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piy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刺殺卡爾-弗朗茨!鑒賞-5b8k8

Home / 玄幻小說 / 9piy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刺殺卡爾-弗朗茨!鑒賞-5b8k8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窗外下着皑皑白雪,皇宫的琉璃瓦片上透进来的亮光照在了皇帝的脸上。
卡尔-弗朗茨对着高等精灵的要求,陷入了两难之中。
无论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帝国似乎都很难将自己完全摘出去了。
当然,别说帝国有2300万人口(布伦瑞克宫廷估计,非真实数值),卡尔-弗朗茨皇帝的瑞克领+布伦瑞克首都加起来就占了700万人(布伦瑞克100万+瑞克领600万),真要是玩命起来,皇帝一个命令立即武装起10-20万人是不成问题的。
前文也说过,帝国的军队分成三级,从上到下分别是城市职业常备军——半职业行省军——地方民兵组织,相比起莱恩最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从下到上农奴步兵团——自由民军团——老近卫军的体系,帝国毫无疑问是更先进的。
可高精要的是什么?人家指名要的是“不少于两万人的正规军”。
皇帝哭笑不得,我从哪里给你找两万人的正规军过来?整个帝国能算是城市常备正规军的军队人数总共也不过就18万左右,而且分散在全帝国各处,皇帝自己麾下的正规军人数差不多5万人,别的都是行省军队甚至民兵。
卡尔-弗朗茨作为一位非常优秀的政治家当然不会急于表态,就算他能够立即动员起两万人也不会立即表态,他首先向高精使者充分表达了现在的困难,帝国的动乱、无穷无尽刷个没完的野兽人、大量混沌教派没完没了的各种行动、以及从侧面提到了关于马林堡商界王子们囤积居奇,哄抬粮价的问题。
结果令他失望了,泰瑞昂派来的是一位银盔骑士,不是高精贵族,人家也只是来传话的,不是来谈判的,那是泰格里斯的风格,不是泰瑞昂的风格。
高精使节出去之后,皇帝继续看着报告,直到瑞克元帅海尔伯格进来了:“陛下,距离布伦瑞克大约78公里外的血松林发现野兽人部落正在和哥布林部落大战,巡林队正在密切关注战局。”
“你怎么看,海尔伯格?”卡尔-弗朗茨随口说道:“规模有多大?”
“规模不小,野兽人有数千人之多,绿皮少些。”海尔伯格朝着卡尔-弗朗茨说道:“既然双方开始了决战,那么我们暂时可以享受着它们自相残杀的快乐,但是只是暂时,任何一方只需要赢得胜利,就会形成更大的规模朝着布伦瑞克扑来的。”
“78公里,距离布伦瑞克这么近么?”皇帝叹了一口气,他将文件扔到桌子上:“你的意见呢?”
