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3ib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126章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鑒賞-kc78n

Home / 歷史小說 / oa3ib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愛下-第126章 堡壘都是從內部攻破的鑒賞-kc78n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伪巴郡太守赵韪这人,在演义上根本就没出场,但正史上还是对蜀地的局面产生过一些影响的——此人本就籍贯巴西,刘焉准备入蜀时,他在雒阳做郎官,刚开始跟刘焉也没什么交情。
但这赵韪很会巴结攀附,他怀疑刘焉有野心,就趁着刘焉入蜀时花钱托关系调任回老家,还主动像刘焉毛遂自荐,说可以帮刘焉在巴郡站稳脚跟。两人互相利用,也就一拍即合,后来被刘焉任命为伪巴郡太守。
刘焉也知道这人有野心,但又不得不利用,所以虽然给了高位,却让其他嫡系下属将其架空。正史上后来刘焉死后,赵韪果然也膨胀了,反叛继位的刘璋,但最终被忠于刘璋的东州兵平定。
这一世,因为世子刘瑁被提前调到巴郡这边,赵韪被架空得就更明显了,以至于他虽然挂着个太守的名头,还得亲自督战给刘瑁运粮。刘瑁就是不放心把监视赵韪的心腹将领全调出城、却把赵韪留下守城。
癡情小保姆
这次高沛被杀、粮船队被俘,赵韪也没反抗,心里倒是踏实了些,在战俘营里无聊暗忖:
欲罷不能:嬌妻太撩人 瞄瞄小雅
“唉,怎么就瞎了眼投靠刘焉呢,这真是个翻脸不认人的白眼狼啊。贾龙有平叛黄巾马相之功、做局迎立刘焉。就因为手上有兵权,被刘焉找借口逼反杀了。
任歧原本还以为跟董家交好,迎立刘焉能有更多升官发财,也被借故斩杀。我这种人沦落到此,也不算冤了,自己瞎眼,至少比贾龙任歧活得久了,被抓了也好,免得再看刘瑁小儿脸色,汉军总不至于直接杀俘吧。”
赵韪是深知刘焉的恐怖统治有多么被益州本地豪门惧怕,只有张任那种贫寒卒伍出身的本地人才会为刘焉卖命,刘焉的倚仗就是那四万东州兵,还有底层穷人。
他正在那儿瞎几把想,一名汉军军官过来喊他:“还愣着呢?俘虏都过去吃饭!开饭了!”
赵韪连忙起身出帐,却发现十几个被俘的下属小吏、小校都被拢在一处,押到一块空场上放饭,而且还有好几百个被俘的普通士卒,并不区分官兵。
赵韪心中暗忖:估计就是两千俘虏都吃一样的东西了,只是人多了排不开,所以分几块场地,旁边那个营地应该就是其他被俘的人。
他乖乖排队,按照秩序领饭,几个汉军的火头军面前放着一排排大木桶,给每个士兵先舀一竹筒高粱萝卜饭,高粱米还不如萝卜多,但总的分量很足,还有一些芋头。
不过,让赵韪惊讶的是,除了主食兼蔬菜之外,居然每个人还能领到一树叶的肉食,看上去颜色红亮精瘦,但是香气诱人。
装肉的树叶用的是箬叶,也就是包粽子的壳,所以这一叶的肉食,至少相当于半个粽子的分量了。
“汉军居然能给每个普通士卒吃肉?连俘虏都有得吃肉?征西将军钱粮如此丰足的么?”赵韪直接惊了。
他下意识看向身边那一个跟他同时被俘虏的心腹小校,名叫庞乐的,在庞乐眼中看到的也是一样的惊讶。
他们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不知道这是什么肉,但确实酥麻鲜香,算是美味——这是站在一个伪官员的立场上来说的,而对于普通小兵,那就简直是天上美味了。
小兵平时哪有肉吃啊。
一时间满场都是哗啦哗啦的吃饭声和嘎吱嘎吱的嚼肉声,听得出来这种肉食非常有嚼劲,肉质紧实。
