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g08人氣都市异能 《人間苦》-第1326章 失物招領熱推-tr30t

Home / 靈異小說 / 6ag08人氣都市异能 《人間苦》-第1326章 失物招領熱推-tr30t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灵子母悠闲的坐在银行门口。
看着息壤的人流,不时象征性的摇晃一下手里的铁茶缸,让里面的硬币发出吸引人的响动。
輕笑忘
这一些列动作,虽然不算积极,但是充分的表达出,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
只要坐在这里,就是上班,就要敬业,乞讨要钱就不能停。
摩羯格和红雷,躺在一个破铺盖里。
每隔几分钟,就把脑袋缩回到被子里。
那里有他们共享的香烟。
看似背着灵子母,实际上全都在灵子母的监控之下。
只是不愿意揭穿罢了。
对于儿子在这个年龄,还能耍这样幼稚的小把戏,保持童趣。
灵子母很是欣慰,仿佛回到了他们的小时候。
鎮天帝道 瀆時
那时候,他们抓来敌人,也是这样悄悄的分享。
明知道瞒不住老娘,还装出一副躲躲藏藏的样子。
哎,灵子母不禁心中感叹,那时候真好啊。
简单,美好,幸福,日子过的一点也不累。
更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没事就生出个儿子玩玩,等玩够了,就再生一个。
每天都过得很有意义,每天都有新鲜感。
哪像现在这样啊。
一共就435671个人,匆匆的在自己面前走过。
只是出现的频率不同,很难看到新面孔。
哎呀,蔡根这都昏迷多少天了?
这周都没来上门关怀,真愁人啊。
正想着,一个新面孔,出现在灵子母身前。
也不知道是坐车来的,还是走着来的,反正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与身旁息壤的人群,格格不入。
职业装套裙,貂皮大衣,个子不高,年龄不小。
金丝眼镜挂在已经有了轻微皱纹的脸上,像是个文化人。
“老姐姐,你好呀,咱们又见面了。”
灵子母连眼皮都没抬,继续晃悠着她的铁茶缸。
摩羯格正好刚在被窝里抽完烟,探出头就听到了来人的问候。
张嘴就开骂 还冒着烟。
“谁特么老 你才老呢,你全家都老。
網遊之暴走盾戰
萨啰丝.娃蒂,你会不会说话?
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别在这惹我妈不高兴。”
红雷不舍的也探出了头。
刚才轮到自己只抽了半口烟 有点不开心。
“大哥,跟她费什么话啊。
整死她吧 我就看不惯她这样溜嘴的。”
面对红雷的目露凶光,来人真的退后一步 真怕红雷暴起伤人。
这玩意确实没有人脾气,啥事都能干出来。
“大姐,你管不管啊,这是啥意思啊。
按辈分,咋说我也是他二姨 咋能这样没大没小呢?
摩羯格 我现在也不叫萨啰丝娃蒂,请叫我罗妙音。
大姐,你赶紧拉着点红雷啊,他这是想咬人咋地?
红雷 你给我老实点,别犯驴。”
没等罗妙音说完话 红雷半个身子已经出了被窝,好像真的要动手,整死对方。
灵子母抬了抬眼皮,咳嗽了一声。
英雄命
红雷听到老娘的信号,不情不愿的缩回了被窝。
哎,就差一步,再晚一秒,就能掏上了。
“萨啰丝娃蒂,不好听吗?
这个名字给你丢脸了吗?
为什么要改名字呢?
算了,懒得管你叫啥,你来干啥?”
罗妙音对于自己的名字,很是在意。
之所以改名,也是一种态度。
既然归顺了西边,那么就要完全跟自己的过往做一个了断。
当然,这就包括代表血脉的名字。
“大姐,您都改名叫灵子母了。
咋就不能让我改名叫罗妙音呢?
我不是也想,表个态嘛。
省着西边整天跟防贼似的防着我。
您这话说的,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大姐吗?
无论在海角,无论在天涯,我心里永远都在惦记大姐啊。”
话是说到位了,罗妙音看到灵子母依旧没啥好脸。
从貂皮大衣里,随手掏出两条小黄鱼,轻手轻脚的放在了灵子母的铁茶缸里。
“我来的也比较匆忙,大姐顺口的东西现在也不让买卖,都是濒危动物,只能给你折现了,略表心意。”
铁茶缸里的几个硬币,碰到了突然乱入的两条小黄鱼,显出了无限的自卑,就连碰撞的声音,都低沉了很多。
感受到手里的重量,灵子母终于正眼看罗妙音了。
雍容华贵的中年美妇,带上金丝眼镜后,更体现出了知性美,尤其是那两片薄嘴唇,还俏皮的涂了粉色的口红,从而带上了与年龄不符的灵动。
有点小嫉妒,这个娘们儿,还是那么会打扮。
“赶紧说正事,耍嘴皮子在我这不好使。”
哎,罗妙音叹息一声,果然不好使,从来都不好使。
殿前歡:只和皇帝玩親親
从小就被这个大姐拿得死死的,没有一次得逞。
“大姐,你儿媳妇汇报说,鲁陀罗别赛露面了。
而且,还举起了钵。”
说完这话,罗妙音有点奇怪。
穆恩汇报的很清楚啊。
举钵罗汉已经举起了代表命运的钵盂。
为什么还在灵子母手里呢?
灵子母一听,竟然是冲着举钵罗汉来的,心里不太舒服。
真是好儿媳啊,啥事都落不下,嘴是真快。
这也没啥好隐瞒的,更没有意义。
是芥子,早晚得冒头,捂不住。
“嗯,是啊,露面了,也举钵了,咋地了?”
沐上 千羽
看到灵子母证实了,罗妙音心中大喜。
“大姐,那他现在人呢?
会长专门派我来,请他回去。
罗汉堂的人,这么多年,也没有几个露面的。
好不容易出了一个,怎么能流落在外呢?”
灵子母皮笑肉不笑,阴阳怪气的说。
“呦呦呦,堂堂罗汉尊者,在你嘴里就跟失物招领似的。
咋地,把罗汉丢了,现在往回归拢呢?
按道理了说,作为大辩才天的你,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啊。
咋地,还跟鲁陀罗别赛记仇呢?
他不就是,小时候…”
眼瞅着,灵子母就要揭自己的短,罗妙音赶紧出声制止。
那件事,无论谁说出来,自己都受不了。
就连自己想一想,都受不了。
過把癮就死 原癮
“行了,大姐,你再见到他,让他赶紧来找我。
上边下了死命令,要出大事了。
每个人,无论是诸天护法,还是罗汉尊者,都要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我就在这里得归去来休闲会馆等他。
您忙,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话没说完,罗妙音就已经消失在人群中,走的很是狼狈。
灵子母朝着她走的方向呸了一口。
还承担责任,扯犊子吧。
就像上面也没发生,继续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