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38e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闢道立心》-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靈巽高徒-xuvkr

Home / 仙俠小說 / ak38e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闢道立心》-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靈巽高徒-xuvkr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抛出父母俱死,亲族流离的说法,若是吴毅此刻将流霓裳赶将出去,对方也不知道会因此而弄出怎样的风波来。
接下来,为了确认之前察觉到的窥视感,是否与流霓裳有关,吴毅旁敲侧击了一番,一无所得,至少从对方言语之中,无法得知具体的消息,从定运星盘观之,也没有多少收获。
心魔修真 血淋淋
尽管如此,并没有打消吴毅对她的猜忌,令下人送她离去的时候,吴毅双目微阖,在识海之中回想这些日子的所见所闻,将一切事物串联起来,试图在其中搜寻得自己想要的。
吴毅没有看见过天机鉴恶镜,更不用说知道其功效,所以,这一番思索,最后也是无果。
整个人心头莫名地压抑,不论是谁,时刻提防他人对你的窥视,也会如此的。
正闭目养神之际,府外侍卫入内禀报,又有异人请求与吴毅一见,相比较于郝顺的更易服饰,打扮地与凡人无异,此人全然不掩饰自己的身份,就是一身道袍,
大极王朝之中,僧道地位极低,如果不是这道人自称与吴毅乃是旧相识,早就被侍卫轰走了。
吴毅最近这些日子,被这些来路不明的人搞得心烦意乱,本来想着与雍王一战,惜败之后让人身脱身好突破仙凡界限,结果这些人一个个先后冒出来,将局势搅得混乱不堪。
吴毅揉揉太阳穴,一挥手道:“便说我在处理军情要事,事务繁剧,无心谈玄论道,让他离开。”
侍卫得令之后正想离去,却突然记起道人带了一物让自己转交给将军,连忙驻身,将此物取出,交予吴毅一观。
都市極品保鏢
吴毅取过来,定睛一看,好家伙,这不就是昔日灵巽上仙送与自己的牌符吗?只不过,内中的精气神却是另一人的。
此人也不怕吴毅直接碎了此牌符,让他一世修行化为云影,如此大胆,直接让一个侍卫将此物转交而来。
还担心自己看错了,吴毅暗中取出自己的牌符进行对比,二者互相吸引,可见真的是出自于灵巽上仙之手。
侍卫见吴毅面色变换不休,似乎有回心转意的想法,便问道:“将军,小人该如何回应那人?”
“罢了,你去请此人进来吧!”吴毅作出这个决定来。
侍卫得令下去领道人入内不提。
这道人头戴金羽冠,身披五色珠衣,体佩虎文,项有圆光,天门上罡云清凉如水,三朵莲花似开似闭,异香扑鼻。
超神進化時代 黑啟
精为玉花,气为金花,神为银花,三花聚顶之人,便是通俗意义上的仙人了,即拾得太初道果矣。
此外,关于三花聚顶还有另外一种说法,炼精化气为人花,炼气还神为地花,炼神反虚天花,三花是为天地人三花。值得一提的是,此处所指的天地人三花,并无高下之分,是三位一体的。
很多小修或许会因为修炼次序的缘故,轻人花而重天花,实际上是不可取的,精气神三者,从来没有高下之分。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殆火
以上不管是哪一种说法,都与精气神有关,其实在丹鼎道修士之中,确实就是这个意思。
这道人一身异象,三花凝实无比,每一片花瓣上都完美无缺,显然是太乙金仙的修为,在大极王朝之中,也算是准一流的人物了。
在吴毅眼中他一身异象,落在常人眼中,根本看不出还有这些异象,只是觉得此道人面相不凡,有些本事而已。
“敢问是哪位同门师兄来访?”来人修为比吴毅人身高上一截,吴毅却不怵,还大喇喇地坐着,仅仅是起手行了一礼而已,不夸张地说,若是吴毅想要杀他,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此人见吴毅如此无礼,眉头一皱,没有以仙道思维来思索问题,入乡随俗,此地可是人道治下,法力并不是唯一决定要素,没有当场翻脸。初次相见,互相不信任,吴毅没有将他赶出去就已经不错了。
“贫道扶凌子,为灵巽上仙门人,这些年辛苦师弟了!”
说起灵巽上仙,吴毅便想起这位当初送自己来大极王朝的大能,自己的门人藏得好好的,尽派一些小界出身的弟子来,吴毅对这位大能,心中观感可算不得好。
“师兄言重了,为宗门操劳,是我的本分!”
“师弟兴劫,为运劫之人,天数已变,事毕,定可顺利突破。”
“三灾五劫,天机晦涩,何来定可一说。”
一番礼节性的问候与吹捧过后,吴毅便问道:“师兄此来,不知——”
“这些日子,师弟当也察觉到了,四周有许多道门之人出现。”
吴毅微微颔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师弟连破诸国,秩序已乱,是否能够演变为大劫,尚不可确定,只是天机泄露,已然有了可能性,师尊派遣我等来此探查,至于其他人,也是一般。”
武極劍帝 在風中飄蕩的落葉
吴毅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道:“难怪,这些日子,总是能够碰见一些同道中人来。”我等,数量还不少喽,吴毅心中活络。
“师弟莫忧,来者皆是心向于你,可为一用!”
吴毅摇了摇头,诉苦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能够不来杀我,就已经是万幸了。”
扶凌子听出几分意思来,道:“竟然有此事,师弟大可言之!”
假意推辞几次,吴毅便将之前莫名的窥视感同扶凌子说了几次,扶凌子听罢,心中震惊。
方外:消失的八門 徐公子勝治
不是震惊与有人窥视吴毅,而是震惊于此人竟然能够看穿吴毅,此事他不是没有想过,却没有成功过。
吴毅身旁,总是有些一些诡异的波动,不拘何等术法,尽数无用。
究竟是谁人,用的什么法术,使的什么法宝,竟然还能够看穿吴毅?
吴毅既然对他说及此事,那么言下之意,也不必多提,就是让他找出凶犯,作为投名状。
对于吴毅的意思,扶凌子自然是心领神会,只是心中却并不看好,能够直接看穿吴毅身周异动,背后说不定就是某个老怪物,他怎么可能能够找到真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