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dlcc精华都市异能 七海揚明笔趣-章四八二 蘇伊士運河-4hitk

Home / 歷史小說 / 5dlcc精华都市异能 七海揚明笔趣-章四八二 蘇伊士運河-4hitk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对于这个问题,赵铭德其实已经给过李君威答案了,在埃及这个地方,有三大势力,法佐这个帕夏代表的奥斯曼苏丹,马穆鲁克贝伊们代表的地方豪强,再有就是宗教团体,苏丹作为天方教世界的哈里发,对埃及的宗教团体控制力是比较强的,而且宗教对这类世俗化的商路运作没有什么像样的态度。
马穆鲁克的贝伊是反对苏伊士运河修筑的,原因就在于,这条运河从苏伊士往北,穿越的事沙漠地带,这与他们无关,但却又在势力范围影响内,贝伊们肯定会插手,但更喜欢恢复古老的法老运河,利用一条运河沟通尼罗河水道,贝伊们也参与分享其中的利益。
当然,法老运河的方案是帝国或者所有想要开拓运河的各国商人团体所拒绝的,马穆鲁克是强盗,这是东西方商人共同的看法,没有人想和他们打交道,更不想把沟通东西方贸易的命脉交由这些人掌握,而更重要的是,尼罗河的航运价值很低。
这条河流上游是断崖瀑布,下游又是泥沙淤积,几千年的富庶也没有诞生航海文明就能说明这一点,商人们期待的是直接让海船自由来往地中海和红海,而不是用内河趸船转运的低效办法。
而法佐的态度则是值得玩味的,或者说奥斯曼的态度并不明确,开通运河肯定能给奥斯曼带来更多的税收,但也有很多地方值得担心。人为制造的地理隔阂会不会增加埃及脱离奥斯曼的可能?更大的担心则是对帝国方面,他们会借机侵略埃及地区吗,他们的海军进入地中海会改变地区局势吗?
法佐则说出了根源性的担心:“裕王殿下,我们的态度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态度。帝国、奥斯曼乃至欧罗巴的商人都有意开通这条古老的商路,贝伊们不足为虑,关键是要得到苏丹的支持。”
“那怎么样才能得到苏丹的支持。”李君威问。
“让苏丹相信,你背后的帝国是奥斯曼忠诚可靠的盟友,而且是永远的盟友。”法佐说道。
明朝第一道
李君威轻轻点头,算是完全明白了。如果帝国是奥斯曼的盟友,那么就不会分离埃及,而从苏伊士进入地中海的海上力量也会维护奥斯曼的利益,但如果不是盟友,这些就全都威胁了。而能不能成为奥斯曼的盟友,要看奥斯曼的敌人是谁?
抬头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地图,李君威只有苦笑,奥斯曼这个国家周边全都是敌人,波斯是奥斯曼不能容忍的异端,他们之间还争夺富庶的伊拉克地区,俄罗斯、波兰、神圣罗马帝国、威尼斯共和国,可以说,奥斯曼接壤或者临近的大国之中,除了帝国之外,全都是敌人。而奥斯曼的所谓盟友都是英国、荷兰和法国这类域外国家,而且对奥斯曼提供不了支持,奥斯曼仅仅是用国内的市场换取这些国家的物资支持而已。
显然,帝国不可能成为奥斯曼的盟友,帝国致力于打开波斯的市场,与俄罗斯、波兰还有共同应对奥斯曼进攻的盟约,而威尼斯是帝国在地中海选定的合作伙伴,只有神圣罗马帝国与帝国关系不睦,只是因为宗教因素,实际上帝国与其并未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我无法向苏丹证明。”李君威无奈说道。
这个答案是法佐所预料到的,他知道,帝国在欧罗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盟友,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敌人,因为这是宗教信仰弥漫的地区,帝国没有征服的计划,帝国在这里只有战略利益和经济利益。
经济利益是尽可能打开欧洲所有国家的市场,而战略利益就是不让这里出现一个强盛的帝国,所以,平衡是帝国欧洲政策的原则,就算结盟也只是一时的。
“那这件事就暂缓吧。”法佐说道。
李君威问:“苏伊士灌渠的事也暂缓吗?”
