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jcj好看的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政事堂 八讀書-dkmex

Home / 歷史小說 / vljcj好看的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政事堂 八讀書-dkmex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夜幕降临,渝都的天空之上,呈现无限的光亮,万家灯火映照出来的光芒,仿佛能把星空都穿透了一片。
侯府中,气氛有些低压,刘劲只有一个儿子,少侯爷被抓去劳改了,这事情让府邸上下都变得消沉起来了。
刘劲陪着母亲吃了饭。
“母亲,我已经托人打听过了,他自然被判劳改,但是并没有走远,只是去北面的矿山服役而已!”
刘劲知道母亲担心孙子,他何尝不担心,但是有些事情,既然做出来,就要承担下来了。
他的儿子,如果自己教不好,那只能让大明朝廷来教育。
“北大营劳改监狱目前还算是比较好了,囚犯各方面还有些保障,陛下也曾经说过,囚犯也是人,犯了错,还是有能改过自新的机会了,不能被剥夺权力,如今明科已经修法,针对这些虽然犯法,但是判处劳改的犯人会弄出来一些权益法,如果在廷议上通过,就会实现!”
刘劲压着声音,微笑的哄着老母亲,道:“他也应该被教育了,我们都不能陪着他一辈子的,日后如果你我庇护不了他了,他该如何自处!”
刘母渐渐的也被刘劲的声音给说服了,在刘劲的亲自服侍之下,吃了不少东西,但是胃口还是不好:“我回善堂念些经文,希望浮屠能保佑他无病无痛,那样老身就算是合眼了,也安心了!”
“娘,不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还要长命百岁的,他就去三年,表现好,两年多可能就能出来了,日后你不想看着他结婚生子,我已给他找了一门亲事,等到回来就结婚!”刘劲低声的劝谏道。
这话可不是安慰,这时代一些思想是改变不过来的,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做主的,他已经做主给刘自订婚了。
自己不会教儿子,让儿子如此浮躁,现在想要教,也晚了一些,若是结婚生子了,是不是会就懂事很多了。
这时代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结婚其实就代表已经有担当了。
“那甚好,甚好,老身我还能活些年,能看到他结婚生子,便安慰了!”刘母这才展露出了一抹笑容,不过还是去浮屠善堂念经。
忍界傀儡大師 24K純帥鴉
“侯爷!”
一个老仆走进来,低声的道:“蔡相求见!”
“现在?”
刘劲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这时候拜访,一边都私人关系比较好那种才会的,不然就会显得有些冒失。
“嗯!”
亙古魔祖 青虛訶
老仆说道:“要不我回他,侯爷正在休养不见客,如今陛下圈禁侯爷,侯爷只要专心读书自省悔过,有权不见客人!”
官道之1976
“不可!”
刘劲摇摇头:“蔡相上门,乃是大事情,如今我刘府乃是破落之府,若非还有一个参政大臣的头衔顶着,就是没落之府了,此事不宜与蔡相交恶!”
他怨恨蔡邕吗?
不!
一点也不。
虽然蔡邕接替了他的位置,但是这个结果,他认为已经是一个最好的,而且甚至蔡邕的上位,有几分逼不得已而已。
可若是蒯良上位了,他如今的处境恐怕更难堪了。
都察院建立以来了,虽有些小大小闹,但是不成气候,可没想到踏着他是倒下的尸骨,直接登上的荣誉之台。
如今的都察院,凭借着参翻了当朝政事堂主事,堂堂执掌政权的刘丞相被打翻,可谓是一战成名。
整个大明朝堂之上,对都察院都有几分恐惧了。
这就如同头上悬着一柄剑。
让很多官吏都开始自我反省起来了。
事实上直接杀猴警鸡的做法,十分的有用,一下子让整个大明的官场都变的一股风气。
可做为这一次事情之中唯一的一个受害者,刘劲对都察院,是有厌恶之心的,甚至对蒯良,也有非常的讨厌。
相对于蒯良执掌大局,蔡邕的上位,是刘劲非常高兴的一件事情。
当然,蔡邕上位,必然影响一个人。
那就是他的恩主胡昭。
胡昭对刘劲没有太多的恩情,但是自从他们搭班子以来,胡昭就一直在给他很多的帮助,教了他很多的东西。
他能站在政事堂的位置上,那是他认为胡昭给了他最大的帮助,而且他和胡昭志向是一样了,不仅仅是朋友,还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所以怎么对蔡邕,其实刘劲没想好。
但是该见一见,还是要见一见的。
………………
侯府偏厅,一个比较优雅的书斋之中。
蔡邕和刘劲席地而坐。
綁定
两个小侍女奉茶之后,也迅速的退出了书斋。
“刘相气色不太好?”
