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廣州浪奇“貿易黑洞”現造假產業鏈?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牽涉其中

Home / 金融新聞 / 清流|廣州浪奇“貿易黑洞”現造假產業鏈?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牽涉其中

清流|廣州浪奇“貿易黑洞”現造假產業鏈?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IPO公司牽涉其中

除了廣州浪奇,達志科技(300530.SZ)、九九久(002411.SZ,重組後已更名“延安必康”)、託球股份(836190.OC)、快達農化(870536.OC),以及正在申請IPO上市的犇星新材,均出現了這個團隊的身影:既當客戶,又當供應商。

出品|清流工作室

作者|樑耀丹 主編|趙妍

爆料郵箱:

[email protected]

一份姍姍來遲的回覆函,暗藏着廣州浪奇(000523.SZ)的“造假”路徑,以及一個神祕團隊的驚天祕密。

10月31日,在兩次延遲迴復深交所的關注函後,廣州浪奇終於公佈了“貿易黑洞”進一步的細節。更爲重要的是,根據這兩份回覆函,清流工作室獨家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祕密:有這麼一個團隊,不僅可能幫助了廣州浪奇的“貿易造假”,而且很有可能形成了一條隱祕的產業鏈——至少三家上市公司、一家正在衝擊A股IPO的公司,以及兩家新三板掛牌公司,均出現了這一團隊的身影。

除了廣州浪奇,疑似牽涉這條“產業鏈”的公司包括:兩家A股上市公司——達志科技(300530.SZ)、九九久(002411.SZ,重組後現名爲“延安必康”);兩家新三板掛牌公司——託球股份(836190.OC)、快達農化(870536.OC),以及正在IPO申請上交所主板上市的湖北犇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犇星新材”)。

值得一提的是,深交所已經察覺到達志科技跟這個團隊合作的不尋常之處,近期對其下發了多份問詢函,質問相關交易是否有商業實質。

清流工作室調查發現,這個團隊,以廣州浪奇參股子公司江蘇琦衡農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琦衡農化”)的大股東王健爲首。2013年,廣州浪奇出資1.98億元入股琦衡農化成爲二股東,正式與王健展開合作。也正是從這一時期前後,廣州浪奇開始提出“積極介入上游化工原料的研發、生產和購銷貿易業務”,近期曝光的“貿易黑洞”所涉及的業務起源正始於此。

配置升級 克萊斯勒2021款大捷龍將新增四驅車型

這一切到底是如何運作的?

神祕的“貿易”合作方

先從廣州浪奇說起。

根據清流工作室的調查,廣州浪奇多筆貿易業務均圍繞大股東王健旗下的公司展開。這些貿易的套路相似:先是廣州浪奇向王健暗中控制的公司採購工業原料,然後廣州浪奇再轉買給王健暗中控制的另一批公司。高明之處在於,這些公司在表面的股權上,看不出與王健有任何關係。


300億元產業“成長記”——解讀重慶江津消費品工業逆勢發展“密碼”

比如,回覆函顯示,廣州浪奇曾向江蘇保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保華國際”)採購過產品,這些產品分別銷售給瞭如東泰邦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如東泰邦”)和南通福鑫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南通福鑫”)。

喀什疏附縣托克扎克鎮、吾庫薩克鎮由高風險調整爲低風險

廣州浪奇也向江蘇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下稱“中冶化工”)採購過產品,這些產品分別銷售給了南通福鑫、南通福澤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南通福澤”)、南通鑫幹化工有限公司(下稱“南通鑫幹”)。

這些供應商和客戶分別是誰?答案:或許都是王健的“自家人”。

此前清流工作室就曾獨家報道,保華國際、中冶化工、南通福鑫、如東泰邦均能找到與王健的密切關係,背後實際控制人或爲王健(詳見《獨家|又現虛假貿易?廣州浪奇兩名客戶對雙方交易“不知情”》)。

前述報道提及,這4家公司曾用過同一個電話號碼備案過工商資料,而在社交媒體平臺搜索這個號碼顯示爲“桑志國”。而工商資料顯示,桑志國曾在中冶化工、南通福鑫擔任過股東,並且王健此前曾對媒體表示,桑志國爲其代持股份。值得一提的是,清流工作室曾經試圖撥通“桑志國”的電話詢問南通福鑫、如東泰邦與王健的關係,對方拒絕回答清流工作室提出的相應問題,僅表示自己已經離職。