“不,这个已经在实施了,叙利亚地区的犹太人提供了资金,两年之内,苏伊士港就能喝上尼罗河的水。”法佐说道。
李君威笑了:“那运河的事就暂缓吧。”
法佐看着李君威随意的模样,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心里却失望了。实际上,他早已和苏丹商议好,向晋商银行贷款、全面开放国内市场以及苏伊士运河都是和帝国谈判的筹码,目的就是在接下来的战争中尽可能换取与帝国的结盟,哪怕只是暂时的。
只要与帝国结盟,俄罗斯与波兰的力量就会被牵制,这对已经制定好的战争计划是非常有利的态势,而苏丹也可以借到更多的钱来发动战争,法佐不想一开始就亮出底牌,所以选择让帝国主动问苏伊士运河的事,可现在,他失望了,帝国对这条运河根本没有那么迫切。
最终,法佐还是忍不住了,他知道,如果裕王去了伊斯坦布尔,以苏丹的傲慢和多疑,大维齐尔的自私,这件事更没得谈,无奈之下只能问道:“殿下,我最尊贵的朋友,我诚挚的向您发问,假设我们在苏伊士运河上达成一致,那么贵国是否有可能与奥斯曼结盟,共同应对欧洲腹地的局势呢?”
“你指的是下一场战争吗?”李君威问。
鬼打墻 天下霸唱
夢一場,誰為誰荒唐 禦晨風
“是的。”李君威得到肯定答复后说道:“很难,你知道的,上一场战争你我两个国家还是对手,而我也亲自与索别斯基国王、沙皇费奥多尔陛下签订了共同应对贵国进攻的条约,我们不可能出卖帝国的信誉,您或许不知道,帝国的皇帝,我的兄长对于信誉非常重视。”
法佐急不可耐的问道:“如果能不伤害贵国皇帝的信誉呢?”
李君威佯装陷入了深思之中,但心里已经狂喜,因为他成功从法佐口中诓出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奥斯曼此次战争的对象不是波兰和俄罗斯,而奥斯曼如今的海军没落,威尼斯本土又在亚德里亚海深处,而海军建设又是长期的,对象也不可能是威尼斯共和国,那么最可能的就是神圣罗马帝国了。
双方既有着天主教和天方教的宗教仇恨,又因为谁继承罗马为争吵不休,一百多年前,奥斯曼的先祖又曾兵败奥地利,两者之间发生战争再正常不过了。
“这很困难,法佐阁下,你们这个国家太特殊了。这么说吧,假设我们与奥斯曼结盟,是与苏丹陛下结盟还是与哈里发结盟,两者的区别可就大了。”李君威苦着脸说道。
与苏丹结盟,应对的只是奥斯曼帝国的敌人,但是与哈里发结盟,就是面对天方教的敌人,约等于整个欧罗巴,前者还能接受,后者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而另外一个问题是,这样的问题也在奥斯曼帝国的敌人身上有所展现,特别是对神圣罗马帝国这样一个****的天主教国家来说,对其宣战,几乎就约等于对整个天主教世界宣战。造成的战略影响就实在太大了。
法佐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他也没有资格回答。与他一样的是,李君威无法决断这件事,也不想在天主教和天方教之间做出选择。
風雲火麒麟 血寒
赵铭德看两个人谈判,简直就像是看神仙打架,到最后也没有看清楚是谁占据了上风,当法佐离开之后,赵铭德回到了李君威身边:“王爷,苏伊士运河究竟还有机会吗?”
这是他现在的工作,赵铭德也知道,这也是名垂青史的机会,李君威笑着说:“当然,你趁着我还在苏伊士港,马上联络投资建设苏伊士灌渠的犹太商人,我要和他谈一谈,尽可能让我们也参与苏伊士灌渠的工程,这样我们就可以得到日后运河勘探的一手资料。”
“当真?”赵铭德欣喜若狂,继而问道:“王爷,我们现在与奥斯曼的同盟关系未定,如何能保证他们同意开凿运河?”