“敢问……这位军侯,这是什么肉?”赵韪陪着小心问放饭的军官。
極品穿越之刁蠻大媽向前沖 年芳二八
“没见识了吧,这是我家屯田都尉发明的新军粮,‘葱椒冷吃兔’。要不说你们本地人笨呢,巴郡如此多山林灌木,不能种地不能放羊,就白白闲着,竟连养兔都不会。”
赵韪讶然:“原来这是兔子?这倒是没怎么吃过,但兔子容易跑,不好养吧。”
兔子的饲料确实很容易,跟羊一样吃草,而且比羊还不挑食,很多羊都不能吃的草或者灌木树叶,兔子也能吃。要不然后世兔子怎么会变成破坏牛羊畜牧业的生态灾害呢。
但兔子之所以难养,主要是运动能力太强,太容易跑掉了,圈养无法管理。所以华人自古都没想过人工养兔子,最多是打猎兔子。
那放饭的汉军军官被问到这个问题,却是傲然得意之色溢于言表:“要不说你们不会想办法呢。兔子是不好圈养,那就活捉一批,稍加繁殖就往外放养呗。
兔子生起来那么快,一年能繁殖三代,杂草灌叶够多还怕不疯长?过冬的时候,大雪封山,在村口林边放罩篮陷阱,切点萝卜诱饵,天亮了去收货一收一大堆。”
不得不说,李素和屯田都尉国渊反复鼓捣后,引导那些去年在嘉陵江沿岸屯田的居民点,学习放养/陷阱回收式捕兔,效果确实是非常好,也是一个神来之笔。
如果是草原上的兔子,冬天了也不一定完全没东西吃会撞陷阱,说不定也会提前南迁。但蜀地山区这地方,原本不是兔子繁育比较多的地方,兔子属于半个外来物种。大雪封山之后兔子是完全没得吃的,这时萝卜陷阱的效率就非常高了,刚好那些屯田点本来就种萝卜囤萝卜,自然就形成了“夏秋放养,冬天陷阱回收,炸干风干长期储存”的产业模式。
李素跨区域养兔子,本来唯一的冒险,就是把外来物种过度繁殖后可能破坏生态平衡,比如你要是弄到澳洲一些兔子,牧场就全完了。
但在四川弄兔子,李素相信不会造成生态灾害的,只要教会当地人民怎么做花椒冷吃兔这种长期保鲜的干肉食,兔子绝对不可能泛滥成灾。
这些机密,原本当然不能让赵韪知道了,但李素故意泄露给他听,就是为了让他知道刘备军军粮有多么富裕!让这些降兵重新放回去之后,极大地打击钓鱼城守军对耗的信心与士气。
赵韪只觉口中发苦,追问道:“贵军难道已经富裕到天天吃肉了?”
放饭军官得意笑道:“那倒也没有,不过,都五月天了,这些冷吃兔是冬天的时候抓回来宰杀的,再放下去也要坏,这阵子赶紧吃吃完。
要说国都尉真是天下屯田英才,那么点山地让百姓屯田、兼中转驮运军粮,还能弄出那么多萝卜、薯蓣、芋头、兔子补贴,可惜这兔肉只有冬春两季能吃。”
他这么一说,赵韪反而觉得愈发可信,而不是李素故意让人吹牛。
他旁敲侧击又问了一些,包括今天打败他们的战船从何而来、刘备军从汉中运粮到钓鱼城、嘉陵江水路八百多里为什么损耗不大……这些内幕也渐渐都被他打听到了,顿时信心愈发低落。
这还怎么跟李素耗下去嘛?输在他手上真是不冤了。
……
汉军足足养了俘虏们两三天,也敞开了让他们看,唯独把往南去的道路把守得很严,绝不放一个知道了内幕的活口回到江州方向。
被俘后第三天,赵韪终于得到了李素的再次接见,而这也意味着李素要把他们放走了。
李素摇着折扇,似乎对巴郡五月份的炎热很不满意:
“这几天,已经看清我军的军威了吧?回城之后,好好跟刘瑁说,不要负隅顽抗。只要投降献城,我饶他们父子不死,甚至可以依然给刘焉一个闲散官职遮羞。不然,这两千张嘴再送进城里,他的粮食可就连一年都吃不够了,真到了破城之日,那就是玉石俱焚!”
“我……我尽量劝说。”赵韪人在矮檐下,也不敢反抗。
李素继续敲打:“还有一件事情,你如果肯做,将来即使刘瑁不降,我也保你全家富贵。你要是不肯,我也不在乎,自有别的办法。”
赵韪颇为恐惧:“您不会是要我回城后当内应,打开城门吧?钓鱼城坚固异常,依山而建,沿着山势有层层防守,打开一道门也是无济于事的。”
李素眼神一亮:“这么说,你本就知道钓鱼城布防格局?”
