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08t優秀小說 我的隱身戰鬥姬 線上看-第502章 打工人鑒賞-5z56v

Home / 都市小說 / t908t優秀小說 我的隱身戰鬥姬 線上看-第502章 打工人鑒賞-5z56v

我的隱身戰鬥姬
小說推薦我的隱身戰鬥姬
江禅机闷头往山上跑的时候,鱿鱼须突然发来警告,这次是最特殊的一次,因为腕足并非指向前后左右,而是笔直地指着天上!
他首先生出的念头是——光之天使要杀他?
没办法,光之天使的威慑力太可怕了,无论是他还是其他人都产生了心理阴影,如果是她要偷袭他,不论是何原因,他都绝对躲不过去,他仿佛看到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向他头顶斩落。
天生術士
就算是躲不过去,他也不能等死,于是硬生生刹住身形,几乎不分先后,一坨……没错,是一坨灰影重重砸落在他的前方,如果他没有及时停住,很难讲会不会砸在他的脑袋上,把他的屎都砸出来。
发现不是光之天使,他像是捡了条狗命一样差点儿虚脱,但还不及庆幸,强劲的气浪裹挟着沙尘与碎石扑面而来。
萌寶無敵:拐個鬼王當爹爹 格零
以前他跟一头超凡大猩猩打过交道,大猩猩从空中落地的威力已经够吓了,而这团灰影特么的简直就像是陨石坠地!
他没有跟沙石狂澜硬刚,他现在什么都看不清,如果灰影是袭击者,很可能会有后续的攻击动作,而这里又是山地,他往后退的话,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一脚踩在一块滚动或者松动的石头上,于是在身体被沙尘笼罩的同时就进入了隐身状态。
由于是将空间视为障碍物,而不是将大地或者沙石视为障碍物,他在隐身后的视野依然被沙尘遮挡,但足够他随着扩散的气浪退至数米开外的安全距离后才解除隐身状态。
33号她们停留在半山腰,通过便携望远镜一直关注着他的动向,一开始看到他顺利地搞到对讲机,短暂地通话之后就开始往山上退回来,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觉得不会有危险了。
望远镜只有两个,分别属于33号和15号,但望远镜的视野很狭窄,反倒是没有望远镜、只能通过肉眼眺望的蕾拉注意到了异常,就在江禅机往山上撤退的时候,有一顶军用帐篷突然被撕裂,像有一颗炮弹从帐篷里发射一样,裂帛之声响起——当然她们离得这么远听不到,帐篷顶的帆布被强大的冲击力撕得粉碎,如同无数只军绿色的蝴蝶翩飞。
一道灰影从帐篷里冲天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精确地向正在上山的江禅机砸过去。
“那是……”
在抛物线的顶点,灰影上升趋势即将转变为下坠趋势的短暂瞬间,她发现那是一个人,长相粗犷,满脸横肉,穿着与众不同的灰白色军装——要说为什么隔着这么远她能看见那个人的长相,不是因为她视力过人,而是那个人的脸太大了,面积差不多相当于巴掌脸女生的三四倍……
“什么人……”
话音未落,灰影已经坠地了,灰影和江禅机的身影都被气浪和沙石笼罩。
33号和15号以为江禅机安全了,两台望远镜都在观察军营里坦克和战车的调动,万万没想到突然发生了意外事件,她们看那气浪的声势还以为落下一颗炮弹。
路易莎和凯瑟琳隐约也看到了那道黑影,急忙说道:“有人袭击!”
33号和凯瑟琳立刻开始往山下奔,想去支援江禅机,但山腰和山脚之间毕竟还有挺远的距离,远水不解近渴。
气浪扩散的速度放缓,江禅机闪身从沙尘中跳出来,大声问道:“是谁?”
“不错嘛,竟然躲开了。”
尘埃中现身一个高大的身影,虽然没有光之天使那么高大,但显然已经超过了一般正常人身高的范畴,目测差不多有两米一。
这个人不仅身材高大,更兼体壮如牛……不对,是如熊,如果不是她穿着衣服,江禅机甚至怀疑遇到了一头人立而起的北极熊!