李君威笑了:“赵将军,你这是军事的思维,不是政治的思维。实话说,苏伊士运河的开凿与否与我们是否和奥斯曼帝国结盟没有直接关系,甚至可以这样说,结盟即便让我们获得开凿的权限,也会让这件事变的非常复杂,比如他们可以拖延日期,开出更苛刻的条款,限制运河的开凿深度和宽度,这样就能限制大吨位舰船通过等等。
你如果想完成这项改变历史的伟大工程,就不应该是去求奥斯曼人,而且让他们来求我们,奥斯曼对帝国的依赖越强,我们在苏伊士运河的自由度就越高。”
“那就需要很长时间了,才能影响到那种地步。”赵铭德有些失落。
閨醫錦華 琳裳
棄妃當道
李君威哈哈一笑:“不需要太久,两年还是三年,如此而已,或许苏伊士灌渠都没有修建好,你就要着手准备开凿运河了。”眼见赵铭德无法相信,李君威说道:“战争,你也听到了,奥斯曼人要进行一场战争,这场战争多半是对付天主教世界的,原本那些神棍国家加起来就不会弱于奥斯曼,只要我们插手其中,扶弱抑强,就可以帮助奥斯曼的敌人胜利,而奥斯曼的敌人太多,他的失败必然会导致大量国家落井下石,那么苏丹就必然需要我们的支持。到时候,我们得到的就不只是苏伊士运河,还有更多的利益。”
赵铭德这才明白,原来裕王的任务是这样的,李君威说:“你的任务就为开凿运河做一切的工程准备,而我,则去为苏丹陛下准备一场失败的盛宴。”
“对了,王爷,刚刚有几个商人代表来,求见于您。”赵铭德说。
李君威问:“什么商人?”
“来自南洋的商人,我询问了他们的身份,都有银行背景,而且我认识中两个,他们是法佐的座上宾。”赵铭德解释说道。
“是为了晋商银行贷款给苏丹的事,这些人肯定也有与奥斯曼苏丹合作的意愿。”李君威道,而赵铭德说:“那是自然,如果没有您在马斯喀特问罪那些叛国商人的事,或许他们要避开您,单独与奥斯曼官方合作了。”
“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赵将军,你记着但凡发现有任何与奥斯曼官方的金融往来,而没有向帝国官方报备的,立刻问罪,帝国在地中海沿岸的战略,必须要团结所有人的帝国商人,无论是晋商还是南洋商人,只有联合起来,帝国的战略才会得到充分的践行。”李君威认真吩咐赵铭德。
李君威在苏伊士待了半个月的时间,每天都会接见很多人,犹太商团、马穆鲁克贝伊、埃及的宗教人士甚至还有几个贝都因人中有威望的首领,帝国的商人代表更是来者不拒,裕王为人随和性格洒脱,和谁都能聊到一块去,也愿意利用自己的威望替这些人解决一点小麻烦,短短半个月就在苏伊士港声名远播。
總裁惹不起:復仇嬌妻有點甜
但是他也仅仅待这么久,半个月后,李君威启程,在奥斯曼近卫军和卫队的护送下,穿过了苏伊士通道,前往了塞得港,正如法佐说的那个样子,这里比苏伊士港还要繁荣,只不过也更为混乱,李君威没有在港口滞留,他按照法佐的安排,登上一艘前往伊斯坦布尔的商船,但是在经过希腊某个港口短停卸货的时候,李君威换乘了一艘犹太人的船只,经过土耳其海峡,径直前往了西津,而不是按照答应法佐的那样,前往伊斯坦布尔去见苏丹和大维齐尔。
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李君威才不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法佐这个人是理性的,但神棍一样的苏丹和贪婪的大维齐尔可得不到李君威的信任,对奥斯曼进行战争贷款事,李君威是要和晋商、南洋商人等代表进行商议之后,才能与奥斯曼谈判,就算是谈判,也应该是奥斯曼人派遣使者去西津。
我和熊貓遊天下
而在西津,帝国的银行家们也是翘首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