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地航線難掩高額成本 郵輪業復甦仍靜待時日

Home / 旅游新聞 / 局地航線難掩高額成本 郵輪業復甦仍靜待時日

局地航線難掩高額成本 郵輪業復甦仍靜待時日

海外疫情持續,國際郵輪巨頭們在復甦道路上似乎走得格外緩慢、艱難。11月14日,北京商報記者梳理嘉年華、皇家加勒比以及諾唯真三大郵輪集團三季度財報發現,這些國際郵輪集團雖然季度虧損環比減少,不過仍深陷虧損泥沼,爲迴流資金甚至有企業開始變賣郵輪。由此可見,在大規模停航狀態下,郵輪公司的經營甚是慘淡。實際上,在數月之前,一些郵輪公司曾宣佈個別船隻復航,並推出了局部地區航線,包括MSC地中海以及星夢郵輪等。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爲了保證安全航行,不少郵輪的載客量不得高於50%,此外一系列防護措施也使得運營成本陡增。與此同時,儘管目前中國疫情防控形勢向好,不過由於出境遊暫未恢復,因此國際郵輪還要繼續靜待復航時機。

巨頭業績依舊虧損

郵輪業復甦的步伐恐怕是旅遊行業中最爲緩慢的。在各大酒店集團、旅行社等紛紛回暖之時,郵輪業卻依舊掙扎在鉅額虧損的“深淵”。北京商報記者梳理髮現,作爲國際郵輪巨頭的嘉年華、皇家加勒比以及諾唯真三大郵輪集團無一例外均現大幅虧損,且承受着高企的運營成本。

具體來看,根據嘉年華郵輪集團今年9月中旬發佈的三季度財報來看,該集團三季度淨虧損高達29億美元,其中包括9億美元的非現金減值支出。雖然相比二季度創紀錄的44億美元虧損有所收窄,不過虧損額仍令人咋舌。同時,由於資金短缺,嘉年華郵輪日前還表示,公司已經確認出售兩艘郵輪,這兩艘郵輪分別是“Carnival Fascination ”號和“Carnival Imagination”號。財報還顯示,嘉年華郵輪在三季度的每月平均現金消耗率爲7.7億美元。可見,在停航狀態下,作爲全球最大郵輪公司的嘉年華郵輪集團只能默默忍受着入不敷出的狀態。

國內首家5G+WiFi MESH自助洗衣房成功落地江南大學!

同樣日子不好過的還有皇家加勒比和諾唯真等郵輪公司。根據皇家加勒比國際遊輪公佈的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爲負3368.80萬美元,同比下跌101.06%,歸屬於母公司普通股股東淨利潤爲虧損13.47億美元,雖然相比二季度虧損16億美元有所減少,但依然同比下降252.48%。

此外,諾唯真日前也發佈了截至9月30日的三季度報告。按通用會計準則,報告期內,該公司虧損6.77億美元,而上年同期爲4.51億美元。受郵輪停航影響,諾唯真三季度的收入由上年同期的19億美元降至僅爲650萬美元。數據還顯示,三季度,諾唯真月均資金消耗約1.5億美元,受利息支出影響,假設船隻仍保持最低人員配置,諾唯真預計四季度的現金消耗將達1.75億美元。北京商報記者還了解到,爲保持流動性,諾唯真還於三季度繼續開源節流。7月,諾唯真通過一系列融資獲得資金15億美元,包括髮行了2.88億美元普通股以及本金達4.5億美元、票面利率5.375%的可轉換優先票據等。同時,該郵輪公司還延長了員工休假和岸上團隊減薪的日期,並延遲或削減了營銷費用。

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興斌看來,疫情的原因導致國際郵輪公司無法正常運營,眼下只能縮減運營成本減少虧損。

唐嫣新劇被罵 編劇:演員非全能 不然要特效幹嘛?

