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uyi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ptt-第七百六十二章 認親相伴-cqx4s

Home / 都市小說 / 0buyi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ptt-第七百六十二章 認親相伴-cqx4s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次日天明,林朔是被自家楼下叮咣五四的动静给惊醒的。
睁开一看,两边睡着两位夫人,苏念秋和歌蒂娅。
魔君令:悍妃難馴
與中校閃婚
在林朔的四个夫人里,这两位是属于脸皮子比较薄的,尤其是歌蒂娅,一般不喜欢跟别人配合。
所以这个组合对林朔来说,挺新颖。
要不是昨晚那珍贵的梦境,林朔还真会后悔自己喝多了,稀里糊涂一晚上就过去了。
两夫人其实早就醒了,一看林朔苏醒,就跟两条八爪鱼似地一左一右缠上来,紧紧抱着林朔不舍得放开。
林朔心里叹了一口气,心想在家没几天,又要出去做买卖了。
这一去,不知道又是多少日子的分离,夫人们舍不得自己是人之常情。
自己又何尝舍得呢?
只是昨晚经历了那个梦境之后,林朔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要去一趟大西洲的。
林朔轻轻摸着苏念秋和歌蒂娅的背,问道:“楼下什么动静?”
“成云师兄来了。”苏念秋说道,“在跟白兄闹着玩儿。”
白兄,就是白耳狌狌,林朔这么叫它,家里其他人也跟着这么叫。
林朔神情有些疑惑:“苗成云怎么来了?”
“念秋姐昨晚叫过来的。”歌蒂娅说道,“你这趟去大西洲,苗成云应该能帮上忙。”
“如果你不喜欢他参与这次买卖的话,我让他回去?”苏念秋问道。
“不用,其实我也正好想找他来。”林朔说道,“再说了,你一个师妹把人家师兄呼来喝去也不合适。”
一边说着话,林朔就起床了,披上一件睡衣,从卧室的窗户往下看。
这是三楼主卧,窗户底下就是自家院子。
此刻一人一猴,正在院子里上蹿下跳的,打得很热闹。
当然打也不是真打,也就掐招换式走个意思,否者整个小区不够这俩货拆的。
白耳狌狌天生神力,又天赋神通,相当于人类修力九境的战力,尤其擅长近身搏击。
这世上能空手赢它的,目前也就林朔和苗光启两个人。
苗成云之前是跟白耳狌狌交过手的,那时候是他、章进还有楚弘毅三个人,在船舱楼梯上对上这只猴子,三对一。
结果很凄惨,三人都被揉成团了。
如今有七年多的时间过去,情况显然有所改变。
从林朔被动手的动静惊醒,到此刻人站在窗前往下看,已经有两三分钟时间了,这场招式比拼还没结束呢。
軒轅修神錄 我本俗人
能顶住白耳狌狌两三分钟的攻击,这就说明苗成云如今至少在速度上,已经能跟上白耳狌狌了。速度依托于爆发力,这是实打实的修力九境。
而且林朔这会儿能看得出来,苗成云这会儿手上的招数,并不是苗家修力绝学“寸光阴”。
而是一种流传于两广地区的南拳路数,叫做“虎鹤双形”。
这路拳法,取虎的“劲”和“形”,又取鹤的“象”和“意”,在门里算是比较艰深的外家绝学。
拳是外家拳,可此刻再配上苗成云九境阴八卦的内劲支撑,那气象就不一样了。
对上白耳狌狌的白猿飞纵击,苗成云看上去居然不落下风。
不过也就看上去而已,因为双方动作实在太快,肉眼捕捉不到具体的战况,只会觉得好像气势差不多。
可实际上,眼力毒辣到林朔这个程度,自然是能分辨得清楚的。
苗成云应该快撑不下去了。
虎鹤双形是门内的一套绝学不假,可跟“猿击术”那还不是一个层面的技艺。
苗成云左手虎爪右手鹤喙打得是挺潇洒,可惜中路被白耳狌狌切了个干净,一通猴拳全招呼在脸上了。
果然,没出十秒钟,苗成云大吼一声“停”,然后人就跳到了林家后院的围墙上。
白耳狌狌抖抖身子,一脸不屑地瞟了苗大公子一眼,转身进屋了。
苗大公子这么一站定,整张脸那是鼻青脸肿,就跟顶着一个猪头似的。
这个猪头看了看三楼窗户里的林朔,问道:“起了?”
林朔点点头:“起了。”
苗成云说道:“你可别误会,我这是不跟一头畜生计较。我要来真的,你们家宠物就得少一头了。”
大賢者的種植園
林朔翻了翻白眼,心想这人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
新兵生活在陸院 劉十三13
能耐确实不差了,他虽然被揍得挺惨,可那是在用虎鹤双形在装逼呢,又想赢还想耍帅,结果没成功。如果是用他拿手的苗家寸光阴,白耳狌狌应该赢不了他。
只是这脑子嘛,依然是一言难尽。
林朔只能提醒道:“你要不先把鼻血擦擦?”