工商資料顯示,今年6月24日以前,中冶化工由季蘇福100%持股,但隨後變成季蘇福持股20%、戴功洲持股80%。根據達志科技近期回覆深交所的公告,“經中冶化工業務人員介紹及確認,季蘇福系王健的舅舅,季蘇福所持中冶化工股權系代王健持有。上述股權變動之原因系中冶化工爲便於與戴功洲進行相關事項合作所辦理的臨時股權變更,待後續合作事項完成,戴功洲所持80%股權將轉回至季蘇福”。這也證明了,中冶化工的確是王健所控制的公司。

河南原陽一家多口人被害,警方發佈協查通報公佈嫌疑人頭像

此外,曾有媒體報道,保華國際前高管承認,持有保華國際100%股份的股東唐明與王健“是老鄉,還曾經在一起工作過”,並且是“比較熟悉的關係”。

劍橋大學拒絕服從英國政府 繼續與華爲進行5G合作

至於南通福澤和南通鑫幹這兩名廣州浪奇的客戶,清流工作室從工商信息看到,南通福澤由蔡雯婷全資持股,而蔡雯婷曾擔任王健控股的琦衡農化全資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南通鑫乾的監事也爲“桑志國”,並且“唐明”曾經擔任其公司監事、現任法定代表人陳華國同時也是琦衡農化的法定代表人。

抗日神劇《雷霆戰將》被人民日報痛批後停播

總結起來就是,上述廣州浪奇的供應商和客戶,雖然表面上與王健並無關係,但背後實際控制人均疑似爲王健。這意味着,廣州浪奇或有相當一部分體量的貿易,或由王健的公司配合,實現“自導自演”。

這些疑似“自導自演”交易,很可能正是廣州浪奇的“貿易黑洞”爆發的原因。廣州浪奇在回覆函中表示,根據公司本次自查情況,公司截至目前已掌握證據表明貿易業務存在賬實不符的第三方倉庫存貨金額及其他賬實不符已發出商品金額合計8.67億元。

廣州浪奇回覆函還顯示,包括保華公司、中冶化工在內的供應商,在取得商業承兌匯票後以該等匯票向第三方提供背書質押或將匯票背書轉讓予第三方。因商業承兌匯票的承兌期限已屆滿,因此廣州浪奇對最終持票人負有承兌義務——這正是廣州浪奇已經發生的大量逾期債務的導火索,廣州浪奇稱,“由於公司資金緊張,公司擬優先確保銀行貸款的償還及公司日常經營的資金需求,且公司正在與債務涉及的相關主體協商溝通債務解決方案,故暫未支付上述債務,造成逾期”。

奧迪A3報價 實實在在團購 配置參數

廣州浪奇表示,上述貿易業務的經辦人員已被公司移送公安機關,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該名人員還因涉嫌職務違法已於2020年10月13日被廣州市南沙區監察委員會立案調查,公司將積極配合有關部門調查覈實上述商業匯票所涉及的貿易背景及交易意圖。

對於供應商與客戶均與琦衡農化大股東王健有密切關係的現象,清流工作室致電廣州浪奇請求置評,工作人員表示,相關問題應發郵件至董祕郵箱。發郵件後,截至發稿,清流工作室未獲回覆。

金龍城財富廣場 在售 最新單價約18000元/㎡

上市公司造假產業鏈?

廣州浪奇的神祕“合作方”王健是何人?

王健,出生於1974年,江蘇省南通如東縣人。化工產業是如東縣的主要支柱產業之一,王健正是靠化工起家。而王健與多家上市公司的“合作”,也大多是圍繞化工業務展開。

2010年5月,同樣位於江蘇省如東縣的九九久在深交所中小板首發上市。招股書顯示,2009年,九九久第三大客戶是江蘇柏川化工有限公司(下稱“江蘇柏川”),銷售金額爲7603.57萬元,佔九九久營業收入比例11.21 %。然而,不同尋常的是,在同一份招股書中,江蘇柏川被列爲九九久2009年第二大供應商,採購金額爲4102.64萬元,佔採購總額的比例爲7.57%。


