人有点像现代人说的那种圣母的感觉。
除了这位圣母…那位杜老太太还将杜构给请来了,杜构就是杜荷的哥哥,是杜如晦的长子,人是好人,杜构在登州和莱州海域剿匪时,左腿筋被针梁鱼嘴戳断,助渔民钓针梁鱼致富,官至慈州刺史。
其实李战也受到了这位很多的帮助,毕竟曾经他在登州很有民望,而且杜构可以回到长安,也是李战帮忙的。
“走…我们去前院,老身倒到看看,这些王爷敢对老身怎么样。”说完,只见杜老太太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在人的搀扶下,走向前院。
此时的前院大门前,李战,李恪,李承乾,李佑,李愔…这些人,手中拿着一颗撞门桩,拼命的对着王府大门开撞。
这巨大的撞门声,已经引来了三拨金吾卫,跟着长安县也来差役,不过,看到是这门一伙人在撞王府大门的时候,全都默默的走了。
我的天呀,谁敢不走呀,这几乎是老李家全部出动,太子,秦王,蜀王,齐王…一水的亲王,这可不是谁能惹得起的。
凡欲成
当然了,也因为这样,很快王府门前也是围满了很多的长安百姓,而且这个消息李世民也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李君羡将这个消息告诉李世民之后。
李世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以后,李家的事情,都由长子李战去做主,他的意思就是朕的意思,我相信李战会将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们保护好,这件事情你们只要暗中保护就可以了,不过要一切以李战的要求为准。”
“遵命…!”李君羡躬身领命。
“轰…轰…轰…!”
一下…两下…三下…撞门桩一下又一下的砸在王府的大门上,最终…在李战等人不懈的努力下,王家的大门被撞的是轰然倒塌。
“你们想要在我王家做什么…?”
门倒塌之后,响起了杜老太太那愤恨的声音,跟着一阵烟雾过后,李战看到了那位王家的杜老太太十分气愤的坐在前院之中。
李战带着自己的弟弟们走进了王府的前院,将撞门桩扔倒在一边,跟着李战看着那位王家的杜老太太道:“接我妹妹遂安回家。”
“接你妹妹遂安回家?”那位杜老太太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道:“我王家的媳妇凭什么让你们给接走?”
“就凭我们是遂安的哥哥,遂安的弟弟,遂安的妹妹…!”李战往前一步。
農民陰陽師之龍脈修神 走弧線的貓
“不准…!”杜老太太看着李战阴阴的道:“公主生是我王家的人,死我是我王家的鬼…!”
“放屁!”
“沧澜…!”李战大骂一声,直接将手边的龙泉剑猛的拔出。
跟着李战身后,只听‘沧澜’‘沧澜’‘沧澜’‘沧澜’…声音连绵响起,跟着李战身后的王爷全部也将自己的剑给拔了出来。
“你敢杀人?”杜老太太大喝一声。
“有何不敢…!”李战死死的盯着杜老太太道:“我李战自小就被人拐走,花了近二十年才和我的兄弟姐妹相认。
二十年的空白,我和弟弟妹妹的感情淡而无味。
可是那又如何,我们血浓于水,我李战说了,任何一个皇家之人敢于剥削平民,我李战一定教训对方,反之,如果有人敢欺侮我大唐皇家李氏。
我李战也会以命相搏,王家老夫人,将我妹妹遂安给送出来,我要将我妹妹带走,如果你敢挡,我不管你是谁,我李战照杀…!”
一句照杀,李战瞬间将自己身上所有的杀气给放了出来,李战也是军队中杀过人的皇子,所以杀气一放,也是让人不寒而栗。
只见那些王家的护卫纷纷往后退了一步,引得王大逸的妻子大声的喊道:“别退,别退,他不敢杀你们的,我们是勋贵之家,杀我们,他们也不好过。”
“混蛋…!”李战一声厉喝:“你们还知道你们是勋贵,可是你们可别忘记了,遂安是我大唐皇家李氏的人,你们岂敢如此的欺辱于她。
今天我要将我妹妹带走,来日,我还要问问王大礼,他凭什么欺辱我妹妹,如果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李战不惜一切也要让你王家全门死绝。”
“让你王家全门死绝…!”李战身后,其他的皇子也是齐声喝道。
这个时候,终于,那位王家的杜老太太感觉有些麻烦了,因为这不是李战一个人的意思,李战的意思居然代表了所有皇子的意思。
这位李战代表了所有的皇子,这就是个大麻烦。
要知道这位杜老太太敢欺辱公主,一是因为自己的地位很高,其次就是皇室之中,各个兄弟之间的关系,完全就是分崩离析的。
自己有杜家的身份,这些皇室兄弟根本不敢拿自己怎么办,反而还要顾及自己,担心得罪自己失去了杜家的支持,这样的话…这位杜老太太才无所顾忌。
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这些皇室的子弟,全部都成为了一条心,再也没有各自为战,如果没有各自为战的话,那么这些皇室的子弟就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没有了任何的顾忌,那么自己王家就麻烦了。
“我们王家一门勋贵,你们敢让我王家全门死绝,那你们要让其他的勋贵怎么看你们李家?”杜老太太还是强硬不已。
李战这个也不耐烦了起来,只见他恶狠狠的看着杜老太太道:“你还知道你们是勋贵,你们是勋贵却以下犯上,欺侮皇家之人,你们全门死绝是罪有应得,只要勋贵不以下犯上,那他们就不会有事,所以我们和勋贵没有什么关系。”
“你…!”杜家老太太发现自己说不过李战。
跟着就见李战也不再耐烦了,因为李战知道,多浪费一分钟,那么遂安就会多一分危险,将龙泉剑一甩,李战厉声喝道:“和我冲进去,敢阻挡着,杀无赦…!”
“遵命…大哥…!”李承乾,李恪,李泰…毫不犹豫的回应,跟着就要拿着剑和李战往王府的后院冲去。
“你们敢…如果你们敢强闯我王府,我今天就撞死在前院,我要让你们李家堵不住这天下的悠悠众口。”杜老太太发出自己的大招,要撞死在前院。
要知道像杜老太太这样的人,要是真的死的不明不白,一定会引起骚乱的,只是让杜老太太没有想到的是,李战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反而李战还笑着看着杜老太太道:“那就太好了,如果你死了,那我大唐就会少了一个祸害,所以杜老太太可别言而无信呀。”
破諜
“你…!”李战的话差点没有将那位杜老太太给气死,跟着就见那位杜老太太冲向了前院的院墙,那是真的准备要寻死。
如果是别人见到这个场景,一定会吓死了,因为后面就麻烦了呀。
可是李战却一直面带微笑,一点都不害怕,这样的李战也让后面的弟弟们看到李战对自己亲人的那种最直接的爱。
就连李泰都微微的点点头,李战可以为了一个遂安公主如此的不顾一切,那么他以后也一定会对其他的兄弟姐妹做到这样的地步。
不管怎么样,李战这位大哥是让人钦佩的。
“不要呀…!”
眼看着这位杜老太太就要自己被自己碰死的时候,突然一个焦急的声音响起,李战等人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杜楚客从外面走了进来,喊了一声,立即跑到了杜老太太的身边,
而看到杜楚客之后,那位杜老太太也是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喊道:“弟弟呀…你要是再不来的话,姐姐就要让李家人逼死了…!”
说完,那位杜老太太哭的更凶了起来。
随后跟着回来的王大逸厉声的吼道:“我和你们拼了…!”
说着就要冲向李战,倒是李战这个时候微微一笑道:“有人意图袭击皇储,杀无赦…!”说完,李战剑花一凛,对着王大逸的心脏直接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