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費近2億的”關公雕像”被央視點名!荊州緊急迴應

Home / 新聞新聞 / 花費近2億的”關公雕像”被央視點名!荊州緊急迴應

花費近2億的”關公雕像”被央視點名!荊州緊急迴應

(原標題:《焦點訪談》:煞風景的“關公雕像”被點名了)

一直以來,借用歷史名人的名聲,用他們的雕像打造旅遊景點吸引遊客,是不少地方的做法。可這類雕像要是建得不夠科學,可能就會影響與周邊環境的良好關係,適得其反。前不久,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對湖北荊州的巨型關公雕像項目進行了通報,通報中說:湖北省荊州市在古城歷史城區範圍內建設的巨型關公雕像,高達57.3米,違反了經批准的《荊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有關規定,破壞了古城風貌和歷史文脈。那麼,這樣一個巨型雕像是怎麼建起來的?它又能爲城市帶來什麼呢?

10月底,記者來到荊州,關公雕像所在的關公義園景區正常對遊客開放,但和雕像一體的關公文化展示中心已經暫停營業。

文化展示中心上面高達48米的巨型關公像就是住建部通報的雕像。一眼望去,這個巨大的雕像格外顯眼,遠遠高於10.2米的古城牆。它建在荊州古城外318米的地方,屬於古城歷史城區的開放空間。

據規劃局介紹,雕像所處的區位建築物最高限高24米,可算上基座,雕像總高已經達到了57.3米。按照通報內容,如此體量、如此高度的雕像建在這,不僅違反了《荊州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的有關規定,也破壞了古城風貌和歷史文脈,它不僅太大,而且超高了。

荊州市爲何要建這樣一個偏大偏高的巨型雕像呢?據瞭解,近年來荊州市政府想借助旅遊業推動當地經濟發展,經考察,他們發現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關公熱,而關公又與荊州有着很深的淵源,因此,當地決定在發展旅遊的時候大打關公牌。

荊州旅遊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鄧勇說:“鄂旅投在荊州投資之前,荊州就有建設關公義園、關公文化園的設想,要建一個大型的關公雕像來紀念關公。”

兩外援砍47分助上海女排3-2奪四連勝 遼寧3-0北京

靠旅遊拉動經濟是好事,但從這位企業負責人的說法中不難看出,當時傳承關公文化的首要想法就是把雕像做大,那麼到底多大才算大呢?

湖北荊州市文化和旅遊局副局長張弘說:“可能那個時候也有一種上吉尼斯記錄等等這樣一些衝動和傾向,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從策劃設計越做越大了。”

雖然這麼說,但這位企業負責人承認最初雕像設計高度曾高達88米,後因離古城太近,在論證城牆和關公像的空間關係後,才最終確定了目前的高度。


擴張性政策:是否需適時迴歸常態

雕像建成後,關公雕像的大體量,一直是當地吸引遊客的宣傳點。不管是在網絡上還是在關公義園景區的指示牌上,對關公雕像的介紹語都寫着:全球體量最大青銅雕像。爲了搞噱頭,吸引遊客,景區選擇了誇大宣傳。這個關公像,從設計之初就奔着“大”去,建成後又想靠“大”來吸引人。而在調查中,記者發現,這個關公像還不僅僅有追求“大”的問題。

2014年,荊州旅遊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作爲關公義園項目承建方準備開工建設。項目建設前,建設單位向荊州市住建部門和規劃部門提交了施工許可和規劃許可的申請,當時申請的內容是聖像基座建設,申請很快得到審批,建設方開始施工。只是在施工過程中,建設方在基座上加建了巨型關公雕像,而這個雕像沒有報批任何的許可手續。既然審批的項目叫聖像基座,上面會有雕像建設並不奇怪,規劃部門也一定知曉。可奇怪的是,在沒有獲得審批的情況下,相關部門在雕像長達兩年的建設期中,始終不聞不問。

湖北荊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副局長秦軍說:“我們當初的認識和理解有偏差,對大型雕塑相關的報批程序認識不足。”

西班牙駐華大使:各國建立部分共同標準 使旅遊業安全發展

大型雕塑屬於構築物,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四十條的規定,建設前需取得規劃審批。

