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e6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愛下-第二百零四章:長御這孩子,太讓人心疼了【新書求一切】展示-bqm8r

Home / 其他小說 / 2be6g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愛下-第二百零四章:長御這孩子,太讓人心疼了【新書求一切】展示-bqm8r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青云前崖。
陈灵柔,王卓禹,许洛尘,薛篆,林北。
五道身影出现在青云前崖当中。
众人神色充满着好奇,他们好奇地看着苏长御。
大半夜把人全部叫过来,实在不知道苏长御又想做什么。
“大师兄,你大半夜找我们来做什么啊?”
许洛尘满是好奇地看着苏长御。
“诸位师弟妹,师兄今日找你们,是有一件大事。”
苏长御满脸认真地开口。
“大事?什么大事?”
“大师兄,你亲生父亲来找你了?”
“是啊,大师兄,发生什么大事了?”
众人满是好奇地看着苏长御,实在不明白苏长御有什么大事。
看着众人满脸好奇,苏长御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开口道。
“小师弟这次参加十国大比,可能受到了打击,这是不是大事?”
苏长御开口,语气略显平静,但这番话让众人更加好奇了。
“十国大比,是什么东西?”
“听起来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啊。”
“十国大比?有青州剑道大会强吗?”
众人有些茫然,他们对十国大比完全一窍不通,主要是阶级太低了,生活圈子就在白云古城。
别说什么十国大比了,晋国大比他们也想象不到,主要是没感觉。
这就好像几个连私塾都没读过的人,跟他们说某某人参加了国院大赛一般。
完全就不懂啊,听都没听说过什么国院大赛。
一时之间,苏长御愣住了。
他之前想过这群师弟妹们的反应,也做好了很多对策。
譬如说什么,那该怎么办啊大师兄?
亦或者说,大师兄,您是什么意思?
再者就是,什么?小师弟居然遭到打击了?大师兄,那你快想想办法啊。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这群师弟妹们,第一个问题居然是,什么是十国大比?
这让苏长御莫名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他很难受,这就好像皇帝颁发一道圣旨,说要大赦天下。
结果有人问ꓹ 什么是圣旨啊?
差不多就是这种感受。
一时之间,苏长御难受了ꓹ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几个人的问题。
“大师兄,你快说啊,十国大比到底是什么啊?”
“是啊ꓹ 大师兄,你怎么这么喜欢卖关子啊。”
“大师兄ꓹ 不会你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十国学府吧?”
众人看向苏长御,眼神当中满是好奇。
此话一说ꓹ 苏长御顿时不由愣了。
我不知道?
我会不知道什么是十国大比?
您还别说ꓹ 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十国大比。
不过虽然真不知道什么是十国大比,可苏长御知道他们也不清楚啊,既然都不知道,那自己完全可以编啊。
想到这里,苏长御不由开口道。
“呵,可笑。”
“你们不懂,却觉得我也不懂。”
“当真是井底之蛙。”
苏长御开口ꓹ 显得无比高冷与自信,紧接着苏长御开口道。
“所谓十国大比ꓹ 便是十个最强的国家ꓹ 进行比试。”
苏长御如此说道ꓹ 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
“就这?”
“大师兄ꓹ 字面理解谁不会啊,剩下的呢?”
“是啊ꓹ 剩下的呢?”
众人好奇地看向苏长御ꓹ 字面理解他们都会啊ꓹ 这要苏长御说?
“还没说完。”
苏长御有些没好气地看向众人,他大脑飞快运转ꓹ 在这种时候,苏长御的大脑,运转速度都很快。
“十国大比,比试的内容,分别是剑道,丹道,阵道,符道,以及鉴宝之道,这次小师弟在十国大比当中失利,我等都有责任。”
“此番叫你们过来,也是有一件大事与你们商谈。”
苏长御编的有模有样,反正都不懂,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原来如此。”
“剑道,丹道,阵道,符道,鉴宝之道?那不是与我等所学一致?”
“是啊,大师兄,你不会临时瞎编的吧?”
众人看向苏长御,陈灵柔显得有些单纯,直接就相信了苏长御,但许洛尘等人可不是吃白饭的,他们知道苏长御是什么性子的人。
从中发现破绽。
“可笑!”
苏长御冷冷一笑,不过他没有继续去纠结十国学府的事情了,毕竟说多错多。
同时苏长御也有一些郁闷,自己这招在外面,从未失手过,但就是在自己宗门内,经常被拆穿。
说来说去还是这帮师弟妹们太了解自己了。
想到这里,苏长御明白,自己往后真要拿出一点真本事了,不然以后说谎,岂不是次次要被拆穿?
“好了,如今要说的事情,是关于小师弟的事情,不要扯东扯西了。”
苏长御开口,他不想让众人继续纠结所谓的十国大比。
这压根就不是重点。
“大师兄,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小师弟在十国大比当中失利,我们能做什么啊?”
