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jfg0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覓仙屠 起點-六百四十一章 拷問(感謝拳皇K000000打賞的500起點幣)分享-9pski

Home / 仙俠小說 / ljfg0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覓仙屠 起點-六百四十一章 拷問(感謝拳皇K000000打賞的500起點幣)分享-9pski

覓仙屠
小說推薦覓仙屠
戴玉舟的遁速还真不赖,比机关战甲还快上一些,最关键是很舒适。
小半年后,韩玉就绕行到昔日小城东方的海域。
这里是猎杀妖兽的天堂,在这广袤的海域中还设有日城当年埋下的隐蔽传送点,他想先传送到金鳖岛附近的几处海域,然后传送出去。
風之流雲
当年席卷而走的玉简中有一块是专门注释,为了防备外海有什么紧急意外发生。
来到东面的海域后他就将飞舟收起,也没用机关战甲和御剑之术,改用普通的遁光了。
现在这一片海域是魔道的天下,他可不希望因玉舟的事阴沟里翻船。
元婴期的老怪平日驻守城中,一般情况不会轻易挪身,但要是被注意到吸引他们注意力,那可就近麻烦了。
魔道占领这片海域后也开放了传送阵,吸引九龙海修士前来猎妖取丹,这也是魔道的一种策略。
又过了十日,韩玉就出现在玉简标注的一个海岛上空。
在高空中辨认一会儿,他就来到岛屿西面的丘陵群中,缓缓落了下来。
七八个丈许大洞,地底空间的两间小石屋已东倒西歪,走进去还能看到战斗痕迹,到处散落碎裂的玉盘和散落的旗杆。
此处的防护法阵,是被人用暴力的手段强行破去的。
眼一瞥还看到几具白骨,肯定是日城遗留在此修士。他还是不死心的在地底空间检查了数遍,终于在隐蔽之处看到被彻底毁坏的传送阵。
韩玉一脸晦气的从地底空间出来,忽然神色一冷,将灵压压低到筑基中期水准,这才抬头朝南边天空望去。
只见在岛屿东侧树林中,忽然飞出两道白色的遁光直奔这里射来。
片刻后,他们就飞到了韩玉身前不远处,接着光华一敛,露出了一男一女两人。
男的相貌平常,两眼细长,右眼到嘴唇有道伤疤,是位筑基中期的修士,正用谨慎的目光打量着他。
另一位则是三十余岁少妇,姿色很普通,玉容带煞ꓹ 恶狠狠的看着韩玉,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而已。
韩玉不动声色望着二人ꓹ 不说一句话,看他们身上的衣袍都有小骷髅的标记,心里心猜出来很可能是魔道驻扎在此岛的修士。
果然ꓹ 少妇冷冷的开口了。
“阁下是日城修士吧,这两年来我们也抓了不少了。在这地界上就乖乖束手就擒ꓹ 还能少吃点苦头。”
韩玉听了这话,只随意的看了他一眼就不在理会了ꓹ 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刀疤修士。他已很久没听到这种藐视的话了ꓹ 还是从一个筑基小家伙口中喷出来的。
錦屏記
少妇迎上冰冷的目光,不知为何娇躯一抖,急忙低下头。这种感觉曾在几个假丹修士身上见识过,心中就起了一丝忌惮。但她的心中却没多少畏惧。
戰神圖錄 妖孽
现在这片海域可是魔道的天下,一个筑基修士能翻起什么风浪?
