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i5g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 起點-第七百五十七章 馮去力住店展示-5kpwa

Home / 歷史小說 / l6i5g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在秦朝當神棍 起點-第七百五十七章 馮去力住店展示-5kpwa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自从冯去力从丞相府回来之后,整个人就变的失魂落魄了。
一个在朝堂上被判了死刑的人,一个今生无望升迁的人。一个再也无法取得功名富贵的人……
冯去力觉得自己变成了行尸走肉。
现在他的宅院已经没有了,他的田产也没有了。
真正的是身无分文,两袖清风。
站在大街上,茫然四顾,冯去力忽然发现,自己身为朝中重臣,竟然没有立锥之地。
他想了想,决定去同僚家借宿一晚。
但是走到半路上,又实在拉不下脸来。
刚刚醒写了清白赋,大肆夸耀了一番自己的清白,然后忽然发现,原来自己不是清白的。
打脸来的太狠了,打的啪啪响。
冯去力就算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了。
于是他转而去旅社。
现在的旅社有两种,一种叫做谪仙旅社,一种叫做淳于旅社。
淳于旅社的幕后老板是淳于越,主打的是平价、安全、干净整洁。
谪仙旅社的老板是槐谷子,主打的是奢华、高端、舒适、有逼格。
可以简单的说,穷人一般会选择淳于旅社,因为价格便宜,能省不少钱。
而富人会选择谪仙旅社,住的更好,更有面子。
冯去力自然而然的进了谪仙旅社。
难道,要他和那些泥腿子挤在一块吗?
但是在办理入住的时候,冯去力遇到了难题。
谪仙旅社有个规定,先交钱,再入住。
可是冯去力现在身无分文。
冯去力说道:“我能不能先入住,再交钱?”
旅社的人很遗憾的说道:“不能。”
冯去力说道:“我乃朝中重臣,只是一时间没有带钱而已,只要俸禄发放下来,立刻便可以将房款还上。”
極品盜賊
活人禁 o鬼若
旅社的人看见冯去力器宇轩昂,确实像是一个人物,态度连忙恭敬起来了,问道:“请问大人,姓甚名谁?”
冯去力傲然说道:“老夫便是御史大夫。”
他说完之后,又有些脸红,因为他想起自己的清白赋来了。
清白赋一出,咸阳城中谁不知道御史大夫的大名。而且是打脸的名声。
但愿旅社的人不知道吧。
冯去力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旅社的人已经翻开了一本厚厚的书。
书中有很多人名,也有很多照片,都是咸阳城中达官贵人的资料。
旅社的人粗略看了看,发现冯去力和资料完全对的上号,应该是真的。于是更加恭敬了:“原来是御史大夫,失敬,失敬。”
冯去力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现在老夫可以住进去了吗?”
愛妃你又出墻
旅社的人一脸遗憾,说道:“不行。”
冯去力:“……”
他有些恼火的问道:“为什么还是不行?”
旅社的人叹了口气,说道:“好教大人得知。本来身为高官,是可以赊账的。但是……大人的信誉,在整个谪仙体系里面都是负的。按照规定,这是万万不可能赊账的。”
冯去力差点气死:“老夫的信誉是负的?”
清潭洞的幸運星 良人和燭光
人无信则不立,这时候的人,把自己的信誉看的比性命还要重要,现在听人说,自己的信誉居然是负值,也难怪冯去力气得火冒三丈了。
旅社的人一脸遗憾的看着冯去力,幽幽的说道:“大人不要恼火,其实……这也是正常的。之前大人欠了商君别院那么多钱。若非陛下下令,大人不就赖账了吗?”
