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60i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扶蜀 txt-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定熱推-45n0a

Home / 歷史小說 / pg60i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扶蜀 txt-第四百六十一章 大定熱推-45n0a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漫长的黑夜间,魏军后营此刻却是火光冲天,那浓浓的火焰照亮上空,夜空仿若白昼般!
魏军粮草辎重营便囤聚于后营之内,此时却是被大火付之一炬,烈火正徐徐焚烧着。
瞧着这一幕,已经身受重创但还强撑着身子临阵指挥的大将军曹仁面色都不由扭曲了,痛心疾首地怒吼一声:“关平贼子!”
我真的不是魔女
他是真的没有料到,关平的最终计划竟然是袭取后营。
原来千余骑夜袭大营不过是虚张声势,吸引己方前去抵御。
却在己方的焦点都聚集到前营而无暇顾忌后营时,后营方向反而出现一支荆州军的奇兵打击。
“汝等究竟是如何刺探军情的?”
但下一秒,曹仁却也勃然大怒的怒喝着:“近日来的军情都显示关平只领了五千步骑左右的军力着陆安营,那为何现在敌军还有余力出现至我军后营?”
对于此事,曹仁极其恼火,明明这连日来分布各地所刺探军情的斥候传回军报显示无一不是只有四五千步骑登岸安营,那么现在关平先是领千余骑先行夜袭己方,然后主力军士又忽然强攻前营企图里应外合协助关平率部撤离。
那么,既然只有四五千余众的荆州军又是从何而来的军力前去袭击后营的?
这已经是麾下斥候的失职了,斥候作为全军的耳目却并未摸清敌军的基本情况,也难怪曹仁如此咆哮怒吼了。
“启禀大将军。据后营传回消息称,夜袭的敌军是从南边的江津渡乘船而来,是连日来袭扰我军后勤粮道的荆州水师,不是关平登陆的本部步骑。”
眼见着曹仁怒意尽显于色的神情,斥候虽心有畏惧但还是颤颤巍巍的解释着。
只不过。
粮草乃重中之重,愤怒归愤怒,曹仁得知后营遇袭的消息以后,也立即遣军增援后营击溃来犯之敌,扑灭火势,保全粮草。
但随着援助的兵力过多,前营正被围困阵间左冲右突的荆州骑士压力骤降,而关平眺望魏军后营方面隐约间有火起的迹象,心下也长松了一口气,心知此乃是傅肜率部已经按既定计划实施了,他遂也并不耽搁于此,立即率部突围。
随着魏卒增援的因素,一些原本毫无破绽的阵势却也展露出了些许破绽,在关平、庞德等一众猛将的身先士卒带领下,千余骑士持矛奋勇冲杀,渐渐与外围的荆州军主力汇合。
大战将近持续一夜。
翌日清晨间,魏营四方硝烟弥漫,空气中都仿佛夹带着丝丝战火味,魏军后营现早已是一片狼藉,火海过后便化为了废墟丘壑。
虽然曹仁在事发后及时调兵遣将救援,但大火蔓延下亦是烧毁了大半的后勤物资。
望着废墟里黑漆漆的一片,曹仁面色阴沉,沉声道:“军需官,我军所剩军粮可还够支撑多久?”
闻言,军需官经过短暂统计,连忙拱手回禀着:“回禀大将军。原本我军粮草还能支撑大军用度半月有余,但经过昨夜的一番折腾,虽然我军竭力挽回损失,但现在所剩军粮也只能够支撑三四日的时间了。”
话落,军需官又沉声道:“大将军。若我军还是无法保证后方粮道的畅通,恐怕此战……”
军需官一言令在场诸将再度沉默下来。
是啊!
由于孙权接受了曹丕的封王加九锡,向大魏称臣共同而攻伐荆襄诸郡,起初也由于有吴人水师的震慑之下,荆州军被全面压制,联军反而占据了长江优势。
这也是发兵以来,大魏将士连战连捷,一路沿江夏从大洪山北推至襄阳境内的宜城,迫使荆州军丝毫不敢正面交锋。
诸将皆以为此战与吴人联合后,荆州必可一战而下!
毕竟,孙权取江南四郡,己方数路大军攻伐襄阳、南郡一线,荆州军如何能挡?
但事实往往出乎意料之间。
据军报言,关平南征从桂阳北返,竟是在洞庭湖上利用北风之便,以火船之势火烧洞庭湖,大破江东十余万众。
此战使得吴军实力大损,至此再无余力与荆州军相争,只得被随后的反击之下步步退却至夏口水域依托坚城夏口防御。
只因七年,我愛你
而随着吴军的覆灭,自然也起了连锁反应,对全局都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
魏军起初连战连捷,为何能够频频逼迫荆州军只得退避三舍,而不敢正面交锋?