特稿:“九二共識”歷史事實不容否認

這意味着,在同一年中,江蘇柏川既是九九久的供應商同時也是客戶。

時政微紀錄丨習近平總書記江蘇行

工商資料顯示,江蘇柏川由王春紅持股84.7%、黃兵持股15.3%。這個蹊蹺的客戶和供應商表面上跟王健沒有任何關係,不過到了2013年8月,廣州浪奇收購琦衡農化的公告方纔披露,江蘇柏川“其股東方爲琦衡農化控股股東王健的直系親屬”。根據廣州浪奇的收購公告,2013年,琦衡農化的全資子公司江蘇健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健鼎生物”)對江蘇柏川的有效資產進行了收購重組。清流工作室從一份《2009年中國氯乙酸行業發展論壇參會名錄》也看到,江蘇柏川的董事長正是王健。


賀一誠:澳門將主動對接國家“十四五”規劃

王健與九九久的合作沒有隨着後者正式上市就此終止。清流工作室從九九久2010年和2011年的年報看到,前述王健實控控制的中冶化工爲上市公司當年應收票據的出票單位。此外,九九久2012年報顯示,中冶化工爲上市公司當年第三大供應商。

不過,清流工作室注意到,根據達志科技近期回覆深交所的回覆函,保華國際業務人員介紹,保華國際主要向化工原料生產廠家採購產品,其中就包括九九久。

這意味着,疑似王健實控的公司再一次在與九九久的交易中,同時充當供應商和客戶兩種角色。

大山中閃亮的星(決勝2020)

推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 設引領青少年健康成長

到了2014年6月,九九久進一步跟王健旗下的琦衡農化簽訂了《供銷合同》,該合同約定在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期間,九九久向琦衡農化銷售1.44萬噸三氯吡啶醇鈉,合同金額合計爲4.92億。

多地緊急通知:師生原則上不能離開當地

2015年,九九久原實際控制人周新基有意賣殼,謀劃重大資產重組,對象爲陝西富豪李宗鬆控制的陝西必康製藥有限公司(下稱“必康製藥”)。

不過,在賣殼前夜,即2015年7月,九九久卻突然出資3922萬元,收購了前述併入了江蘇柏川資產、琦衡農化全資持股的健鼎生物。交易完成後,健鼎生物成爲九九久全資子公司。九九九當時公告顯示,琦衡農化“現階段經營狀況欠佳,未來存在一定的償債風險”,這筆收購無疑是給王健雪中送炭。

珠光雲山壹號 在售 預估2000萬元/套起售(2020-11-12 06:17:03)

2015年12月,九九久向必康製藥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必康製藥實現借殼上市。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後,新管理層或許看到了原上市公司與王健合作的異常之處,2016年1月,九九久發佈重大訴訟事項公告,披露琦衡農化拖欠貨款2.13億元。九九久稱,曾收到琦衡農化給付的4張金額均爲5000萬元,合計2億元的商業承兌匯票,付款人爲廣州浪奇,但浪奇公司的開戶銀行卻以賬戶資金不足和印鑑不符爲由拒絕兌付票款。

2016年2月,廣州浪奇發佈澄清公告表示,確認琦衡農化與九九久存在買賣業務,但公司不承擔該商業承兌匯票所產生的相關債務。

這起訴訟糾紛最終以和解結束。2016年12月,九九久發佈公告稱已經和琦衡農化達成調解,調解結果是:琦衡農化尚欠九九久1.68億元,於2017年12月底前分期給付完畢。

2017年8月,彼時已改名爲“必康股份”的上市公司將原九九久經營業務相關的資產、負債、業務資源等整體劃轉至全資子公司江蘇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九九久科技”),九九久科技的董事長正是原上市公司九九久實控人周新基。自此,琦衡農化所欠公司貨款由九九久科技承接。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在此之後,琦衡農化賠償的方式變成了以貨抵債爲主。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再次更名爲“延安必康”的九九久又披露,決定關停4年前上市公司收購的健鼎生物。

傳統旺季來臨 水泥股走高 機構看好這些概念股

對於上述現象,清流工作室致電併發郵件給九九久科技請求置評,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不清楚情況需要請示領導。截至發稿,清流工作室未收到對方的迴應。

