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lim都市异能 全職藝術家-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鑒賞-7qldn

Home / 都市小說 / 8klim都市异能 全職藝術家-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迫操作鑒賞-7qldn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冷光似乎已经失控了。
楚狂会不会接战暂且另说。
就这部短篇小说的数据表现来说还是非常漂亮的,虽然很多读者留言评论的时候没少破口大骂,但从短篇投票的情况来看,很多人都是口嫌体正直——
华丽丽的第一名!
博客这边的《咚咚吊桥坠落》直接抢占了博客本月新短篇的第一序列,而且热度榜的数据比第二高出了不少,可见这部小说就可读性来说是没问题的。
还是那句话。
叙诡厉害的地方就是一边让读者感觉到了被愚弄的感觉,一边却又有种受虐般的享受,硬要用一个描述来形容,大概就是年轻人挤青春痘的时候?
疼且舒适。
显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咚咚吊桥坠落》都会成为楚狂最具争议性的作品,这倒是让林渊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自己某部作品有争议的问题?
答案很简单啊。
写个更有争议的!
不过林渊也承认《咚咚吊桥坠落》不够严肃,像是和读者开了一个玩笑,只是这个玩笑惹怒了冷光就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事实上。
在进行改编的时候,林渊特意带上冷光就有点开玩笑的意思,就像是原版小说里把推理界的名家们一网打尽一样,这个世界不懂阿婆和爱伦坡等人是谁,所以林渊就给猿猴们安了蓝星推理作家的名字。
至于楚狂在小说中死了。
这也是对原版的等位调整,因为原版小说里,作者行人也把自己写死了,而且对行人的人品描述上也确实不太好,大家大可不必以为《咚咚吊桥坠落》就是叙诡的代表作。
想要洗洗眼睛?
隔壁左转《恶意》。
詭異欄目組 煙鬼大叔
哪怕让很多对东野圭吾不感冒的资深推理爱好者评价,《恶意》也是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甚至是东野圭吾个人名下排行前五的大作。
“好歹拿了第一。”
林渊对结果很是满意,所以他决定无视冷光的决斗邀请,文斗什么的就让他随风去吧,要知道文斗的另一个规则就是,被挑战者拥有拒绝的权利。
“其实可以接受。”
金木笑着道:“文斗之所以在燕洲流行,就是因为这种形式足够吸睛,经常有年轻作家靠文斗这种形式向前辈发起挑战,万众瞩目之下,如果赢了就是一战成名,不过如果挑战者和被挑战者地位完全不对等的话,前辈们是基本不会答应文斗的,可冷光却不是什么晚辈,无论是在推理还是整个小说领域,他都算是老板的前辈,赢了他对老板有莫大的好处。”
“万一输了呢?”
林渊信奉一个“稳”字。
三轉狐仙
金木讪讪一笑,他才不认为老板会输呢,楚狂一路走来还真没有吃过什么败绩,况且金木是唯一知道老板三大马甲的人,这种天才生来就是战无不胜的。
……
林渊以为不接战就万事大吉了。
反正第一已经到手,奖金也必定收入囊中。
然而林渊没想到是,就在几天之后,随着越来越多读者看完这部《咚咚吊桥坠落》,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
自己被第二反超了!
发现这个情况,林渊傻了:“怎么回事?”
金木也在关注此事。
不用调查就知道原因。
他满脸苦笑道:“还不是小说内容争议闹的,因为有人觉得《咚咚吊桥坠落》凶手设定太过于儿戏,所以现在很多不喜欢这个故事的推理爱好者正在报复性的给第二名的作品投票。”
林渊:“……”
極品天王 我本瘋狂
还有这种操作的吗?
以前都是他反超别人,这还是第一次被别人逆袭。
事实上,第二名的作者也很懵。
本来第一名的《咚咚吊桥坠落》一骑绝尘,楚狂拿冠军毫无悬念。
结果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堆人给自己投票!
不是因为喜欢自己的小说,而是为了让自己的小说加把劲,把《咚咚吊桥坠落》给拉下来!
“这是把我当枪了?这是对我的侮辱——呵呵,不存在的,当枪有什么不好!”
第二名的作者可没有阻止读者给自己投票的觉悟。
第一名的奖金他不香吗?
狐貍,你是我娘子 咪咪貓
况且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楚狂引起了众怒,我恰好受益而已。
霸道皇妃囂張愛
嫡女千寵 公子小九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第二名的作者看完《咚咚吊桥坠落》之后,也很不爽。
不爽怎么办?
当然是拉他下马!
没有比这更解气的方式了!
这些人是解气了。
林渊却开始生气了。
“我被系统坑了,便宜没好货。”
难怪系统让林渊打折定制《咚咚吊桥坠落》。

最后读者没有把林渊的腿打折,但如果拿不到第一名的奖金,还不如打折林渊的腿。
妃常有愛萌妃難逑 安瑾橙
起码还能接回来不是?
果然老贼不是那么好当的。
“得补救。”林渊不想这么放弃。
金木眼珠子一转:“其实是有办法补救的。”
林渊期待:“怎么说?”
金木笑道:“这事儿归根结底,就是大家觉得叙诡太赖皮了,既然有人觉得你的推理不靠谱,甚至觉得你只会这种模式的叙诡,那老板完全可以写一部靠谱的推理出来啊,理由都是现成的——冷光老师不是发出了文斗邀请吗?”
绕来绕去,竟然又绕回文斗的话题了。
看来这场文斗,是无法避免了。
这些人咋就看不透《咚咚吊桥坠落》的深意呢?
多意味深长的作品啊。
林渊无奈,气呼呼的拿出了手机,登陆了部落账号。
这波啊。
这波是被迫操作。
然后林渊直接艾特了冷光,杀气腾腾的说了四个字,仿佛要跟对方约架一般:
“时间,地点!”
这次,林渊不打算玩叙诡了,就用冷光最推崇的传统推理,打一场硬仗!
“……”
金木拿出手机,看了看林渊的动态,幽幽道:“你做了什么?”
“文斗啊。”
林渊莫名其妙,不是你撺掇我接战的吗?
金木扶额:“道理我都懂,但你为什么要用羡鱼的账号跟对方约架……”
林渊连忙拿出手机看了看。
果然,他是用羡鱼的账号,艾特了冷光。
林渊瞬间石化。
又搞出乌龙事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