總裁大人,體力好!
他差点儿脱口而出——你到底是男是女?
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一天能轮到自己来问这句话……
理论上,这个人做出了普通人根本做不到的攻击动作,排除外星人的话,那么她肯定应该是一位超凡者,而超凡者又是女性,但她的相貌实在是……称得上纯爷们。
以前入学测试的时候,他遇到了几个为了入学而长期服用生长激素等禁药而导致身体男性化的女性,她们有腿毛、声音粗哑,甚至还有小胡子,如果不是她们通过了体检证明她们是女性,任谁都会把她们当成男生。
妖火
现在眼前这个人,与她们很相似,但又有些不同,比如说她脸上就没有因为体内激素紊乱而导致的大面积严重痤疮,这证明她没有服用过激素,而是天生长成这样。
她虎背雄腰,站在那里跟一堵墙差不多,肩宽能顶得上三个江禅机,小臂比他大腿都粗……
但她并不是胖,虽然脂肪也有一些,但更多的是极度的强壮,女性能天生长成这样的体型可谓是凤毛麟角,老天爷赏饭吃。
她是白种人,浓眉大耳,方脸阔口,军帽之下似乎是光头,眼睛快被满脸的横肉挤没了,跟15号的眼睛平均一下就是正常人的水平了……另外她鼻头泛红,有酒糟鼻的嫌疑。
跟她比起来,江禅机就是不折不扣的软妹子。
她穿着一身灰底浅蓝色斑点的迷彩服,码数可能有N个X,肯定是定制的,这身军装的颜色和样式与军队其他人迥异,胸前没有相应的国旗,肩膀上有肩章,但各国的肩章不太一样,他认不出她的军衔。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鞋看着像是精钢打造的,鞋底和大部分鞋身都闪着金属的光泽,落地时将坚固的山石都踏成粉碎,如果落在他的脑袋上……后果不堪设想。
她赤手空拳,没拿着武器,腰带上倒是别着一个不锈钢酒壶,身体一动,江禅机就能隐约听到液体在酒壶里咣当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偷袭我?”他警惕地问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鬼鬼祟祟地搞小动作?还有……那个鬼东西又是什么?”她的小眼睛斜睨着远方山口位置的光之天使。
她一开口说话,烈酒的酒气就顺风飘过来,音色生涩而粗哑,但这个并不是天生的,应该是长期酗酒导致的,烈酒对声带的摧残很严重。
她的英语水平不比江禅机好到哪去,舌头像是伸不直似的,总打卷儿,说话嘟噜嘟噜的。
光之天使出现之后就一直静立不动,军人们已经将她呈扇形包围,各种口径的枪口炮口都对准了她。
“嗯?你这件衣服,难道是……红叶学院的人?”
女汉子注意到他上衣的样式与胸前的红叶标志。
“没错。”江禅机干脆地承认。
“红叶学院的人不老老实实待在东方,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应该是修女们的地盘么?”女汉子疑惑道。
事实上,女汉子就是因为见江禅机没穿着修女服,以为他只是一个闲散超凡者,才现身拦截,否则她可不想在隐修院的眼皮底下对修女动手,那不是捅马蜂窝吗?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江禅机反问,“你也不是修女吧?”
他以为会触怒她,做好了应付攻击的准备,没想到她咧嘴一笑,说道:“有道理。”
说着,她解下不锈钢酒壶,咕嘟喝了一大口酒,像是喝到无上美味似的,激灵灵地抖了一下。
“想尝尝?”她注意到他的眼神。
“不用了,谢谢。”
“你的损失。”她耸肩,拧好瓶盖,重新挂回腰间。
“打哑谜太浪费时间,这样吧,你答一句我答一句,怎么样?”她提议道。
“可以,不过得我先问。”
“行,问吧。”她痛快地同意。
江禅机想了想,“你为什么要帮这些军人拦截我?”