金科·博翠明珠 在售 最新單價約36000元/㎡

如出一轍的套路

不僅是九九久,與王健團隊合作的其它公司,幾乎都在上演着同樣的劇情。

根據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公司達志科技2019年的年報回覆函,2018年和2019年,達志科技的第一大客戶均爲中冶化工,第一大供應商均爲保華國際。回覆函顯示,在連續兩年內,這兩家王健控制的公司,向達志科技採購和供應的商品一模一樣,金額也相差無幾。在深交所注意到中冶化工和保華國際不僅通訊地址、電話、郵箱地址相同,且兩者均爲貿易商後,向達志科技下發多份問詢函,反覆詢問其與中冶化工、保華國際的交易是否具有商業實質。

對人類發展事業的偉大貢獻(國際人士見證中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大衆寶來憑什麼這麼火?讓你躺着把錢省了

然而,達志科技卻回覆,與中冶化工、保華國際的交易屬實,並表示兩家公司辦公地址相同是因爲分別租用了中國房地產開發集團南通有限公司(下稱“中房產南通公司”)持有、管理並對外出租的物業大樓的辦公場所作爲其辦公場地。至於兩家公司電話和郵箱地址相同,達志科技表示是因爲兩家公司在工商年報信息填報時均委託中房產南通公司辦公室相關工作人員予以協助辦理。

清流工作室注意到,即便是中房產南通公司,也與王健有着密切的關係。工商信息顯示,2015年12月,中房產南通公司曾發起成立一家公司,名爲“江蘇盛高化工有限公司”。去年6月,中房產南通公司從這家公司退股,把股權轉讓給了前述王健實際控制的南通鑫幹。此外,王健曾與一位叫“孟建生”共同成立過“領航幹細胞再生醫學工程有限公司”(下稱“領航幹細胞公司”),孟建生則在中房產南通公司的子公司擔任董事。從工商資料來看,孟建生也跟中房產南通公司的實控人有着諸有商業交集。

不僅存在密切的“貿易”往來,2018年10月,達志科技還與前述王健、孟建生成立的領航幹細胞公司共同出資設立了“廣州領航幹細胞再生醫學科技有限公司”。不過,這些在達志科技的回覆函中均沒有提及。

清流工作室就上述情況向達志科技發郵件並多次撥打致電請求置評,截至發稿,未能接通電話和獲得郵件回覆。

除了廣州浪奇、九九久、達志科技,王健疑似還“幫助”過正在申請A股主板上市的犇星新材。犇星新材今年6月向上交所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7年它的客戶包括江蘇振方生物化學有限公司(下稱“振方生物”)和琦衡農化。同樣是2017年,犇星新材的供應商爲振方生物與江蘇琦衡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下稱“琦衡國際”)。2018年,振方生物再次同時成爲犇星新材的客戶和供應商。

琦衡國際即爲王健控股的琦衡農化的全資子公司,振方生物由前述王健直系親屬王春紅控股,可得出兩者均與王健聯繫極爲密切。

清流工作室詢問犇星新材上述交易是否具有商業實質後,犇星新材董事會辦公室迴應:“正在確認,近日將會給您回覆。”截至發稿,清流工作室暫未收到進一步回覆。

10月煤炭進口同比下降46.6% 電力生產增速略有放緩

類似的“戲法”也在託球股份和快達農化這兩家新三板掛牌公司上演。

託球股份2018年年報顯示,如東泰邦和琦衡國際爲當年的主要客戶,中冶化工爲其主要供應商。託球股份2017年年報則同樣顯示,如東泰邦和琦衡國際爲當年的主要客戶,如東泰邦和中冶化工爲其主要供應商。

快達農化2018年年報則顯示,中冶化工爲當年的主要客戶,廣東奇化化工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奇化化工”)爲當年的主要供應商。需要指出的是,奇化化工爲廣州浪奇旗下子公司,涉及近期廣州浪奇曝光的“貿易黑洞”,該公司董事和財務總監黃健彬同樣擔任王健控股的琦衡農化的董事,並被媒體報道爲廣州浪奇近日移送警方的涉案人員。清流工作室注意到,上個月,快達農化突然更新了近三年的年報,更新後,此前披露的供應商和客戶名字再也無法看到。

九號公司強勢漲停 市值突破500億元

清流工作室多次致電併發郵件給託球股份與快達農化這兩家新三板公司,截至發稿未獲回覆。此外,清流工作室未能聯繫上琦衡化工給予置評。

樑耀丹是清流工作室高級作者,常駐廣州。

本站清流工作室(微信號:wangyiqingliu)出品,轉載請先聯繫授權。更多內容歡迎關注微信公衆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