她小声的传音说出了心中的忌惮,刀疤修士本想直接出手,心中一惊憋住心中的怒火ꓹ 用秘法悄悄联络同伴。
几道火光朝着远方飞去,面前的男子看到传音符没丝毫忌惮。
火影之獠
“我们且慢动手ꓹ 先探探此人的底细ꓹ 拖延时间再说。”刀疤脸也悄悄的传音ꓹ 可都被不远处的韩玉强行听的一清二楚。
传音之后ꓹ 他有点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壮汉。此人面对着两人脸上没半点紧张,也不着急逃遁飞走ꓹ 这让他颇为费解。
韩玉看着随手能灭杀的两人在做小动作ꓹ 心里暗暗可笑。
不过他对发出去的传音符挺有兴趣ꓹ 不知道这片海域还有多少人手。只不过人多是好事,能打听到更多情报。
“这样的据点魔道毁了多少?”韩玉眼一眯随意的问道。
2014超級世界波
“你费尽周折传送到万凶海ꓹ 是不是来接应日城的余孽?”刀疤脸没有回答韩玉的问题,面色一厉说道。
韩玉听后心中一喜,原来日城的人手没被绞杀殆尽,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我可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看你们的模样是对道侣吧?这样,我换个简单的方法提问吧,省的浪费时间。”韩玉眉毛一挑的说道。
刀疤脸一愣,还没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对面人影犹如鬼魅一样一闪,将女修掳了过去。
少妇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觉得身旁狂风一闪他就出现在刀疤男的对面,头颅就被青光罩住。
“现在我问,你答,没问题吧?”韩玉冷漠的说道。
“这位道友你别冲动,你想问什么就问,我一定会如实回答!”疤脸修士脸色难看无比,但很识时务的说道。
“魔道扫荡了多少处这样的据点?”韩玉毫不客气的问道。
“应该有二十余处吧!”青年思索了一下说道。
听到这个数字韩玉心中咯噔一下,但马上马上问出了接下来的问题。
“这片海域可还有日城修士?”韩玉接着问道。
“这我可不知…”疤脸听到后一愣,老老实实回答了。
“不知…”二字一入耳中,韩玉脸色就狰狞了起来。
殺帝
手中青光大盛,少妇脸上的表情变得痛苦起来,口中发出凄厉的哀嚎声,口鼻都渗出了鲜血。
“等等,我们现在都在找寻日城的一位结丹,可都半年了还没消息。”刀疤脸心中大急,赶紧说了一句。
“说下去!”韩玉手中的青光稍黯淡了些。
“我们在八个月前无意中找到日城的漏网之鱼,领头的结丹修士法力高强,硬生生的冲杀出去,还带有了一帮筑基期修士。听说现在正一座岛一座岛的排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我等的任务就是驻扎此类小岛上,守株待兔!”疤脸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露西的試煉之旅
“守株待兔就凭你们两个人?你刚刚发的传音符找的是筑基还是结丹?凭你们这点修为,遇上结丹就是找死。”韩玉听后心念一动,冷冷的质问道。
“我刚传音是另外三名筑基道友,并没有结丹期的前辈。只要你放了她,我愿放你离去,绝不追击。”疤脸修士恳求道。
“给我标准出大概的海域。”韩玉很随意的说道,少妇口中哀嚎声再次响起。
“道友莫要欺人太甚!”疤脸修士沉声说道。
“哦,我欺人太甚?”韩玉古怪的一笑,少妇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扭曲,秀小的头颅一涨一缩,看起来可怖之极。
“好,好,我这给道友标注海图,还希望道友手下留情。”疤脸修士赶忙服软,从身上取出一枚玉简照做起来。
韩玉抬起头看向远处,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并没多说什么。
“不要耍小聪明。”韩玉随口说道。他并不相信刀疤修士,只是想要多方验证而已。
刀疤修士在玉简上标注了一片区域,咬了咬牙仍了过去,却被附近一道灵光柱击中,翻着跟头落在地上。
韩玉的表情如常,手中的青光大盛,少妇的头颅犹如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将无头尸身甩了过去,韩玉四下望了一眼,讥笑着说道:“几位来的来真的巧,都出来吧。”
“恩?”不远处沙丘下发出了一声惊讶之声。
接着光华闪动,五六名筑基期修士在周围浮现,呈半包围之势。
“姜师兄,此人是日城的余孽,当着我们的面残杀了我的道侣。现在就可将他击杀,祭炼琴儿的在天之灵!”刀疤脸抱着无头的尸身痛苦,狰狞的朝韩玉吼道。
韩玉用神念在他们身上一扫,发现刀疤脸口中的姜师兄只不过是筑基后期修士,离着假丹尚有一段距离。
这些人也纷纷用神念扫了过来,发现只是筑基中期的修士都没放在心上,杀了少妇也许有什么秘法罢了。
因此他们纷纷拿出了法器,一副要围殴他的模样。
韩玉不动声色打量了几人一遍,笑着问道:“再下还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几位,不知几位愿不赏脸。”
听到这话,那位姜姓老者先是一怔,接着就冷笑起来。
“请教,只要你乖乖束手就擒我倒愿意和你聊上几句。好了,你不要心存侥幸了一起上!”