“陛下,应当趁野兽人和绿皮两败俱伤的时候,一举出兵,清扫一切。”海尔伯格说道,他的八字胡依然如二三十年前那样完美。
“我也想啊。”皇帝忍不住歪嘴笑了笑,他站起来,取过桌上的一份文件交给了海尔伯格:“你看看,这是莱恩他制定的军队伙食标准。”
海尔伯格接过了文件。
火爆嬌妃:腹黑國師狂寵妻 淩七七
《布列塔尼亚军队伙食标准意见参考——莱恩-马卡多》
一类灶:临时征召的农奴暴徒、各大公国的农奴步兵团、农奴弓箭手。
每人每天伙食标准:3个铜币。
具体伙食参考:黑硬面包、炖豆角、卷心菜、麦粥、土豆玉米炖动物内脏(每天一顿)。
二类灶:各地城镇步兵团、长戟步兵团、长弓兵、战斗朝圣者军团。
每人每天伙食标准:5个铜币。
具体伙食参考:大麦面包、炖豆角、卷心菜炒肉、烤肉、肉馅饼、荤素炖菜、肉汤鱼汤、啤酒。
三类灶:各大公国精锐步兵团、步战侍从、火枪手、炮兵、工程师、骑士扈从、游侠骑士。
每人每天伙食标准:10个铜币。
具体伙食参考:黄油面包、炖豆角、蔬菜沙拉、鸡蛋、猪肉、羊肉、牛肉、特别大杂烩(由布列塔尼亚马肉香肠、震旦皮蛋、屁精脑等食材乱炖的超美味料理)、配给麦芽酒(或帝国啤酒)。
四类灶:老近卫军、王国骑士、远征骑士、圣杯骑士、天马骑士。
李小白傳奇 抽刀魚
每人每天伙食标准:25个铜币。
具体伙食参考:小麦奶酪面包、提利尔面、通心粉、包括鹿肉在内的各种肉类、鱼类、炖鹰嘴豆、新鲜蔬菜沙拉、糖果、咖啡、蜂蜜酒(或红酒)、餐后水果。
底下还附录了几条:橄榄油、精盐、香料(肉桂、丁香、胡椒、藏红花、芥末、醋、糖和蜂蜜)。
“吃得真好。”瑞克元帅海尔伯格看了之后吐槽了一句,老帅摇头:“陛下,我们帝国的伙食不可能像布列塔尼亚一样的,单就现在市场收购上来说吧,一磅大麦的价格大概是6个银先令,但是如果是在布列塔尼亚那边,他们的庄园那里直接收获直接供应,一磅大麦的价格最多不过2个银先令,价格仅为三分之一,你也知道,布列塔尼亚现在是旧世界最大的粮食生产地和对外出口地,伙食这一块,我们怎么可能和山对面的家伙们相比呢?更不用说老近卫军这种军队还有专属于自己的皇家庄园呢,他们的伙食成本就真的是食材而已。”
邪性鬼夫纏上門 染指
天魔神譚
种出来直接加工,没有中间商和运输损耗赚差价。
“我知道!”卡尔-弗朗茨听着就愁眉不展,市面上粮价疯涨,而瑞克领由于是自耕农和中产主导,收购军粮很困难,马林堡的商界王子们还跟帝国官方唱反调:“海尔伯格,我们要面对一场麻烦了。”
“麻烦?”瑞克元帅还有些不理解,皇帝接着说道:“有人,不知道这么回事,得到了这份文件,然后大量复制了之后发到了布伦瑞克的几乎所有军营了,现在,很多士兵们不满,甚至有些人开始罢训,要求伙食标准向山对面的布列塔尼亚人看齐呢!”
“什么?”瑞克元帅海尔伯格几乎是立即反映到有混沌教派活动了:“这一定不是意外,我的陛下,这其中定有蹊跷。”
“废话,难道我不知道这肯定是混沌教派的阴谋么?”皇帝拍了一下桌子,卡尔-弗朗茨气不打一处来:“可是我们都知道这些都是真的,山对面的布列塔尼亚人伙食标准就是如此,我们怎么办?告诉保家卫国的士兵你们不配?还是将头埋入地里面当鸵鸟装死,亦或者是强行跟上标准?这就是阳谋,可我们无可奈何!”
“军队的事情我来解决,陛下。”瑞克元帅立即行礼,老帅也是豁出去了:“您放心,帝国人永远支持陛下,瑞克禁卫永远支持陛下。”
“嗯,至于混沌教派也必须详细排查。”皇帝脸色稍霁,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正想说什么,外面帝国财政大臣霍克斯沃尔夫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的脸色非常难看:“陛下,有坏消息。”
“和马林堡的谈判失败了?”卡尔-弗朗茨顿时脸色铁青。
“马林堡的商人们拒绝接受我们提出的粮食收购价。”霍克斯沃尔夫人低着头,有些踌躇不安地朝着皇帝说道:“他们表示要么就按照溢价收购,要么就让陛下自己想办法,还有,收购粮食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农民和庄园主都更愿意将粮食卖给马林堡商人,而不是我们。”
在黑火隘口之战大胜和晋升圣域之后,皇帝在帝国内的威望如日中天,霍克斯沃尔夫人面对皇帝也再不敢和他争执:“就连瑞克领的商人面对我们的收购都面露难色。”
“什么?!”卡尔-弗朗茨直接站了起来,他脸上的胡须气得抖动不停,用力地一拍椅子的扶手。
“哼!还有国家比我们帝国对这些商界王子们更宽容吗?!”
