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非遺的故事,這樣開始

Home / 要聞新聞 / 和非遺的故事,這樣開始

和非遺的故事,這樣開始

和非遺的故事,這樣開始

核心閱讀

如何讓代代相傳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重放光彩?北京市西城區從2014年開始招募熱愛非遺的傳承志願者,向傳承人學習傳統技藝,延續非遺記憶。

不同年齡和職業的志願者也爲非遺的發展帶來新鮮力量,幫助非遺更好地賡續創新,走入當下生活。

又是一個週六,坐了近一個小時地鐵,85後插畫師朱大萍興沖沖地趕往北京市西城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傳習基地。在這裏,她的身份是非遺傳承志願者,在麪塑傳承人張寶琳的指導下學習麪塑。

2020款墨版奔馳G500 國六

輕揉慢搓,點切刻劃……一個衣袂飄飄的仕女形象漸漸呈現在眼前,朱大萍興奮地拍下照片發到朋友圈,朋友們紛紛點贊。

“多一個人學習就多一條傳播途徑”

北京西城區非遺資源豐富。截至2019年,西城區有國家級非遺保護項目36項,市級非遺保護項目67項,區級非遺保護項目208項,涵蓋了文旅部公佈的非遺保護項目十大類別,非遺資源佔北京市總數的近1/3。

歲月流轉,部分非遺代表性傳承人年齡偏大、個別項目傳承人數量較少,成爲制約非遺傳承發展的重要因素。按照傳統,代表性傳承人一般帶若干個徒弟,向每人分別傳授一部分技藝,及至年長,再從中挑選出一個最中意的徒弟,把技藝悉數傳授給他。現實中,一些傳承人可能來不及把所有技藝教給徒弟,非遺項目無法傳承下去。

鯤鵬展翅 蓄勢騰飛 甘肅數字經濟正在崛起

如何讓代代相傳的文化遺產重放光彩?2014年,“民間瑰寶 記憶西城”西城區非遺傳承志願者招募活動啓動,北京宮毯織造技藝、北京刻瓷、裕氏草編、泥塑彩繪臉譜、戲曲盔頭製作技藝5個非遺項目公開招募志願者。

“一天接好幾百個電話。”西城區非遺保護中心主任楊飛說,每個項目計劃招5人,原本擔心招不滿,不料短短几天就有1000多人報名,經過現場考覈,最終45名學員入圍。

求才若渴的傳承人還增加了數額不等的旁聽生名額。其中,戲曲盔頭製作技藝傳承人李鑫的學生最多,共有6名志願者、4名旁聽生。“有唱了30多年戲的京劇票友、有參加過國際比賽的設計師、有清華大學的博士生……多一個人學習就多一條傳播途徑。”李鑫說。

“在傳承人和愛好者之間搭建橋樑”

在地鐵站看到非遺傳承志願者的招募廣告後,周曉明趕緊報了名。出生于山東淄博的她,自小就對陶瓷技藝很感興趣,一有時間就到叔叔工作的陶瓷廠去,借刻刀練手。從首都師範大學美術學院畢業後,她從事陶瓷設計,對刻瓷尤其喜愛,但一直沒機會系統學習。通過層層選拔,周曉明成爲刻瓷項目的5位正式學員之一,師承北京刻瓷第三代傳承人陳永昌。

“什麼時候輪到內畫鼻菸壺?”京派內畫鼻菸壺傳承人楊志剛急切地向楊飛打聽。內畫鼻菸壺自嘉慶年間誕生以來已有200多年曆史,雖然使用功能日漸弱化,但其獨特的製作工藝、精妙入微的畫面仍然深受人們喜愛。“喜歡的人多,學的人少,堅持下來的更少。”同內畫鼻菸壺打了40年交道,怎麼把這門手藝傳承好是楊志剛眼下最操心的事,“只要有人想學,我就免費教。”第二年,楊志剛如願以償,在衆多報名者中挑選了10位傳承志願者。


短視頻APP帶火歌曲?音樂人並不買賬

7年來,共有36個非遺項目進行公開招募,培養傳承志願者308人。傳承人的教學過程還被拍成視頻,上傳到微博,吸引了衆多非遺愛好者在線學習。“志願者招募在傳承人和愛好者之間搭建橋樑,能更好地把文化遺產發揚光大。”楊飛說。

原以爲非遺愛好者多是上了歲數的人,出乎意料的是,課堂上有許多年輕人的身影,孫匯堯就是其中一位。15歲的他是一名高中生,儘管學業任務重,但每週一次的麪塑課從沒缺席過。兩年前,他跟隨非遺傳承人學習口技,對非遺產生了濃厚興趣。今年他和媽媽郭春蕾雙雙入圍傳承志願者,喜歡畫畫的他學了麪塑,身爲醫生的郭春蕾則選了藥香製作技藝。

“志願者的加入爲非遺帶來新鮮力量”

因爲非遺傳承志願者招募活動,越來越多年輕人得以親近非遺,非遺也因爲這些年輕人的到來悄然發生變化。

初見程剛,李鑫就有相見恨晚的感覺。程剛在清華大學從事戲曲理論研究,他提出的梳理盔頭演化發展,建立不同劇種盔頭的穿戴、製作規範的建議讓李鑫眼前一亮:“我會做盔頭,他擅長理論研究,正好互通互補,對這門手藝的發展有極大幫助。”

“以刀代筆、瓷上刺繡”,刻瓷是用鑽石製成的鏨子在瓷器的釉面上,鏨刻出素描、中國畫或其他圖案的技藝,具有獨特的金石和筆墨意趣。由於特殊的製作工藝,刻瓷作品遇水會掉色,從而失去它本身的藝術價值。經過反覆試驗,周曉明研發出不掉色顏料,使刻瓷從只能觀賞的藝術品,轉化爲實用性更強的藝術生活品,讓非遺真正融入了生活。陳永昌大喜過望:“在我這一代,能讓刻瓷走進日常百姓家,成爲一種實用器,值了。”

爲推動非遺進校園,周曉明還開發了刻瓷套裝,工具和顏料一應俱全,極大地方便初學者使用。除了潛心刻瓷技術,周曉明還經常輾轉各地,講課培訓、參加展覽,爲的是讓更多人知道刻瓷藝術,“把刻瓷技藝發揚光大,這是一份沉甸甸的使命。”

時刻想着靠前一步(一線行走)

在郭春蕾的提議下,她任職的醫院已經開始將藥香應用於養生保健。楊明申是一名首飾設計師,在學習盔頭製作之後,把點翠等傳統文化元素融入首飾設計中,在國際大賽中頗受好評。

“志願者的加入爲非遺帶來新鮮力量。”楊飛說:“我們會不斷探索非遺傳承的新途徑,使之具有更長久的生命力。”

本報記者 施 芳