所仰仗者无外乎便是江东水师之利,封锁长江,致使荆州军水师无用武之地,而魏军反而步军实力人多势众且又战力强悍,压根无人能敌。
于荆襄江汉之地会战,若丧失了水军的优势,那南人是难以对付北方军团的。
可战争的转折点便是火烧洞庭湖以后,吴人损失惨重再无法封锁长江,滚滚宽阔的江面亦再度回归荆州军之手,而此刻关平的决策便是利用水军之利游曳于江津渡周遭渡口频繁袭击魏军粮道。
魏军虽步军实力强劲,但水师却是短板,关平以己之长攻敌之短,魏军上下根本无法制衡荆州水师,自然便无法保证后勤粮道的通畅。
粮道出现变故,久而久之,前线战事又如何能支撑下来?
现在又被关平算计了一遭,军粮几乎损失殆尽,这场战役还如何持续?
一时间,魏军诸将纷纷面露忧色,浮想联翩,大部分将领已是萌生退意之心。
隨身空間:重生豪門棄婦 admint
这一刻,曹仁环顾周遭,瞧着诸将皆有动摇退却之心,面上不由露出了丝丝沉重之色,眼神不自觉地飘向了侧翼的大洪山余脉,暗自沉吟着:“难道此战役当真就此一无所获地罢兵了吗?”
内心徐徐沉思着,但曹仁心底却极其不甘。
他不愿放弃此等大好战果。
此次反击可以说是天赐良机,大魏是抓住了汉帝刘备忽然逝世,朝野更替,新任天子尚且政局不稳的局势发动数路大军全线南征。
意图很明显,便是要一战而灭伪蜀政权。
曹仁心知肚明,若此次无法建功,一旦让伪蜀调整过来,那接下来己方便将遭受无穷无尽地攻伐。
殺人總在深夜時
届时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
其次,他目前已是几乎大举兵临襄阳城下,只待配合从樊城率部南下的徐晃所部南北夹击攻克襄阳,那么一切局势便将彻底逆转。
占据襄阳,便可重新据有荆襄主动权。
大魏铁骑可随时兵进江汉平原,威胁江陵腹地。
另一方面,襄阳与南阳相邻,其间以南阳盆地相隔,届时大军粮道便可从北方调配,而不用在沿江夏输送北上而时刻面临着荆州水师的威胁。
曹仁想了许多,他不想放弃此次鲸吞荆襄的机会。
因为,他知道一旦放弃,那未来或许将再难如此大好的时机争夺荆襄了。
只不过。
现在所面临的难题也令他头疼不已,军中粮草已是陷入告窑境地,而后方粮道又时刻面临着荆州水师的威胁无法输送后勤物资到前线大营。
己方又由于水军的限制而导致无法保全粮道。
那么在继续持续战事下去,魏军的行动又将何去何从?
……
絕色兇器 艷墨
就在魏营士气一片低迷,诸将内心彷徨之际,另一面据水扎营的汉营内,此刻正在大肆举行着庆功宴,由关平亲自主持,以庆贺昨夜对魏营的突袭以及一系列打击,且成功完成了预定计划。
席间,关平端着酒爵,笑着迎向侧旁的一位中年士人,说着:“庞先生,此次若不是您的献策,我军又如何能如此轻易的便袭击了魏军后营,焚烧了他们的军需物资呢?”
“关某敬您!”
说罢,关平便当先一饮而尽。
见状,中年士人面色白暂,不苟言笑,但此刻也是端着酒爵饮入口中遂挤出一丝笑容道:“君侯多虑了!”
“若此次不是诸位将军与麾下将士奋勇厮杀,又如何能力挫魏军呢。”
庞林谦逊道。
此人正是庞统之弟庞林,现任荆州州治从事。
蠻荒俠隱 還珠樓主
而此次关平能够短时间内便逆转局势,离不开他的谋划,从起初的先破吴军夺取长江制江权,再以水师频繁袭扰魏军后方粮道,令魏军无暇作战。
这一系列的思路皆为关平制定破敌之策而点名了方向。
“先生不必过谦,将士们奋勇厮杀自是功不可没,但若没有先生的进言,本将也想不到以水师袭击魏军粮道,致使魏军军心不稳的策略。”
“故此,本将以为此战我军若胜,头功当属先生!”
一席郑重且激励般的话语,关平沉声道,随后他又面向诸将敬酒,以贺他们的奋勇厮杀。
酒过三巡,关平好似已有一些微醉,脸色也微微泛红,但他头脑却依旧保持着清醒,高声道:“诸位。如今随着魏军粮道被我军掌控而无法输送军需物资,想来魏营间的粮草已经无法支撑多久了。”
“本将计议已定,全军休整一日,待明日清晨饱餐一顿,便全军齐出,与魏军一决高下,将之全歼于此,大定局势。”
“以曹仁之首级奠定我荆州军的威名。”
“万胜,万胜”
一时,诸将齐声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