後宮甄嬛 流瀲紫
蔡邕眯眼,看着刘劲。
刘劲的气色比之前的,差了许多,一方面是忧心儿子,一方面还要安慰母亲,另外还要盯着朝廷动向。
鳯禍天下
自然有些心力憔悴。
“无妨!”
刘劲微笑的说道:“骤然之间,受挫于此,多多少少有些心里面过不去,待过些日子,调整了一下心态,就好多了!”
他承认,此番兵败都察院,自己的情绪和心情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没有什么不能对别人说的。
他又不是圣人,难道还能在这种情况之下,保持稳如泰山的气度吗。
他可没有这么大本事。
“此事……”蔡邕苦笑,道:“怪不了陛下,也怪不了都察院,时也命也,刘相有此一劫,其实说起来,还是怪你自己,教子无度,必成祸患,如今陛下提前出手,尚且能救刘自一命,刘自虽有波折,但是并没有彻底酿成大患,终还有归途之日,可如若有一日,他当真犯的是滔天大罪,刘相还能救得了他吗?”
“此番话有道理,可蔡相不觉得此时此刻,会让我误会你是上门挑衅的吗?”刘劲的眼眸爆出一抹精芒,看着蔡邕。
蔡邕在民间的声誉,无人能比,在士林之中的名望,也是天下数一数二的。
但是在朝堂之上,却未必比得上刘劲。
刘劲执掌政事堂多年,他的威望已经是渗透了政事堂的很多每一个角落了,一举一动,就自有威势。
“是非对错,尽在人心!”
蔡邕倒是很平静,道:“若是刘相这么认为,老夫也由着你,但是老夫知道,自己并无此心,便足以!”
“蔡相果然是的真君子!”
刘劲对蔡邕的人品从没有半分的怀疑,他苦笑的说道:“其实蔡相没说错,我对陛下,并没有怨恨,只是……”
他摇摇头,道:“或许就是蔡相所言,是也命也!”
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命中的几分运气。
“其实我此番上门,乃是有目的的!”蔡邕低沉的道。
“政事堂!”
刘劲不傻,他相信蔡邕的人品,不代表他认为蔡邕没有野心,在这大明官场,在着仕途宦海之中,人的野心是会被激发的。
哪怕是他,如此的信服胡昭,何尝没想过坐着大明左丞相的位置啊。
蔡邕肯定也想过。
这可能也是他愿意接替上政事堂的一个原因之一。
“刘相一语中的!”
蔡邕点头,说道:“吾临危受命,陛下所图何谋,如今尚且不知道,但是吾知道,若不能尽快执掌政事堂,必有危事!”
“陛下的心思,我倒是敢猜测一两分钟!”
刘劲对政事堂的掌控,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他低沉的开口说道:“陛下已经把鹿门山三大祭酒都请回来了,黄承彦应该有大用,大明皇家学院在建立,一直都是黄承彦在参与,陛下对大明皇家学院的期待,是对未来储君的一个期待,此事对大明朝廷未来有无不可估算的作用力,所以哪怕我知道了,我也只能装傻,不管是新政,旧制度,其实都是为了大明安稳而已,储君未出,就是大明最大不安稳的地方,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不仅仅是我,胡相,甚至蔡相你,都是知道一二的,可从绝不会提出半分的反驳,因为陛下无子至今,宗室之子,成为了我大明未来的希望,你们都不会断我大明未来的希望!”
“嗯!”
蔡邕不否认。
“所以陛下要大用的人,其实是司马徽和庞德公,司马徽出山,已成定局,不过一跃而上礼部尚书,多少还是让我惊讶的!”
刘劲分析:“至于庞德公,此人出山,也不用质疑了,而且我怀疑,他才是陛下最大的希望!”