美男很拽很傾城 炫舞飛揚
“现在还想借钱?商君别院自然要思量一番了。”
冯去力咬了咬牙,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去不了谪仙旅社,那就只能去淳于旅社了。
“不去槐谷子那里也好,老夫与槐谷子不共戴天。”冯去力心中暗暗的想。
他去了淳于旅社。
照样一分钱没有,淳于旅社让他住进去了。
毕竟御史大夫这块金字招牌,在淳于旅社这里,还是颇值一些钱的。
冯去力住了一个单间。
这里虽然说是单间,其实是用木板隔开的,十分狭小,而且并不隔音。
冯去力躺在床铺上,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
他有心事,所以睡不着。
而且这床也太不舒服了。
冯去力总觉得硌得慌。
后来他干脆下床,掀开被子看了看,发现床是平整的。之所以觉得硌得慌,是因为褥子太薄了。
強殖獵 化十
“算了,算了。我再也不是原来的冯去力了。锦衣玉食,已经离我很远了。”冯去力在心中默默的念叨着。
迷迷糊糊的,他想要睡觉。
谁知道隔壁忽然传来了抑扬顿挫的声音,分明是在念他的清白赋。
冯去力一下就惊醒了。
他把耳朵凑到墙壁上,发现是一个男人,在教一个小孩认字。
这个男人似乎不太明白清白赋是什么意思,只是捡了一张报纸,挨个教学罢了。
只听那小孩说道:“什么叫清白?”
男人说道:“清白,就是勤勤恳恳,老老实实,不撒谎,不做坏事,敢作敢当。”
小孩哦了一声:“就像谪仙那样吗?”
男人嗯了一声:“没错,就像谪仙那样。”
冯去力差点吐了:什么鬼?槐谷子勤勤恳恳,老老实实?这些无知的百姓,是不是对槐谷子有什么误解?
冯去力大摇其头。
然后,他又重新躺回去了。
这时候,隔壁的声音还在继续。
那男人说:“以后,你可不能说谪仙的坏话,咱们能吃饱穿暖,全都是谪仙给的。”
小孩说道:“也是皇帝给的。”
男人笑了:“是,也是皇帝给的。没有这位千古明君,谪仙的想法也实现不了。”
男人感慨说:“现在好啊。咱们的地是没有了,但是咱们出来打打零工,很快就攒够了钱了。以后咱们赚了钱,就回去买上几亩地,再也不用租别人的地种了。”
“现在牛业便宜了,有了牛,干活就不那么累了,我这老胳膊老腿,可以多种几亩地。我再给你弄上几只羊,你就割割草,放放羊,眼看着咱们的日子就好起来了。”
小孩忽然说:“我不想放羊。”
男人有点生气的说:“怎么?你活在这穷人家里边,你还想偷懒了?”
小孩说:“我不想偷懒,我想留在咸阳,我想读书识字,我想考科举。”
男人咦了一声:“你还想考科举?咱们往上数八代,都是土里刨食的,你还想考科举了你?”
小孩说:“就算考不上科举,也可以学技术。我想做匠户。我不想回去放羊了,我也不想让我的孩子种地了。”
男人忽然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低声说:“这地,总得有人种啊。”
小孩说:“可是我想做人上人。”
男人说:“也许以后种田的人也是人上人呢。眼看着田里的庄稼价钱越来越高,咱们庄稼人也要富贵起来了。”
小孩说:“那倒也是。”
父子两个一番讨论,越讨论前途越光明。
冯去力听得啧啧称奇。
他虽然是御史大夫,但是他的观念还留在以前。
还留在那个士农工商,阶级固化的年代。
他忽然发现,大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贫苦人居然有了这么多选择。
世代穷困的人,居然有机会做官了。
这一切,真的是槐谷子带来的吗?
可是……如果不是槐谷子带来的,又是谁带来的呢?
冯去力更加睡不着了。
他忽然发现,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中,他有点无所适从,有点跟不上时代了。
这些年,皇帝强令所有的官员去商君别院上夜校,学习最新的科学文化知识。
百官们都是不情愿去的,去的时候骂骂咧咧,出来的时候也是骂骂咧咧,因为夜校太坑了。
收费很贵,而且学的都是没用的东西。
什么蒸汽机的维修,什么旅馆的运营,什么母猪的产后护理,什么如何炸出酥脆的油饼,什么如何种出好吃的宿麦。
特么的,学这玩意干什么?这和治国安邦有一毛钱关系吗?
