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zek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養鬼爲禍-第六千四百二十九章 背道-61oje

Home / 靈異小說 / 6zek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養鬼爲禍-第六千四百二十九章 背道-61oje

養鬼爲禍
小說推薦養鬼爲禍
“你这是把我们当成你的新玩物么?”我一脸无语,皓希仙子咯咯一笑,一副不置可否的说道:”那就看你们怎么想了,而且带你上去,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彼此总要付出点什么不是么?”
“天哥,她占据着你的影子,还能读取你的心思。这对我们创世天着实不利了,要不给她找一副身体吧,待到上去了,再合二为一便是了。”赵茜说道。
傭兵筆記 十月七號
非常變身奏鳴曲
“嗯,只能是这样了,不知道皓希仙子意下如何?”我问道。
“可以呀,客随主便嘛,不过我说夏仙尊的心思居然还停留在凡仙阶段,身体却已经达到了创世仙尊的水准,着实令人惊讶呀。”皓希仙子笑道。
“什么意思?”我不由反问。
“你不知道么?元祖仙开天辟地,而后生灵开始诞生,凡者更迭不止。不凡者终究成仙,仙者历经无数岁月,在天道还未完成之时,经历的又是几个甲子,几个纪元?好比什么妻儿子女,亲朋好友,在那么漫长的岁月里,怕不过是过眼烟云。终究不能陪伴左右,好比是我,也历经不止几何春秋,早已对身外一切皆无多余情感,但像是你这样处处顾及的创世仙尊,难道不少见么?百年创世仙尊,前所未有,换成其他仙家,不过是仙凡之境,故而眼前的你妻儿孩子不知凡几需要顾及,那还不是心思留在了凡仙阶段?”皓希仙子反问道。
“这……我无言以对,不过仙凡境又怎么样?难道不应该照顾自己的妻儿老小?若是你有妻儿老小,你顾不顾及?”我反问道。
極品紈絝妃 夜靜初
“可我没有呀。”皓希仙子摊手说道。
“若是你有呢?有人要杀了你的妻儿老小,你又会如何?”我反问道。
“若是有人要杀他们么?那当然不让他们杀,对不对?”皓希仙子笑道。
赵茜听罢说道:”那仙子也很正常嘛,我们自然也是这么选的。这么说,仙子也不过是因为自己活得太长了,已经没有了亲人了,对么?”
“差不多吧,不过我却没有丝毫感到生气,愤怒,乃至于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这可怎么办?我之前与你们说过了,我们这些仙尊们时常都会放出自己的念头转世,最终这些念头历经生死后,总归回到本源,而记忆也会随之而来,他们有的经历了无数的磨难,有着无数挂念之人,甚至如解语花与你这样感怀而死的,不过那有如何?在无数的岁月里,这样的情感波动你们以为是一次,两次么?不,或许它们是无数次,到了这时候。你的七情六欲还存在么?”皓希仙子语气平静无比,说出这些无情之言,确实是已经达到了抛弃七情六欲的程度了。
天價婚約,隱婚總裁超完美! 蘇小魚。
“让仙子这么一说,我确实觉得无趣太多了。”赵茜顿时懵住了。
“你说的是对的。如我遇上一天之前那些岁月……但曾几何时,这些都一一回来了。”媳姐姐淡淡的说道,完了还问起了雪倾城:”你觉得呢?”
“嗯,就像是万年的冰封。皆会融化,跟着他,每回都有坠落凡尘之感。”雪倾城看着我一脸笑意。
这话反而让皓希仙子愣了下,旋即笑了起来:”果然,我这次来似乎没错,不愧是创世之道基,情感死了也可再造而来,是么?”
幻楚 非 白
tfboys之十年煙火十年淒冷 南城涼雨天
魔主的新娘 淺如墨
“这可说不定,没准也不能。”我苦笑道,这皓希仙子是真神,这类已经经历万千分身记忆的存在,还有什么没经历过的?媳姐姐他们可没有那样的体验。所以回复起来效果当然好,为我生儿育女,治理政务,一个个都从仙家堕落成了凡人子了。有喜怒哀乐等种种情绪。
王牌女助
“姑且试试嘛。”皓希仙子嗲声笑道。
“嗯……好吧。”我淡淡回应。
“那我们现在该去哪找个身体?”皓希仙子问道,她指挥了我的影子,我当然感到十分不适应,当然,要寄生到鬼蛊之身恐怕她也不愿意,所以我看向了媳姐姐他们。
赵茜很快说道:”找海师兄要纸人好了,一念借身对他而言可不难,我再精修一番。如纸仆一般行动自由并不困难。”
“纸仆?那有什么力量?总得让我有个自由之身。”皓希仙子却不满意。
我想了想,说道:”要不然还是用鬼蛊吧……”
“不需要,这样岂不是太无趣了?当然是用傀儡了,带我去找韩珊珊。她可助我一臂之力。”皓希仙子说道。
“珊珊?”我愣了下,但旋即想起了之前万炁仙君和皓希仙子的对话,他们两人是师兄妹,但同样也有名师指点,而指点他们的师父疑似是韩珊珊的根源。
想到这,我开始有些期待带她去见见韩珊珊会发生什么事了,且看看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不多时,我就独自飞到了研究所。而看到影子变成了皓希仙子的形状,韩珊珊顿时来了兴趣,上下打量她的形成。
“能控制影子的形状,这可真是有意思了。”韩珊珊沉凝思索起来。我则提醒道:”解语花一丝残念粘上了我,所以皓希仙子顺道而来了。”
“原来如此,那我就能理解了,怎么的?要把她分开来?”韩珊珊自顾自的说道。
皓希仙子则上下打量韩珊珊的模样,接着噗嗤一笑,说道:”师父,你怎么在这里呀?”
“师父?”韩珊珊一脸懵圈。
而皓希仙子则缓缓抬起了头,道:”你当然不全是,但怕如今也仅剩是你了,你永远那么让我怀念,想起当年我们出道时,你提点师兄与我炼器,此生难忘,也让我们永远卷入此漩涡之中,同样不是你我也成不了号令一方的仙尊,造不出令天地改变的九鼎。当年你傲天下而隐,独留我们师兄妹求索大道,师兄傲物,我触人心。如你所想,我们都与你背道而驰,师兄强则强已,一世却走不出情感。我触之情,却成了这般无情无义之巅峰,是不是都败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