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u47玄幻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三百九十章 察覺展示-2plsg

Home / 科幻小說 / iru47玄幻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三百九十章 察覺展示-2plsg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一声嘶吼,狱蛟张了张嘴,张牙舞爪。
十九路軍戰 尼莫
陆隐转头瞥了一眼,狱蛟爪子放下。
这家伙没什么智慧,自从陆隐当初刚回到第五大陆用拖鞋驯服了以后,除了怕死,其余就跟宠物没什么区别,一根筋,怕什么就听什么,陆隐甚至都不担心它会偷袭自己。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不时会教训一下。
从第五大陆前往树之星空没那么容易,要经过严格审查,陆隐也不可能把一些不听话,甚至敌视自己的人放去树之星空。
审查的队伍很长,如同陆隐第一次前往内宇宙看到排队进入星河巨舟的场景一样,周边不下十名星使,还有詹临这个半祖坐镇,确保无人可以闯入树之星空。
“姓名”,一个星使专门登记,放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自从陆隐将星盟从树之星空带走后,除了陆家遗臣,星盟内其余星使凡是有罪的,除了罪大恶极必杀的之外,有些星使就以功劳赎罪,此人同样如此。
陆隐掏出天上宗特质的令牌晃了晃,那个星使目光一凛,“请进”。
沒有老婆的日子
末世好孕
这种令牌专门用来给一些人进入树之星空用的,用到这种令牌的大多伪装身份,比如大姐头,比如王文他们都是用的这种令牌前去,这样就无人知晓他们的踪迹,除非在那片星空被认出,那也没办法。
至于肩膀上的狱蛟和后面背着的点将台,陆隐放眼望去,不少人有。
这是他一年前特意交代琼熙儿做的,第五大陆有一种生物特别像缩小版的狱蛟,陆隐吩咐琼熙儿找出来然后想办法让其流行,成为潮流,还有点将台也仿造了无数个,为的也是掩盖狱蛟与点将台的踪迹,方便他今后伪装身份进入树之星空。
只身进入树之星空他担心安全,带着这些东西又容易暴露,只能用这种方法强推潮流,还好,效果不错,到处都是跟他装扮一样的人。
如今在第五大陆,这种宠物和点将台已经铺天盖地,但凡有点家产的修炼者都会买来装备在身上。
陆隐很顺利进入树之星空,然后按照程序一步步来,没有隐秘离开,防止被四方天平发现。
王家对新空走廊的监视很严格,一旦发现他离去,进而暴露身份,很多事就不好做了,尤其还要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杀机。
足足二十多天后,陆隐站在彩虹桥上,跟随一批第五大陆修炼者在四方天平安排下朝着下凡界而去。
“即便在我们树之星空也很少有人愿意去下凡界冒险,你们这些废弃之地来的胆子挺大”,四方天平修炼者阴阳怪气。
旁边另一人道,“等他们在下凡界吃了苦就知道了,肯定会哭着喊着去中平界”。
“哼,中平界也没那么容易混,听说我树之星空相当一批家族宗门联合起来成立了斩弃盟,为的就是驱逐这些废弃之地来的家伙,这些家伙来了只会浪费资源,增加不可预知的风险”。
“甚至可能带来红背暗子”。