“是啊,我们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十国大比了,就算是白云古城大比,我们都没什么信心。”
“对啊,大师兄,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众人脸上的好奇,从未消散过。
说来说去,他们都不知道苏长御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面对众人的质问,苏长御稍稍咳嗽一声,紧接着缓缓开口道。
“师兄的意思很简单。”
“以往我们对小师弟,都是随便指点,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指点。”
“若是放在原来,倒也没什么。”
來自異界的修煉者
“可放到现在,就不行了。”
苏长御开口,逐渐地说出自己的计划。
只是此话一说,王卓禹的声音不由响起。
“大师兄,我明白你的意思,可问题是,我们也想认真去教小师弟啊,但教的好吗?”
王卓禹的声音响起,许洛尘也立刻跟着开口道。
“是啊,那里是我们不愿意去教啊,主要是我们教小师弟,万一教坏了怎么办?”
“大师兄,您那套理论,完全就不行了,以前我还觉得挺有道理,后来我想了想,教不好就是教不好,小师弟天赋异禀,咱们教,岂不是有些误人子弟?”
许洛尘,王卓禹纷纷开口,他们觉得教不了。
只是薛篆和林北却感觉一般。
“为什么我感觉还好啊。”
“是啊,小师弟虽然有点天赋,但你们也不至于这样吧?难不成小师弟资质逆天?”
他们二人没有接触过叶平几次,所以下意识觉得,也不过如此。
看到两人的回答,饶是苏长御也不由心中异口同声说出两字。
蛤蟆。
面对着众人的言辞,苏长御神色十分平静道。
“错!”
他淡然开口,否定众人所说。
星際仙途 傲無常
“你们所想的,师兄知道。”
“但你们有没有想过,小师弟在进步。”
“你们何尝没有在进步?”
“这次秘境,你们都得到了造化,你们就没有任何一点增长吗?”
“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感悟吗?”
苏长御认真开口。
看向众人,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有些沉默了。
“再者就是,你们一直说怕误人子弟,怕误人子弟。”
“我且问你们一句话,你们教给小师弟的东西,小师弟学会了吗?”
苏长御每一句话,都发自内心。
众人再度沉默。
看着沉默的众人,苏长御继续说道。
“既然小师弟学会了,那就证明一点,我们教的东西,是有用的东西,不是无稽之谈。”
“如今小师弟十国失利,对他来说,跌入了人生低谷,我们作为师兄,难道就袖手旁观?”
苏长御所说,让众人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了,他说的很好,也说的很对。
“大师兄,您说,我们该怎么做。”
“实不相瞒,这些日子,我的确有所感悟,大师兄,您直接说,要我们怎么做。”
“是啊,大师兄您直说就好,我们照做。”
众人也被苏长御这番话给感染到了。
苏长御说的很对。
一开始他们的确是随便教叶平的,那是因为自己没有任何长处。
三嫁公主
可如今得到了七王传承,要说一点长进都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很简单。”
苏长御深吸一口气,而后说出自己的计划。
“我们每人做一份魔鬼训练,务必要让小师弟重拾自信。”
苏长御说出自己的计划,这下子众人又犯懵了。
“魔鬼训练?”
“大师兄,什么是魔鬼训练啊?”
“啥意思啊?”
众人满是好奇,不太理解魔鬼训练是什么意思。
“简单点来说,就是我们在自己擅长的道法上,给小师弟制定一套无法完成的目标,说白了就是不能让小师弟闲着。”
苏长御说出核心理念。
魔鬼训练不训练是其次,主要是不能让小师弟闲着。
他看的出来,叶平绝对受到了严厉打击,才会变得如此颓废。
所以他想要通过自己的办法,来挽救小师弟。
挽救叶平的自信。
“不能让小师弟贤者?”
“无法完成的目标?”
“莫名感觉好像懂了点什么。”
“大师兄,你继续说。”
众人开口,许洛尘等人貌似明白了什么。
“我仔细跟你们说吧。”
“小师弟这次十国大比失利,心情肯定极差,但小师弟自然不会怪罪我等。”
“他这次回来,其实可以回晋国学府,但他为什么回宗门?”
“说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到底还是因为,小师弟认为我们才能教他真正的东西。”
说到这里,苏长御深吸一口气。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绝对不能让小师弟失望。”
“我知道,你们害怕,你们担心自己教不好小师弟,误人子弟。”
“但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其实根本不需要去教,我们只需要去做引导就行了。”
苏长御神色无比认真道。
而众人神色更加充满好奇之色了。
引导?什么是引导?
“所谓引导,就是教小师弟修行的真正核心,也就是直指大道。”
“说白了,还是让小师弟自己去领悟,但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你们理解了吗?”
苏长御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精神治疗。
叶平现在不是很伤心难过?
如果在这个时候,自己这群师兄们,不理不会,那叶平是不是更加伤心?
