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uma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愛下-第661章 名言相伴-k5xod

Home / 都市小說 / ayuma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愛下-第661章 名言相伴-k5xod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一个女人生气了,最好的哄人方式不是去解释,而是抱紧她。
这是下界不知哪位情场大圣的至理名言,罗天犹记在耳。
灵韵要走,罗天自然不允,将灵韵紧紧抱住后,压在床上,狠狠地吻了下去。
女人是无法拒绝自己深爱的男人的,灵韵同样如此,更别说,这个对象还是一向不以常理出牌的罗天!
事后,罗天轻轻抚摸着灵韵微红的脸蛋,望着趴在自己胸口,像只小猫似的灵韵,忍不住邪邪一笑。
灵韵没好气的伸出并不锋利,但足够可爱的小爪子,在罗天的胸口上,假装狠狠地挠了一下,没好气道。
“笑什么!都怪你,我都……”
替嫁王妃很兇猛 月滿西樓
之后的话,灵韵碍于脸皮,没能说出口。
罗天听后,打了个哈哈,刮了刮灵韵的小鼻子,邪魅一笑,轻声问道。
“喜欢吗?”
灵韵一扭头,往罗天的身下拱了拱,蜷缩着身子,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就连耳朵也同样的通红。
“才不要……”
罗天微微一笑,没有再逗弄灵韵,暗暗感慨。
“娘子的脸皮还是太薄了啊……”
灵韵听后立刻坐起身来,面露微怒。
“你是在嫌弃我吗!”
声音略微有些高,显得颇有气势。
洪荒之吾為昊天
不过,这份气势,在罗天的手掌之下,很快就消弭的一干二净,气喘吁吁的拍打罗天的手,咬着下唇道。
“不……不准作怪!”
罗天轻轻捏住灵韵的小下巴,与灵韵眼光对视,表情变得无比认真。
“娘子,以后还敢闹小脾气吗?”
忽然的霸道,让灵韵的心下意识的漏了一个节拍。
这一刻的罗天,让灵韵感觉霸道,同时,又那么有安全感,仿佛自己就已经无法再做主,而归属权,也完全属于罗天一个人。
这种略微有些畸形却异常分明的情感,让灵韵忍着羞涩,顺服的说道。
“不敢了……相公……”
罗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凑近灵韵的红唇,给了一个奖励的热吻。
这一吻,并不激烈,甚至显得很缓慢,动作轻柔,情感内敛。
落在灵韵心头,却比激烈一万倍的吻还更加心动……
两人久久缠绵,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和那份最诚挚的爱意。
直到两人都感觉呼吸不畅,快要喘不过气时,才依依不舍的相离。
“相公,永远不要离开韵儿,如果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
灵韵气息不稳,却异常坚定的说道。
罗天微微一笑,搂过灵韵,将她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低声问道。
“听到了吗?”
灵韵不解道。
“听什么?”
“听到心跳的声音了吗?只要它还在动,对你的爱就不会停止。”
这种土味情话,哪里是灵韵能够招架的住的?
不多时,灵韵便败下阵来,不敢说话,只是竖起耳朵,紧紧的贴在罗天的胸口,听着这蓬勃的心跳声,渐渐有了一丝困意。
救個美女當老婆 木鴿
罗天见状没有再说话,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灵韵光滑洁白的后背,另一只手,慢慢的摸着灵韵的后脑勺。
没一会儿,灵韵的呼吸逐渐平缓,进入了睡梦之中。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往往起源于“睡觉”这件事情上。
某一位情场老手如此笃定的下结论。
如果不往深处去乱想,倒是有几分道理。
毕竟,一个人想要睡觉,必须得是安稳才行。
对于灵韵来说,疲倦又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疲倦也能通过打坐冥想来恢复,睡觉,除了在大荒山那一个月的作息之外,从灵韵懂事以来,就没有睡觉超过三次!