赵韪:“这个……倒是不知,只是知道确实坚固,防线众多。”
李素冷哼一声:“既如此,反正机会已经给你们了,入城之后,注意观察,把城防各处图本画好,画在木板上,多弄几块,抛到江里,我们自会在下游张网拦截。抛之后的当晚,朝江对面的我军营寨装模作样射一阵火箭为号。”
赵韪要是不答应,李素自然也会派细作混在俘虏中回去,好好把城中粮仓等处位置摸清。纵然不能彻底烧光城内存粮,也要狠狠宰上刘瑁一刀。
李素可没那么闲真的再围上一年。
德魯伊在現代 爆炒綠豆
赵韪心中恐惧,总觉得李素肯定还有后手,也不会完全相信他,只好听命退下。
廢材逆天之鳳凰涅槃 飛舞的魚
当天傍晚,两千名俘虏被扒光了衣甲,驱赶到钓鱼城城下。
網遊之無限突破
汉军用纸筒喇叭远远呐喊:“城上守军听着!这是两天前给你们运粮的弟兄,被我们俘虏了,现在给你们放回来!我们根本不在乎守军多两千人,只怕刘瑁不仁,为了节约军粮,连自家兵士死活都不顾了!刘瑁,你要还是人,就把他们接回去,不然我们可不养闲人,也是要杀俘的!”
城头一阵耸然动容,钓鱼城守军显然没想到刘备军居然这么藐视他们,多放人守城居然是为了加快粮食消耗(只有俘虏知道了李素的存在,城内守军截至目前还不知道)
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刘瑁的决策上。
刘瑁也是彻底头大,但又没台阶下,思之再三后,他一咬牙决定:“全部放回来,但是要好好查验有没有敌军细作混在其中!而且从今夜起,每到内墙都要加强防守和盘查,以免敌人细作偷开城门!”
刘璝只好听从军令,把两千俘虏接了回来。
可惜的是,李素似乎非常沉得住气,此后半个月围城都没有再搞什么小动作,刘瑁的士卒反而因为日夜执勤变得疲惫不堪。
回城俘虏们也把汉军军粮充足、运输调度得法、根本不怕持久战、普通士兵都有兔肉吃之类的消息全部扩散了开来。这样一来,守军的士气愈发低落了。
而李素,也神不知鬼不觉地通过嘉陵江里漂来的木板,拿到了城内的布防图,尤其是各处主要粮仓的位置。
这些天他也没闲着,一方面是找了几个珠宝首饰匠人,用天然水晶打磨了一副扁圆形的火齐珠,以及与火齐珠凹凸相反的凹透镜、再用李素自产的“碳酸钙絮状沉淀”研磨剂把清晰度磨光滑,加上铜筒,得到了个倍数不太靠谱但好歹能用的望远镜。
另一方面,李素让围城部队在嘉陵江南岸、对着钓鱼山偏西的一处山顶上,起了一座十几丈的木楼,难度倒是比井阑更高一些,但因为不用跟井阑那样移动,倒也能够施工。如此一来站到这个楼顶,配上望远镜,对照着木板地图,就能大致确认对城内的打击效果了。
“嗯,没想到居然在前两道城墙背后的棚屋区,也有一些散放的军粮。这些点可以用投石车配合糖火油罐就烧烧看。城西那些平缓的屯田区,这些都是粮仓,要是能放大型的孔明灯、内装糖火油罐,用风筝线放过去纵火就好了……可惜不太好控制方向啊。”
不管了,试试看吧,能烧多少烧多少。关键是李素觉得,钓鱼城内士气低落至此,未必没有人可以争取,只要放火搞乱了,万一能让其他怀有异心的人,或者那些混进去的汉军细作找到机会,吸引走守军注意力,用假火掩护真火纵火,总比不尝试要好。
几天之后,相关的行动就逐步展开了,大约是五月下旬的一天,很久没有卖力攻城了的汉军,再次发动了攻势,并且出动了一些“汉中砲”。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汉中砲居然加上了燃烧弹这种弹药,而且对墙内建筑的打击变得异常精准,着实把守军吓得不轻。也一度击毁烧毁了一些距离外侧防线比较近的建筑,包括两座小粮仓,大约几千石拨付给外墙守军临时支用的军粮因此被焚毁,还有很多做饭用的薪柴草料一起被烧。
而更大的混乱还在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