秦軍說:“後來查閱城鄉規劃法,確實大型構築物也需要報批,之前認識不清。”

《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四十條,曾作爲聖像基座審批的依據出現在規劃許可證上,可規劃部門的人卻說對法條的內容不瞭解,這樣的解釋難以讓人信服。讓人更奇怪的是,雕像建設期間無人過問,卻在建成三年後的2019年6月,建設方突然接到了關公雕像是違法建設的通知,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雄鹿砸重金換來霍勒迪 送出希爾+血布+3個首輪籤

記者調查發現,2019年4月,建設單位向荊州市城鄉規劃局荊州分局提交了建設工程竣工規劃條件覈實申請書,申請書中寫到:關公聖像基座工程全部竣工,申請工程竣工規劃條件覈實。

湖北荊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詳細規劃與城市設計科科長周小兵說:“按照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許可證正本和詳細附圖的建設內容,凡是不符的都叫做違法建設。我們在覈實中嚴格按照許可證覈實,發現主要按照函的內容多了雕像的內容。”

根據這樣的核實要求,規劃部門才認定雕像是違建。按照程序,荊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向荊州市城管委發函,由荊州市城管委督促企業整改。2019年8月12日,荊州市城管委向項目建設方荊州旅遊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下發了函,函中指出,關公聖像基座上的雕像未經規劃許可,並責令建設方在2019年9月30日之前予以整改。可是,三天後,建設方就給荊州市城管委回了函。

建設方自稱,他們把雕像當成了藝術品,認爲不需要審批,但從當時回覆的函件中看,建設方明確了關公像是構築物,按照規定構築物建設就要經過規劃審批,可矛盾的是,函中緊接着又強調雕像不在規劃許可審批範圍內。這種自相矛盾的說法,本來不難被發現,可奇怪的是,荊州市城管委卻根據這份有問題的覆函認定此事不構成行政處罰立案條件,也沒再對雕像建設方進行任何追究。

雕像違法建設問題顯而易見,但相關職能部門卻沒有履職盡責,追究企業責任,導致雕像的違建問題至今無人提及。而在關公雕像、基座建設和處理的整個過程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四十條作爲審批或者處理的依據頻頻出現,但從處理緣由和結果看,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似乎一直在忽略此條法規的真正內容,始終沒有針對建設方在雕像未批先建的問題上提出整改要求。爲什麼會這樣呢?職能部門沒有做出回答,但記者查詢荊州市政府網站發現,關公義園項目曾在2014年入選國家優選旅遊項目,2015年被評爲湖北省第五批文化產業基地並納入中國文化產業重點項目庫。

張弘說:“說老實話,那個時候大家對規章、對紀律約束也是逐步認識的過程,再加上發展心切,所以導致存在這樣一些教訓。”

萬里長江繪宏圖——習近平總書記滬蘇紀行

如今,關公義園已經開門營業四年,關公像作爲景區核心景觀吸引遊客,但經營狀況並不十分理想,總收入不到1300萬元。而在建設中,僅關公雕像就花費了1.729億,這與當地政府最初的期望值有一定的差距。

貪大求大隻是一方面,建成後,在文化展示中心裏,關公形象的發財樹插在聚寶盆裏,還有財神大道,這些被放在最中心的位置,把關羽這樣著名的歷史人物作爲求財發財的噱頭吸引遊客,這樣的發展初衷在經營上遇冷是必然結果,而文旅單位作爲管理部門,也並沒有起到應有的監督和引導作用。該項目被通報後,當地才進行了整改。

在接到住建部的通報後,這座花費巨資建設的巨型雕像如今正面臨整改。如何協調好保護與開發、傳承與創新,又在考驗着地方的管理智慧。建設方荊州旅遊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國有企業,雕像無論拆除、遷移還是其它處理辦法,在建設和整改中浪費掉的國有資產誰來買單,也是當地政府事前監管缺失、事後再處理所要面臨的巨大難題。