“没有帝国的军队保卫,哪来的这些商人们发展壮大?”
籃壇大流氓 超級麥克風
“现在有事了,真是一个个袖手旁观,不知回报!”
想了一会儿,皇帝也没辙,只能暂时停下:“布列塔尼亚呢?他们还是优先供应努尔么?”
“是,毕竟太阳王和女爵的特殊关系……”霍克斯沃尔犹豫着说道:“努尔方面也警告我们不要试图破坏瑞克人和努尔人之间的‘友好关系’。”
庶得容易
“算了算了,我不想听这些。”皇帝摇头,他转而问向自己的侍从:“沃尔夫冈呢?他下午不是说要逛一下动物园么?”
沃尔夫冈-霍尔斯威格-阿伯诺尔,卡尔-弗朗茨皇帝叔叔马克西米安的孙子,皇帝的侄子,最近来到布伦瑞克游玩,下午皇帝约好了要带自己侄子逛一逛帝国皇家动物园。
其实皇帝不喜欢自己这个堂侄,既没有才学又懒惰散漫,交办的事情几乎无一成功,还总爱以皇帝的侄子自居,举止古怪、狂妄傲慢,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拉着他的爷爷来首都游玩一趟,皇帝也只得亲自接待,毕竟叔叔马克西米安可是放弃了参与选举皇帝,在卡尔-弗朗茨即位之后,马克西米安更是搬到了塔拉贝海姆居住,给卡尔-弗朗茨解开了所有束缚。
皇帝不能不承这个情。
“走吧。”皇帝示意时间差不多了。
下午,屋外还下着小雪,皇帝仅仅带着一个瑞克禁卫,和自己的侄儿沃尔夫冈在动物园里面走着。
此时还是冬幕节假期,皇家动物园里面没什么人,由于这是皇帝的亲戚外加上沃尔夫冈明确表示讨厌人太多,也就没带其他人,至于皇家动物园这里,如果会有刺客,那卡尔-弗朗茨应该早就已经死了几百次了,皇帝本人也是个圣域强者,没什么可怕的。
跟来的瑞克禁卫是瑞克本地人,名为赫尔曼-康拉德-冯-拉德茨,很受到皇帝的欣赏,年已三十岁的瑞克禁卫很快就捧着一碗热滚滚的蘑菇奶油玉米浓汤送到了皇帝面前:“陛下,蘑菇奶油玉米浓汤。”
“怎么会有这个?”卡尔-弗朗茨表示很惊讶。
“这是沃尔夫冈阁下,专门为陛下您准备的,据说,他在厨房折腾了足足两个小时才弄好的。”瑞克禁卫赫尔曼认真地说道:“他听到陛下下午有吃点东西的习惯,认真准备的。”
“难得,我这个侄儿也会有这种习惯。”卡尔-弗朗茨看了一眼正站在一头双头狮鹫面前的侄儿,忍不住摇头:“可惜了,我这个侄儿实在是没什么才能,而且多年不见,他似乎也没怎么长高。”
赫尔曼看了一眼身高最多最多也就是一米六,容貌丑陋,长着一个超大鹰钩鼻,留着散乱长发的沃尔夫冈,瑞克禁卫不怎么愿意讨论这个话题,只能说道:“陛下,天冷,趁热快喝了吧。”
出门前吃过东西的皇帝看着赫尔曼盔甲、罩袍、披风上都是雪的样子,心想他忠于职守,今天也站岗一整天了,轮班了还要出来,很辛苦,于是拍了拍瑞克禁卫的肩膀:“辛苦了,这碗汤,我就赏给你喝了吧,我现在不想喝东西。”
“这……可这是沃尔夫冈专门煮给你的。”赫尔曼犹豫了。
“没事,他的心意我感受到了就行。”皇帝露出了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喝了吧。”
“是。”赫尔曼有些笨拙地拿起调羹,穿着手甲的手不太方面,见皇帝不介意,他索性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就在这个时候,沃尔夫冈面前的双头狮鹫注意到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沃尔夫冈,狮鹫立即露出了非常憎恶的表情并且大声咆哮起来,卡尔-弗朗茨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了:“怎么啦?沃尔夫冈,这头双手狮鹫可是好不容易从世界屋脊山脉那里抓来……”