所以就要去安抚叶平的心情。
但苏长御知道叶平的性格,言语上去安慰,肯定是不行的,再者也不符合他们的形象。
所以只能通过去教叶平各种新的知识,那么叶平才能逐渐走出阴影。
“大师兄,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现在说白了,就是给小师弟没事找事做,不过也不能乱来,必须要教小师弟直指大道的东西,是这个意思吗?”
“间接性让小师弟明白,我们还关心着他,我们是他身后坚强的护盾?”
许洛尘算是明白了,说出自己的理论。
“没错。”
苏长御点了点头。
“我也明白了,不过,直指大道又是什么意思啊?我人笨,能不能解释一下?”
陈灵柔有些迷糊道。
“这都不懂?小师妹,你现在是不是再修炼剑法?”
许洛尘开口,询问陈灵柔。
“是啊。”
陈灵柔点了点头,自七王秘境后,她得到了剑王传承,所以一直在勤学剑法。
“那这么说,剑道的核心,是不是讲究一剑破万法?天下一切,皆不过一剑?”
许洛尘继续说道。
“好像是。”
陈灵柔点了点头。
“那不就够了,你只要让小师弟往这个方面就好了,剩下的就靠小师弟自己去理解。”
“是不是啊,大师兄?”
许洛尘如此说道,陈灵柔当下明白了什么。
而一旁的苏长御则有些愣神。
一剑破万法?天下一切,皆不过一剑?
这话好有哔格啊。
剑道最终核心,是这个吗?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苏长御有些惊讶,怎么许洛尘这么懂剑道?
不过听到许洛尘的声音,苏长御当下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
“差不多。”
他开口,显得高深莫测。
“我明白了,只是过些日子我就要下山,没时间去教小师弟啊。”
陈灵柔有些皱眉道。
“没事,有大师兄在,剑道不需要你教。”
王卓禹开口,让陈灵柔安心。
“对了,大师兄,要制定计划,需要一段时间,谁第一个教啊?”
林北询问苏长御。
“既然我是大师兄,第一个便由我来吧,不过这一次你们都要认真起来。”
“不要整天摸鱼,我们的目的,不是让小师弟变强,而是让小师弟重拾信心。”
“而小师弟是一个喜欢吃苦的人,所以你们教小师弟的东西,一定要极其困难,不可能完成的目标。”
“同时还要准备第二套计划,万一小师弟天赋异禀,真的学会了,咱们还有后手,知道吗?”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嗨木木
这个计划是苏长御想出来的,所以他早已经想到了如何去指点叶平。
第一个上也没什么问题。
“明白了。”
“大师兄,您这次当真是未雨绸缪啊。”
“大师兄,倘若小师弟知道,您这样为他,估计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吧。”
“别说了,我先哭。”
“唉,小师弟这次十国大比失利,显然深受打击,看来青云道宗的希望,要落在我身上了,压力好大啊。”
众人开口,尤其是陈灵柔,更是显得有些难受。
只是这话一说,众人沉默了。
苏长御:“???”
许洛尘:“???”
王卓禹:“???”
“行了,回去好好制定制定计划吧。”
苏长御让众人回去,同时也在思考,自己是继续在这里待着,还是回去休息休息。
想了想,还是回去休息吧。
毕竟也没什么让自己烦的事情。
只是就在这时。
陈灵柔忽然走来。
“大师兄,我问你个事啊。”
重生天才鬼醫
她走来,十分好奇地看着苏长御,眼神当中充满着疑惑。
“说。”
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小师妹,苏长御依旧高冷十足。
“大师兄,前些日子我不是得到了剑王传承吗?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修练剑谱,把四雷剑势修练出来了。”
“本来我想修练剑意的,可听二师兄说,您之前教小师弟的时候,还教了一套其他剑法,比四雷剑法要强。”
“我寻思着,不如学新得剑法,大师兄,您教下我。”
陈灵柔开口,如此说道。
苏长御:“???”
啥玩意?
四雷剑势?
我走了还没半个月吧?
你就学会了四雷剑势?
你唬我?
你以为你也是叶平?
平平无奇小师妹?
苏长御懵了。
“你给师兄展示一遍。”
他不相信陈灵柔凝聚出四雷剑势。
锵。
陈灵柔也没废话,抬起手,刹那间一柄普通精铁剑出现,而后一挥。
刹那间,雷声滚滚。
四雷剑势浮现。
苏长御:“…….”
“大师兄,怎么样啊?”
“大师兄,你怎么不说话了?”
“大师兄,你怎么又在看星星啊?”
“大师兄,你是不是怕被我比下去,不想传授新的剑法给我?”
前崖上。
陈灵柔最终离开了,有些气呼呼的。
而苏长御,一个人仰望星辰,他背对着众人,四十五度注视着天穹,争取不让眼泪落下。
他好难受。
与此同时。
道宗客房。
夏帝则在静静地注视着前崖上的苏长御。
看着苏长御萧条孤寂的身影,夏帝很难受,莫名感到心酸。
眼神当中,满是心疼。
他决定,无论苏长御是不是他的亲生骨肉,他都会好好保护苏长御。
长御这孩子。
太让人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