这一次,依旧不例外的,躺在罗天的胸口,睡着了。
妻高一招
这是极其安稳,又非常享受时,才会有的自然反应。
罗天呢,不知心里想着什么,抱着灵韵,瞪大眼睛望着小木屋的顶部,很久都没闭上眼睛……
次日一早,灵韵自然睁开双眼,第一眼,便与罗天对视。
两人相视一笑,灵韵不等罗天先作怪,自己就微微抬高下巴,像一只需要被主人抚摸的小猫,露出撒娇的神情。
罗天习惯性的低下头,在灵韵的红唇上轻轻一吻,唇齿留香,意犹未尽……
要不是灵韵不敢在小木屋多待,恐怕,已经沦陷下去了。
“相公……我一会儿就要走了……可能,要好多天都不能再来找你。”
罗天眉头一挑,不解道。
“为啥?不会有人能发现你的行踪吧?‘
灵韵听后摇摇头道。
“相公,你莫要小看了灵池,灵池亦有老祖,虽然,灵池老祖已经几百年未曾出世,但是,老祖本身就法力通天,若她真的想查,灵池的任何一个角落,都瞒不过她的双眼……”
“如果不是昨晚实在担心相公,我是万万不敢如此冒险的!”
愛妻出逃,騙婚總裁難招惹
罗天听后微微一惊,不由往身后瞅了一眼,神经质的模样,惹的灵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相公!老祖已经几百年未出世,况且,就算是老祖要查看灵池,我虽然无法阻拦,也一定能发现,提前避开审视,这点自信,你娘子还是有的,何须如此紧张!”
罗天听后不由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气道。
“幸好你这老祖不是变态,不然都让她看光了……”
灵韵听后白了罗天一眼道。
“相公不要乱说话,灵池老祖算是灵池最后的底牌,若是没有灵池老祖在,你以为单凭我一人,真的能抗住那么多势力的虎视眈眈吗?”
罗天听后微微点头道。
“这也说得过去,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灵韵听后微微一笑,作势要起身状。
釣鰲客
罗天却一把抓住灵韵,不让她起身。
灵韵顺势倒在罗天的怀里,颇为不舍道。
“相公,你让韵儿该如何是好……你这里随时都可能会来人,我过几日又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刻,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你,韵儿当真好生不舍……”
罗天闻言一惊,连忙问道。
“突破?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灵韵微微摇头道。
“不会,不是大突破,只是提升一个等阶罢了……”
罗天这才放下心,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
“娘子,以后你若是要面对什么天劫仙劫的,让我陪你一起,有惊喜。”
灵韵听后微微一惊,连连摇头道。
“不可!相公,仙劫威力巨大,况且,若是有人一同抵挡,仙劫的威力会相应增加,甚至会更加艰难!”
罗天明白灵韵是害怕自己受伤,神秘一笑道。
“小韵儿听我的就是了,你难道不相信相公?”
灵韵略微有些迟疑,低声道。
“那倒不是,若说这个世界上最信任的人,当属相公,其次就是仙儿了……”
“只是,仙劫非同小可……”
罗天见灵韵还有顾忌,只好说道。
“这我都知道,我来升仙台时,经历了什么七彩天雷,嗨,说起来也晦气,貌似那玩意,仙尊突破时都不一定能遇到。”
灵韵听了这话,不由张大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罗天。
“相公……你……”
罗天摆摆手道。
“你也别惊讶,我也是来仙界,有些了解之后才发现,这贼老天对我有意见啊!”
灵韵连连点头,想到当年自己突破仙尊时,差点香消玉殒,此时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她万万没想到,罗天竟然在升仙台时,就经历过这一切。
不过,一想到罗天当初威风凛凛的模样,实力丝毫不比仙尊弱,心里也有些释然了。
心头的惊疑却依然没有消减,反而十分好奇道。
“相公,虽然你有仙尊的实力,可是,那天劫却开不得玩笑,你上升仙台时,并未发现有什么损伤,难不成相公当初还隐藏了实力?”
罗天一时不知该如何去解释,总不能说,这天劫害怕自己吧?
罗天相信,就算灵韵对自己的实力有认可,也相信自己升仙台时遇到了天劫,但是,若是自己这么说话,灵韵真会以为自己疯了……
最关键是,之后罗天不知该怎么解释。
天劫为什么会怕一个凡人?