此话一出,怀中的一道青光就直朝韩玉的面门射了过来。
老者的行为就是明显的信号,其他人也没犹豫纷纷动手,众多的各式法器一齐祭出,各色的霞光气势汹汹压了过来。
韩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韩玉张口就喷出一道红光,朝着那些光芒迎了过去。
红光在半空中化为一柄飞剑,爆发出惊人的灵光朝那些法器一斩,一声惊天的巨响,霞光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光芒散去,这群修士发现自己的法器都被斩成了两截,化为了废铁。
“结丹期,你是结丹期的修士!”
姜姓老者浑身发抖的说道,竟有法宝的定是结丹修士无疑,这个发现让他的脸上没一丝血色。
其他修士脸上从目瞪口呆变为惊慌之色,有两个机灵的修士马上掉头,御器狂奔起来。
韩玉毫不在意的一扬手,飞剑朝远处激射而去,紧接着两道红光一绕,两人就化为了漫天血雨纷纷落下。
“前辈饶命啊!”姜姓老者倒是识趣,急忙跪倒在地大声求饶。
其他人也绝了逃跑的念头,纷纷跟着跪倒在地,朝着韩玉不断的磕头。
刀疤脸修士满脸的震惊,满腔的怒火消失的无影无踪,扭曲的面孔上浮现出尴尬的笑容,张嘴就想说些什么。
至尊邪帝:廢柴小姐萬萬歲 薔薇紫晶
韩玉随手一挥,飞剑将他的头颅斩断,满腔热血溅起了一丈高。
既然你舍不得你道侣,留在这世上还是形影单只,比如送你去和你夫人陪伴。
“好了,你们刚刚的对话你们也听到了,我想知道那片海域的大概位置。”韩玉将刚刚击落的玉简摄到手中,冷漠的说道。
几人一听心中皆一惊,但面对结丹期的高人谁都不敢讨价还价,老老实实掏出海域图标注起来。
在结丹期高人旁边,没人敢传音耍什么小心眼,三枚玉简被他收到手中。
用神念一扫,韩玉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紧接着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接着他又是一抬手,掐起一道剑诀,飞剑通灵的一声长鸣,瞬间化为三十二道残影,铺天盖地的朝这几人卷了过去。
逆火
姜姓老者和其他修士面露绝望之色,不甘心的祭出防御法器想要抵挡一二。
但飞剑之利不是他们能想象的,竟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抵挡的住,就在漫天剑影中化为了残尸肉块。
接着韩玉将飞剑收起怀中,将几人掉落的储物袋都抓在手中,又放出了两只两只老鼠。
老鼠跑了过去,将一开始干掉的两人储物袋,也从碎尸中捡起,回到韩玉的身旁。
“追过来的结丹会知道我要去的海域,我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韩玉目光随意的一撇,喃喃的说道。
那片海域会很热闹,但只要没结丹他心中就不惧。
韩玉四下看了几眼,然后就化作一道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刻钟后,有一位面色淡金的修士从远处遁来,眨眼间就来到韩玉屠杀那群结丹的地方。
刺目的金光一敛,一位满脸邪异的中年人就出现在半空中。
“看来我还是晚来了一步,他们都已遭到了毒手。”中年人阴沉的说道。
此时这处区域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被飞剑绞杀连个像样的人形都找不到,他心中得愤怒在累积。
忽然他目光落在尸堆中的一块玉简,随手一招就摄到手中。
不一会功夫,他的神念就退了出来,驾起金色的遁光朝远处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