記者梳理髮現,近些年,各地建設巨型雕像的情況時有發生,而這些巨型雕像的建設,不斷引起人們熱議。2004年,廣東肇慶將軍山上違規建設巨型關公雕像,2009年,該雕像被羣衆舉報,2010年拆除。2012年,廣西柳州欲建設國內最高柳宗元銅像,該項目於2013年停工,2014年開始拆除。而這次,與荊州巨型關公雕像一同被通報的還有貴州省獨山縣的水司樓,建築高達99.9米,投資達2.56億元。

大型城市雕塑的建設關係到城市的形象,建在什麼地方,建成什麼樣,都既要合法合規,也要有助於歷史文化的弘揚,還要符合審美。雕塑建得大和小,跟文化產業是否能做得大也沒有必然關係。近期,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發布了《關於加強大型城市雕塑建設管理的通知》,就是爲大型城市雕塑的盲目跟風建設踩剎車。

最新迴應:

荊州:已組織邀請權威專家對關公雕像搬移選址方案諮詢論證

11月16日,記者從湖北荊州市政府新聞辦公室獲悉,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通報我市巨型關公雕像項目有關問題後,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迅速召開市委常委會會議和市政府常務會議,專題研究整改工作,成立領導小組和工作專班,積極推進項目整改。

目前,我市按照中央、省有關部門要求,已組織邀請規劃、建築、雕塑、文保等方面權威專家,對關公雕像搬移選址方案進行諮詢論證,結合國土空間規劃、城市歷史文脈、自然環境、旅遊發展規劃等,依法依規、科學制定搬移方案,力求展現時代精神,講好荊州故事。同時,貫徹落實住房和城鄉建設部《關於加強大型城市雕塑建設管理的通知》,舉一反三,汲取教訓,認真摸排整改類似問題,加強監管,完善制度,保護好歷史文化遺存和景觀風貌。

相關推薦:

貧困縣耗資8600萬建88米高女神像 超美國自由女神像

在貴州的一個貧困縣,有座88米高的苗族女神像。

這是個耗資8600多萬的大工程,足足用了8個月才建完,不僅從“淨身高”上超過了紐約的自由女神像,還拿下了“最大苗族女神像”的世界紀錄,當真對得起漫長的建設週期。

按照地方上的說法,這女神像的身家也很清白——不僅沒動過國家扶貧資金,也給當地帶來了一定的旅遊收入,怎麼看都比之前爆出來的獨山縣那座山水樓更合算。

當初潘志立主政貴州獨山縣8年,花了2億造山水樓,結果爛尾了,等到他被查,更大的窟窿才露了出來,獨山一年的財政收入不足10億,但是潘志立任職期間四處借款,總債務400億,全縣不吃不喝乾40年,這筆帳估計才能還完。

建造苗族女神像的劍河縣,家底也不厚實。

爲世界合作共贏貢獻“金磚力量”

就在幾年之前,這個縣還是最困難的16個深度貧困縣之一,到啥程度呢?都不用考覈GDP,安心把脫貧搞好就行的那種,這個女神像不知道是怎麼論證的,但能不能掙回成本真不好說。

敢向絕壁要“天路”――記當代“愚公”毛相林

這種事還不光在貴州,2019年,陝西的深度貧困縣——鎮安縣剛剛摘帽,全縣一年財政收入不足2億元,但再苦不能苦孩子啊,於是縣裏花了7.1億元建了一所“豪華中學”,未來12年每年還款5000萬,超過縣財政收入的1/4,真不知道他們怎麼能拿得出這筆錢,被媒體曝光後,當地開始亡羊補牢,不少建築被火速拆除,大筆的錢,浪費了。

小縣城運營不好的項目,地級市總能搞得定吧?也未必。

2016年的時候,湖北荊州花了15億建了座號稱“宇宙最大”的關公巨像。這座關公聖像高58米、體重1200噸,右手中還拖着一把70米長的青龍偃月刀,雙目微薰、端的是不怒自威。

爲了跟關公打好配合,鄂旅投還專門花了5個億建了個關公義園,賣手辦、搞音樂節、本地人免費、外地人打折,可現在門票收入還是寥寥——考慮到視角和構圖,外面拍照效果總歸是比裏面更好,那還進去幹嗎?

賺不到錢還是小事,因爲體重過大、關公像已經有了沉降的苗頭,每年還得再花30萬做檢測。全文>>

21款豐田塞納國六現車最新價格11月鉅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