后方,一批第五大陆修炼者脸色难看,这几个四方天平修炼者左一句右一句的嘲讽,相当难听。
“这些家伙真欠揍,比老子名字还欠揍,可惜啊,我们这批人中没几个狠人,听说前几批来的人中出现几个狠角色,教训了一下四方天平修炼者,其中还有陆家的人,应该是陆隐那家伙的亲戚,你说我有这么拽上天的亲戚该多好,不过我也不差,陆隐是我兄弟,大痣兄,等回到第五大陆,你去天上宗报我千邹的名号,陆兄弟亲自迎接你”。
陆隐瞥了眼肩膀上的手,来自旁边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正是千邹。
江湖人之殺人的人
陆隐没想到自己来一趟树之星空居然跟他同路,本不想搭理这家伙,没想到这家伙还就盯上自己了,上来就喊大痣兄,他报过伪装的名号了,但这家伙嘴里冒出的永远是大痣兄。
“咦,大痣兄,你这是什么眼神?不会想教训他们吧,别啊,你太弱了,不是哥哥看不上你,你确定有点差,等以后见到我陆兄弟,让他帮你提升提升,现在就先忍忍”,千邹拍了拍陆隐肩膀,“怪只怪我们运气不好,没跟几个狠人同行”。
“你怎么不上?”,陆隐反问。
千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凝重道,“哥哥我有重要任务不能被认出来,否则四方天平都得惊动了,这是陆兄弟请我帮忙做的,不能出错”。
陆隐抿嘴,不说话了,碰到这种人无话可说。
他为了防止被四方天平注意,硬生生跟着队伍走了二十多天,只要到达下凡界就行了,当然,这二十多天也没浪费,大姐头一直在追踪刘少歌他们。
他之所以来下凡界就是大姐头说的,刘少歌跟夏神机那个分身就在下凡界。
数天后,下凡界到了,所有第五大陆修炼者看到了无边无际盘绕的祖莽躯干,好似取代了苍穹,那种震撼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不时有隐晦而恐怖的威压扫过。
来了这里,人类也不过是自然法则中的一部分,还未必是顶端,他们不仅是猎人,还是猎物。
酒色江湖 逍遙紅塵
这里会激发人最本能的求生欲望,而这,也是很多修炼者想要来的原因,他们渴望在这里突破,蜕变,但大多只是送死。
刚到下凡界,就看到远方一团扭曲虚空的火焰砸来,如同太阳降临,带来炙热的高温与融化万物的力量,看的一众修炼者骇然,这是启蒙境战力攻击,而这批第五大陆修炼者中,启蒙境并不多。
閃婚老公很上道
那几个四方天平修炼者直接退了,不可能帮他们挡。
陆隐抬眼,身后,两道人影冲出,对着火焰出手,其中一人更是施展的叠加劲道,配合启蒙境战力勉强将火焰打散,不过他们也受了伤。
那几个四方天平修炼者不屑,“这点实力也敢进下凡界,找死”。
重生之墨華灼灼 棄端端
旁边人道,“这些攻击应该是斩弃盟的礼物,他们在中平界,下凡界猎杀废弃之地修炼者,案例越来越多了”。
“与我们无关,又不是我们四方天平做的,随他们吧,走,全死了才好”。
“其实更应该把他们扔进背面战场”。

一众第五大陆修炼者在火焰被打散后急忙分散,他们不傻,刚到就有攻击出现,哪那么巧,肯定有问题,有的人已经打算去中平界了,下凡界太危险。
陆隐走下彩虹桥,抬起手臂,无线蛊联系大姐头。
“大痣兄,你去哪?哥哥带着你”,千邹凑过来问道。
陆隐瞥了他一眼,抬脚,一步步向远方走去,千邹急忙跟上,却发现跟不上,陆隐速度太快,转瞬消失。
末世之魔靈召喚師 涼心未暖
千邹懵了,他可是施展了逆步,这都跟不上?高手啊,作为行走第五大陆多年的惯偷,自有一套看人的方法,嗅觉相当敏锐,见到此人第一眼他就觉得不简单,所以才套近乎,如今发现确实如此,可惜跟不上,不知道这家伙的底细。
他有些懊恼,早知道更亲近些的。
下凡界有五个区,陆隐去过第三区,跟龙夕一起。
祖莽缠绕母树,头颅在第三区,尾巴在第五区,其余都是躯干。
陆隐取出龙涎土壤,这是白龙族给他的,以祖莽口水浸湿过的土,对星空巨兽有极大的威慑作用,当初之所以能让妖帝瞬间迷失,靠的就是这个。
这种土壤在下凡界用处最大。
陆隐取出土壤,下凡界所有生物都不敢靠近。
他很顺利与大姐头汇合。
大姐头不满,“怎么这么久?”。
陆隐从离开第五大陆到现在过去大半个月了,他道,“不能被四方天平发现,只能慢慢来”。
“行吧,走,这个方向”,大姐头雷厉风行,认准了方向就冲出去。
陆隐立刻跟上。
途中,大姐头给陆隐不少星源液,看的陆隐一愣一愣的,“这是哪的?你汲取星源液了?”。
“抢四方天平的,我去追踪那两个家伙,小结巴抢来的,送你了”,大姐头道。
“小结巴?”,陆隐疑惑。
“也是个海盗,曾经是长生大战团季枪的徒弟,现在漂泊流浪”。
“季枪?夏戟分身的徒弟?这你也敢带着?对了,想起来了,小结巴,他没死?”。
“没,溜得很快”。
陆隐好笑,不知道什么日子,一个小结巴,一个千邹,都是在星辰塔争夺时遇到,这会又遇到了。
一天后,两人来到一处生物巢穴,原本应该有的凶残生物已经变成了烤肉,明显人为。
“是他们”,大姐头沉声道。
陆隐看了看四周,“提前离开了吗?”。
“希望不是发现我们跟踪,否则未必能找到”,大姐头道。
陆隐目光一闪,越是不想的越会出现,他场域蔓延,忽然看到角落处有一个云通石,而这个云通石,是连通的。
走过去,陆隐看着云通石,摇摇头,一脚踩碎,“被发现了,连我们刚刚说话都被听到了”。
大姐头皱眉,“不应该啊,我的手段就算夏神机本人都未必能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