“呵呵~好问题,脑袋瓜儿挺聪明嘛。”她爽朗地笑道,因为他省略掉了诸如她是谁、来自哪里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直击重点。
“我是他们雇来的,更直白的说就是打工仔,我的任务只有两个,一是训练他们如何对付超凡者,二是在有必要的时候帮他们对付敌对超凡者,就这么简单。”她答道,“现在该你了,那个鬼东西是什么?”
江禅机瞟了一眼光之天使,答道:“她是隐修院的守护天使,是院牧长的终极兵器,不论你是什么人、来自哪里,我劝你不要跟她为敌,否则就是自寻死路。”
女汉子的两道八字眉拧在一起,半信半疑地眺望着光之天使。
“我的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受他们的雇佣?”他继续问道。
她拍了拍腰间的不锈钢酒壶,“因为伏特加不会从地里长出来——相信我,我们试过,我们种下了一瓶伏特加,但是没有长出一棵结满伏特加的树。我们不像你们学校能收取高额赞助费,不像忍者们那样能贩卖情报,也不像修女们那样有善男信女的捐款,天生穷命倒是跟非洲那些跳大神的巫医差不多,但偏偏又嘴馋,离不开伏特加,怎么办?只能给别人打打工才能维持生活的样子。”
她抬眼看了看雄壮的阿勒山,“我知道这份差事有风险,毕竟是隐修院的眼皮底下做事,但是没办法,他们给的太多了……”
江禅机听得无语,合着这是一群酒鬼?
也只有酒鬼才会在酩酊大醉之后做出种植伏特加这么荒谬的事吧?
“我的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和这个鬼东西混在一起?”她指着光之天使问道。
“这个……一言难尽,我下山是为了警告这些军人,让他们投降或者赶紧逃跑,否则就太晚了。”江禅机打量着她的军装,“我劝你也赶紧离开这里,如果光之天使把你也误认为跟这支军队是一伙的……那你可能就不能活着离开了。”
“噗!”女汉子忍不住大笑,“我还真不信了!就凭那么一个东西……”
“你不信的话,可以站在这里耐心看一会儿,哦,对了,雇佣你的这些军人把尾款给你结了没有?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只是随口一问。”他说道。
“没呢,怎么了?”她发现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那估计你要亏大了。”
话音未落,只见火光一闪,咚的一声炮响滚滚而来,声波撞到山壁之后又反弹,隆隆不绝。
江禅机与这个女汉子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转头看过去,只见一辆坦克的主炮口冒着硝烟,
轰!
这枚高爆炮弹命中一块巨石,将巨石炸得四分五裂。
再望向光之天使,只见她依然原地未动,没躲也没闲,而她的胸前洞穿了一个圆形的窟窿,炮弹就是从这个窟窿里穿过,命中了她后方的巨石。
完了!
江禅机心说,这支军队敲响了他们自己的丧钟啊!
溟帥
严阵以待的军人们通过望远镜和瞄准器具观察光之天使的反应。
过了几秒,光之天使才仿佛神经很迟钝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如果是人类胸口被炮弹击穿,早就凉透了,而她……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胸口的窟窿重新被光线填平了,然后她举起了光之十字剑。
“开火!全体开火!”
军队里的指挥官预感到危险的意味,抢先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霎时,各种口径的机枪与大炮同时轰鸣,子弹与炮弹雨点般向光之天使倾斜而出。
盘旋在空中的数架武装直升机加入战斗,连续发射的火箭弹如同群蛇乱舞,嘶嘶呼啸着向光之天使噬去。
硝烟滚滚,火光冲天,爆炸声震耳欲聋,山口附近的地形地貌都被改变了。
就连士兵们都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这么狂轰滥炸怕是连外星人都能打趴下,用来对付一个单体目标是不是有些过分?
女汉子又灌了一口酒,哼了一声,意思是:这能有什么东西活下来?
然而就在下一秒,这口酒灌进了她的肺里,呛得她直咳嗽。
在漫天的硝烟与火光中,光之天使冲天而起,六只光之羽翼完全伸展,顶着枪林弹雨向最近的一架武装直升机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