局部航線難覆蓋成本

央行行長易綱發文:金融是特許行業 必須持牌經營

其實,在承受疫情影響的同時,這些國際郵輪公司也想辦法在疫情控制較好的地區開展復航,並推出局部短途航線,以減少業績的虧損。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仍然難以掩蓋高企的運營成本。

今年7月26日,雲頂郵輪集團就開啓了旗下星夢郵輪“探索夢號”的復航之旅,雖只在局部地區進行“郵輪跳島遊”航線,但仍是亞洲首家復航的郵輪。此後,MSC地中海郵輪以及嘉年華郵輪集團旗下的歌詩達郵輪也宣佈在歐洲重啓部分地區的航線,其中今年8月,MSC地中海“鴻圖號”從意大利熱那亞出發,開始了復航之旅,而歌詩達“唯美號”則於9月6日開啓了從的裏雅斯特出發前往希臘的航線。此外,包括星夢郵輪旗下的“世界夢號”也於11月6日展開首航,併成爲新加坡第一艘復航的郵輪。對於該郵輪的復航計劃,雲頂集團相關負責人還表示,“世界夢號”暫時只在新加坡地區運營。

“雖然不少郵輪公司都重啓了部分地區的航線,不過目前國際市場上覆航的郵輪數量以及航線遠遠還未到達疫情之前的正常水平,因此很難覆蓋整個公司的運營成本。”一家郵輪公司相關負責人透露。

國家發改委:豬肉價格去年3月以來首次同比下降

有郵輪業資深人士表示,爲了保證安全航行,一些復航的郵輪只能接待平時50%70%的旅客量,旅客上下船時都要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全船每個房間及公共區域都配備100%新鮮室外空氣循環系統,公共區域均採用專業醫用級消毒劑進行霧化和擦拭雙重消殺清潔;郵輪還需要經過嚴格審覈取得安全郵輪認證等。這些措施也使得企業運營成本增加了至少40%。

中國交通運輸協會郵輪遊艇分會(CCYIA)常務副會長兼祕書長鄭煒航表示,局部地區郵輪航線的復甦很難扭轉郵輪公司的業績,主要作用是給郵輪業注入了復甦的信心。

復甦仍在路上

國際郵輪公司又能在疫情下支撐多久?在復甦邊緣試探的國際郵輪業究竟何時可以迎來真正的復甦?這些問題也成爲業界關注的話題。

上述郵輪公司相關負責人還透露,目前以各家郵輪公司現金流來看,這些郵輪巨頭仍然可以支撐較長一段時間,至少可以到明年6月。各家郵輪公司也在想盡辦法開源節流,減少現金支出。此前,有消息透露,部分郵輪公司已經將旗下停航的郵輪拋錨在港口之外,以減少港務費支出。同時,已經復航的郵輪則可以爲郵輪公司緩解部分現金流壓力。

不過,“節流”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更重要的是郵輪業何時可以迎來真正的復甦。在業內分析師看來,這一局面的到來恐怕還要等到疫苗真正遏制住疫情。王興斌認爲,冬季是疫情的高發期,由於郵輪是人羣密集的封閉空間,在沒有防範措施和應急預案的情況下,郵輪像其他人羣密集的場所一樣具有病毒輸入、傳播和暴發的風險,因此人們對於這一出遊方式仍有不少擔心。“即便現在很多國家疫情控制較好,但由於很多目的地有嚴格的防疫政策,加之國際航班往來量也並未完全恢復,因此郵輪公司即便想復航更多的船隻也需要看實際收客量,整體看,國際郵輪業的復甦還需要一段時間。”

原中金保險行業首席分析師田眈加入水滴公司,任CEO特別助理

鄭煒航還指出,目前國際郵輪業界也在努力探討進一步復航的可能。雖然海外疫情並沒有褪去,不過在嚴格的防控和消殺措施下,郵輪旅遊安全也是有保障的。另外,根據中國交通運輸協會郵輪遊艇分會新近牽頭編制的《中國郵輪產業復航研究報告》也建議,中國母港郵輪的復航可先從啓動海上無目的遊航線開始,行程可以是2晚3天或3晚4天的從中國母港出發去國際水域再回到母港的“海上度假村”航線。對此,不少國際郵輪公司表示,雖然目前還沒有關於在中國境內母港郵輪航線復航的時間表,不過公司隨時準備着,期待與政府衛健部門溝通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