想了想后,罗天略有含糊的说道。
“我身上有宝贝,能抵抗三次天劫,所以,娘子以后渡天劫时,一定要叫上我,知道吗?”
为了避免麻烦,罗天选择了虚报次数。
灵韵听后大吃一惊。
“听说,上古时期有至宝宝器,形成在天地初开之时,有惊天之力,不过,仙魔大战时,便逐渐隐没,其中,有一些宝物就连天劫都奈何不得,没想到相公竟然能获得如此至宝!”
灵韵说着,眼睛放光,替罗天开心起来。
“不过,如此至宝,只能用三次,断不能就这么随意浪费,日后,夫君重回巅峰,一定还会遇到天劫……”
罗天不用听灵韵说话,就知道,灵韵是想说,不要把这样的宝物浪费在她身上。
没听完,罗天就一巴掌拍在灵韵的屁股上,惊的灵韵瘫在罗天的胸口,羞愤不已道。
“相公……你怎么忽然就!”
罗天认真的看着灵韵道。
“你相公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明白吗?”
灵韵心里既感动,又觉得无奈。
奪嫡
见罗天确实有几分生气的模样,心里不由的有些害怕,当下依偎在罗天的怀中,轻声道。
“韵儿知道了……相公真凶!”
罗天这才放缓了表情,在灵韵的鼻头上轻轻一刮道。
“这是原则问题,如果我们俩都分的那么清楚,那还算什么夫妻,你说呢?”
“嗯……”
灵韵感动的点着头。
灵韵见识过太多仙界的恶心事,所谓道侣,在利益面前分道扬镳者,不知凡几。
再看罗天,竟然愿意把如此宝贵的东西和自己分享,顿时抱紧了罗天。
罗天见状微笑道。
“这是干吗呢……难道想让我再……”
灵韵听了,身子一旋,一下子从罗天的怀里闪了出去,动作之快,令人咋舌。
短短几秒钟,穿好衣服后,再看罗天,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知道上了罗天的当,立刻羞红了脸,哼声道。
“相公戏弄我!”
罗天连忙举起双手道。
“我可没有,如果媳妇再腻歪一会儿,我就顶不住了,喏,这就是证据!”
说着,罗天微微抬起下身,灵韵顺着声音望去,狰狞的龙头,不知何时,高昂的抬着头,怒视着自己……
灵韵身子不由瑟缩的抖了抖,旋即背过身去,从桌旁取过罗天干净的衣物,然后走到罗天身边,轻声道。
“相公……韵儿为你穿衣……”
罗天没有说话,从床上站了起来。
一股旖旎的气氛在房间里散开,灵韵也只能忍着羞涩,眼神飘忽不定的替罗天穿好了衣物。
等一切都做好后,灵韵才逐渐恢复常态。
期间,罗天罕见的没有乱动,只是……其他地方,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会在灵韵靠近的时候,忽然抬抬头,让灵韵一时芳心大乱……
穿戴整齐后,罗天望着灵韵,感慨道。
“韵儿真有贤妻良母的风范!”
灵韵瞪了罗天一眼。
“我可不是贤妻良母,这瓶药膏,相公莫以为我忘了不成?”
旧事重提,只是,不知为何,灵韵感觉心里仿佛没有那么难受了。
之所以提起,完全是因为心里多少还有一些小小的酸罢了……
罗天看出灵韵没有真的生气,轻轻的将灵韵抱在怀里,低声道。
“韵儿,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都是逼不得已……”
灵韵不知想到了什么,鼻子忽然感觉有些酸酸的,从罗天的怀抱里抽身出来,用双手捧住罗天的脸,痴情的望着罗天的脸,手指微微摩挲。
“相公,韵儿不怪你,韵儿只怪自己太没用,没办法满足相公……”
罗天听了,不由一巴掌拍在灵韵的屁股上。
这一次,灵韵既没有害羞,也没有躲闪,微微张了张嘴,摇头道。
“你是我的命门,是我的软肋。不管你怎么做,我总是在拉低我的底线。相公,我不吃醋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只要她也同样爱你,可以满足你,韵儿也高兴!只要……只要相公能够略微体察韵儿的感受,不要让韵儿太难做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