“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皇帝话音未落,瑞克禁卫赫尔曼突然双手捂住了喉咙,这位百战勇者发出了痛彻心肺的惨叫,他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眼睛、鼻孔、嘴巴、耳朵之内都流出了黑色的血液,他猛地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玉碗砸在地上,砸得粉碎,里面原本黄白色的汤汁逐渐转为了黄绿色。
隨身洪荒門 楊家第一人
“什么?怎么了?赫尔曼?”卡尔-弗朗茨大惊失色,但随之而起的尖啸声让这个帝国第一公民和众望所归的勇士立即唤醒了他作为战士的本能,皇帝立即将手伸向自己腰间的瑞克领符文之牙龙牙剑,剑身上闪耀着属于矮人的古老符文之力。
在皇帝的视线里,沃尔夫冈变了,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怪物。
他的一双眼睛就像是蛞蝓一样掉了出来,被两根长长的肉瘤延伸到了外面,巨大的蝙蝠翅膀从他的背后伸出,无比肿胀和畸形的身体上,两根长长的爪子伸了出来,然后直接朝着皇帝飞来:“唔啊啊啊啊~”
“沃尔夫冈!”皇帝下意识地想要挥剑,但他马上意识到这人是自己的侄儿啊,卡尔-弗朗茨侧身一个翻滚躲开,急切地喊道:“沃尔夫冈,你到底怎么回事?!”
“死吧!叔叔,为了红王冠,为了奸奇!”沃尔夫纲再次展开双翼,飞来,利爪上闪着冬日的反光。
“……”皇帝看着当场暴毙的赫尔曼,这个前途无量的瑞克禁卫,然后又看了一眼地上打碎的玉碗和浓汤,他明白了。
双方大战两个回合,皇帝一开始还有些犹豫,希望抓住沃尔夫冈求助教会或者巫师,能让侄子恢复如初,但在稍作交锋之后,他看着全身都开始严重变异的沃尔夫冈终于明白,自己的侄儿已经无药可救。
他极有可能是喝了各种药剂强行让自己保持着正常人的样子,进入帝国宫廷。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刺杀!
猛鬼學哥
皇帝猛地向前一步,吸引已经完全变异的侄子飞来,然后轻松向后一划,燃烧着火焰的剑刃刺穿了沃尔夫冈的右腿并顺势砍掉了他的一只翅膀,沃尔夫冈像块破布一样摔在了地上,迎头撞在了一片栅栏,碎木飞溅。
混沌变异人还想起身,皇帝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符文之牙贯穿他的胸口,上面的力量逐渐让这个家伙在火焰中被燃烧成灰。
动物园之内一片狼藉,听到打斗声的侍卫和动物园看守们这才赶到。
握着符文之牙,卡尔-弗朗茨的心就像地面上的积雪一样,寒如冰霜。
唯一劍道
龍珠戰鬥系統 文貪
该死!奸奇教派的腐蚀已经深入到这种程度了么?就连叔叔马克西米安的孙子都……
帝国,到底还有多少人是混沌教徒?
瑞克领、布伦瑞克、皇宫……混沌教派到底已经渗透到了什么地步?
如履薄冰、如临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