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ttx優秀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一百四十七章 打歸打,眼睛不要亂看讀書-wz0xw

Home / 科幻小說 / awttx優秀都市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txt-第一百四十七章 打歸打,眼睛不要亂看讀書-wz0xw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嘿嘿嘿……”
听到阴仄仄的笑声,男子面色大变,急忙翻身爬起。
奈何黑石后遗症太厉害,他几次都没能站稳,只得单膝跪地,神色表情极其狼狈。
“我还以为有多厉害,感情一次就报废了!”
廖文杰缓缓走入房间,说话的同时,视线漫不经心扫过整个屋子,最后停在墙角的屏风处。
一点烛光,人影朦胧。
刚刚站在门口的时候,他就隐约察觉到一股恶意伴随左右,终于找到了准确来源。
嘭!
一声巨响,天花板坠落,紧接着,矫健身影翻身落地。
自己人,是风叔。
风叔灰头土脸,肩膀位置还有一处刀伤,看样子就知道,他这一路并不轻松。
“阿杰,你……原来你……”
生物煉金手記
风叔看了看廖文杰,又看了看跪倒在地上的灰衣男子,脸色连续变化,满是不可思议。
“风叔,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
廖文杰黑着脸移开两步,指着原先站立的位置:“这人打架打到脱力,不信的话,你站过来,保证他照跪不误。”
“……”
灰衣男子面露悲愤,不忍屈辱,全身发颤站了起来。
这时,一条黄绳从屏风后飞出,拖住他手臂,避免再次倒下的窘迫。
屏风推开,身着黑色和服的女子手捧金菊,踏着小碎步走出,她面容清秀ꓹ 长发整齐竖在背后,自带大和抚子的文静矜持气质。
就是肤色太过白皙ꓹ 给人一种不真实感,且红唇好似血滴,妖里妖气的ꓹ 将原本温柔破坏殆尽。
“两位远道而来,鄙人招待不周ꓹ 还望见谅。”女子施施然躬身,做足了礼数。
另一边ꓹ 廖文杰和风叔看都没看。
“风叔ꓹ 你刚刚跑那么快干什么,害我一个人到处摸索,差点就走丢了。”
“我还想说你呢,这房子一看就暗含八卦变化,如不及时脱身,只会被活活困死。”
风叔反问道:“当时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跟上?”
“啊这……”
输人不输阵ꓹ 廖文杰皱眉看了眼风叔肩上的刀伤,解释道:“我们俩一起行动ꓹ 肯定会被敌人集火ꓹ 压力更大ꓹ 我索性入局再破阵ꓹ 也好帮你分摊一些压力。”
“是吗?”
“当然是真的,只是我没想到ꓹ 绕了这么大一圈ꓹ 还是比你先到一步。”
“呃ꓹ 我那边有点棘手。”
风叔将信将疑,决定信一次。
刚认识ꓹ 不清楚廖文杰有多少真本事,但看那段【净天地神咒】的威力,以及硬碰硬破局而出,他是自愧不如的。
太目中无人了!
灰衣男子心头恼怒,一步踏前,摇摇欲坠险些倒下。
“赤铜,两位贵客临门,不要失了礼数。”
和服女子轻轻挥手,扫去屋中破破烂烂的家具,淡笑道:“形势如此,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来港岛只为求财,大家本应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两位执意争斗下去,最终只会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我是警察。”风叔言简意赅。
“有钱一起赚,生意大家做,只为求财,我们自然不会横加阻拦,但是……”
廖文杰摸出口袋里的黑石,冷笑道:“你一边求财还一边害命,就不该怪我们替天行道了。”
“替天行道……”
女子闻言轻轻摇头,看向廖文杰:“阁下精通炼尸方面的道术,想来平常没有少做研究,替天行道之前,不应该先审视一下自己吗?”
“道为术之本,此道是道德,也是人道,更是天道,我虽然学了炼尸术,但恪守根本,从未逾越一步,你不用拿这种话来压我。”廖文杰摇摇头,除了二黑,他什么都没炼过,问心无愧。
至于二黑……
是任老太爷害死的。
“说的不错,道为术之本,逆天修术必遭天谴!”
重穿農家種好
风叔冷冷望向女子,从他接手这件案子,就没有息事宁人的想法。
哗啦!
房间四面,除了正门位置,其余三面皆推开暗门,一个个忍者装扮的女子跪坐在地,粗略数过,人数超过二十。
居然还有这么多人……
廖文杰心头嘀咕,这么多女人住在同一间宅院,问题来了,平时,这里是靠什么营生的?
簪中錄 側側輕寒
“退下。”
女子挥挥手,笑容依旧,对廖文杰和风叔说道:“两位刚正不阿,不愿和我同流合污,这一点我非常钦佩。不过两位有没有想过,今天大家两败俱伤,明天你们的家人朋友又该如何?”