但是冯去力现在忽然发现,之前在商君别院学过的东西,也未必全都没有用。
反正也睡不着,他干脆穿上衣服出来了。
出来之后,冯去力发现街上已经有了行人。
店门口,恰好就有一个炸油饼的。
冯去力发现,这人的手法和自己学的一模一样。
那人看见冯去力看的出神,微微一笑:“来一个?”
冯去力摸了摸兜,没有钱。
炸油饼的看出来了冯去力的窘迫,冲他笑了笑:“会炸油饼吗?”
冯去力说:“会……会吧?”
老板说道:“试试?”
冯去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就走过去,开始炸油饼。
老板赞不绝口:“这手法,嗯,很老道嘛。”
他对冯去力说道:“我尿急,上个厕所,又怕跑了主顾,现在好了,你替我一会啊。一会我来换你。”
老板急匆匆的走了。
冯去力继续炸油饼。
金手書生
不断地有客人来买有病,冯去力按照老板交代的价格,做成了好几单生意。
做生意的时候,他开始思索油的问题,开始思索面的问题,开始思索税的问题,开始思索国富于民强的问题。
冯去力忽然发现,这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思考过的世界。
这一刻,天下百姓不再是简单地数字了,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难道……商君别院教我们炸油饼,是别有深意?
一时间,冯去力对李水有了一种尊敬。
与此同时,李水正坐在商君别院,绞尽脑汁的想新课。
该交的都教会了,难道要那些朝臣毕业吗?不行,毕业了怎么捞钱?
李水对相里竹说道:“你倒是给出个主意啊。”
相里竹翻了翻白眼:“教他们织毛衣好了。”
李水一拍手:“这个好。”
相里竹:“……还真的教这个?这捞钱的意思太明显了吧?”
李水干咳了一声:“瞧你这话说的,这怎么能是捞钱呢?织毛衣,也是一门手艺,现在讲究男女平等,女人能织毛衣,男人为什么不行?”
相里竹:“……那你们男人倒是生个孩子。”
李水:“……”
看来穿越者真的影响历史的进程啊。生孩子警告特么的提前了两千年啊。
…………
晚上,夜校又开课了。
朝臣们交了钱之后,进入了商君别院。
众人一路走,一路交谈:“最近这课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是啊,是啊。母猪的产后护理,这不是扯淡吗?我们是朝中重臣,每天来这里学养猪,这是什么道理?”
“学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写作业。这几天为了写作业,我还专门去乡下观摩了一番,让那些老农结结实实的笑话了一番。”
“唉,笑话也就算了,作业写得不合格还得补课。这就特么的……”
“补课也就算了,还得交补课费,这不是扯淡吗?”
这些达官贵人,原本都是斯斯文文的,自从最近又是养猪又是修蒸汽机的,他们跟着那些老师傅,也很是学了一些口头语。
平时的时候到也能保持斯文文雅的模样,一旦郁闷了,也是会吐脏字。
他们走到小黑板跟前,看了看今天的上课内容,看到织毛衣三个字的时候,差点吐了。
“特么的,谪仙欺人太甚啊。”
書劍傳 青錄
“狗屁的谪仙,他就是个不要脸的炼丹的方士。”
冯去力站在人群最后,一言不发。
大家也知道他尴尬,都没有理他。
而冯去力看着织毛衣三个字,心中却有与众人不一样的想法。
织毛衣,仅仅是织毛衣吗?
是不是要通过织毛衣,知道羊毛的产量?现在羊毛也算是一桩的生意了,有多少人靠着羊毛过活?
羊毛多了,价钱会低,百姓会受穷。
羊毛少了,价钱太高,百姓们又穿不起。
冯去力瞬间想明白了:原来,谪仙的每一步都是有深意的啊。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谪仙,是不想让我们太依赖他,所以用这种暗中引导的方式,让我们懂的一切。
这一瞬间,冯去力忽然有些惭愧,他觉得自己有些狭隘了,有些渺小了。尤其是和谪仙这么一对比。
往日的事情,真是令人不堪回首啊。
唉,谪仙放眼的是整个天下。
自己想的确实那点功劳。
真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