……
瘋狂心理師 弦森
奧特曼戰記 碎影星沙
苗成云一到,本次去大西洲的狩猎队,主要战力算是到齐了。
海伦那边还有两位,据说在欧洲等着,半道上会跟队伍汇合。
这会儿在林府集合的四个猎人,由魏行山开车载着,往机场赶。
老魏一边开车,一边用车厢里的后视镜打量坐在后排的苗成云,问道:
“苗校长,今天早上老林家伙食这么油腻啊?”
“什么意思?”苗成云没听明白。
“看你这模样,早饭应该是猪头肉。”魏行山笑道,“以形补形,补得很到位。”
“魏行山你小子现在能耐大了是吧?”苗成云淡淡说道,“不服停车咱练练,我让你两只手。”
“嗐,我怎么可能是苗校长的对手嘛,您现在是猎门第一高手啊。”魏行山摇头道,“打不过。”
“知道认怂就好。”苗成云白了魏行山一眼,然后又对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林朔说道,“林朔,这趟我本来是不爱来的。
现在咱俩是猎门最强战力,一人出去一人就得坐镇,不能全撒出去了。
也不知道我师妹怎么想的,非得把我叫过来。”
林朔笑了笑,说道:“这不是你师妹怕我这个猎门第二高手罩不住嘛,只能请你这个师兄来了。”
“不是,别人这么消遣我也就算了。”苗成云不满道,“林朔你小子好好说话,我要真是猎门第一高手,你服气吗?”
“服气。”林朔点点头。
“真服气?”
“嗐。”林朔笑道,“这都七年了,你要是都不能赶到我前头去,那你也太水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咱俩别被其他人给带跑偏了。”苗成云点点头,“现在论能耐,我会得肯定比你多。
可真打起来,那是不好说的。
主要你这人比我奸诈,现在这么示弱,指不定在哪儿给我下套呢,我才不上当。”
林朔心里颇有些意外:“嚯,长进了。”
“那是。”苗成云说道,“反正你是猎门总魁首,我就是一打工的。我跟你争能耐大小干嘛,咱说点实际的,这趟工钱怎么算?”
林朔一听这话心里怪不是滋味的,问道:“你现在在家里,还是一个月八百零花呢?”
“那不能够,我老婆对我好着呢。”苗成云说道,“现在每个月有一千了。”
“这还不如七年前的八百块值钱呢。”林朔翻了翻白眼。
“哎。”苗成云叹了口气,“零花其实够,婆罗洲本地物价便宜,而且我现在也习惯不花钱了。
就是最近澳洲不是乱嘛,缇雅族有不少猎头人死在那儿了,留下不少孤儿。
我的学校是免费入学的,可这群孩子平时吃饭穿衣是个事儿啊,都是修力的苗子,不能饿着……”
“干活拿钱天经地义,你不用说得那么可怜。”林朔摆了摆手,“我听不了这个,多少钱你说就是了。”
最強仙體
“一个亿吧,我成立一个基金会。”苗成云说道,“专门资助婆罗洲的猎头人后代。”
“行。”林朔点点头。
“我说得可是人民币啊,不是婆罗洲货币。”苗成云解释道。
“我说得是欧元。”
“哎呦财神爷!”苗成云双手抱拳,“你这是帮我大忙了。”
“苗成云。”林朔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苗家大公子。
“啊?”
“你今年多大了?”
“三十三了。”
“我今年二十六。”林朔说道,“能耐咱是不争,不过长幼可以排一下。”
苗成云怔住了,随后神色有些激动,小心翼翼地说道:“那我算是虚长几岁?”
親親老公們不許跑
“嗯。”林朔点了点头。
“嗐。”苗成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道,“不用说出来,在心里就行了。”
……
车厢里这对同母异父兄弟之间的对话,其他人是听不懂的。
因为知道这两人关系的,也就苗光启、曹余生、苗雪萍三人,这种事情三个老一辈的不会乱嚼舌根。
苗成云是试管婴儿,而且是非法的。
在血缘上,他父亲是苗光启,母亲是云悦心,而这个事儿苗光启没有征求过云悦心的意见。
所以苗成云出生之后,有爹没妈。
而林朔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一开始心里是膈应的。
可事到如今,他心里的这点褶皱已经被熨平了。
这个兄弟,他想在踏上大西洲之前,认下来。
因为这一趟买卖凶多吉少,有些事情现在要是不做,可能会变成永久的遗憾。
当然这个事情,他之前其实做过,可是话没彻底说透,而且是跟苗成云两人私下说的。
现在再说一次,意义不一样,因为有见证。
而正是因为有旁人在,所以苗成云赶紧暗示林朔别往下说了。
毕竟这件事儿是笔糊涂账,兄弟两人自己心知肚明就行了,被人知道不那么妥当。
可林朔想法不一样,于是就没听苗成云的,而是说道:
“杨家主、冬冬、老魏,你们三位给我和成云做个见证。
苗成云,是我林朔同母异父的兄长,他是我哥。”
林朔这番话扔出来,车厢里全安静了。
苗成云愣了一会儿,说道:“林朔你干嘛呢?哎,你们几个别听他的啊,这小子昨晚喝多了,现在还没醒酒呢!”
林朔摇了摇头:“我是认真的。”
说完这句话,林朔扭过头看着苗成云,轻声说道:“因为我昨晚梦到妈了。”
“啊?”苗成云惊讶道,“她给你托梦了?”
“嗯。”林朔说道,“妈说,让我们俩去大西洲找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