“你要这么说,那我只能斩草除根了!”廖文杰双目微眯,杀机毫不掩饰。
修道至今,他手上从未沾过人命,就是因为时刻谨记上天有好生之德,可如果祸及亲属,他不介意今天破一次戒。
风叔冷哼一声,他除魔卫道多年,亲手捕捉的犯人不计其数,这种话听过太多次了。
“两位,我们之间并无矛盾,真的不能以和为贵?”女子笑意收敛。
悅君曲:嫡女傾國
风叔介入的时候,她收到眼线风声,第一个想法是用普通人的手段排除隐患,所以派杀手暗中解决风叔。
第二次,她洒下诱饵,将风叔引入大本营,也是为了大事化小,一切尽可能低调处理。
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她一个外来者,真敢明目张胆,下场只有死无葬身之地。
而且,她奉命抵达港岛,除了快速敛财,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眼下任务才刚刚开始,不宜挑起争端。
棺中輕寵:鬼夫,別纏我
“不用说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是贼,我是兵!”风叔扣住胸前阴阳宝玉,隐蔽对廖文杰递了个眼色。
擒贼先擒王!
廖文杰点点头,心头默数三声,猛地朝女子洒下大片红光。
是红绳,密密麻麻,凌空化形,变作一只气势汹汹的红色鬼手。
嘶啦!
鬼手握紧,将女子捏得变形,仔细一看,鬼手之中只有黑色和服,女子金蝉脱壳,褪了和服,里面是一身黑色忍装。
四周,二十多名女忍者持刀冲出。
紧要关头,风叔连点阴阳宝玉,向周边弹射密集火点,火圈形成的瞬间,连绵成片化作火焰墙壁,将这群人原路赶了回去。
灰衣男子,也就是赤铜,咬咬牙将黑石塞入口中,剧痛难忍,直接一口咽下。
“赤铜!?”
女子惊呼一声,踏前几步,迎面掌风袭来,被风叔逼至火墙边缘。
另一边,赤铜身躯颤抖,脖颈青筋毕露,低吼一声扯下灰色西装。
嗖嗖嗖!
红线飞袭,一如牛毛细针,数之不清。
赤铜挥手挡住眼睛,身躯被红线淹没,洒下大片血滴。
廖文杰收手散去红线,暗道一声可惜。
红线刺入赤铜皮肤,入肉三分,因黑石及时发挥效果,使得他全身肌肉好似铁打,便再难寸进。
廖文杰视线中,赤铜满身细密血滴流淌,抬脚一跨便是四五米的距离,眨眼的功夫,便带着一道狂风扑到了他面前。
拳锋呼啸,撕裂气流。
好快!
廖文杰来不及惊讶,拳锋还在半空,便催生出一股令他窒息的压力,急忙横移身躯,退闪至三米开外。
之前,他连续游斗女尸和埃迪,这次不行了,赤铜反应速度惊人,一拳不中,踏地扭转身躯,架肘朝他胸口撞了过来。
廖文杰双臂交叉胸前,被强大力量撞得步步后退,站稳后,甩了甩酸麻的手臂。
很厉害,但还破不了铁布衫。
还有,连续两次使用黑石强化自身,赤铜的拳脚比之前弱了很多,远没有对战埃迪时那般不可力敌。
廖文杰心头盘算计策,对面,赤铜面露诧异,为廖文杰的铜皮铁骨感到惊讶。
两人对峙不动,赤铜双目扫过廖文杰眼、喉、腋、胯,寻找他硬气功的罩门。
就在这时,一道寒光跃过火圈,直劈廖文杰后颈位置。
刀势快如闪电,寒芒在半空划过一片光晕。
廖文杰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侧身避开偷袭,同时抓住女忍的手腕,肩肘撞在其胸口,卸掉她身上大半力道。
他抬手抓掉女忍遮挡面容的面罩,一把红线将其口鼻牢牢覆盖。
红线钻入血肉,顺着食道涌向胃部,女忍口鼻溢血,满地打滚,伸手从口中拽出大把红线,却怎么扯也扯不完。
另一边,赤铜借机上前,连续三拳轰击在廖文杰面门、脖颈,以及腋下肋骨处,先排除了三个错误选择。
最后,他视线定格在廖文杰胯下,不用想,这里是罩门的可能性最大。
“喂,打归打,眼睛不要乱看。”
廖文杰抬手喊停,满脸黑线道:“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想多了,我的外功浑然一体,没有罩门的说法。”
“哼!”
赤铜冷哼一声,廖文杰越是解释,他便越发坚信自己的想法。
当下,连续挥拳抢攻,五招之中,三招全攻在下三路,对小廖强追猛打。
廖文杰不敢过招,一边霓虹人都是变态,一边全力催动轻功身法,和其玩起了捉迷藏。
渐渐地,风叔布下的火圈势若,二十名女忍持刀杀进战场。
截教小妖 碩鼠肥
“攻他下盘,那里是他罩门所在。”
随着赤铜一声大喊,十名助阵的女忍纷纷调转刀锋,遥遥指向廖文杰下三路。
廖文杰:(눈‸눈)
今天,他要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