“庞德公?”蔡邕这时候才感觉,自己好像漏算了什么,他是从一介大儒,一跃成为大明朝堂上的大臣,那么别人为什么不行啊。
“陛下深思远虑,必有谋算啊!”
蔡邕越发的感觉掌控政事堂的重要性了,不然他只能成为了牧景的提线木偶,这可不是他的志向。
“他可能准备重整人口和土地!”
刘劲以前被一些名利蒙的太过了,所以并没有发生牧景的小动作,但是沉下心来,以他对政事堂的掌控,在细细的推敲,是能发现一些线索了。
“狼”性老公別太壞 楓飄雪
他这些天的沉寂,倒是让自己的思路清明的很多,所以也发现了一些东西:“新政要针对地方,这一点,我早有想法,但是只是没想到,他会动的这么快,而且我猜测,他会先从人口开始!”
“人口?”
蔡邕何尝不知道,人口是一个朝廷的立足根本,但是这多年下来,黑户已经成为了很多乡绅豪族的专利了。
彻查人口,必会触动很多人的利益。
这回让有些安稳的朝廷,立刻变得不安稳起来了,大明的根基,可还没有稳到可以无法无天的地步啊。
“他就不怕弄巧成拙?”蔡邕低沉的声音,有一抹冷然。
“他怎么不怕呢,若是不怕,就不需要这样小心翼翼了,他如此谨慎布局,就是为了把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
刘劲抿了一口茶,才悠然的说道:“陛下的布局,向来都是很稳当的,只是他可能低估了一些人的反噬而已!”
这天下在变,可万变不离其宗,说到底,还是一些世家门阀,乡绅豪族的天下。
哪怕是大明疆域。
也免不了受到他们的影响。
牧景要动这一点,说不定会形成一个什么样子的影响,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所以他先要把你给赶下去!”蔡邕突然明白牧景痛下杀手的原因了,为了新政,他是不惜一切了,哪怕名声。
这件事情,或多或少,都会让一些人觉得牧景有些卸磨杀驴的意思。
“嗯!”
刘劲道:“只要我离开政事堂,不说你,就算是胡相,在短时间之内,都掌控不住政事堂,因为我的烙印太深了,他有足够的时间布局!”
“我明白了!”
蔡邕这时候才感觉自己的学识有些不够用,人心难测,牧景如此的用心良苦,不惜牺牲一代丞相,也要达到目的,而自己能扛得住吗。
“其实我不怪蔡相,蔡相来找我,也应该受到了一些人的提示吧!”刘劲眯着眼眸说道。
“是胡相提示我的!”蔡邕点头:“他说,我若想要迅速掌控政事堂,必须要有刘相的支持!”
“胡相还是这般的稳!”
刘劲倒是松了一口气:“他是准备躲一躲风头了,不给陛下抓小辫子的机会,所以不会掺合进来了!”
“有这个想法吧!”
蔡邕点头。
皇上兇猛 小說番外
“其实蔡相若想掌控政事堂,也不是没办法的!”刘劲终究是有些不甘心了,既然不甘心,那就做点事情,最少让牧景知道,他这个丞相,不是说撤掉就能撤掉的。
“请指教!”
蔡邕连忙躬身行礼。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这时候,他是虚心请教的刘劲的。
“蔡相可以效仿陛下!”刘劲眯着眼眸,压着声音,阴森森的说道:“陛下怎么做,蔡相就怎么做!”
“效仿陛下?”
蔡邕不太理解。
“陛下最近在做什么?”
“新政,改制,变法……”
蔡邕也是聪明绝顶之人,一点就透,迅速的反应过来了,他眼眸一闪,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在政事堂也改制?”
“为何不可?”
刘劲说道:“你想要名正言顺的掌控人事权,这是你唯一的借口,陛下能做的事情,你也能做!”
“政事堂会乱!”
“乱不好吗?”刘劲笑了笑,道:“陛下这时候想要打一个时间差,政事堂一乱,他迅速就会变局,这一盘棋,下的越来越有意思了!”
朝堂上的每一步,都是博弈,只是下棋的人,是谁,那就未必,有时候是胡昭和牧景,有时候也会是刘劲他们。
他们都有权利在这棋盘上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